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欧菲光资产减值行动尚未终结,信披屡屡犯错背后动机需警惕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1月22日 02:24

红周刊 | 王宗耀

欧菲光三季报之所以出现巨额资产减值情况,背后其实是有一定玄机的,而介于公司往年信披方面的“不合格”,让人对财报数据中的种种异常情况有所担忧。

近日,一家苹果产业链知名公司发布公告,称自己收到境外某大客户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本次业务变动预计影响公司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人民币33亿元,约占202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4.2%。消息一出,二级市场股价接连跌停。

“境外某大客户”暗指苹果公司,而暂停生产的声学产品则是该公司供应给苹果公司的某款耳机。二级市场投资人情绪之所以反应强烈,原因是同属“果链”的欧菲光前车之鉴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因被苹果公司踢出供应链,欧菲光业绩连续巨亏,至今“余毒”影响仍在,还在大额计提资产减值。

在上期《被踢出苹果供应链的余震未减,欧菲光的“至暗时刻”何时终结成谜》一文中,《红周刊》已经明确指出,欧菲光的新业务发展仍需时间和大量资金投入研发,虽然表面上欧菲光的货币资金看似充裕,但实际上其借款仍在不断增加中,资金面已明显趋紧。如今进一步分析还可发现,欧菲光最新三季报之所以出现巨额资产减值情况,其实背后是有一定玄机的,而介于其往年信披方面的“不合格”,让人对该公司财报数据中的种种异常情况感到担忧。

巨额资产减值背后有玄机

失去苹果公司这个大客户,对于欧菲光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明显的,至今年三季报时还在体现。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欧菲光再度计提各项资产减值14.96亿元,净利润亏损扩大至36.12亿元。从减值情况看,前三季度的存货跌价损失最高,为8.11亿元,其次为5.14亿元的固定资产减值损失和1.68亿元的无形资产减值损失。

巨额资产减值引起深交所的关注。在给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欧菲光虽然对于巨额存货跌价损失并未有太详尽的解释,但对于固定资产减值损失的解释则相对较多。

在关注函回复中,欧菲光表示,受国际贸易环境变化、全球疫情反复影响,原特定客户交易终止、手机客户出货量大跌,消费电子需求疲软,导致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大幅下降。而其计提的固定资产减值主要为三类:第一类是工艺精度不达标、制程变更、故障设备无报修价值导致无法再使用的设备,此类设备计提减值0.64亿元;第二类是计划终止使用、准备处置的厂房建筑物,此类计提减值0.47亿元;第三类是企业经营所处的经济、技术或者法律等环境以及资产所处的市场在当期或者将在近期发生重大变化的机器设备。受终端市场需求放缓影响,公司相关产品出货量大幅减少、产能利用率下降,导致公司机器设备存在减值迹象。此类计提减值金额4.03亿元。

《红周刊》上期《被踢出苹果供应链的余震未减,欧菲光的“至暗时刻”何时终结成谜》一文已经指出,欧菲光短期内经营业绩恐难有起色,而若进一步依照公司今年三季度资产减值的逻辑,则其固定资产未来仍然有大幅减值的可能。也因此,若欧菲光这一次不是有意进行巨额资产减值的话,则其明年业绩继续亏损的局面将难以回避,可一旦真的如此,则公司可能就要退市了(连续四年亏损)。

存货方面,根据今年中报数据,欧菲光年中存货仍有33.74亿元,而上半年发生的存货跌价损失仅为1.54亿元,到了三季度末,存货减少至26.71亿元,前三季度存货跌价损失金额合计为8.11亿元,这意味着仅一个三季度,欧菲光存货跌价损失就高达6.57亿元。需要注意的是,从整体经营环境看,今年第三季度相比前两个季度似乎并没有大幅恶化,而欧菲光在第三季度存货跌价损失出现大幅增加,难免令人怀疑公司有可能给业绩“洗大澡”了,背后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给未来业绩出现反转埋下伏笔。退一步讲,公司存货情况如果真的如第三季度那么糟糕,则余下的26.71亿元存货所存在大幅减值预期显然就需要投资人担忧了。

除了存货和固定资产外,截至今年三季度末,欧菲光账户上还有40余亿元的应收账款,这些巨额应收账款未来是否也会存在减值可能,同样是令人担忧的。

总体看,欧菲光今年进行巨额资产减值的行为,目的或并不单纯,所打的如意算盘很可能是为明年的业绩反转打下伏笔。

信息披露合规性有疑

存故意误导投资者之嫌

除资产减值方面存在疑问外,欧菲光在信息披露方面同样存在疑问。

在2021年1月披露的2020年的业绩预告中,欧菲光披露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是预计盈利8.1亿~9.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59%~78%。当时公司给出的解释是,光学影像业务保持快速增长,光学镜头产能和出货持续提升,部分大客户订单增加,平板电脑销量增长,触控业务结构持续优化,盈利能力改善,及获得大量的政府补助等。同年2月份的业绩快报也显示,业绩依然是预喜。

然而等到2021年4月份正式财报出炉时,业绩却出现大“变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竟然亏损了19.45亿元,同比下滑481.39%。

对此突然巨变,公司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公司于2021年3月12日收到境外特定客户的通知,计划终止与公司及其子公司的采购关系,后续公司将不再从特定客户取得现有业务订单。因该突发情况,相关资产出现大幅减值,最终合计影响其当年利润28.20亿元,导致业绩出现巨额亏损。

对于公司的解释,《红周刊》在梳理诸多资料后发现该说法是有些牵强的,因为此前有诸多迹象表明,公司对业绩变脸应该早有预见。

2021年1月,欧菲光在《关于公司股价异动的公告》中表示,公司拟计划出售广州得尔塔影像技术有限公司、江西慧光微电子有限公司、南昌欧菲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和江西晶润光学有限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资产。需要注意的是,广州得尔塔影像技术有限公司的前身是索尼电子华南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销售摄像模组及光学组件,该公司是欧菲光介入苹果产业链的重要公司。此外,其他子公司同样是欧菲光与苹果业务密切相关的公司。

出售与苹果业务密切相关的公司,反映出欧菲光此时可能已经知晓与苹果相关业务的风险已经相当高了,否则在业务一片向好的情况下,显然是没理由出售优质资产的。

此外,在之前的2020年7月,欧菲光旗下南昌欧菲光科技有限公司已经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根据相关规定,美国政府可根据《出口管理条例》限制对这些机构出口、进口或转口,进而给欧菲光能否继续给苹果供货带来不确定性。按说此时的风险已经暴露的比较充分了,欧菲光应该已经有所意识才对,可当有媒体报道称“苹果将欧菲光剔除供应链名单”时,欧菲光却在当年9月份发布了澄清公告,表示对这一“不实传闻”发布者予以进行强烈谴责,还要追究其法律责任,回头看,这一举措已经有些言不由衷了,因为其对于过度依赖苹果可能带来的风险,早在2019年就开始采取行动了。

2021年年报披露,欧菲光在2019年10月设立了全资子公司安徽精卓光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精卓”),并在当月以自有资金以及全资子公司南昌欧菲光科技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南昌欧菲光学技术有限公司和控股子公司南昌欧菲触控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性资产对安徽精卓光进行增资,完成增资后安徽精卓注册资本达到34.18亿元。随后,在当年的11月和12月便审议通过了《关于出售安徽精卓部分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将安徽精卓51.88%的股权以1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安徽鼎恩企业运营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就在其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后1个月,安徽鼎恩企业运营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便支付完毕全部股权转让款。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欧菲光注入安徽精卓的资产中的全资子公司为南昌欧菲光科技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是2020年7月份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的那家公司,与苹果相关业务有直接关系。注入资产的南昌欧菲光学技术有限公司是其2015年成立的控股子公司,2016年就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另一家注入资产的南昌欧菲触控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2019年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

有意思的是,在转让安徽精卓部分股权时,交易各方在协议中还有资产减值损失补足的相关条款,如果安徽精卓的流动资产在交割日起24个月期满时如未能使用或销售的,股权出售方需要对资产的减值损失予以补足,而安徽精卓累计获得流动资产7.36亿元,截至2021年12月7日,安徽精卓已使用或销售5.15亿元,剩余部分合计2.21亿元,要求欧菲光回购,欧菲光认为存货已无实际使用价值,便对这部分存货计提了减值,这也是导致其2022年中报中业绩巨亏的原因之一。

从上述内容来看,欧菲光将苹果业务相关资产注入到安徽精卓,而且,注入的流动资产中,存在数亿元的存货,这般操作似乎是公司当时已经意识到相关风险而采取的避险策略,通过股权转让,减少自己与苹果的直接交易,借他人之手销售存货。至于卖不出去的存货,回购也就理所当然了。否则,公司在2019年收入规模达到顶峰的时期,将重要资产打包出售出去的举措就不好解释了。

种种迹象表明,欧菲光可能早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会被踢出苹果供应链,但是其一直未对相关资产进行评估并合理计提减值,而是无视越来越高的风险存在,按照业绩预喜口径披露相关信息,很显然这有故意误导投资者之嫌,进而达到维稳公司股价之目的。

其实,对于信息披露方面存在瑕疵,欧菲光早就有之。譬如,欧菲光曾在其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中披露了2018年的净利润预喜,然而最终结果是当年净利润大幅亏损,由于公司的业绩预告、业绩快报与经审计净利润相差巨大,前后分别相差-23.19亿元、-23.58亿元,且盈亏性质发生变化,其未按规定对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做出准确修正,介于此,深交所给予其公开谴责的处分。

2019年9月,深圳监管局又对其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原因是欧菲光在编制《2018年度业绩快报》时未能足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致使业绩快报披露不准确;公司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披露不及时;信息披露制度管理执行不严等问题。

此外,在更早之前的2017年度报告中,欧菲光曾误将控股股东业绩承诺赔偿金额确认为营业外收入,对应所得税影响金额确认为所得税费用,导致会计差错发生,也收到过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监管函。

高管纷纷辞职折射公司经营危机

“春江水暖鸭先知”,一家企业经营情况如何,作为企业的管理层能比外界获取更多的信息,也就更容易得出准确的判断,因此,从企业管理层的变动情况就能在一定程度上看出企业的经营状况。近半年来,欧菲光管理层变动频频,诸多高管纷纷辞职。

先是担任欧菲光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一职尚不足一年半的郭瑞于今年6月17日,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于是,欧菲光将其证券事务代表周亮聘为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而证券事务代表一职则由毕冉接替。

然而,毕冉在接替证券事务代表一职后尚不足3个月,便于今年9月9日向欧菲光提交辞呈,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就在毕冉辞职的4天前,欧菲光副总经理杨晓波也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杨晓波是欧菲光的老员工,其从2015年开始,就供职于欧菲光,担任摄像头模组事业群副总经理一职,从2018年开始,担任集团品质委员会主任兼影像事业群品保部副总裁。2020年4月被聘任为欧菲光副总经理,2021年10月起兼管人力资源部工作。从薪酬情况来看,2020年,杨晓波税前薪酬335.39万元,在欧菲光高管中居于前列。此外,其还持有欧菲光11万股的股份。

另一位与杨晓波薪酬同样居于前列的是欧菲光副总经理杨依明,其2020年的税前薪酬为322.27万元,2021年降至275.09万元,这一薪酬是当年欧菲光董监高中最高的。今年10月24日,杨依明选择了辞职。根据年报介绍,其在2011年9月至2016年5月任欧菲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职务,从2019年5月起任欧菲光的副总经理,直到上个月辞职。

最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27日欧菲光披露了关于董事、副总经理蔡高校的辞职情况。在公告中,欧菲光表示,公司于近日收到蔡高校先生家属的通知,蔡高校被浙江省台州市公安机关执行监视居住,经公司初步了解,蔡高校所涉事项系其个人案件,与公司无关。与此同时,欧菲光董事会还收到了蔡高校的书面辞职报告,其辞去董事、副总经理的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蔡高校是欧菲光实际控制人蔡荣军的亲兄弟,其是欧菲光大股东裕高(中国)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通过该公司间接持有欧菲光约占8.73%的股份。裕高(中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欧菲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蔡荣军为一致行动人。

在欧菲光核心业务收入锐减,智能汽车、“新领域”规模不足,成长尚需时日的当下,这些高管纷纷选择辞职,这或意味着高管们对于欧菲光的发展前景担忧,折射出欧菲光经营层面可能存在着一些尚未显现的危机,否则这些与欧菲光一起患难,共同成长起来的“长老”们,又怎么会选择此时离开公司呢?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