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太美医疗信披太“任性”,招股书与问询回复“各执一词”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06月28日 09:50

来源:壹财信

作者:杨 哲

6月2日,浙江太美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太美医疗)在上交所官网上披露了首轮问询回复文件,就证监会提出的关于资产重组、核心技术等问题做出解答,上市进程提速,此次IPO由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保荐。

《壹财信》通过梳理招股书及公开信息发现,太美医疗连续数年亏损的同时还大手笔对外进行投资,其销售费用率也高于同行均值,外资股东入股一年不到就转股让路腾讯;而更值得关注的是,招股书中关于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也与问询回复出现“打架”现象。

销售费用率高,募投项目实施主体注资未到位

太美医疗是国内领先的基于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生命科学产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产品和服务覆盖临床研究、药物警戒、医药市场营销等环节。

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1-6月(下称:报告期),太美医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997.43万元、18,737.76万元、30,295.23万元、18,820.05万元,2018年至2020年呈稳步提升态势。同期,太美医疗的净利润分别为-18,313.43万元、-38,880.01万元、-52,438.24万元、-15,840.52万元,报告期内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081.34万元、-12,597.33万元、-10,155.71万元、-11,665.04万元,也长期处于失血状态。

业绩亏损、现金流失血的同时,太美医疗却一直热衷于对外投资活动。报告期各期,其投资支付的现金分别为79,122.65万元、70,300.00万元、83,830.00万元、40,840.00万元。

此外,太美医疗的销售费用率也高于同行。

据招股书,太美医疗报告期内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005.05万元、6,297.61万元、9,647.41万元及7,058.20 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0.11%、33.61%、31.84%及37.50%,2018年占比超过了五成。而同期可比同行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35.72%、16.91%、15.54%、21.68%,皆低于太美医疗。

不仅如此,对于重要募投项目的实施主体,太美医疗也未履行将其资本全部实缴的义务。

本次IPO,太美医疗拟投资202,519.41万元(其中募集资金200,000.00万元)至4个募投项目中。4个项目分别为临床研究智能化协作平台升级项目(下称:协作平台项目)、临床研究企业端系统研发升级项目、独立影像评估系统研发升级项目(下称:独立影像系统项目)、药物警戒系统研发升级项目。

协作平台项目的实施主体为上海太美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太美数科),据招股书,太美数科为太美医疗于2021年1月22日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10,000.00万元,实收资本只有3,000.00万元;独立影像系统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杭州太美星程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是太美医疗于2020年6月24日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0.00万元,实收资本仅5,000.00万元,其在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净利润还处于亏损状态。

一创始人退场,外资股东转股让路腾讯

据公开资料,太美医疗的前身为嘉兴太美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太美有限),由自然人唐丽莉和肖亮于2013年共同出资设立,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唐丽莉出资55.00万元,肖亮出资45.00万元。

之后经过多年股权变更,肖亮持股比例不断下降,截至2019年8月股权变更前,肖亮仅持有5.6681%的股权。

2019年8月28日,肖亮和新余深空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新余深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肖亮向新余深空转让其持有的太美有限5.6681%的股权,对应出资额73.53万元,股权转让价格为人民币3,300.00万元,自此作为创始人之一的肖亮不再持有太美有限的股权,并从董事会辞职。对于此人的退出,太美医疗也并未在招股书中做出任何解释。

创始人肖亮退出的前一个月,太美有限迎来外资的注入。

2019年7月15日, Internet Fund V Pte. Ltd.(下称:老虎基金)以货币资金方式增加出资4,900.00万美元,其中127.39万元人民币计入注册资本。此次增资后,太美有限注册资本增加至1,297.25万元,老虎基金成为太美有限第三大股东,占总出资的比例为9.8196%。

然而过了仅一年不到的时间,老虎基金又全盘撤出。

2020年4月3日,老虎基金与林芝腾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林芝腾讯)、苏州湃益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苏州湃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老虎基金将持有的太美有限7.4824%的股权,对应出资额105.35万元以人民币41,351.75万元转让给林芝腾讯,将其持有的太美有限1.5649%股权,对应出资额22.03万元以人民币8,648.25万元转让给苏州湃益。

据招股书,林芝腾讯与苏州湃益为一致行动人。此次股权转让,老虎基金将手中还未焐热的股权作价5.00亿元全部转让给腾讯旗下投资公司,匆忙退场,让路腾讯。

同时,另外两个股东也抓住腾讯资本进入的机会进行减持套现

2020年9月8日,南京凯元成长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南京凯元)与林芝腾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南京凯元将持有太美有限1%的股权,对应出资额14.47万元,以人民币7,000.00万元转让给林芝腾讯。同日,共青城元熙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共青城元熙)与林芝腾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共青城元熙将持有的太美有限1.43%股权,对应出资额20.68万元,以10,00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林芝腾讯。

招股书与问询回复销售数据矛盾

《壹财信》通过梳理招股书与首轮问询回复文件,发现了两份文件在对于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部分有数据“打架”情形。

据招股书,2019年太美医疗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合计4,397.65万元,但在问询回复中却显示该年度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合计4,574.74万元,两份文件相差177.09万元。

(数据来自问询回复)

2020年也出现了同样情况。据招股书,2020年太美医疗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合计5,566.57万元,但问询回复中该年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6,425.98万元,二者相差了859.41万元。

(数据来自问询回复)

其中,招股书中2020年对第二大客户诺华的销售金额为1,288.48万元,而问询回复中为1,786.22万元,二者相差497.74万元,相差较多;招股书中对第三大客户和黄医药的销售金额为967.12万元,而问询回复中却为1,350.21万元,二者相差383.09万元。不仅如此,招股书中排名第四的参天制药(中国)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619.42万元,但在问询回复中却并无其身影,取而代之的是GSK,销售金额为630.15万元。

据招股书和问询回复,两份文件关于以上大客户的合并口径皆保持一致。对诺华(中国)生物医学研究有限公司、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均有销售业务,故按照同一控制口径合并披露为诺华;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上海和黄药业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均有销售业务,故按照同一控制口径合并披露为和黄医药;对葛兰素史克(上海)医药研发有限公司、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葛兰素史克日用保健品(中国)有限公司均有销售业务,故按照同一控制口径合并披露为 GSK。

对于以上关于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的差异,还需太美医疗及其审计机构给出相应解释。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