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多只百亿基金2022年遭遇“规模杀”,净值表现跑输沪深300指数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2年12月11日 22:46

红周刊丨李壮

2022年,高达3196只基金产品净值跌幅超过20%,跑输沪深300指数表现。这一年中,多家拥有明星基金经理的百亿规模级别的基金,不仅未能在市场调整中保持住自身优势,相反还领跌同类基金。

在今年的结构性行情中,公募基金普遍表现不佳,回撤20%以上且跑输沪深300指数的并不在少数。特别是一些头部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百亿规模基金品种,不仅净值表现未能超越基准,且在同业排名中也位居后列,“规模杀”的特点相较往年尤其明显。

据Wind数据,截至今年12月8日,去年的44只百亿规模(A/B/C/H/E/X类份额合并计算,下同)的股票型基金仅有32只产品仍维持百亿规模,减少了12只,规模缩水1571.9亿元;82只百亿规模的混合型基金目前只有48只维持百亿规模,减少34只,规模缩水3722.12亿元。

百亿基金阵营的萎缩,折射出百亿明星基金经理今年的星光暗淡,比如之前备受追捧的张坤、葛兰、刘彦春、谢治宇、傅鹏博、蔡嵩松、胡昕炜等明星经理,所管理产品的净值表现相较往年的风光可谓不如人意,产品净值在年内回撤幅度超过20%的并不在少数。

百亿规模基金近半数净值年内下跌20%以上

据Wind数据统计,整体基金市场中,2021年底时股票型基金(未合并)共有2511只,合计规模22087.6320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8.8034亿元。目前,股票型基金数量达3027只,规模合计23151.0178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仅7.6812亿元,降幅12.7%。

混合型基金去年底共有6026只,规模合计46518.8682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7.72亿元。目前,混基数量为7229只(未合并),规模合计49149.0572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下降到6.7989亿元,降幅11.3%。

FOF基金(基金中的基金)的数量由去年末的310只提升至目前的651只,新增数量超过一倍,高达341只,合计规模由去年末的1651.6784亿元提升至目前的2070.6016亿元。然而相较产品数量的上升,单只基金规模却由期初的5.3280亿元下降到目前的3.1806亿元,降幅达25%。

跨市场的QDII基金规模下降最为惊人。去年底时数量为369只,规模为2787.7820亿元,如今是435只,合计规模为2830.4370亿元。相较去年末单只QDII基金产品规模7.555亿元,新增的基金若按新增的规模测算,平均规模仅有0.6463亿元。

单只基金规模的巨降,除了基民大量赎回因素外,更主要的是基金产品的净值回撤幅度过大而导致规模大幅缩水。Wind数据显示,在今年以前成立的13537只非货币基金中,年内净值跌幅超过沪深300指数表现的(下跌了20%)高达3196只,占比23.61%。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万只基金产品中,规模过百亿的产品仅仅百余只,且它们主要集中在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中。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年末,规模超过百亿的股票型基金有44只(A/B/C/H/E/X类份额合并计算,下同),混合型基金有82只。这些百亿基金的掌门人大多是基民们熟悉的明星基金经理,比如张坤、葛兰、刘彦春、谢治宇、傅鹏博、蔡嵩松、胡昕炜等,这些明星基金经理掌管的产品在今年市场大幅杀跌中也受伤不轻,有的产品不仅份额出现明显缩水,且净值跌幅也居前。

截至今年12月8日,去年的44只百亿规模股票型基金仅有32只基金能够维持百亿规模,同比减少了12只,规模缩水1571.9亿元,年内净值下跌超过20%的达22只;82只百亿规模的混合型基金目前只有48只维持百亿规模,同比减少34只,规模缩水3722.12亿元,年内净值下跌超过20%的达39只。整体上,净值下跌幅度超过20%的百亿基金(混合+股票)产品合计占百亿基金总数量的48.4%。

规模变化上,葛兰管理的一只去年年末规模在775亿元的产品,今年缩水了161.73亿元;张坤管理的一只去年末规模在676.23亿元的产品,缩水143.92亿元。此外,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傅鹏博、朱璘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润等产品,规模相较去年末均缩水80亿元以上。

净值表现上,百亿混合型基金中,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目前表现最差,年内净值下跌了36.12%。排在其后的是曲扬管理的前海开源沪港深优势精选,年内净值下跌了32.57%。在主动股票型百亿规模基金中,吴兴武管理的广发医疗保健表现最差,年内净值下跌了32.04%。排在其后的是葛兰管理的一只规模在118亿的产品,净值也下跌29.71%。

值得一提的是,新进百亿规模的混合型基金中,丘栋荣管理的中庚价值领航年内收益达到了8.22%,这是目前百亿基金阵营中很少见的正收益。

46只基金“暂别”百亿战队

从规模退出百亿级别的基金产品来看,基民的赎回对产品规模的影响是十分显著的。

在12只退出百亿级的股票型基金中,有10只产品遭遇了较大赎回(见表3),基金份额合计净减少118.23亿份。其中,杨锐文管理的景顺长城新能源产业被赎回规模最大,相较2021年末的65.94亿份,目前基金份额只有21.57亿份,减少了44.38亿份。

当然,在基金净赎回同时,也可看到有一些百亿基金产品被基民“越跌越买”,比如吴兴武管理的广发医疗保健,2021年末时,A/C类份额还合计为43.82亿份,但在今年年内净值下跌32%的情况下,份额不降反增,提升至48.22亿份,增加了4.4亿份。同样,葛兰管理的一只医疗基金产品,2021年末时,A/C类份额还合计为56.43亿份,在今年年内净值下跌29%的情况下,份额也是不降反增,提升至75.46亿份,增加了19亿份。基金份额逆势大增,背后或反映出一些基民对产品的长期看好态度,选择在产品净值回撤中加仓。

在34只退出百亿级别的混合型基金中,同样有29只出现赎回情况(表4),基金份额净减少480.93亿份。其中,王成管理的易方达悦夏一年持有减少份数最大,基金份额净减少了88.4亿份。排在其后的是谭昌杰管理的广发恒信一年持有,基金份额减少了68.24亿份。相比之下,黄兴亮管理的万家行业优选,净增12亿份。

除了这些退出百亿规模的混合型基金,在规模仍维持百亿以上的基金中,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小盘成长、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润等基金产品,在年内净值表现并不佳的情况下,基金份额规模仍较2021年末有明显增长,背后原因同样可能是基民看好这些明星基金经理的长期投资能力。

押赛道、押优质公司、顺势而为

牛市投资策略在熊市中“失效”

在百亿规模的基金中,押注赛道曾成就了一大批明星基金经理,但在市场整体下行中,特别是押注的赛道不振下,明星基金经理们所管产品净值表现往往也会明显低于预期。

譬如,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几乎近似于半导体指数基金,其十大重仓股几乎都与半导体有关。2022年三季报中的十大重仓股对比去年年报数据,仅有一只股票发生变化,即沪硅产业-U替换了芯原股份-U。从最近三个季度的十大重仓股变化看,基本保持了一致,最大的变化是个股仓位上的调整。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公司年初以来大多数是单边下跌的,而蔡嵩松采取的是边跌边买(以及卖出)做法,这样的操作很难对产品净值产生正面贡献。从各季度观点看,蔡嵩松在去年底时相对乐观,他当时判断“芯片行业缺货涨价可能会更加紧张……自主关键技术即将突破……但是现在股价却在低位徘徊”,因此,他在当时提出了“出现分歧的时候正是需要重视和布局的时刻。”

在一季度半导体板块有较大下跌后,蔡嵩松判断,“目前很多长期具有竞争力的优质公司估值已经跌至历史低位,到了买入性价比很高的阶段。”同时他也承认,“逆势投资是痛苦的,而重要的投资机会往往出现在市场出现重大分歧的时候。”

在继续下跌的二季度和三季度,蔡嵩松提出“今年就是国产替代的元年”“本轮芯片行情要想起来观察的最重要的变量是消费电子的销量数据同比转正。目前看来,离转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已经看到曙光。在此股价位置上,如果消费电子拐点出现,就将展开产业景气度拐点叠加国产替代的大行情。黎明前的黑暗,继续等待。”

遗憾的是,在今年的结构行情中,半导体缺席,这令诺安成长净值回撤达到惊人的36%。

相比押赛道,押优质公司、执行长期主义的百亿基金经理还有很多,知名基金经理刘彦春就是其中之一。

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年内回撤16.77%,在同类2663只基金产品中排名920位。三季报显示,其十大重仓股与去年底名单基本一致,10只重仓股有9只是长期存在的,仅海康威视被山西汾酒取代。在调减仓方面,相比去年底,刘彦春减仓了泸州老窖、中国中免、贵州茅台、迈瑞医疗,减仓比例分别约为22%、7%、28%和3.2%。持仓不变的是药明康德、古井贡酒、海大集团、美的集团,惟一加仓的是五粮液,加仓幅度约为6.4%。

刘彦春对消费赛道十分青睐,十大重仓股中除了5只白酒股外,其他均为日常消费、可选消费和医药龙头。这样的持仓结构与他对今年市场的整体判断有关。

刘彦春在2021年年报中表示,“我国经济增长已在潜在增速之下,预期宽信用、稳增长、提振内需将是今年政策重点。”因为2021年消费股有较大调整,他认为,“那些短期逆风的优秀公司已经极具投资价值。短期景气波动阶段性影响投资者风险偏好,对公司内在价值影响实际上微乎其微……投资最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

到了今年一季度,他再度提到“提振内需已是当务之急”,并判断“比较全球优秀公司的成长性、盈利能力、估值水平,现阶段国内很多优质上市公司已经极具吸引力。”到中报,他提出,“经济复苏、企业盈利改善是这一阶段市场的主要驱动力”,以及三季报的“如果不能及时提振内需,经济修复进程将受到影响。”此外,他还反复向投资者表示,“决定公司市值的是企业全生命周期可以为股东创造的价值。短期事件冲击带来的更多是投资机会。”

在押注赛道、抓优质公司的基金经理之外,百亿基金经理还有的选择顺应市场,积极调整策略。在此方面,傅鹏博、朱璘表现得相对明显。

傅鹏博、朱璘不断从市场教训中进行反思。他们共同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前十大重仓股,在三季报时对比去年底近一半进行了更换。连续贯穿四个季度持有的只有中国移动、立讯精密、万华化学、三安光电、东方雨虹,其中市场表现好的是今年回归A股上市的中国移动。不过,中国移动已被连续减仓,减仓比例约为21.45%。对比去年底的行业赛道选择,睿远成长价值去年底重仓的主要是电信、信息技术、材料和可选消费,到今年三季度末,则用能源(广汇能源)替换了可选消费。

在持仓变化上,傅鹏博、朱璘在一季度尝试增仓了沃森生物,二季度增仓通威股份、迈为股份和吉利汽车,三季度增仓金博股份、广汇能源等,在其增仓期间,这些个股股价均有阶段表现。但因为睿远成长价值十大重仓股持仓市值占基金净值比例通常在50%附近,所以单只个股走势较难影响其净值整体表现。

傅鹏博和朱璘曾“反思”并表示加大配置了疫苗股和电信股,二季度增加了煤炭资源、光伏和新能源以及新冠医药相关个股,三季度逆势增加跌幅较大的新能源和光伏板块。傅鹏博和朱璘对控制净值波动有较大关注,在两个季报中均提及此。然而,即使其有反思和灵活调整策略,产品净值年内依然回撤了28%。

(本文已刊发于12月1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