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茶饮链企业齐聚A股,上演“水果大战”,下游价格竞争激烈,殃及原料供应商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1月17日 01:58

红周刊 | 刘杰

近来,新式茶饮链条的公司们乘着行业向好的“东风”迅速成长,并纷纷谋求上市,不过,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一些公司也暴露出不少问题。

近年来,以奈雪的茶、喜茶、蜜雪冰城等为代表的新式茶饮迅速崛起,催化出一条千亿级别的赛道,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1新茶饮研究报告》,2017年~2020年,我国新茶饮市场收入规模从422亿元增长至83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5.34%。另外,根据中信证券研究部的测算,到2030年,新茶饮市场规模预计可达3510亿元。

通常来讲,一杯现制新式茶饮由茶、水果、奶制品三大原材料构成,水果作为第二大原材料,占到了现制茶饮成本的20%至25%。如果说新式茶饮公司是在前方“冲锋陷阵”,那水果等材料供应链企业则是其“粮道”的保障。近年来,新式茶饮“攻城略地”,胜仗不断,茶饮水果供应链企业自然也跟着“吃肉”,其中涌现出不少“新秀”,比如田野股份、鲜活饮品、德馨食品等。

随着这些“粮道”保障企业的发展,像其客户新式茶饮企业一样,冲刺上市,募资扩张也成了他们的目标,德馨食品、田野股份、鲜活饮品均于今年加入了IPO的队伍。那么这些新式茶饮企业的供应商们情况又如何呢?

新式茶饮供应商业绩向好

在上述三家公司中,田野股份的产品主要为原料果汁、速冻果蔬、鲜果等,属于原料果汁企业。近年来,其行业下游客户需求的差异化越来越明显,其中,食品饮料行业客户对原料果汁需求产品规格以大包装的浓缩汁为主,关注点为便于运输和存储、供应量和品质稳定、控制成本等,较为看重供应商的产能规模和保供能力。新茶饮行业客户则对原料果汁需求产品规格以小包装NFC、定制化产品为主,关注点为便于保鲜、配送和现制操作,较为看重供应商的产品结构、产品创新和服务能力。

随着客户需求的变化,其客户结构也有较大变化。之前其大客户以农夫山泉、鲜活果汁、可口可乐等预包装果汁饮料企业及水果贸易企业为主,但随着预包装果汁饮料行业的增长乏力,田野股份也受到了影响,2020年其营收下滑了8.31%。此后,随着新式茶饮的爆发,奈雪的茶、茶百道、一点点、沪上阿姨等新式茶饮企业崛起,这些企业均成为田野股份的大客户。受益于此,2021年田野股份实现营收4.59亿元,同比增幅达72.57%,录得净利润6517.76万元,相较上年增幅超过200%。

鲜活饮品则是蜜雪冰城的主要供应商,蜜雪冰城披露招股书不久,鲜活饮品便也提交了上市申请。鲜活饮品的核心产品包括果蔬饮品类、口感颗粒类、果酱类。据招股书披露,鲜活控股为其间接控股股东,合计间接持有其87.1%的股份,这意味着鲜活饮品此次是台股鲜活控股分拆后在A股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红周刊》发现,鲜活饮品与蜜雪冰城的招股书披露数据存在偏差。据鲜活饮品披露,2022年1-3月,其对蜜雪冰城全资子公司上岛智慧供应链有限公司的销售额为5018.13万元,而蜜雪冰城披露的数据显示,同期内,其对鲜活饮品的采购额为4995.40万元,前后相差了22.73万元。对于这一差额形成的原因,恐怕还需两家IPO公司做出解释。

与上述两家公司略有不同的是,德馨食品的第一大客户非茶饮企业,而是咖啡公司,以2021年为例,其第一、二大客户分别为瑞幸咖啡、星巴克,不过其第三至第五大客户则分别为7分甜、蜜雪冰城、书亦烧仙草,均为茶饮企业。

德馨食品的主要产品为果蔬汁等饮品浓浆、风味糖浆、饮品小料。报告期内,其业绩有所波动,其中,2020年营收和净利润均有所下滑,降幅分别为9.22%和17.68%。而2021年的经营情况则有所好转,实现的营收、净利润分别为5.29亿元、9580.51万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8.17%、41.96%。

新式茶饮价格竞争激烈

上游企业利润空间收窄

虽然这些新式茶饮企业的供应商们乘着行业向好的“东风”迅速成长,但其各自也均面临着一些问题与隐忧亟待解决。

田野股份在招股书中表示,由于新茶饮行业门槛较低,新型网红产品一经推出,则会被其他茶饮品牌快速复制,行业产品同质化趋势明显,使用的水果也大同小异。正是因为门槛较低,同质化严重,新式茶饮企业不得不面对残酷的价格竞争,为了获得更多的客户,以奈雪的茶、喜茶为代表的头部茶饮从2022年初便开始轮番降价。

2月24日,喜茶官方发文称2022年将不再推出单价在29元及以上的饮品;3月17日,奈雪的茶也宣布从1月开始已推出9~19元的“轻松系列”,在不改变原料品质的情况下每月上新单价在20元以下的新品。

新式茶饮吹响“价格战”的号角,为保证自身利润水平,上下游开启拉锯战,由于新式茶饮企业多为全国加盟、连锁企业,具有品牌效应,原材料需求量也大,相对上游供应商而言,其议价能力更强。而作为供应商的诸多企业,则不得不在其挤压之下不断“让利”,这点在前述三家茶饮供应商身上均有所体现。

首当其冲的是鲜活饮品,据其招股书显示,2021年、2022年1~3月,其第二大核心产品口感颗粒的单位成本分别为5.73元/KG、6.34元/KG,两期内均有所上涨,然而同期内,相关产品的销售单价却分别下降了23.68%、21.97%。对此,鲜活饮品称主要为受市场竞争加剧的影响。

产品成本在增加,售价却越来越低,其盈利空间无疑是被压缩的,从相关财务指标来看,2020年至2022年1~3月,鲜活饮品毛利率分别为42.31%、33.64%、24.50%,仅一年多时间,其毛利率近乎“腰斩”。受此因素影响,2021年,其净利润增速由上年的39.53%减缓至5.06%,下降了34.47个百分点(详见附表)。

其他茶饮供应商也未能独善其身,德馨食品的产品就全线降价,2020年,其饮品浓浆、风味糖浆、饮品小料的产品售价降幅分别为4.27%、13.99%、49.86%,2021年的降幅分别为7.12%、5.26%、17.92%。受产品降价影响,2020年、2021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下降了7.61个百分点、2.01个百分点。

此外,田野股份2022年一季度的毛利率也有所下降,从上年末的29.16%下降至27.61%,降幅虽然不大,但其毛利率在2021年之前一直就是三家公司中最低的,可见,其也难逃新式茶饮企业“价格战”的波及。

值得关注的是,为提高自身效益以及对供应链的把控程度,茶饮品牌商们有向产业链上游延伸,以缩短原材料采购链路,最大程度降低成本的趋势。

对于水果供应链端,头部茶饮品牌企业为了保证水果相关产品的口感标准化和稳定的供应,开始采取投资上游水果基地或与果园开展战略合作方式以及源头直采策略,譬如,喜茶打造了槟榔芋共建种植基地,奈雪的茶建立自己的草莓园供应地,蜜雪冰城建立了自己的柠檬基地等。

另据蜜雪冰城招股书显示,其于去年专门设立了重庆雪王农业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涵盖食用农产品的初加工、新鲜水果批发、低温仓储等,这对于蜜雪冰城供应商的鲜活饮品以及德馨食品来讲,无疑是个坏消息。

产能利用不充分

急于扩产有隐忧

《红周刊》发现,在德馨食品、田野股份、鲜活饮品三家公司中,除德馨食品外,其余两家均存在产能利用率不高的现象,而在此情况之下,公司仍要募资扩产,其中的必要性就值得考量了。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3月,鲜活饮品的产能利用率依次为93.59%、72.84%、79.24%、59.73%,后几年,其产能利用率均不足八成,且至今年一季度,更是创出新低。在此情况下,其仍拟募资用于天津、肇庆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以扩张产能,合理性是值得商榷的。

有意思的是,鲜活饮品一边大举募资,一边又大手笔分红。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其分红及未分配利润转赠资本金额累计超过5亿元,而同期其净利润的总和为4.96亿元,这表明其现金分红数额已经超过公司同期累计可分配利润。更令人玩味的是,从时间线上看,2021年12月为鲜活饮品最后一次分红,其彼时一次性实施了3.17亿元的现金分红,存在上市前夕突击分红的情况。

在股权结构方面,鲜活饮品的实控人黄国晃、林丽玲系夫妻,二人间接控制鲜活饮品87.1%的股份,持股比例高度集中,这意味着鲜活饮品数亿元现金分红,几乎都落入实控人夫妇的口袋。对于IPO企业来说,一边因为“缺钱”而募资,一边又似乎“不差钱”大笔分红,这难免被人诟病。

田野股份的产能利用率同样也不高。资料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其原料果汁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0.37%、63.31%、86.51%;速冻果蔬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6.44%、78.24%、78.15%。需要补充的是,2022年上半年,田野股份的营收下滑了3.16%,可见,其订单未出现爆发式增长,故其此时扩大产能的必要性有待说明。

此外,建设新生产线意味着将增加固定资产折旧等摊销额,这也会削弱企业的利润水平,而今年上半年,田野股份的净利润大幅下滑了24.77%,其募资扩产后,净利润能否堪此重负,是需要打个问号的。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