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新恒汇子公司数据自相矛盾 大客户生变新产品产能消化存疑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11月08日 10:29

来源:壹财信

作者:童牧瑶

6月21日,成立不到5年的集成电路公司新恒汇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恒汇)申请创业板上市获受理,目前因财务资料更新暂时中止IPO

新恒汇是一家集芯片封装材料的研发、生产、销售与封装测试服务于一体的集成电路企业,主要业务包括智能卡业务、蚀刻引线框架业务以及物联网eSIM芯片封测业务。

土地评估值低于账面值 创始股东因征信问题股权被代持

追溯新恒汇的成立史,则是源于不堪债务重负的资产重组

时针拨动至2017年新恒汇成立之前,因受山东淄博当地的“担保圈”危机、资金链断裂、关联方资金拆借等因素的综合影响,陈同胜实际控制的恒汇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汇电子)和山东凯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胜电子)深陷债务危机,拟寻求通过重组的方式解决两家公司的经营困境。

2017年12月新恒汇成立,恒汇电子以实物出资11,286.40万元,股权占比为90.29%,陈同强以货币出资728.20万元,股权占比5.83%;淄博志林堂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货币出资485.40万元,股权占比为3.88%。2018年初新恒汇承接了恒汇电子、凯胜电子相关资产。

2018年1月,投资人虞仁荣、任志军、上海矽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46,500.00万元受让恒汇电子持有的新恒汇有限90.29%股权。

新恒汇成立时,恒汇电子出资的实物分别为房屋建筑物、在建工程、土地使用权,其账面价值合计为12,885.14万元,评估价值为11,286.4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该次评估中,对于无形资产——土地使用权评估值为5,186.26万元,评估值低于账面值的6,819.71万元,减值率为23.95%。而评估方法则是采用基准地价修正法。

此外,虽然自2018年1月之后陈同胜不再是新恒汇的实控人,但是仍持有新恒汇的股份,其股份曾于在不同时期分别由其兄弟陈同强、实控人之一的任志军代持。对于任志军代持的理由,新恒汇则称,系陈同胜作为新恒汇显名股东不利于公司从银行获得授信或贷款。

子公司数据自相矛盾 营业数据曝出疑点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仅有1家控股子公司山东山铝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山铝电子),主要从事集成电路封装测试业务,是国内较早的智能卡模块封测企业之一。报告期内,山铝电子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智能卡模块封测服务,其主要客户为智能卡芯片设计企业及智能卡制造商。

山铝电子成立于2001年9月30日,2020年8月21日新恒汇以3,131.27万元的交易价格受让取得中铝山东有限公司出让的山铝电子75%的股份,11月9日新恒汇将持有的山铝电子7.19%的股份以0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山铝电子的员工持股平台淄博鑫天润电子科技合伙企业,股转后新恒汇持有山铝电子股份67.82%。

据招股书披露,新恒汇在2020年8月收购山铝电子75%的股份时存在406.09万元的商誉,公司收购当年,商誉减值损失231.15万元。

根据公开信息,山铝电子在收购后或存在亏损的状态。

(截图来自全国产权行业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

据全国产权行业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对该次转让的信息披露显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山铝电子的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净利润分别为866.13万元、56.91万元、56.91万元,总资产、总负债、所有者权益为6,039.01万元、3,165.95万元、2,873.06万元。

(截图来自企查查)

据企查查对于股转前的信披,截至2020年5月31日,山铝电子营业收入为2,151.95万元、营业利润为91.97万元、净利润为81.61万元,总资产为5,551.48万元、总负债为2,651.73万元、所有者权益为2,899.75万元。

从上述两份资料可以看出,2020年1-5月山铝电子的经营处于盈利状态。

但是在审计报告中,新恒汇披露收购该公司股份后财务数据显示,该企业在当年末净利润出现了亏损。

据审计报告,从新恒汇于2020年8月21日收购山铝电子75%的股份后至当年年末,山铝电子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47.60万元、-38.39万元。而审计报告则披露,2020年度山铝电子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与收购后至年末的对应会计科目数据一致。根据三份资料的前后数据可以看出,自2020年5月之后至年底,山铝电子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

另外,审计报告中,山铝电子2020年营业收入低于前述企查查披露的截至2020年5月底的营业收入。

同时,审计报告和一轮问询回复对于该子公司的财务数据披露也有疑问。

审计报告披露,2020年末山铝电子的总资产为4,933.64万元,总负债为1,321.62万元,根据资产、负债计算出净资产3,612.02万元,当年度营业收入为1,847.60万元,净利润为-38.39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371.90万元。

一轮问询回复披露,2020年末山铝电子总资产4,061.35万元、所有者权益为2,957.80万元,当年度营业收入4,786.66万元、净利润为121.83万元、经营活动现金流量为599.57万元。两者相比,总资产、所有者权益、营业收入、净利润、经营活动现金流分别相差872.29万元、654.22万元、2,939.06万元、160.22万元、971.47万元。

山铝电子2021年的财务数据也出现了同样的差异问题。不知是否与控股子公司合并时的会计处理有关,新恒汇与审计机构或应对此做出详细说明。

大客户存在变数 新产品产能消化困难

新恒汇未来新增长点产品的产能消化和市场也需要关注。

据招股书,新恒汇核心产品为柔性引线框架及智能卡模块,但是通过主营业务收入构成可以看到,核心产品柔性引线框架及智能卡模块占收入的比例在迅速下降,二者在2020年的销售额均低于上一年度的销售额。究其原因则是,2020年大客户紫光同芯微电子有限公司(下称:紫光同芯)的间接股东紫光集团有限公司收购法国Linxens后,紫光同芯将部分订单转移至法国Linxens,导致2020年度新恒汇对紫光同芯的销售收入同比下滑47.94%。

而新恒汇近年来重点投入的新业务蚀刻引线框架的发展和未来产能消化似乎并不如新恒汇所表述的那样乐观。

在国家鼓励半导体材料国产化政策的影响下,国内对引线框架产品的需求将会持续增加。我国半导体引线框架市场规模从2015年的66.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84.5亿元,预计到2024年市场规模达到120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9%。在市场前景广阔的情况下,新恒汇和可比公司在蚀刻引线框架大幅扩产无可厚非。

本次募投项目中的高密度QFN/DFN封装材料产业化项目的产品新增产能5,000万条。此外,据高精度蚀刻金属引线框架生产项目环评文件显示,项目预计投产时间为2022年5月,项目建成后,年产高精度蚀刻金属引线框架1亿条。前述两个项目建成后的产能是2021年蚀刻引线框架产能的20.93倍。

2020年和2021年蚀刻引线框架、物联网eSIM芯片封测两项新业务开始贡献营收,成为新恒汇的新增长点,目前新恒汇已成功供货100家客户,其中下游客户主要为华天科技、甬矽电子等。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新恒汇的引线框架产品的出厂质量问题导致部分产品被退货。

根据一轮问询回复的披露,主要退货客户中华天科技(西安)有限公司于2021年因收到蚀刻引线框架产品后检测出部分指标超标的情况而退货。华天科技(南京)有限公司在同年也对该产品进行了退货。

对于退货,新恒汇称蚀刻引线框架拖退货金额高是因为2021年产能处于爬坡阶段,员工操作熟练度、设备不稳定、工艺管控经验不足而导致的产品质量不问题,产品整体良率不足80%。

除了自身问题外,新恒汇的客户和可比公司也进入了蚀刻引线框架市场,纷纷抢占这一市场。

(截图来自华天科技(宝鸡)有限公司官网)

(截图来自西部网)

需要注意的是,据华天科技间接控股的华天科技(宝鸡)有限公司官网,蚀刻引线框架项目一期于2021年7月试生产。西部网报道,今年2月二期项目也已开工。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华天科技必将复制大客户紫光同芯的情况。

另外,据招股书截至202年12月3日,公司蚀刻引线框架的产能约为120万条/月。反观可比公司康强电子或已领先一步,据媒体报道,可比公司康强电子于9月14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其蚀刻引线框架的产能为300万条/月。

(截图来自互联网

综上,新恒汇新产品的市场竞争格局已经注定,大客户订单的转移也存在很大的变数。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