壹财信

A股IPO发行“三高”潮涌,超募背后是利益瓜葛……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01月07日 16:45

从批量“地板价”发行到“三高”现象再度潮涌,询价新规的实施已成为2021年新股发行两极分化的“分水岭”。2021年,9月18日询价新规实施前的385只新股中,仅45家公司超募发行,占比11.69%,而在询价新规实施后的138家新股公司中,有63家出现超募情况,占比45.65%。

在新股超募发行的背后,其实是有各方利益群体在做祟的,譬如承销商、保荐机构等。尽管承销商、保荐人作为独立机构在整个IPO过程中履行自身的职责,但他们与发行人之间的利益还是保持高度一致的,毕竟担任IPO公司承销商、保荐人的证券公司,可以从IPO公司手中获取相应比例承销及保荐费的,当新股公司募集的资金越多,承销商、保荐机构获得的利益也就越大。

此外,因过会成功率高也能为自己在同业竞争中增加一定的砝码。身为发行人的拟上市公司,尽管在发行定价上会有自己的想法,但出于对资本市场的尚不熟悉,定价也会更多地听从承销商和保荐机构意见,并不会过多反对可以获取更多募集资金的可能,毕竟上市公司是直接利益相关者,而发行的成功与否、价格高低,是直接关系到公司募资金额即财富效应高低的,特别是新股公司众多原始股东也愿意以更高价格来募资,进而实现财富最大化。

同样,承销机构(通常是保荐机构本身)作为中间人,为保证自己的利益也会努力将新股公司“包装”好,不仅可能通过自己旗下的研发团队频频发表利好研报吸引投资人注意,且可能通过发布询价报告方式来影响询价机构对募资公司的基本面判断。

对于新股发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当前的新股发行环境与2010年相比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最主要的是参与询价的机构数量已经有了质的差别,“2010年那会儿找到20家机构报价就可以了,而现在普遍是400家以上的机构参与。20家机构可以打招呼找关系,而400家机构则是很难操纵的。”

同样是对新股发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无锡方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绍霞的看法是相对谨慎的。他认为,新股发行过程中不排除仍有灰色利益链存在的可能,“作为利益的关联方,投行的保荐承销费与上市公司的募资额挂钩,随着超募IPO的增多,投行收入也是水涨船高。”

事实上,陈绍霞的说法从新股发行费用上也能得到证实。数据显示,在2021年完成IPO上市的500余家公司中,就有97家公司的发行费用超过了亿元,而承销和保荐费超过了亿元的也有54家公司。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询价机构敢于报高价,发行方敢于以高价发行,最主要的也是基于二级市场的散户投资者对新股过于狂热的态度,“IPO打新市值配售,造成了饥饿营销的后果,大多投资者都认为打新可以稳赚不赔,很少有人愿意放弃任何打新的机会,由此就导致了投资者无风险意识的盲目打新。”

董登新认为,注册制背景下,市值配售已不符合市场化改革的基本诉求,废除市值配售,提高打新参与成本,才能督促投资者不再盲目打新。也只有投资者自身提高警惕,参与打新前认真分析上市后的风险和价值,不再无脑买单,才能让询价机构不敢再报高价,发行方不敢再高价发行。

另外,资深财务人士诗与星空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注册制的特点就是宽进宽出,短期内要想彻底斩断利益链条较难,“资本市场一定要做好环境建设,加强对中介机构的审查,对违规行为进行严格监管,对违规机构和个人加强禁入管理。与此同时,中小投资者也要学会自己投票,擦亮眼睛淘汰掉有问题的上市公司。而新股‘破发’导致打新收益率的下降,也会倒逼投资者主动提升对新股发行基本面的研究。”

详细全文已发布于2022年第02期《证券市场红周刊》,原文《IPO超募成常态,幕后灰色利益链肥了谁》,作者刘增禄,更多精彩内容可在“证券市场红周刊”公众号予以关注。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