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速达股份IPO:招股书信息披露存疑,关联交易频发

壹财信 发布于 03月23日 14:17

来源:壹财信

作者:杨桦

2019年12月13日,原新三板挂牌公司郑州速达工业机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速达股份”)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发行新股1,9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7,600万股,保荐机构为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会计师事务所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速达股份是一家专注于机械设备全寿命周期管理的专业化服务公司,公司业务主要围绕煤炭综采设备液压支架开展,为煤炭生产企业提供备品配件供应管理、维修与再制造、全寿命周期专业化总包服务等综合后市场服务。

不过《壹财信》翻阅招股书发现,速达股份此次IPO存在不少问题,或为其顺利上市画上问号。

招股书被官网宣传打脸

募投项目实施主体出资不足

据招股书,2016年至2019年1-6月,速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7,990.26万元、44,995.24万元、62,953.13万元、35,267.85万元,2017年、2018年增幅分别为60.75%、39.91%;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804.41万元、7,562.58万元、10,423.88万元、5,643.77万元,2017年、2018年增幅分别为169.67%、37.83%,可以看出,2018年速达股份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增幅同步下滑明显。

报告期内,速达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0.71%、49.94%、51.87%、48.05%,招股书列出的同行可比上市公司有6家,分别为海特高新、杰瑞股份、特力A、广汇汽车、创力集团、鹏翎股份,而这6家同行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32.54%、33.69%、39.44%、39.52%,可以看出速达股份资产负债率均高于同行均值。

招股书陈述: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未在境外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亦无境外资产。但《壹财信》在浏览速达股份的官网时却发现,速达股份宣传其在全国范围内和俄罗斯均设有服务办事处。显然,招股书中速达股份无境外生产经营活动的陈述遭自己打脸。


(截图来自速达股份官网)

除官网疑云外,速达股份这次IPO的募投项目实施主体也值得关注。

速达股份本次IPO拟募集59,516万元用于”扩大再制造暨后市场服务能力项目”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建设,项目的实施主体分别为速达股份的全资子公司鄂尔多斯市速达工业机械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鄂尔多斯速达”)及郑州航空港区速达工业机械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空港速达”)。

《壹财信》通过查阅招股书发现,鄂尔多斯速达成立于2018年6月1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但实收资本仅为400万元,且2018年末净利润为-7.54万元,2019年1-6月净利润为-13.23万元;空港速达成立于2019年7月17日,注册资本为10,000万元,实收资本为0元。

综上,速达股份本次IPO的募投项目实施主体不但亏损,且注册资本均未足额缴纳。而监管部门在保代培训时,明确要求发行人及募投项目的实施主体注册资本都要足额缴纳。

招股书与年报数据打架

和大股东关联交易频繁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8月13日,速达股份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2018年4月4日,速达股份摘牌。期间,速达股份分别发布了2015年、2016年的年报和2017年半年报,其中由于审计工作及年报编制工作尚未完成,公司决定将原定于2018年3月26日公示的2017年度报告延期至2018年4月25日进行公示,后因摘牌也就没有公示2017年报。

《壹财信》通过比对2016年度报告与招股书时发现,其年报与招股书多处数据出现”打架”的现象,主要存在于财务报表、前五大客户、关联交易。

财务数据不一致。《壹财信》梳理两份文件发现,有多处财务数据出现差异,具体情况见下表:


(数据来源: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招股书)

前五大客户完全不对应。据年报显示,速达股份2016年前五大客户及销售金额分别为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郑煤机”)8,586.74万元、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神东煤炭分公司(下称”神华神东”)8,105.15万元、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407.47万元、内蒙古伊泰煤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内蒙古伊泰”)1,017.00万元、山东东山王楼煤矿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王楼”)828.00万元;而据招股书披露,速达股份2016年前五大客户及销售金额分别为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11,534.68万元、郑煤机8,309.88万元、内蒙古伊泰1,106.27万元、山西中煤顺通煤业有限责任公司895.58万元、山东王楼828.00万元。

关联交易应收应付款项不统一。应收关联方款项方面,2016年年报显示,应收郑煤机2,609.18万元,而招股书显示为2,702.62万元,两者相差93.44万元;同时,招股书显示,存在应收淮南舜立机械有限责任公司0.85万元、其他应收款谢立智0.07万元,而2016年报中并未显示以上几项。应付关联方款项方面,年报显示应付上海嘉诺流体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嘉诺流体”)132.40万元,而招股书显示应付嘉诺流体0.01万元,两者相差132.39万元,除此之外,招股书中还显示,应付郑州煤机液压电控有限公司289.67万元、应付郑煤机9.39万元、应付郑州煤机铸锻有限公司2.25万元,而年报中则没有以上几项内容。

除年报与招股书数据”打架”外,报告期内速达股份的关联交易同样引人注目。

郑煤机为A股和H股上市公司,持有发行人17,000,009股股份,占发行人发行前总股本的29.82%。同时招股书强调,郑煤机在发行人设立之初就定位于战略股东,不参与具体经营管理。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速达股份同股东郑煤机存在多项关联交易,郑煤机均为速达股份前五大客户暨前五大供应商。2016年至2018年,郑煤机均为速达股份第二大客户,销售收入分别为8,309.88万元、10,276.14万元、9,016.57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9.69%、22.83%、14.33%,2019年1-6月为速达股份第三大客户,销售收入为4,668.2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3.24%。

同期,郑煤机分别位列速达股份第一、第二、第一、第四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3,037.46万元、3,041.73万元、4,419.29万元、1016.50万元,采购额占采购总额比例分别为18.70%、10.83%、9.37%、4.70%。

速达股份及其子公司与郑煤机及其子公司存在租赁关系,2016年至2019年1-6月,速达股份向郑煤机支付租赁费共计1,915.29万元,同时,郑煤机代速达股份缴纳租赁房租的水电费金额共计276.28万元;报告期内,速达股份还与郑煤机成立了合资公司智能工作面科技有限公司。

此外,既是大客户又是供应商还不止郑煤机一家。2016年至2018年,内蒙古伊泰为速达股份第三大客户,2019年1-6月内蒙古伊泰为速达股份第五大客户,而2019年1-6月,内蒙古伊泰成为了速达股份第一大供应商。报告期内,速达股份对内蒙古伊泰的销售额共计7,969.27万元,采购额共计2,888.88万元。

对于存在上述诸多问题而勇闯创业板的速达股份上市进程,《壹财信》也将持续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