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98岁查理·芒格罕见发声,向这家公司“认错”!坦诚错误、“消除无知”,让他感到满足而非耻辱……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1月19日 22:02

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 | 王飞

继承认错判谷歌、沃尔玛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副主席查理·芒格近期再次发声,称“特斯拉是一个奇迹。”

一直以来,查理·芒格对于特斯拉是持“排斥”态度的,但在11月5日CNBC的采访中,他首次给予了特斯拉正面的评价,他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出现一家成功的新型汽车公司了,但特斯拉在这方面做到了。”

犯错并纠错是查理·芒格常做的事,这样不断的总结经验并学习也成就了这位奥马哈先知。查理·芒格将自己称为“蠢事收集者”,如今,特斯拉很可能已经进入到了他的“蠢事收集”手册。

芒格承认,看错特斯拉?

作为新能源车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特斯拉一直备受市场关注,也因此频频出现在查理·芒格现身的场合,但查理·芒格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不看好”。在最新的采访中,查理·芒格对特斯拉的看法却发生了改变。

查理·芒格表示,“特斯拉做了一些实实在在的贡献。我们已经很久没出现一家成功的新型汽车公司了,但特斯拉在这方面做到了。埃隆·马斯克(特斯拉总经理)做了一些别人做不到的好事,特斯拉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对此,《红周刊》已刊发《芒格最新发声:我曾经说特斯拉注定失败?我忘了,现在的特斯拉是个小小奇迹》一文进行跟踪报道。

承认自己犯错是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但查理·芒格曾坦言:“我其实一直都在犯错误,从现在来看,我也希望我当时做的是不同的决定,但是犯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你要成为一个好的投资者是非常难的。我对自己比较宽容,尤其是现在,但是我觉得我一生的投资生涯还是不错的,现在我也不会嫉妒别人是不是做的比我更好。我用的这些投资方法,现在、过去也非常的奏效。”

并且,查理·芒格还勇于向公众提及自己所犯的错误。

如曾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查理·芒格表示,“几十年前有人向我报300股Belridge Oil(贝尔里奇石油公司),每股只要115美元,当时我看了这个公司之后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买卖,于是就买了下来。过了一天之后,又说还有1500股可以买,然而这时我没有现金了,需要卖一些其它的股票,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我感觉比较麻烦就没有买。现在回过头来才发现没买那1500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后来涨了很多(在芒格买入300股Belridge Oil公司股票不到2年后,壳牌收购了Belridge Oil公司,价格大约是每股3700美元),这个错误加上机会成本大概让我损失50亿美金,这是一个比较愚蠢的决定,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决定之一。”

在查理·芒格看来,越是公开透明地审视自己的错误,就越不可能重蹈覆辙。他曾对伯克希尔的股东们说:“我喜欢人们承认自己是十足的蠢货。我知道,如果我能直面自己的错误,我会表现得更好。这是一个很棒的学习技巧。”

查理·芒格将自己称为“蠢事收集者”。当然,查理·芒格并不会一直沉迷于自我否定,而是会在吸取教训后继续前行。

查理·芒格:我专门琢磨怎么否定自己。大多数人都是努力维护自己的想法,无论自己的想法多么愚不可及。

从犯错到纠错

始于摒除“捡烟蒂”

把视角拉长看来,查理·芒格最早吸取教训的案例可以追溯到1972年,这一年他和老搭档沃伦·巴菲特做了一件“划时代”的经典投资案例,就是收购喜诗糖果。

当时,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获得了以3000万美元收购加州巧克力生产厂商喜诗糖果的机会。他们理想中的最好投资一直是轻资产、重回报的公司,而喜诗糖果当时就是这样的业务模式,不需要太多的资本投入,只有几个做糖果的工厂而已,回报却很大。但这一收购价格却是喜诗糖果有形资产净值的4倍,而沃伦·巴菲特早期从其导师格雷厄姆身上学到的是低价买入策略,即以极低的价格买入平庸的企业,因此,这笔交易很可能就此中断。

但幸运的是,喜诗糖果的卖家认可了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2500万美元的报价,交易也因此最终达成。后来,查理·芒格回忆说,“如果价格再高10万美元,我们就放弃(喜诗糖果)了。那时,我们就是那么蠢。”再后来,自1972年至2014年,喜诗糖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赚取了近20亿美元的利润。

正是这次收购,改变了伯克希尔·哈撒韦未来50多年发展轨迹。也是自那时起,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对有形资产之外的品牌忠诚度、管理能力等观点有了不一样的认知。在这之后,他们欣然以更高的溢价去收购一家公司,比如伊斯卡和精密铸件等。

精密铸件更是成为其近年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之一,这一笔收购发生在2016年,当时伯克希尔·哈撒韦以372亿美元收购了航空零部件制造商精密铸件。按照市盈率看,精密铸件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并购案例中市盈率(17.5倍)排第二的公司,仅次于通用再保险的23.5倍。

但和历次收购的收获不同,收购精密铸件成了伯克希尔·哈撒韦收购历史上少有的折戟案例,在去年的“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沃伦·巴菲特坦承,对精密铸件的这笔投资导致了110亿美元的亏损减计。后来,沃伦·巴菲特分析原因时称,“没有人以任何方式误导我,我只是对它的正常盈利潜力过于乐观。作为精密机件最重要的客户来源,整个航空航天业的不利发展,暴露了我的误判。”

查理·芒格:正确的教育应该是一个提高认知能力的漫长过程,以便我们变得足够有智慧,能够摧毁那些因拒绝改变倾向而被保留的错误想法。

错失谷歌、沃尔玛之后

重仓苹果弥补

事实上,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犯的错还不止如此,比如谷歌这类科技巨头,就使这对“黄金组合”埋下了遗憾。如在2017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这两位奥马哈先知就坦承了自己犯下的两个严重的错误,其中之一就是没有买入谷歌。

据了解,在2004年首次公开募资时,谷歌的相关负责人就曾带着投资说明书找到沃伦·巴菲特,但在和查理·芒格商量后决定拒绝投资。沃伦·巴菲特后来回忆说,“我认识他们,我也有很多机会问他们问题,(但)我搞砸了。”查理·芒格则补充到,“我认为我们当时足够聪明,可以发现谷歌广告在早期的效益远超其他业务。我们可以去做,却没有做。”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保险子公司Geico还是谷歌的早期客户,在搜索引擎上以每次点击10美元到11美元的价格购买广告,沃伦·巴菲特也赞叹,“(谷歌)只需要做一点不需要成本的事情,这就是个好生意。”但查理·芒格和沃伦·巴菲特终究还是与谷歌失之交臂,因为他们认为,科技股的现有和未来价值等都很难看得清楚。

对此,查理·芒格坦言,“我们两个对高科技股都不太了解,在我们这么样的年纪,有几个人可以马上就了解谷歌的运作状况呢?我到过谷歌的总部,对我来讲好像进了幼儿园一样。”

另一个严重的错误是轻易的卖出了沃尔玛。据了解,伯克希尔·哈撒韦首次持有沃尔玛股票是在1998年,当时持股不足100万股。到了2005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进行了大举增持,持有沃尔玛股票的数量增至2000万股,自此之后更是一路加仓。到了2014年,最高持股数量已达到6770万股,持股市值超50亿美元。在此期间,沃尔玛股价涨幅接近4.6倍。

由于电商巨头亚马逊的迅猛崛起,零售领域的线上线下份额不断被吞并,沃尔玛和亚马逊的差距正在不断拉大,如在2015年,沃尔玛的电商销售额仅为137亿美元,而亚马逊是1070亿美元,后者约是前者的8倍。在2015年二季度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开始减持沃尔玛,在2016年四季度末时,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沃尔玛的股票数量仅剩139万股,持股市值不足1亿美元。到了2018年三季度末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将其彻底清仓。

而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开始减持之后,沃尔玛的营业总收入仍在不断的稳定增长,公司股价也在不断的突破新高。截至今年11月17日收盘,沃尔玛股价涨幅达1.4倍。

错失科技巨头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也开始试着买入一些科技股,苹果就是其中之一。数据显示,伯克希尔·哈撒韦自2016年第一季度建仓苹果981万股之后,便开始“买买买”,到了今年二季度末已达8.94亿股。

对此,查理·芒格在2019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上表示,“我们可以在自己的业务中看到谷歌广告的效果有多好,而我们只是坐在那里吮着大拇指,所以我们感到羞愧。我们正在努力赎罪,也许买进苹果就是在赎罪。”

查理·芒格: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圈,你就得说“这东西太难,我一辈子都搞不懂”。我这方面做得很好,我遇到了我搞不定的,我就认怂。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