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2022年“个人英雄主义”失色 公募基金“三剑客”模式喜忧参半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3年01月02日 22:20

红周刊 | 张桔

2022年内地主动权益类公募基金整体乏善可陈,除去中庚基金外,权益领域主打单一明星的公司大多受累于明星业绩褪色。但是对于近年来打造“三剑客”模式的基金公司来说,或许东方不亮西方亮,小团队模式的品牌塑造起到的效果事半功倍。

早年公募圈的权益“三剑客”以华商基金和新华基金最为闻名,华商基金那边有庄涛、梁永强、孙建波,而新华基金那边则有王卫东、崔建波、曹名长,后来华安基金也组过崔莹、胡宜斌、李欣的“TFBOY三剑客”模式。如今时过境迁,虽然老“三剑客”早已解体,但是新“三剑客”却开始逐渐涌现。据《红周刊》不完全梳理,目前在内地公募圈中打造权益“三剑客”的公司大体上包括了交银施罗德、泰信、国海富兰克林、中欧等等。这其中,中欧的葛兰、曹名长、周蔚文三人组最为知名,三人组中曹名长2022年业绩最好,他管理的全部基金年内回撤都控制在13%以内。(仅统计A类份额)

如果“三剑客”中没有一人知名度足够,那么即便其中有人业绩尚可,也很难实质性地提升在管产品的规模。以泰信基金“三剑客”为例,2022年迄今业绩领先的是徐慕浩,其在管两只基金的年度回撤均控制在15%以内,但是两只基金合计的规模在3季度末仅为21.65亿元。

对此,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对《红周刊》指出:“这种模式优点在于,多基金经理作为基金公司的核心,方便投资者在基金公司内部产品里组合配置或做战术性转换。也有利于基金公司整体业绩的稳定、持续营销的展开。而‘三剑客’的缺点是基金经理本人,短期表现的好坏,是能力抑或是运气很难判断。多基金经理核心,容易导致投资者选择困难症,或者追逐明星效应,在市场热点转换后未能及时将资金转换到符合市场环境的基金上去。不如有些短期在大部分市场环境均不突出,但能稳定获取超额收益的基金经理,更能改善基民投资体验,有利于基民长持。”

泰信基金“三剑客”任职均未满四年

痴迷单一赛道交出不菲“学费”

在目前被基民所认可的“三剑客”模式中,统计显示最为年轻的组合就是泰信基金的三位了。天天基金网显示,徐慕浩的任职时间为3年零135天,吴秉韬的任职时间为3年零158天,董季周的任职时间为3年零167天,三个人的任职时间基本上相差无几。

再看三个人在管产品规模,2022年三季度末时吴秉韬管理的四只基金合计规模约为7.14亿元,董季周管理的两只基金合计规模约为13.11亿元,徐慕浩管理的两只基金合计规模约为21.65亿元。从直观的数据对比来看,吴秉韬显然在三人中落后了一截,这背后的原因很有可能还是和在管产品的业绩不佳有关。

具体聚焦他的四只产品,泰信优势领航2022年9月刚成立,其2.35亿元的规模基本上属于踩线成立的一类产品。另外的三只基金中,泰信优质生活迄2022年内下跌36.86%,泰信国策驱动迄2022年内下跌30.78%,另泰信低碳经济则是下跌大约28.39%。其中,他于2021年的10月12日接手了泰信优质生活,2022年是完全由吴秉韬一人在管理。可惜对比2021年和2022年的成绩以及同类排名,似乎现任基金经理和前任基金经理孰能孰劣一目了然,该基金从2021年的同类排名中游直坠2022年同类谷底。

分析其2022年的三份季报,能够清晰地看到其重仓中所主打的行业就是新能源,基金一季报时前四大重仓占比超过5%,这其中位居前三的隆基绿能、天华超净、宁德时代均来自新能源产业中的细分赛道。而二季报时这样的思路“登峰造极”,在当季基金经理大幅调仓后,其所重仓的10只股票均与新能源有关。不过这样的思路到了三季度有所收敛,当季基金经理新进重仓的保利发展、中国海油、广汇能源、万科A,地产和能源板块携手杀入前十。

但问题在于,即便持续看好新能源,就算宁德时代和隆基绿能这样的赛道龙头,吴秉韬都未能长持三季,这样的频繁换股调仓最终是调了个寂寞,比如三季度加仓至头号重仓的储能龙头派能科技,其彼时大约8.89%的被持股占比也成为其近期的一个纪录,但是该股在近三个月大约下跌大约27.73%。

对比吴秉韬的笃信新能源,董季周在圈内酷爱半导体芯片更为出名。可惜的是,半导体年内基本也不属于二级市场的风口行业,他管理时间稍长的泰信中小盘精选,到目前2022年下跌大约23.84%。管理时间稍短一些的泰信鑫选业绩更为糟糕一些,目前2022年则大约下跌26.30%。

用他的成名作泰信中小盘和蔡嵩松的诺安成长对比来看,两人操盘上相似的手法是对于重仓股几乎很少调仓,因此每次季报披露时基本看到的都是老面孔。但不同的是蔡嵩松基本重仓的是半导体细分领域的大龙头股,而董季周虽然也买兆易和紫光国微,但是或许是源于基金名为中小盘精选,更多的科创板芯片后起之秀进入其重仓领域。

在泰信三剑客的在管产品中,2022年至今表现最好的是徐慕浩管理的泰信蓝筹精选混合,同一时间段产品净值下跌大约11.23%。从逐季的调仓来看,擅长医药的徐还是选出了一些表现优异的医药标的,比如昭衍新药、益丰药房、国际医学,特别是后两者在近三个月的涨幅均超过了30%,此外他从二季报开始重仓的分众传媒,其在近三个月中股价反弹也超过了21%。

交银“三剑客”长跑业绩分化差异明显

2022年何帅稳健前行业绩领跑

与泰信的年轻“三剑客”比较,交银施罗德的权益“三剑客”(何帅、王崇、杨浩)名气更响,他们也是继当年李旭利、莫泰山、管华雨等权益明星后,公司蛰伏多年再次培养出的一批权益人才。不过,在2021年和2022年连续的快速轮动结构性行情中,他们彼此间的业绩也拉开了差距,而三人目前的任职时长都在7年、8年这一时间段内。

以2022年的业绩为例,迄今表现最佳的当数偏逆向低估思路的何帅,在他管理的4只基金中,除去2022年3月成立的瑞和3年不满一年外,其余的三只基金2022年至今净值回撤均维持在12%一线的水平。而三人中任职时间最长的王崇目前在管三只产品,其任期的最佳基金回报翻了三番。从2022年的表现来看尚可,其中交银精选和交银新成长同类排在前三分之一,而交银瑞丰混合则基本排在同类中游。

而三位中任职时间最短的杨浩2022年相对落后,继2021年卸任交银科锐科技创新混合后,2022年至今他再次卸任了两只产品,目前惟一在管的基金就是交银新生活力了。但是截至12月29日收盘,该基金2022年涨幅约为-23.91%,在同类基金中排名后二分之一的行列,而一度与杨浩搭档管理的田彧龙也在2022年9月卸任管理。

从该基金2022年以来逐季调仓来看,调仓的幅度和力度变动还是比较大的,一季报的重仓行业中相对更偏向于半导体一些,彼时的前两大重仓股紫光国微和韦尔股份占比均突破了9%大幅领先后面的重仓股,此外第四大重仓股北方华创也属于半导体芯片。而到了二季报半导体风头有所收敛,新进重仓的华友钴业凭借大约9%的占比冲到了十大重仓的首位,而后续的重仓股占比均不超过5%。进而到了基金三季报,华友钴业又从前十中消失了,基金经理将上一季中的第七大重仓顺丰控股加仓至头号重仓股,同时前三大重仓股的另两家思源电气和聚光科技,也是当季被基金经理加仓或维持持股不变得以占比突破5%。

实际从基金三季报时的阐述来看,似乎基金经理关注的点“非主流”。“1.关注工业物流板块,包括危险品运输,仓储以及供应链服务等领域;2.关注海外基建投资;3.关注部分需求触底,而供给面快速优化的消费板块;4.关注硬科技领域,可能有供需双弱的迹象。”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这样描述。

整体来看,在交银“三剑客”目前在管的产品中,从能反映长跑实力的年化收益指标角度看,《红周刊》利用Wind统计暂时居于首位的是王崇管理的交银新成长混合,该基金目前的年化18.98%接近于19%,在同类的369只基金中高居第30位。从产品的重仓行业和个股标的来看,均衡持仓是他非常鲜明的配组合之道。

以该基金最近的三季报为例,在十大重仓股中既有白酒股贵州茅台和洋河股份,也有医药CXO中的龙头药明康德和泰格医药,还有受益于抗疫概念的核酸检测股金域医学,此外还有互联网类股票恒生电子和国联股份,而且也没缺少科技成长类的公司锦上添花,宁德时代、紫光国微、广联达携手登榜。需要强调的是,王崇对于茅指数和宁组合龙头明显青睐有加,当季度给予贵州茅台9.74%的占比,给予宁德时代8.98%的占比。

“后续本基金在坚守能力圈基础上,积极寻找大消费、软件互联网、新能源汽车以及军工等行业内精选估值合理的优质公司股票做中期布局。”季报总结也一致性体现了其均衡的思路。

国富“三剑客”实则主攻领域不同

徐荔蓉、赵晓东、徐成凭借经验丰富胜出

而与泰信、交银的三人组相比,国海富兰克林的“三剑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区别,相同的地方是同为上海的基金公司,且并不属于权益领域最为叱咤风云的顶流公司;而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一组合经验最为丰富,虽然徐成仅为7年左右,但是赵晓东任职超过13年,已经升任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的徐荔蓉,任职时间更是超过了16年,在内地一线搏杀的基金经理中显得凤毛麟角。

另一显著的区别是,这三人其实并不局限于主动权益类产品的单一范畴,其中徐荔蓉成特点类似于如今的张坤,其在管基金中包括了多只QDII类的产品;而赵晓东最早是靠指数基金成名的,后来在专攻主动类产品后,目前也还管理着国富恒瑞债券一只混合债。

从2022年开年至今的业绩表现看,三人在管产品中业绩相对领先的是赵晓东管理的国富焦点驱动混合。同一时间段,该基金目前年内净值仅仅下跌3.32%。实际这是一只三人合作管理的产品,另外的两位基金经理分别是刘怡敏和刘晓。分析其2022年业绩颇为抗跌的原因时,似乎从季报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稳健防御制胜。

具体说来,首先,该基金作为灵活配置型基金,股票仓位逐季的占比非常有限,基金一季报的股票仓位约为15.68%,基金二季报的股票仓位则为14.02%,基金三季报的股票仓位约为15.24%,前三个季度一直在大约15%这道线上上下徘徊。由此,基金在单一标的上的配比也是颇为有限,迄今2022年最高的是二季度头号重仓股泸州老窖,但占比仅仅约为0.99%。从三季报来看,在有限的权益仓位束缚下,基金经理选择配置的基本是沪深300中的蓝筹类标的,保持了类指数化的运作特征。实际从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来看,产品是设定为“60%的沪深300指数收益率加上40%的中债国债总指数收益率”,结合二级市场实战来看,在股市大幅波动下,看来产品的权益配置思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了。

“三季度,本基金维持中性偏低的权益仓位,目前组合中,公用事业、银行、食品饮料等配置相对较多,总体在行业和风格配置上保持均衡,继续自下而上地深入研究挖掘个股。”基金经理在季报总结中也阐明了谨慎的思路。

如果说三人共管不能很好体现一人实力,从衡量长跑实力的年化来看,赵晓东单独管理的另一只基金国富中小盘则成为领跑者。作为产品成立至今惟一的一任基金经理,他从2010年11月23日产品成立就开始管理该基金,迄今所取得的年化回报约为13.56%,在万德同类的8只基金中排在首位。

关于具体的重仓行业和个股,从最近几个季度来看,由他所独管的产品更为青睐的行业是银行股。根据《红周刊》对产品多个季度的十大重仓统计来看,来自银行板块的公司长期占据了半数席位,比如三季报中就包括了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南京银行、兴业银行、成都银行。同时,他对于个股的增减之道体现出在二级市场浮沉多年的造诣,比如近两个季度的头号重仓股百润股份,其在近三个月的二级市场中涨幅约为37%。“截至9月底,基金总体维持了较高的权益仓位,组合结构整体变化不大,对个别业绩不及预期的个股进行了减持,组合中金融和科技、消费占比相对较高。”不过他对于自己的调仓,则是一言以概括。

上述三家公司均来自上海,而更为知名的中欧“三剑客”葛兰、曹名长、周蔚文同样是出自上海公司门下,看来海派公募文化中,小范围集团作战也是突出的一条特色!另外,“广发、中欧、易方达等大基金公司‘三剑客’分别以价值、成长、策略投资为分类,比较能代表基金公司给基金和基金经理的定位,也容易让基民更清晰分辨基金经理所管理基金风险收益特征,应该是所有基金公司打造投研团队特色的方向和潮流。”庄正如是强调。

2022年“个人英雄主义”失色 公募基金“三剑客”模式喜忧参半 公司 第1张

(本文已刊发于2022年12月3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