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抗病毒面料”龙头安奈儿被警示,量产时间不明,合作专利存不确定性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2023年01月12日 03:41

红周刊 本刊编辑部 | 胡劲华

在囤感冒药、抗原试剂盒背景下,“抗病毒抗菌面料”概念也受到资金追捧,“童装第一股”安奈儿借此东风,自2022年11月18日以来,股价从8.6元的开盘价最高上涨到29.62元,短短一个月涨幅超240%,成为新晋“妖股”代表。针对其股价的异常波动,深交所继2022年12月初下发关注函后,2023年1月3日再度对公司及其董秘下发监管函,1月6日,公司公告深圳监管局对其下发警示函,对安奈儿在抗病毒抗菌面料项目实际进展情况、量产时间以及抗菌效果等方面信披存在的问题进行监管。

《红周刊》梳理发现,近年来,在业绩不佳的压力下,安奈儿布局第二增长曲线迫在眉睫。从公开资料来看,“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或被寄予厚望,也是公司新增研发投入重点布局项目之一。但安奈儿被市场质疑的点也恰在此,《红周刊》调查发现,上述面料被权威机构认为对痘病毒有抑制效果,但并无证据表明对新冠病毒有抑制效果。而且,类似部分“黑科技”并非首次申请专利,此前曾被驳回,安奈儿的合作伙伴“水木接枝”能否成功取得专利也存在不确定性。

搭上“抗病毒抗菌面料”概念东风

安奈儿成2022年末“最靓妖股”

“‘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目前仍处于准备量产前的测试改善阶段,应用及市场前景尚待进一步明确,抗病毒抗菌效果需经市场检验,市场对该技术的认可和接受仍存在不确定性,未来产生的经济效益和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存在不确定性。”

2022年12月27日,安奈儿再发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强调投资风险。而12月份以来,安奈儿已发5次异常波动公告。《红周刊》梳理发现,从12月15日起,安奈儿10次登上龙虎榜,其中,12月26日~28日,3天换手率合计已超100%,这意味着,仅仅3个交易日,筹码就全部交换了一遍。

“(类似安奈儿这种)交投活、人气旺、游资猛,换手率较高的股票,往往也是短线资金追逐的对象,投机性较强,股价起伏较大,风险也相对较大”。操盘手周军向《红周刊》表示。

复盘安奈儿二级市场表现可以看到,此波疯涨源于2022年11月17日公司公布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在该公告中,公司披露,接受了包括海通证券、融通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农银汇理基金、中欧基金、易方达基金、杉树资产、相聚资本等11家公募、私募机构于15日电话调研,并详细介绍了电子束接枝技术及抗病毒抗菌面料的情况以及在商业上的应用。

而在市场“抗病毒抗菌面料”炒作的热潮下,公司股价开启暴走模式。自2022年11月18日以来,股价从8.6元的开盘价最高上涨到29.62元,短短一个月涨幅超240%,成为2022年末新晋“妖股”代表。

线下门店收缩

近三年亏损超2亿元

与“黑科技”带来的股价猛烈上涨相比,安奈儿近年的业绩却每况愈下。

《红周刊》梳理发现,自2017上市以来,安奈儿业绩经历过短暂的“甜蜜期”,如公司营收从2017年的10.31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2.13亿元,净利润也从6886.98万元升至8338.67万元;然而,从2019年,安奈儿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当年营收增长至13.27亿元,但净利润却下滑至4211.73万元。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公司业绩2020年、2021年连续两年亏损,分别为-4681.59万元和-302.95万元。此前公布的2022年三季报同样显示,其业绩为亏损状态,其中净利润亏损扩大到1.54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68亿元。同期,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74亿元,同比下降17.2%。

安奈儿将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为受疫情影响,公司线下销售区域受到影响,致使公司销售业务出现下滑。《红周刊》对比发现,截至2022年6月30日,安奈儿一共有1134家线下门店,与2019年1505家线下门店数相比大幅减少。

“三年不到合计亏损2.04亿元,不出意外,2022全年,安奈儿仍将是亏损。虽然在退市新规下公司目前不会触发风险警示,但公司确实亟需寻找新的增长点。”北京某不愿具名的私募基金经理皮珉(化名)向《红周刊》指出。

押宝可抑制“痘病毒”新材料

但无证据表明对抑制新冠有效

从近一年的公告来看,“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在安奈儿未来布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从2022年7月份开始,公司一方面,增资全资子公司“安奈儿设计”,以增强其研发创新能力;同时,推动其与清华大学天津高端装备研究院共同建立联合研究中心,并提供研究经费支持,“推动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在儿童服饰领域的产业化。”

此后,“安奈儿设计”与水木聚力接枝新技术(深圳)有限责任公司合资设立安奈儿水木科技,研发抗病毒抗菌功能纺织面料,公司持股51%。并确认“水木接枝”授权合资公司在抗病毒抗菌功能纺织品领域无偿使用其拥有的利用电子束接枝技术制备抗病毒抗菌功能纺织品技术以及新型季铵盐高分子抗病毒抗菌剂及其制备方法,其中在儿童服饰领域为独占许可合作,许可期限为20年。

对于上述技术的效果,公司也拿到了权威的“背书”。2022年10月26日,安奈儿公告合资公司收到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检测报告。检测结果表明安奈儿水木独有的电子束改性面料对痘病毒抑制率超过99%。根据公告的解释,痘病毒是一种包膜类病毒,属于病毒粒最大的一类DNA病毒,其感染人和动物后常引起局部或全身化脓性皮肤损害。

“痘病毒是痘病病毒,新冠病毒是冠状病毒。(两者)不是同一类病毒。”《红周刊》以投资者身份咨询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主任医生也告诉《红周刊》:“痘病毒引发的疾病包括天花、牛痘、猴痘、羊痘等皮肤痘疹样损害性疾病。世卫组织专家曾表示,猴痘病毒跟新冠病毒有很大不同,这两种疫情没有相通之处,传播方式也完全不同。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中的微小气溶胶进行高度传播,而猴痘需要更密切的接触才能传播。新冠是一种RNA病毒,猴痘是一种DNA病毒。DNA比RNA有更多的修复机制,不太可能变异。而新冠病毒产生了很多变异。”

对投资者最关心的“抗病毒抗菌面料量产”的问题,安奈儿在回应《红周刊》以投资者身份问询时表示,目前处于量产准备期间,实施过程中可能存在因市场环境变化、施工拖延、设备延迟到货等因素导致量产时间不达预期的风险。“第一期我们是陆陆续续在投入,光机器大概就几百万元。至于量产是多大规模,可能要在生产线建好了之后才能明确。”

对于关键的生产线建厂地点,该工作人员表示在浙江,至于具体位置则不予透露。

合作专利仍在公示

存在被驳回等风险

安奈儿还在异常波动公告里多次提及“专利风险”也值得关注。《红周刊》查询国家专利局相关网站,发现“水木接枝”申请的《一种非释放型持久广谱抗菌抗病毒纺织品及其制备方法技术》《一种双长链烷烃季铵盐高分子消毒剂及其制备方法和消毒液技术》《一种基于双长链离子液体结构单体接枝共聚的广谱抗菌抗病毒纺织品及其制备方法技术》3个专利均在公示中。

一位从事专利申请的专利员告诉《红周刊》,“这3个专利均在2022年4月份后申请,应该走了快速审查程序,初步审查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公示期,如果有企业或个人对该专利有异议,可以向专利局提交异议申请并提供相关资料。如果按照正常专利申请途径,(审查)2年左右时间都有可能。”天眼查亦显示,“水木接枝”有6个发明专利正在“实质审查”,其发明人都是李景烨率领的团队。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12月15日,有投资者在中广核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提问董秘,称“公开资料显示贵司控股公司中广核达胜申请的专利号2018116134466《一种季铵盐改性抗菌纺织品的制备方法及抗菌纺织品》已通过专利申请,其中李景烨为参与人,目前李景烨、水木聚力接枝技术是否涉嫌侵权贵司的知识产权(此技术已用于商业用途,上市公司安奈儿已用),请核查并给股民一个说法。”

对此,中广核技回复称,“公司下属子公司中广核达胜加速器技术有限公司曾与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合作开展过电子束接枝技术相关的研究,李景烨先生作为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的专家代表参与项目研究,并作为共同申请人于2018年12月提交专利申请,2019年4月实质审查请求生效,2022年3月该专利申请被驳回,2022年12月2日为‘驳回’法律公告日。”

正如安奈儿在公告中所述,“在正式取得专利证书前,也存在专利申请失败、知识产权遭到第三方侵害等风险。如果出现上述风险,可能会对电子束接枝改性面料的生产经营和技术创新造成不利影响。”

(本文已刊发于1月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推荐。)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