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浙江亿得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募投项目及产能信披矛盾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08月11日 11:29

来源:壹财信

作者:白 羽

深耕染料行业超二十年的浙江亿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亿得”)于去年末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目前已披露第二轮问询回复文件。

浙江亿得所从事的染料相关业务属于“C26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大类,近年来,受灌南、响水爆炸事故影响,国内众多化工企业被停产,或对浙江亿得也带来了影响。

化工业停产风波席卷,高毛利率业务停滞

2019年-2021年(下称“报告期”),浙江亿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7,857.66万元、81,850.93万元、91,076.55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7,421.12万元、6,203.97万元、7,506.58万元。业绩波动除了受到爆炸事故后的化工行业政策影响,新冠疫情也对其造成了冲击。

同样,受到上述事件影响,报告期内浙江亿得的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平均值由32.03%下滑至20.75%。报告期初浙江亿得的综合毛利率为22.91%,比同期的同行均值低了超过9个百分点,报告期内浙江亿得的毛利率也略有下滑,2021年数据为20.32%,与同行均值差距不大,虽然下降幅度较小但仍低于同行数据。

招股书中列举的大部分同行综合毛利率整体要高于浙江亿得,主要是由于多数同行以毛利率较高的分散染料为主,而浙江亿得的该产品销售额占总销售数据的百分比仅有个位数。

浙江亿得的主营业务收入中超过八成来自活性染料,剩余不足二成来自分散染料与酸性染料和阳离子染料等其他染料,这或与子公司停产有关。

招股书显示,浙江亿得的分散染料产能主要来自全资子公司江苏盛吉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盛吉”),而由于江苏盛吉距离灌南、响水爆炸事故发生地较近,受此影响从2018年3月开始停产。

报告期内江苏盛吉几乎未能开工,至2021年8月才获批复产,近两年其合计亏损了2,084.81万元。

实控人参股同业公司,交易公允性合理性存疑

上述一系列情形还对浙江亿得的生产经营产生了连锁反应。

招股书显示,因受到江苏盛吉停产的影响,浙江亿得需要外购阳离子染料产品以维护市场和客户。

其中,关联方阿拉善右旗联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阿拉善联化”)2019年与2020年为浙江亿得的阳离子染料以及委托加工供应商,报告期内合计交易金额达到4,432.75万元。

据招股书,浙江亿得实控人蒋志平通过人脉得知阿拉善联化的股东有意出售股权,以此为契机入股,但蒋志平并未在阿拉善联化的股东名单中显名,而是由他人代为持有阿拉善联化20%的股权。

在上述实控人入股关联方过程的信披中,招股书并未标明具体时间点,由于股权变更未显名披露,蒋志平实际参股阿拉善联化的时间不明。阿拉善联化主营业务为阳离子染料的生产及销售,蒋志平是否为浙江亿得外购阳离子染料的需求而入股?

招股书显示,为避免同业竞争、规范关联交易,蒋志平于2020年12月将其参股阿拉善联化的全部股权转出,此后浙江亿得就终止了与阿拉善联化的交易。

浙江亿得在解释其向阿拉善联化采购阳离子染料的价格公允性时披露了下表:

(截图来自招股书)

表格中显示,浙江亿得向阿拉善联化采购的阳离子染料报告期内平均价格为8.38万元/吨,向无关联第三方供应商采购的阳离子染料报告期内平均价格为8.08万元/吨,每吨要高出三千元。

然而这一数据对比或并不合理。

浙江亿得向阿拉善联化采购阳离子染料产品集中在2019-2020年,2021年不再有关联交易。仅计算2019-2020年,浙江亿得向无关联第三方供应商采购的阳离子染料平均价格为9.32万元/吨,与同期关联交易价格每吨差价又高出了接近一万元。

招股书原文显示的“向无关联第三方供应商采购的阳离子染料平均价格为8.08万元/吨”是加入了2021年数据计算后的结果,而该年度阳离子染料价格下滑幅度极大,使得计算数据更接近于关联交易价格。

此处对于关联交易价格公允性的分析不合理,关联交易价格与无关联第三方存在一定差异,或不具备公允性。

供应商停业仍有采购,募投项目及产能信披矛盾

除阿拉善联化外,浙江亿得与报告期内大供应商之一的绍兴金美珂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金美珂化工”)也是由于外购染料需求产生了交易。2019、2020年金美珂化工进入了浙江亿得的前五大供应商行列,2021年则不再为主要供应商。

企信网显示,2020年开始,金美珂化工年度报告中的企业经营状态均为停业、歇业,但未显示停业时间和原因。

(截图来自企信网)

(截图来自企信网)

招股书显示,2019-2020年,浙江亿得向金美珂化工采购金额分别为6,425.68万元、6,836.68万元,其中在对方已停业的2020年仍有大量采购。

值得一提的是,浙江亿得的募投项目也存在信披问题。

浙江亿得此次IPO募投的唯一建设项目为“年产 20,000 吨活性、4,100 吨酸性、2,000 吨直接染料、650 吨媒介染料浆料(折干)信息化、自动化改扩建项目”(下称“改扩建项目”)。

《壹财信》研究发现,招股书披露的改扩建项目总投资与募集资金投资一致,均为35,521.96万元。而改扩建项目的环评文件则显示项目总投资为69,000.00万元,相差33,478.04万元。

另外,招股书显示改扩建项目完全达产后,预计可实现年均营业收入63,500.00 万元,年均净利润7,548.14万元。而环评文件显示的项目经济效益分析则是年均实现销售收入82,022.50万元,利润14,020.50万元,两文件信披相差巨大。

不仅如此,浙江亿得的产能数据还存在疑点。

公司官网显示,浙江亿得分散染料年产量为6万吨、活性染料年产量为5万吨、酸性染料年产量为2万吨。2020年4月编制的改扩建项目环评文件中对浙江亿得生产基地此前的产能描述也与之相同。

(截图来自公司官网)

(截图来自改扩建项目环评文件)

浙江亿得至少在2020年4月就达到了活性染料5万吨、分散染料及酸性染料合计8万吨左右的年产能。

而招股书中仅披露了活性染料的产能数据,报告期内均为34,997.60吨,产量平均为35,030.63吨。

分散染料、酸性染料的产能没有进行完整年度数据的披露,系与子公司停产有关。2021年8月江苏盛吉获批复工,其具有26,000.00吨分散染料及酸性染料产能,截至报告期末江苏盛吉分散染料及酸性染料产量分别为1,061.36 吨、1,484.66吨,产能利用率暂时偏低。

综上,招股书中披露的各产品年产能仅有活性染料34,997.60吨和分散染料及酸性染料26,000.00吨,较官网分别差15,002.40吨和54,000.00吨。

不知浙江亿得对上述信披的疑点该如何解释说明。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