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赛灵药业抢滩主板:神秘人低价入股,采购数据“打架”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11月11日 10:23

来源:壹财信

作者:唐 柯

号称“总结云南元阳彝族600年古方用药经验基础上研制而成”的骨科用药——“恒古骨伤愈合剂”背后的制造商赛灵药业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灵药业)正冲击资本市场,其IPO近期进入了预披露更新阶段。

神秘股东“友情价”入股

招股书介绍,赛灵药业的前身云南克雷斯天然药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克雷斯有限)主要发起人为魏玉玲、张丹丹等。2017年7月,曹智刚和申盈莹夫妇花费4亿元自魏玉玲等人处收购克雷斯有限全部股份,而彼时作为克雷斯有限董事长的魏玉玲及相关人员也在转让公司全部股份后退出克雷斯有限的生产经营管理。

2020年8月,克雷斯有限更名为赛灵药业,同时控股股东湖南天泰永隆投资有限公司(曹智刚、申盈莹夫妻合计持有全部股份,下称:湖南天泰)也依照此前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赛灵药业49.00%的股份进行转让,价格依据赛灵药业整体估值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股转距离曹智刚斥4亿元巨资收购赛灵药业已过去3年,所依据的企业估值却未出现明显增长,由实控人及其亲属、企业高管及员工持股平台主要组成的受让方也使得此次转让价格更显“优惠”。

然而,受让方中出现了两位“神秘”自然人股东王波宇、陈晓松,同样以5.01元/股的价格自湖南天泰处分别受让3.00%和1.00%的股份后成为了赛灵药业的前十名股东之一。值得注意的是,此二人并未在赛灵药业及子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招股书也未提及二人与实控人间存在何种关系,王波宇、陈晓松与同期其他股东享有同等价格入股,令人不解。

与兄弟公司共用商号

赛灵药业以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要业务,其主要产品“恒古骨伤愈合剂”在报告期内(指2018年至2021年)更是为公司贡献了超七成的营业收入。

从招股书披露来看,“恒古骨伤愈合剂”的相关发明专利多由克雷斯有限前生产经营管理团队成员魏玉玲等人发明,招股书也将赛灵药业的成立时间认定为其前身克雷斯有限的成立时间,即2005年12月。

而在一家称主要产品为骨王(Osteoking,即恒古骨伤愈合剂)、名为Yunnan Crystal Natural Pharmaceutical Co.,Ltd.(下称:Yunnan Crystal)的企业的官方网站上,却显示Yunnan Crystal“1998年成立于中国云南省玉溪市,2017年加入赛灵集团”。

(截图源自Yunnan Crystal官网)

(截图源自Yunnan Crystal官网)

若Yunnan Crystal就是赛灵药业的前身克雷斯有限,不知其成立时间为何会比招股书给出的成立时间(2005年12月)早7年。

玉溪发布公众号的相关企业宣传推文中也出现了赛灵药业“成立于1998年”的说法。对于不同于招股书披露的成立时间,是否属于赛灵药业(或克雷斯有限)同一主体,还需公司及中介机构进行确认。

此外,赛灵药业与兄弟公司还共用商号。

据企查查,2018年3月,克雷斯有限设立云南赛灵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云南赛灵投资),并在2018年11月通过云南赛灵投资取得成都温江恒大医院有限公司(下称:温江恒大医院)的实际控制权。2019年3月,温江恒大医院更名为成都温江赛灵医院有限公司(下称:温江赛灵医院)并沿用至今。

2019年12月,克雷斯有限将所持有的云南赛灵投资85%的股份转让给控股股东湖南天泰,温江赛灵医院的控制权也被随之转让。

2020年8月,克雷斯有限更名为赛灵药业;2021年1月,赛灵药业控股股东湖南天泰更名为湖南赛灵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赛灵控股)。

据招股书介绍,温江赛灵医院为综合医院。医院公众号显示“温江赛灵医院定位为以骨科为特色的综合医院,重点打造颈肩腰腿难治性疼痛和股骨头坏死绿色保髋两大病种特色治疗”,而对于相关慢性疼痛疾病,医院推文还称会采用“四恒疗法”,其中就包括赛灵药业的核心产品“恒古骨伤愈合剂”。

此外,在2021年9月,云南赛灵投资还设立了广州赛灵骨康诊所有限公司(下称:赛灵骨康诊所)。招股书介绍,赛灵骨康诊所为互联网医院,经营范围包括中医养生保健服务(非医疗)、健康咨询服务等。

赛灵骨康诊所的微信公众号则是直接将赛灵药业的企业商标与核心产品恒古骨伤愈合剂作为头像使用。

(截图源自微信)

(截图源自微信)

与供应商采购数据“打架”

招股书介绍,考虑到增加采购量有利于提高议价能力、降低采购成本,因此赛灵药业的中药材主要由云南绿生中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中药)供应。报告期内,赛灵药业向云南中药采购中药材的金额分别为694.69万元、494.13万元、374.56万元和1,034.26万元,占2019年至2021年同类采购药材的比例近乎100.00%。

然而对比云南中药在新三板披露的年度报告,可以发现两家公司各自披露的交易金额除了2019年接近外,2018年、2020年与2021年三年的交易数据均存在较大差距。

据云南中药2018年年度报告,当期其向克雷斯有限的销售金额为796.69万元,比赛灵药业招股书所示数据多出102.00万元。

(截图来自云南中药2018年年度报告)

据云南中药2020年年度报告,当期其对赛灵药业的销售金额达到了983.52万元,该数额比招股书列示的交易金额多出608.96万元;据云南中药2021年半年度和2021年年度报告,云南中药对赛灵药业的销售额分别为322.06万元和438.24万元,赛灵药业招股书却显示同期交易金额为927.71万元和1,034.26万元,云南中药列示的交易额反而较招股书数据少了605.65万元和596.02万元。

(截图来自云南中药2021年半年度报告)

(截图来自云南中药2021年年度报告)

除了交易数据存在出入,两家公司的相关文件在披露应付/应收款数额时同样出现了数据差异。

据云南中药2021年年度报告,其对赛灵药业的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额为117.89万元,但招股书却显示截至2021年年底,赛灵药业对云南中药的1年以内的应付账款金额为98.02万元,与云南中药同期年报数据不符。

(截图来自云南中药2021年年度报告)

而除了与云南中药的购销数据出现出入,供应商云南中药还身背行政处罚,罚款金额超百万。

据云南中药发布的关于公司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2021年4月,云南中药因涉嫌生产假药被药监局依据相关规定处以“责令停产整顿;没收产品;罚款150.00万元”的行政处罚。

此外据中国质量新闻网,在2021年4月,经重庆市万州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标示为云南中药生产的鹿仙草粉(批号:C190414)检查(装量差异)不符合规定,对于不符合规定的产品,重庆市药品监督管理局已责成有关直属检查局和市场监管局采取查封、扣押、暂停销售、召回等必要的控制措施,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查处。

(截图来自中国质量新闻网)

2021年10月,经重庆市万州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标示为云南中药生产的天麻超细粉(批号:C191026)检查(装量)同样因不符合规定而被处以控制措施。

(截图来自中国质量新闻网)

同月,经昭通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标示为云南中药生产的白及(批号:C210108)存在着检查二氧化硫残留量不符合规定的问题。

(截图来自中国质量新闻网)

赛灵药业的A股之旅是否顺利,《壹财信》将保持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