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专访施罗德蔡伟炜:美联储大幅加息推升市场不确定性,中国先进制造、互联网等存在良好机会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1月02日 02:27

红周刊 编辑部 | 李健

在蔡伟炜看来,美联储再度加息75个基点令市场走向变得更难预测,同时,A股市场的机会正在增多。他看好中国的电子商务、电池技术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对于互联网龙头,他认为“估值更加合理了”。

随着美联储新一轮大幅加息的落地,市场更加确信美国经济将陷入衰退。对此,施罗德投资集团基金经理蔡伟炜向《红周刊》表示,市场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但少数行业比如银行会因加息而受益。

尽管市场的预测难度增加,但蔡伟炜看好中国以及亚洲股市。“印度、中国、澳大利亚、韩国和东南亚部分地区存在着吸引人的机会。保持多元化的投资,可以顺利渡过经济下行周期。”就行业而言,他看好中国的电子商务、云计算、电池技术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

   

↑↑

点击观看《红周刊》对话蔡伟炜完整视频

美联储大幅加息令市场环境更加复杂

需“优选”高质量公司+多元化策略

《红周刊》:北京时间9月22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市场担心,美国经济“软着陆”的可能性降低,您如何看待加息带来的影响?

蔡伟炜:对美国经济而言,我们认为,状况比以前好了许多,现在大宗商品的价格很高,这有助于经济的发展,美国也可以更好地抵御加息所带来的冲击。同时我们认为,部分行业,如银行,实际上可以从加息周期中受益。

随着加息落地,市场担忧美国经济衰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需求端放缓也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我们已经看到芯片、半导体的放缓,我们也看到一些公司,如美国的零售公司,库存在不断上升,这些公司的销售遇到困难。这对全球来说一直是一个风险。我们还看到其他一些地缘政治事件的发生,这实际上也正在推高原材料价格以及原油价格。所以,一切还是相当不确定的。

《红周刊》:对于外向型经济体来说,是否会受到美国经济衰退的较大影响?

蔡伟炜:总体来说,如果美国出现经济衰退,对亚洲不是一个好兆头,因为亚洲的很多经济体对美国有大量出口。

不过,这一次,我们认为,对于亚洲一些由大宗商品所驱动的经济体来说,情况应该会比以前稍好一些。如果美国和欧洲的需求放缓的话,出口占GDP比例高的国家会受到负面影响。到目前为止,由大宗商品所驱动的经济体,如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都表现得更好。

《红周刊》:投资者该如何在这个复杂的局面中破局?

蔡伟炜:对股票投资者来说,今年所处的环境相当艰难,加息不利于股票估值的抬升。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市场已经习惯了低利率和通货紧缩的环境,如果你在这个基础上加上地缘政治、供应链分化以及可再生能源转型等因素,最终局面就像鸡尾酒一样,十分复杂,也很难预测。

在我们看来,驾驭这种市场的最佳方式,是在高质量的企业以及跨行业中保持良好的、多元化的投资,这样可以最顺利地渡过目前的经济周期。

《红周刊》:聊聊亚洲的机会吧。

蔡伟炜:亚洲的结构性增长仍然在科技领域。这个地区有着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消费升级预计会成为增长的主要动力。但是我们也看到存在短期风险,包括食品和能源成本的长期上升,这些因素可能会阻碍消费增长。

我认为,中国四季度还是会面临一些挑战,包括流动性限制、房地产市场压力等。但是,我们也确实认为,同比数据会更好一些。随着新冠疫情限制开始放松,我们应该会看到中国消费的实质性回升,特别是那些受到流动性限制影响最大的行业,如餐饮、旅游和体育。

考虑到相当不确定的宏观环境,我们的投资组合一直是很多元化的。我们希望继续投资那些中期内可以从中国更正常化的消费需求中受益的股票。我们在亚洲持有金融类股票,这些股票会从利率上行中获得实质性的收益。我们还继续持有增长型的标的,比如电子商务、可再生能源、电池技术、工业自动化和先进半导体等的优质公司,它们都拥有强大的长期潜力。

按地区划分的话,我们继续看到印度、中国、澳大利亚、韩国和东南亚部分地区存在着吸引人的机会。同时,我们会保持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我们称之为杠铃战略,混合了增长型投资和价值投资。从长远来看,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会继续取得超过指数的表现。

中国投资机会非常丰富

部分领域的投资回报会不断提高

《红周刊》:在新兴市场中,中国、印度、澳大利亚和巴西都是全球资金重点关注的国家,最近几年,印度、巴西等国获得了大量资金涌入。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在机会表现上有什么不同吗?

蔡伟炜: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拥有非常强大的、以制造为基础的先进制造业。中国在新能源领域也是领导者,如太阳能、风能。中国在电动汽车方面的发展非常先进。甚至在工业自动化领域,中国也是世界领导者之一。我认为,这些行业中有非常有趣的公司值得投资。例如,中国在太阳能电池板以及多晶硅领域非常领先,其中有很多高质量公司。我们相信,从长远来看,这个领域的投资回报会不断提高。

其他新兴市场有不同的发展阶段,以印度为例,印度的人口非常年轻,对消费有着更大的支撑。同时,我们也看到更多的平台型互联网公司开始出现。与中国相比,印度目前的监管没有那么严格,所以我认为,这些公司可以快速成长。

印度和中国都出现一些非常有趣的故事,我们在这两个市场都有投资,而且我们觉得两个国家之间实际上是可以很好地互补的。

《红周刊》:所以在投资过程中,监管动向会被纳入考量吗?

蔡伟炜:是的。监管是我们一直需要考虑的风险,我们也会在我们的模型中嵌入监管风险,以及我们打算怎样投资一家公司。我们不是为了钻监管的漏洞,也不认为我们可以预测5-10年的监管情况。在短期内,我们尽可能专注于公司的基本面。如果有任何重大变化影响到公司的基本面,或者影响到公司创造利润的能力,我们可能会改变对公司的看法。

《红周刊》:在中国消费领域,整体上是消费升级,但最近市场对消费降级关注较多,您怎么看中国消费行业前景?

蔡伟炜:是的,最近确实出现这一趋势。在短期内,中国的部分地区或部分消费行业受到了消费降级的影响,在乳制品行业中这一趋势尤为明显。但是对于其他行业来说,如啤酒行业,价格还在上涨,消费者购买了更高质量的啤酒。

所以我觉得,很难说这是一次全面性的消费降级。在短期内,可能市场中的某些特定部分消费降级了。从长远来看,中国的储蓄率还是很高的。中国人可能会继续提升产品的档次,推动消费升级。我们觉得,这更像是一个短期的倒退现象,进入到明年和未来几年的话,我们仍会看到中国消费升级的延续。

A股市场正在经历周期轮动

互联网巨头估值更加合理了

《红周刊》:A股市场下跌很久了,您看到的是悲观情绪还是投资机会?

蔡伟炜: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记住,所有的市场都是周期轮动的。随着市场泡沫的消退,衰退实际上给我们更好地加仓机会。

我们不可能计算市场的各种时机的,那么保持投资同时记住当初为何投资这些公司,就显得格外重要。另外,就个人而言,做做运动实际上可以帮助我们保持平静的心态,降低压力水平,还能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投资决定。

具体到标的方面,在中国公司中,我认为,电子商务、游戏、云计算、电池技术以及可再生能源,都是非常有趣的领域,可以说,中国市场存在很好的投资机会。

《红周刊》:互联网龙头公司目前正在退出很多之前的投资,在您看来,这种退出是一个负面行为吗?

蔡伟炜: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这不一定是坏事。例如,他们过去投资的一些公司并没有真正产生现金流。而且,利率正在上升,互联网巨头可能想保留更多的现金流。同时,这也是互联网巨头向股东提供现金回报的一种方式。

我认为,这种剥离投资的趋势很可能会继续。对于股东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坏事,我们欢迎公司把现金分给我们。同时,我们相信这也是公司良好管理的一种表现,公司可以专注于自己核心业务中擅长的东西。实际上,他们可以利用这些现金去投资海外市场,或者投资任何与主营业务相关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对互联网巨头来说,这不一定是一件负面的事。

与此同时,我认为,有的公司实现盈利的道路也变得更加清晰,因为它们会更加专注于核心业务,专注于降低成本。从长远来看,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在利率上升的时候,投资者最需要知道的是,某个商业模式能不能长期赚钱,还是仅仅通过烧钱来获客。

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通过更高的能见度和更清晰的方式来模拟公司未来三到五年的增长情况,我们会很乐意投资这类公司。

《红周刊》:跟以前相比,投资这些公司的理由正在发生变化。

蔡伟炜:是的,与过去10年相比,我们很难再期望这些公司出现惊人的增长速度。由于政策限制,它们的收购也变得困难。整体上,互联网龙头的核心业务还是会保持增长的,比如电子商务和游戏,只是增长速度可能不像以前那样快了。

市场对它们的信心很高。之前是看这些公司巨大的增长潜力,现在是因为这些公司盈利的路径清晰了,现金收入很高。我认为,稳定和复利的增长潜力是投资这些公司的核心理由,同时,与以往相比,它们的估值也更加合理了。

《红周刊》:互联网巨头的新的利润增长点在哪里?

蔡伟炜:比如说,对于传统的电子商务平台来说,有些已经转向直播领域,我认为这是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具有开创性的一件事情。

还有就是社区团购,这也是中国市场的一个独特模式。我们看到,许多社区团购公司还在烧钱获客,那么,这些公司在这个阶段不一定能够提供利润。这就是为什么当公司进入一些新方向,它们的盈利能力会更好。

中国云计算的渗透率正在快速增长

人工智能领域需要政府更多支持

《红周刊》:云计算会带来巨大利润空间吗?

蔡伟炜:是的,云计算绝对是非常有意思的领域。与美国的一些公司相比,中国仍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但是我们看到了中国云计算的渗透率正在快速增长。

政府已经在推动和发展国有企业的云计算市场,我认为,私营企业也会紧跟其后。影响渗透率的最重要因素是定价以及对客户的教育,客户需要明白,从长远来看,转换到云计算平台对企业来说会更加有利或赚钱。我觉得,当云计算渗透率提升的时候,这些利好都会显现。

《红周刊》:您怎么看人工智能方面的未来前景?怎么看谷歌以及中国乃至亚洲的后来者们?

蔡伟炜:我不能评论具体的公司。我认为,政府非常支持那些在人工智能方面进行大量研究和开发的公司。问题的关键是,政府会如何培养和鼓励这些公司,以及怎样培养人才来充实这个市场。我认为,就目前来说,中国没有公司可以和谷歌相提并论。但是,我们有一些公司是非常有创新性的,它们在努力做这个领域的研究,而且非常有前景。

我认为,对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企业来说,例如在印度以及东南亚,它们的互联网公司发展速度非常快。这些互联网公司目前与中国同业公司还有一段距离,很多公司的商业模式也与中国公司相似。虽然东南亚和印度市场规模可能没有中国市场那么大,但他们的年轻人口占比高,中产阶级正在增长,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创新能力也在持续迭代,所以,假如你对飞速增长的公司感兴趣,也不关注短期盈利,那么是可以看看印度和东南亚的公司的。

《红周刊》:最后一个问题。大市环境变化很快,很多非常成功的基金经理常常觉得自己不够聪明,请谈谈您在投资的过程中是怎样做的?

蔡伟炜:我们必须始终尊重市场,这种忧患意识有助于让我们保持警惕。我认为,在投资的时候,无论是成长型股票还是任何类型公司,最重要的是要保持谦虚,保持开放的心态。通常情况下,现实是不断变化的,是非常不稳定的,而这些变化总会挑战我们最初的投资想法和假设。所以,我们应该努力保持我们的适应能力,遇到一些新现实时,我们要愿意改变自己的想法。

在当前这个节骨眼儿上,这是一个利率上升周期,要投资成长型股票,门槛要高得多,所以我们需要有更大的信念,要能够更加确切地相信公司商业模式可以真正产生现金,并在可见的未来保持盈利,而不是公司单纯专注于通过大量的现金和品牌来抢占市场份额。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