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公募阿尔法基金难实现阿尔法收益,风格进取或保守成为业绩分水岭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1月20日 00:07

红周刊丨张桔

近年来,公募基金收益的不稳定时常遭人诟病,但由于股票市场结构性行情震荡起伏剧烈,热点轮动速度较快,因此对于全市场类或主题类基金苛求阿尔法收益或强人所难。但对越来越多名称中带有阿尔法的公募基金来说,经年累月无法实现阿尔法收益就难以交代了。《红周刊》梳理发现,问题的关键可能还在于基金经理的能力圈和投资思路上。

Wind显示,不统计东方阿尔法基金公司的产品,将AC两类份额分开统计的话,目前内地产品名称中带有阿尔法字样的公募基金有29只,其中最有名的是由葛兰管理的中欧阿尔法。有趣的是,从产品的类型来看,这其中不仅有主动权益类产品,而且有量化产品和对冲型产品,小众阵营中包含的门类颇为齐整。

接受《红周刊》采访时,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指出:“购买阿尔法基金的好处在于,在同等条件下,能获得比别的基金更多的超额收益,但这部分超额收益要自己承担风险。市场上有很多阿尔法基金,在选择时,要注重选择基金经理,因为基金经理的投资策略会直接影响超额收益。一般来说,基金经理的从业经历在5年以上最好;其次是基金经理的过往业绩越高越好;最后是挑选的基金规模不要太大也不要太小,最好在5亿至30亿元间。”

上海某券商基金分析师王晓明表示,所谓的阿尔法是超越市场收益的那部分超额收益,对于比较狭隘的阿尔法基金就是市场中性策略或者量化对冲策略,这类策略在私募运用较多,大多会通过股指期货或者融券等手段剥离市场的波动,留下的就是相对纯粹的阿尔法。但公募的“阿尔法”基金因产品设立的条件限制,还是要有大比例仓位投资于股票,也没有设置对冲手段,如果市场波动无法有效剥离,那么“阿尔法”基金也无法跑出明显的超额收益优势。

年内业绩冰火两重天

对冲型阿尔法基金基民认可度不一

《红周刊》利用Wind统计发现,目前的阿尔法主题公募分为三类:第一类对冲型产品只有海富通阿尔法对冲和安信稳健阿尔法定开,第二类量化型产品仅包括嘉实量化阿尔法、华泰柏瑞量化阿尔法、信诚量化阿尔法、中航量化阿尔法六个月4只;第三类则是阵营中的主力军,包括了交银阿尔法、华商动态阿尔法、中欧阿尔法等多只产品。

先从2022年迄今收益来看,对冲型产品同类排名有所退步,海富通阿尔法去年全年同类大约中等,但是今年目前同类排名约为中等偏下。而在4只量化型产品中,截至11月16日收盘,表现最好的是中航量化阿尔法六个月,其年内回撤不到10%(本文均以A类份额作为研究标的)。最后看主动权益类阿尔法基金,2022年开年迄今,同一时间段表现最好的是由交银三剑客之一何帅管理的交银阿尔法,而表现最差的产品已经年内回撤超过了30%。

当然,将近一年的业绩差异难以体现相关产品赚取长期超额收益的实力,还是用年化收益指标来衡量更为客观。Wind统计表明,同一统计时间段,排在前列的均为主动权益类的阿尔法基金,其中暂居首位的仍然是交银阿尔法(18.74%),而排在第二和第三位的分别是富国阿尔法两年和嘉实研究阿尔法精选。但是,迄今年化收益能超过10%的产品还是少数,因此或许实现阿尔法收益的道路任重道远。冰火两重天,或许由于生不逢时的原因,去年年初成立的南方阿尔法目前最新的年化收益为-23.76%,同类排名较为靠后。

首先看对冲型的两只产品,相同的地方就是在缺乏对冲工具的内地股市,两只基金都是靠股指期货来实现对冲的,从规模数字来看能说明两只产品目前不同的处境:截至9月30日,海富通阿尔法对冲两类份额合计的规模约为13.14亿元,而安信稳健阿尔法定开两类份额合计的规模约为0.53亿元,清盘警报隐约响起。

作为非主流中的小众产品,海富通阿尔法对冲能够维持10亿元以上的规模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对比来看,其相对侧重权益投资的思路似乎取得一定收效,9月30日时该基金的股票仓位约为61.28%,而安信稳健的股票仓位仅仅约为35.36%。聚集海富通阿尔法对冲的三季报,首先在前三重仓中茅台和宁德的位次不变,但是第二从招商银行变成了保利发展。再看后七位的重仓股,隆基绿能、通威股份、陕西煤业取代了上一季重仓的智飞生物、中国建筑、东方雨虹。而从重仓的债券来看,该基金重仓较多的是转债。

两只产品比较,单比今年的业绩,其实安信稳健阿尔法定开迄今还更胜一筹,但规模悬殊的原因或许还在于基金经理的实力。Wind资讯数据统计表明,安信的基金经理徐黄玮目前在管4只产品,合计规模仅仅为3.33亿元,任职时间5年左右。而海富通的基金经理杜晓海是公司现任的量化投资总监,任职时间接近6年半,并曾在海外机构任中国区总经理。

量化阿尔法基金业绩参差不齐

次新黑马逐季较大比例调仓领先

第二类的阿尔法产品则是量化的4只,这其中有擅长被动投资的华泰柏瑞的产品,也有头部基金公司嘉实的产品,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目前暂时年内领跑的却是中小基金公司中航基金的次新产品中航量化阿尔法。

Wind显示,该基金成立于去年的8月25日,成立不久就建立起双基金经理龙川和杨扬搭配的模式。从产品成立至今,该基金恰好发行了四份季度报告。从其量化模型所选股票来看,该基金是清一色重配科技成长的思路,比如四个季度的头号重仓股均不一致,它们分别是宁德时代、振华科技、盛和资源、西部超导。

仅对比二季报和三季报,就能看出该基金的量化选股模型与时俱进。比如三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西部超导,今年一季度尚未出现在十大重仓的名单中,不过二季度时上榜成为第十重仓股,但到了三季度一跃成为了头号重仓股。同时,三季报中一举调换了半数的重仓股,新进具体包括了达安基因、博腾股份、山西焦煤、盛新锂能、隆基绿能。

从近3个月的二级市场涨跌幅来看,其中山西焦煤成为惟一实现股价上涨的标的股。《红周刊》查阅了该基金当初发行时的材料,发现其股票投资策略部分采用的是多因子模型和事件驱动模型,且其业绩比较基准对标的是85%的中证500指数收益率。

目前在4只基金中暂时垫底的是信诚量化阿尔法。具体分析该基金的投资操作,我们发现可能业绩稍显落后的原因还是出在了基金的投资风格和业绩比较基准上:资料显示其本身为大盘平衡风格型的产品,甚至业绩比较基准设定为95%对标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而这样的产品“人设”或许本身要想实现阿尔法收益就颇为不易。

从具体的重仓股来看,该基金的思路也是颇有特色,第一大重仓股贵州茅台大幅领先后面的公司,而这一差距在三季度时达到了近四个季度的最高,贵州茅台比第二大重仓股招商银行领先3.72个百分点。进一步从三季报的十大重仓来看,再剔除第三和第四重仓的五粮液与兴业银行的话,剩余的包括平安、万华、老窖、长江电力、隆基、东财均不到两个点。考虑到沪深300指数目前年内下跌约23%,因此该基金也很难有超越指数的优异表现。

《红周刊》注意到,在量化的阿尔法基金经理小阵营中,知名度最高的非华泰柏瑞的指数领军人物田汉卿莫属,这位公司的副总经理管理着多只量化和指数产品。但是除去正在发行的一只基金外,其余产品均非田汉卿一人管理。而整体分析这4只基金,看起来凭借量化模型若想实现阿尔法收益,似乎颇为不易。

主动权益阿尔法基金长跑现差距

交银三剑客之一的何帅匹马领先

阿尔法基金中数量最多的主动权益类产品,我们看到这一类操盘手中尽管有葛兰、季新星、洪流这样的顶流押阵,但是从诸多长线业绩指标看,目前能够胜出的是名将何帅管理的交银阿尔法和有重回富国的医药明星于洋参与管理的富国阿尔法两年持有期。

具体分析交银阿尔法,这只成立于2012年8月初的老基金今年恰好是第十年,基本也可以说是内地阿尔法基金中最接近实现了阿尔法收益的产品。从具体数值来看,虽然三季度末的规模比不上葛兰管理的中欧阿尔法,但是从检验长跑实力的惟一金标年化收益来看,交银阿尔法A的年化收益达到了18.66%,在同类基金中的排名高居第15位。

在同行和基金投资者看来,何帅是一位能挖掘出左侧牛股,但常常因为恪守估值安全边际而卖飞牛股的基金经理,但这样的特征其实也导致了他在大幅震荡和风格轮动的结构市中更为稳健。“交银阿尔法自何帅管理以来,多数年份能获得正收益,虽然排名都不是特别靠前,但曲线相对平滑,客户持有体验相对不错。基金经理的投资偏好于逆向,较少在上涨的行业中寻找趋势的机会,更多地追求从下跌的公司中去寻找低估的机会,另外基金经理对公司的定价模式偏向于行业空间、公司长期的商业模式以及竞争壁垒。”王晓明分析。

以该基金为例,实际上今年以来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把行业重仓的重心调到了此前跌跌不休的医药股上来了。具体说来,一季度的十大重仓中包括了爱美客、爱尔眼科、药明康德、长春高新、迈瑞医疗等5只医药股,到了二季度时去掉了迈瑞医疗但增加了泰格医药和金域医学,从而使得整体的重仓数量增加到6只。而到了三季报中,何帅不仅在重仓股中保持了六席医药股,并且其七大重仓股中仅宁德时代不出自医药行业。近期医药股出现明显反弹,组合大概率享受到了医药红利。而这与他在三季报中的表述形成鲜明反差:“2022年三季度A股市场分化明显。新兴成长领域如‘机器人’、‘逆变器’等受到追捧,而不少曾经的“核心资产”下跌,可谓冰火两重天。医药指数在三季度下跌超过20%,由于本基金配置了医药行业的个股,三季度相对收益不佳。”

从这一细分领域来看,由双基金经理刘瑞和丁戈管理的东吴阿尔法目前年内下跌已经超过30%,已经成为这一阵营中暂时垫底的基金,三季报中该基金的两类份额合计仅仅为0.31亿元,同时季报中已经提示当季出现了清盘的风险。基金经理判断锂电池产业链、汽车零配件、智能化零配件可能继续呈现出稀缺的高确定性和高成长性。

从具体重仓标的来看,三季度时将上一季的第三重仓华阳集团提至第一重仓,但是该股作为纳离子电池概念股,似乎要想得到二级市场的广泛认可还要假以时日。同时,三季度十大重仓中的第二第三大重仓股瑞可达和时代电气也可以分别和汽车零配件以及功率半导体挂上钩,两者在上一季中还是排名第九和第十的重仓股,但是在近期市场反弹中也是表现平平。此外,当季新调入的两只重仓股是功率半导体龙头之一的斯达半导和与汽车智能化发展相关的科博达,其中虽然科博达近3个月的涨幅达到了大约17%,但是大约5个点的配比对组合的贡献也较为一般了。

天天基金网显示,基金经理刘瑞目前岗位任职超过4年半,但是在管的两只基金合计管理规模仅为4.27亿元。对比看,另一位基金经理丁戈更为经验欠缺,目前担任基金经理不到1年,且他在管的基金均为与人合管,而另一只合管产品东吴新经济目前年内跌幅也超27%。

“投资者需要学会分辨,什么是阿尔法,什么是贝塔。很多基金持有某些特定行业,长期不变,类似于行业指数,那他的选股也只能叫行业贝塔;或者有些基金经理偏爱小盘股,而小盘股在1年半到两年的时间持续占优,所以他业绩不错,一旦风格转变,业绩就一落千丈,也不能叫赚的是阿尔法,而是叫聪明贝塔。因为小盘风格股票,长期确实也能跑赢宽基指数。”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程亮亮如是表示。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