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嘉曼服饰或“带病”发行,供应商数据异常谁在“说谎”?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08月04日 10:03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7月20日,北京嘉曼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嘉曼服饰”)成功拿到发行批文,将于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但目前还没具体的发行公告出来。在三个月前的申请注册环节,证监会依然关注着这位IPO重考生授权经营品牌、“刷单”行为等问题。

除此之外,《壹财信》在嘉曼服饰提交的申报材料中还发现一些新问题,例如供应商的年营业收入竟低于嘉曼服饰披露的与该名供应商的交易金额,走清算程序的子公司实缴注册资本存在疑点,因商标侵权纠纷而对簿公堂等。

供应商信披揭露异常

嘉曼服饰是一家中高端童装运营企业,公司不直接从事产品生产,而是将主要精力集中于附加值较高的研发设计、品牌运营与推广、销售等核心业务环节。目前,嘉曼服饰采用多品牌运营策略,拥有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三大类。

从上游的采购流程来看,嘉曼服饰主要是通过向代工厂商采购成衣和向品牌方采购成衣两种模式。其中,自有品牌、授权经营品牌的采购主要通过向代工厂商采购成衣(代工商包工包料)的方式,并对部分代工厂商指定面料供应商。此外,2018年起,嘉曼服饰开始尝试采用自主采购原辅料后委托加工的模式组织生产。国际零售代理品牌主要通过向品牌方直接采购成衣的方式。

根据公司的采购特点,嘉曼服饰分别披露了2019年至2021年整体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情况和前五名包工包料供应商的情况,对比各期供应商的采购内容及采购金额,《壹财信》发现其中有一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存在疑点。

2021年,嘉曼服饰整体供应商的前四名分别是泉州鑫卡尔服饰织造有限公司、枣庄永冠针织品有限公司、昆山今晨服装有限公司、济宁福东制衣股份有限公司及同一控制下的济宁博德纺织服装有限公司(下称“博德纺织”),分别向嘉曼服饰提供产品2,009.23万元、1,972.39万元、1,681.42万元、1,662.42万元。嘉曼服饰披露的同年前五名包工包料供应商中,前四名供应商正好和前述四名供应商一一对应,并且采购内容和采购金额的披露也完全一致。

两份名单中,只有第五名供应商大连洪信服装有限公司(下称“洪信服装”)的采购内容与采购金额存在差异。整体前五名供应商中,嘉曼服饰2021年向洪信服装采购梭织类产品及委托加工服务的金额为1,520.84万元。前五大包工包料供应商名单则显示,嘉曼服饰向洪信服装采购梭织类产品1,514.68万元。这两个数据的差异是由于采购内容的不同造成的。

令人感到费解的是,2020年,嘉曼服饰披露的整体前五名供应商和前五名包工包料供应商中,重叠供应商在采购内容相同的情况下,采购金额却不一样。南通奕洋时装有限公司(下称“奕洋时装”)2020年在整体供应商名单中位列第四,向嘉曼服饰提供梭织类产品1,725.53万元;在当年度的包工包料供应商中也排第四名,向嘉曼服饰提供梭织类产品1,694.50万元。嘉曼服饰在向奕洋时装采购内容完全一样的情况下,两份名单中披露的采购金额却莫名相差31.03万元。这两份名单中,其余四名供应商则在公司名称、排名、采购内容及采购金额等方面披露一致。

(截图来自招股书)

更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披露的采购数据竟然比供应商的当年营业收入还高。

据招股书,2018年起,嘉曼服饰部分产品采用委托加工的形式。马鞍山文帮服饰有限公司(下称“文帮服饰”)2020年和2021年连续两年成为嘉曼服饰的前五大委托加工商之一,双方之间的交易金额分别为253.99万元、312.26万元。

从文帮服饰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2020年和2021年年报来看,文帮服饰的营业总收入分别是222.70万元、265.30万元。即使考虑文帮服饰只有嘉曼服饰一个客户,可是其年营业收入依然比嘉曼服饰公示的采购金额分别低31.29万元、46.96万元。

(截图来自文帮服饰2020年工商年报)

(截图来自文帮服饰2021年工商年报)

文帮服饰成立于2019年1月18日,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背后的两名自然人股东严禄文、陈仁英分别持股98.00%、2.00%。

此外,在嘉曼服饰合作的供应商中,还有部分供应商在相关部门的抽查检查中被发现问题。

据招股书,嘉曼服饰报告期内一直向博德纺织采购针织类产品。2021年1月25日和9月23日,济宁市应急局在对博德纺织的两次抽查检查中发现问题,责令其限期整改。

2020年11月25日,山东省市场监管系统展开第二次“双随机、一公开”抽查,济宁市任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检查博德纺织中发现企业注册资本实缴情况、营业执照(登记证)规范使用情况、年度报告公示信息等10项检查存在弄虚作假的情况。

(截图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供应商济宁瑞洋服饰有限公司是嘉曼服饰2020年和2021年的前五大委托加工商之一,向嘉曼服饰提供外套等产品的加工服务,加工费用分别为133.41万元、137.59万元。2020年6月1日,济宁市任城区应急部门进行抽查检查,发现该企业存在问题要求其限期整改。

子公司实缴出资额归零

根据嘉曼服饰2022年5月17日签署的招股书(注册稿),嘉曼服饰拥有12家一级全资子公司、4家二级全资子公司、14 家分公司,不存在非控股的参股公司。

4月2日,嘉曼服饰的一家子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子公司重庆思普源服饰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思普源”)成立清算组,决议解散。6月2日,重庆思普源被注销。

据招股书,重庆思普源成立于2017年9月18日,注册资本为50万元,实收资本是0元,主要业务是童装服饰经营。

但是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示的年报信息来看,重庆思普源的注册资本实缴存在问题。根据重庆思普源2017年至2020年的工商年报,在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均显示,嘉曼服饰在2017年9月8日以货币方式实缴出资额50万元。

而重庆思普源2021年的工商年报出现了新变化,股东及出资信息一栏则显示,股东嘉曼服饰还未实缴出资额,实缴出资额的时间变为2037年的12月31日。缘何重庆思普源的注册资本实缴出现这样的变化,是否存在公示信息弄虚作假的情况?

(截图来自重庆思普源2020年工商年报)

(截图来自重庆思普源2021年工商年报)

报告期内,嘉曼服饰接连注销多家子公司及分公司,而有的下属公司成立时间短暂,不到两年时间。

子公司广州嘉贵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9月30日,于2019年7月24日注销,经营时间为34个月;子公司上海普源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8日,于2020年11月19日注销,经营时间为22个月;子公司杭州嘉茂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26日,于2021年6月10日注销,经营时间为30个月;子公司西安思普源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9月19日,于2021年11月16日注销,经营时间为26个月。

另外,嘉曼服饰及子公司下属的11家分公司也在报告期内接二连三注销。

嘉曼服饰除了频繁注销公司外,旗下的一家子公司还在报告期内陷入诉讼泥潭。

北京水孩儿服饰有限公司(下称“水孩儿服饰”)是嘉曼服饰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1996年10月29日,于2012年12月被嘉曼服饰收购而来。2019年11月13日,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宏联国际”)以侵害商标权为由将水孩儿服饰、嘉曼服饰、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下称“天猫公司”)三家公司诉至法院,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受理此案。

根据中国庭审公开网公布的庭审视频,原告宏联国际申请撤回对天猫公司的起诉,对水孩儿服饰提出赔偿10.00万元合理费用的诉讼请求,对嘉曼服饰提出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00.00万元的诉讼请求,并且主张法定赔偿。最终,该案以庭后调解方式结案。

面对嘉曼服饰暴露的问题,《壹财信》将持续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