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揭秘“章盟主”章建平、“扫地僧”王富济的赚钱密码!家族式持股、就盯一只股……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09月10日 23:17

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 | 刘增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传奇……

在A股市场中,有这么一批人,虽出身散户,却凭借着巨量的持仓和极强的盈利能力,成为了亿万股民的“精神领袖”。今天《红周刊》想讲的传奇,就是被“A股江湖”奉为“章盟主”的章建平和被尊称为“扫地僧”的王富济。

今年二季度末,章建平家族合计所持海利生物、劲嘉股份等4家公司的市值达21.39亿元。且据网传,章建平的投资收益早已超过了百亿元。而重仓片仔癀13年的王富济,持股市值已达96.45亿元,超过了全A市场中3271家公司的市值,且就是这“弱水三千中的一瓢”,曾让王富济最高实现了133亿元的持股身价。

全家现身海利生物

“章盟主”二季度新建仓三只个股

近年来,章建平本人账户现身上市公司大股东榜单的频次已越来越少,今年二季度末,仅有海利生物一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中出现了章建平的身影,以3211.32万股的持仓稳居公司第二大股东(见图1)。

图1:海利生物2022年二季度末前十大股东

数据来源:Wind

且不仅章建平持有了海利生物,从公司的大股东名单中可以看到,同时出现的还有方章乐、方文艳、方德基3位自然人,而这三位大股东正是章建平的儿子、妻子和岳父。由此可以得出,章建平家族今年二季度末合计持有海利生物1.09亿股,持股市值12.56亿元。

虽然章建平的个人账户已极少现身,但搜索发现,其岳父方德基的身影则出现在了更多公司的大股东名单中,除了海利生物,还有劲嘉股份、松芝股份、信邦智能,二季度末持股市值合计3.68亿元。另外,劲嘉股份的大股东中还有一位名为方文君的自然人,这位与“章盟主夫人”名讳仅一字之差的“神秘人”,据传同样是章建平的亲人。

此猜测并非空缺来风,翻看历史数据,“章盟主”家族擅长“接棒式”持股。

2018年二季度章建平首次现身海利生物大股东的同时,方文君也以新进的姿态出现在了当期的大股东名单中。而方文艳是在2018年10月8日首次购入了海利生物1360.17万股股份,比照海利生物2018年三季报的信息,方文君的持股恰好是1360.17万股,故而极大可能是方文君将上述持股定向转给了方文艳,自2018年四季度开始,方文君退出了海利生物的大股东阵营,方文艳、方德基、方章乐正式加入并持股至今。

而除了海利生物,章建平家族所持的劲嘉股份、松芝股份、信邦智能3家公司则均为今年二季度新进建仓,但仓位明显弱于海利生物(见附表)。

附表:章建平家族二季度末持仓情况

数据来源:Wind

与曾经的辉煌相比,如果从当前的持仓来看,“章盟主”的收益并不理想,2018年二季度建仓时,海利生物的均价仅约13元左右,“章盟主”进驻后,公司股价也并未迅速出现反应,反而是在当年三季度期间走出了一波不小的回撤行情,股价创出了7.02元的阶段低点。但经过了近两年的蛰伏,2020年,海利生物终于迎来了高光时刻,当年8月3日盘中,股价最高触及54.03元,当时章建平家族仅这一家公司的合计持股市值就高达58.89亿元(见图2)。

可如此丰厚的浮盈诱惑下,章建平却并未对海利生物做出减持行为,就像忘记了账户密码一样,自2019年二季度至今,13个财报期,章建平家族的持股一直没有过任何变动。但长期持仓的结果却是将浮盈悉数回吐,目前公司股价已回落至10.94元。

图2:章建平介入海利生物以来的股价走势图

图片来源:大智慧

第一大重仓股持仓4年多,股价坐了一轮“过山车”。今年二季度被章建平家族新建仓的第二大重仓股劲嘉股份,目前也尚未走出获利行情,4月底止跌后,股价基本一直在横盘震荡;次新股信邦智能的走势同样不甚理想。

相较之下,只有松芝股份在6月份实现了一波凌厉的上攻行情,连续收出了9连板,短期涨幅轻松翻倍。不过,自6月30日开始,松芝股份已停止了上攻步伐,且目前回撤幅度超过了40%(见图3),不知在松芝股份的持仓上,章建平家族是否会选择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三季报时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图3:松芝股份走势图

图片来源:大智慧

胜败乃兵家常事

即便他是“章盟主”

翻看章建平的投资历史,确实也是有涨有跌。如对北辰实业、招商轮船、中国铝业等个股的经典操作,让章建平成功“封神”且身价暴涨;但在联通、万科、乐视网、中兴通讯上却也曾惨遭折戟。不过,整体来看,章建平的收益仍是资本市场个人投资者中凤毛麟角的存在。毕竟是以5万元的本金实现了几十亿甚至网传上百亿的收益,“章盟主”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据见过章建平的人描述,“章盟主”个头不高,为人十分低调,如果在路上碰到,很难将其与资本大佬相联系。

资料记载,章建平生于1967年,自天津商学院毕业后,章建平先是被分配到了杭州解放路百货商店,从事家电的销售和批发业务,后因郁郁不得志且生活所迫,辞职单干做起了复印机维修生意同时兼职炒股。直至1995年才萌生了职业炒股的想法,1996年拿着仅有的5万元全身心踏进了股市。

赶上1996年的大行情,转年章建平的账户资金就达到了20万元,1999年增至500万元,2000年达到3000万元,此时相较初始资金,章建平的账户资金已实现了600倍的增长。随着内心的膨胀,章建平决定去香港创业板闯一闯,但半年的时间,账户就缩水了一半。痛定思痛后,章建平重新调整了投资重心,此后账户又再次实现了指数级的增长。

章建平的“封神”之路,离不开北辰实业、招商轮船、中国铝业“三战”的加持,北辰实业、招商轮船让章建平以及他所出入的东吴证券湖墅南路营业部扬名,中国铝业则将其送上了神坛。

2006年10月16日,北辰实业上市。据媒体报道,当天东吴证券湖墅南路买入9226.89万元,居买入榜第二;11月9日,北辰实业出现首次涨停,湖墅南路买入3176.9万元,排名第一;11月20日~22日,营业部又5次上榜,3天共成交1.54亿元。而从2006年10月16日到2006年12月6日的一个多月时间,北辰实业股价从3.27元涨至8.91元,涨幅达172%。期间,湖墅南路14次登上龙虎榜,累计买入2.5亿元,卖出2亿元。而在不久前的2005年7月,章建平刚刚转入东吴证券湖墅南路。

此后不出两个月,12月1日章建平带资金杀进当日IPO的招商轮船,湖墅南路高居买入榜第一名,当天招商轮船从开盘的5.51元最高涨到了6.7元,之后的三天,招商轮船连续涨停。从上市到当年12月11日的7个交易日,湖墅南路共上榜10次,累计买入3.3亿元,卖出3.52亿元。

炒作次新股,惯性连续拉涨停,成为章建平赚钱“套路”方式,也令他赚得盆满钵满。据报道,仅在上述两只股票上,章建平即获利过亿。

屡试不爽,中国铝业上市首日章建平再次带着资金杀入。当天股价从6.6元最高上涨至20元,但第二日便以微跌收盘,此后多个交易日涨跌交错,多空对比明显。中国铝业股价起起伏伏的背后,是以章建平为代表的游资和公募机构的多空战争——章建平做多、公募机构做空。有知情人士透露,“中铝一战,是10亿资金以上规模的大军团作战。” 

2007年10月15日,中国铝业攀升至历史最高价60.6元,是上市当天收盘价的3倍多。章建平在中国铝业赚的钱同样是以上亿计,这一战孰胜孰败,结果一目了然。此后,“章盟主”5亿封板中信证券,8亿强封中国联通,40多亿鏖战万科公然叫板公募机构,无一不是惊天地泣鬼神,但胜利之神也并没有一直站在他这边。

2016年,“章盟主”尝试转型,斥资11.2亿元、以45.01元/股的价格认购乐视网股份,却随着2017年底乐视系资金链断裂,乐视网复牌接连11个跌停,浮亏逾8成。

举家进驻海利生物后,起初大家都不理解“盟主”为何选择这样一家“劣迹斑斑”的公司,但随着公司股价在2020年大涨,章建平“宝刀未老”,终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声音又开始充斥于资本市场。海利生物的未来走势我们尚不得而知,但仅从当前看,这波长期操作确实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

据悉,在被问及炒股暴富后是否会始终坚守股市,“章盟主”的回答是“除了炒股,别的好像也干不好,还能干什么呢?”而广大投资者,应该也会依然期待着 “章盟主”能继续在资本市场中搅弄风云。

王富济“情系”片仔癀

想将这份资产留给后代

章建平在A股、港股浮浮沉沉的同时,资本市场中还有一些个人投资者则要“淡定得多”,“一人一辈子一股”的投资故事一直被津津乐道,王富济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

自2009年二季度于片仔癀大股东名单中现身至今,王富济13年间从未缺席,且始终只对片仔癀情有独钟。

据网传,王富济看好片仔癀的理由十分具有戏剧性,片仔癀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在国外也同样是被公认的“神药”,但由于秘方保密,只能在中国购买。上世纪80年代,曾有一部名为《隐蔽战线》的谍战剧,专门讲述了敌人想要窃取我国片仔癀秘方,最后被发现揭穿的故事。而电视剧播出后,同在漳州的王富济对此十分感兴趣,他对片仔癀早有耳闻,在仔细了解了片仔癀的市场后,就重金投入了片仔癀的股票。

2009年二季度末,王富济的初始持股为275.51万股,持股市值6852万元。此后,经过多买少卖不断调仓,2016年二季度末持股达到2703.75万股,至今持仓未在出现过变动。2021年7月21日公司股价创491.88元历史高点时,王富济的持股市值曾一度高达近133亿元,仅在一只股票上就实现了超百亿的收益。

可即便已经成为了百亿富豪,王富济仍行事低调到连网上照片都找不到一张,信息也十分有限。只能知道王富济名下有一家投资公司,但却没有任何投资记录与商业往来。也由此,王富济在“A股江湖”中被赋予了“扫地僧”的称号。

曾有基金经理问王富济,为何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减仓?还打算持有片仔癀多久。王富济的回答是:“卖了这个还得买别的,现在外面陷阱那么多,还是医药产业牢固,至于涨还是跌都无所谓,主要是想将这份资产留给下一代。”

不过,自2021年年底以来,A股大盘蓝筹股整体调整,片仔癀也未能独善其身,从最高点的时2955亿元的总市值,如今已蒸发逾千亿元至1799亿元(见图4)。随之而来的,王富济的持仓也出现了缩水,如果持仓继续保持不变,最新持股市值约为80.6亿元。

图4:片仔癀上市以来走势图

图片来源:大智慧

此前《红周刊》曾专门走访调研,发现2021年片仔癀“一药难求”的盛况如今已经一去不复返,片仔癀的线下店货源十分充足,且售价就是590元的标准价格,店员还热情的介绍,“有促销活动,买片仔癀还可以打折购买片仔癀软膏、片仔癀含片。”消费市场的变化或是直接导致公司股价遭遇“用脚投票”的主要原因。

虽然私募大佬林园曾在《红周刊》2017年9月的专访中表示,“片仔癀未来股价或许会超越茅台”。理由是,片仔癀不仅有市场垄断地位,而且具有绝无仅有的定价权。但目前来看,虽然茅台也经历了较大的回撤,但两者的股价仍有较大距离,且从购买难易对比,茅台明显溢价更高,普通人想以1499元的零售指导价购买基本不可能实现。

不过,从公司的财务报告来看,片仔癀的业绩增速仍稳健且符合预期,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4.22亿元,同比增长14.91%;实现归母净利润13.14亿元,同比增长17.85%。

对此,中信建投分析认为,预计未来随着公司继续推进“多核驱动,双向发展”大健康产业新时期发展战略,公司业绩将保持良好增长趋势。且8月份以来,西部证券、国盛证券、光大证券等7家券商都给出了片仔癀“买入”的评级(见图5)。

图5:8月以来对片仔癀给予买入评级的券商

数据来源:Wind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