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渡远户外与大客户关系匪浅,品牌商标权遭问询,信披真实性存疑

壹财信 发布于 2022年11月14日 11:28

来源:壹财信

作者:唐 柯

疫情肆虐让文旅行业迎来寒冬,短途游、户外游的兴起却使得“露营”抢占到经济新风口,“露营热”背景下,厦门渡远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渡远户外)向创业板递交了上市申请。10月26日,深交所向渡远户外发出了第二轮审核问询函。

与大客户“交情匪浅”,品牌商标所有权遭问询

招股书介绍,渡远户外主要从事以小微型水泵为代表的房车游艇配套产品和以皮划艇为代表的水上休闲运动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公司在推行ODM/OEM业务的同时,其自有品牌SEAFLO也在国际市场上取得一定知名度。

报告期(指2019年至2022年1-6月)内,自有品牌业务为渡远户外贡献了超五成的主营业务收入;2019年至2021年,渡远户外的自有品牌经销商Seaflo Marine & RV North America, LLC(下称:Seaflo Marine)亦稳居渡远户外各期大客户榜单首位。

然而,第一大客户Seaflo Marine公司名称中含有渡远户外注册商标SEAFLO的原因及合理性却引来深交所的问询。

据问询回复,Seaflo Marine是渡远户外SEAFLO品牌房车游艇配套产品在美国的独家经销商,自设立之初(2015年12月成立,2016年开展合作)便以SEAFLO作为其商号开展业务,目的系体现二者的紧密合作关系及依托SEAFLO品牌前期在美国市场奠定的客户基础。

同时,渡远户外在问询回复中表示,SEAFLO商标由渡远户外享有所有权,公司与Seaflo Marine之间就SEAFLO商标不存在任何争议或纠纷。

而Seaflo Marine的官方网站是这样介绍SEAFLO的:SEAFLO专业生产船舶、房车及农业零部件及配件……自2008年该品牌成立以来,SEAFLO的产品迅速地渗透了市场。

(截图源自http://www.seaflousa.com/)

官网发布的产品目录(2018)中还包括Seaflo Marine的CEO John Z Kosowski(下称:John)介绍文章,文章写道“自2004年起,SEAFLO便致力于专业生产高质量船舶、房车及工农业配件”,这较企业官网中介绍的品牌成立时间又提前了4年。

(截图源自http://www.seaflousa.com/)

值得注意的是,渡远户外的前身厦门汇力源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汇力源)也是直到2012年10月才创立的,而追溯渡远户外实控人(亦是企业发起人之一)林锡臻的履历,其在2004年7月至2008年1月任福安市多元电机有限公司销售经理,2008年1月至2021年4月任福安市爱的电器有限公司(下称:福安爱的)执行董事兼经理,福安爱的作为渡远户外同业竞争主体已在2021年4月被注销。

若福安爱的的创立时间为SEAFLO商标可追溯的初创时间,如问询回复所言“SEAFLO商标由渡远户外享有所有权”,不知Seaflo Marine在官网中所提及的“2004年便致力于生产房车、船舶配套产品”的SEAFLO由谁创立。

此外,前文中提到的John正是持有Seaflo Marine 31%股份的自然人股东。值得注意的是,渡远户外实控人林锡臻的前妻叶耀茹同样持有Seaflo Marine 19%的股份。

据招股书介绍,Seaflo Marine团队的部分初创人员为获得渡远户外在美国市场房车游艇配套产品的独家经销权,在2015年底合资成立了Seaflo Marine,并邀请曾任职于汇力源并拥有相关从业经验的叶耀茹参股。

据问询回复,林锡臻与叶耀茹在2013年12月协议离婚,2015年6月,叶耀茹将其持有的汇力源30%股权转让后退出汇力源股东名单。

叶耀茹持有渡远户外大经销商Seaflo Marine的股份外,其控制的企业的经营活动或也与SEAFLO品牌有关。

2017年12月,汇力源将子公司南极商诚(厦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南极商诚)转让给叶耀茹实际控制。问询回复中则是将南极商诚认定为渡远户外的客户;2017年11月,林锡臻还曾因个人资金需求通过叶耀茹名下的公司寻求借款并在2019年3月归还该笔借款。

同时,据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实习与就业服务中心在2019年7月发布的就业信息,公司简介一栏显示“南极商诚原隶属于汇力源跨境电商部。专业销售Marine、Rv专业水泵及配件,拥有自主生产品牌SEAFLO。一直专注于房车,游艇,农业工业和水上运动相关产品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亦显示出南极商诚与渡远户外的关系之密切。

(截图源自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实习与就业服务中心)

财务数据与公开信息不符,信披真实性存疑

值得关注的是,渡远户外的申报材料中有关母公司及部分子公司的财务数据与企信网披露的工商年报存在出入。

据招股书,2019年,渡远户外(母公司)的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4,473.89万元和2,996.18万元。但据企信网公示的渡远户外2019年工商年报,企业资产状况信息一栏显示渡远户外当期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4,809.29万元和2,934.11万元,与招股书列示数据分别相差335.40万元和62.07万元。

(截图源自渡远户外2019年工商年报)

2020年的财务数据同样存在该种差异。据招股书,2020年,渡远户外(母公司)的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7,395.25万元和183.05万元。公司同年工商年报则显示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为7,684.89万元和219.66万元,分别相差289.64万元和36.61万元。

(截图源自渡远户外2020年工商年报)

此外,渡远户外在问询回复材料中还披露了子公司安耐可(厦门)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安耐可)与厦门康远精密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康远精密)报告期内的财务数据,这两家子公司2019年与2020年的资产、负债总额与企业工商年报列示的数据同样存在出入。

据问询回复,安耐可2019年的总资产与净资产分别为533.08万元和404.41万元,计算可知当期总负债为128.67万元;2020年总资产与净资产分别为592.57万元和555.00万元,即负债总额为37.57万元。

但据企信网,安耐可2019年的资产、负债总额分别为507.66万元和60.23万元,与问询回复列示数据分别相差25.42万元和68.44万元;2020年工商年报显示资产、负债总额分别为594.13万元和39.14万元,与问询回复列示数据分别相差1.56和1.57万元。

(截图源自安耐可2019年工商年报)

(截图源自安耐可2020年工商年报)

无独有偶,渡远户外的控股子公司康远精密也存在上述问题。据问询回复材料,2019年康远精密的总资产与总负债分别为221.84万元和233.83万元,2020年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594.49万元和464.78万元;其2019年工商年报则显示企业资产、负债总额分别为214.71万元和232.35万元,2020年分别为606.76万元和394.11万元,均与问询材料列示数据存在差异。

(截图源自康远精密2019年工商年报)

(截图源自康远精密2020年工商年报)

(截图信息源自企信网及申报材料)

对于上述问题,或需渡远户外及其中介机构作出解释。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