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财务数据”打架”、关联交易不断,新柴股份疑虚增业绩

壹财信 发布于 09月30日 13:23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2020年8月26日,浙江新柴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柴股份”)科创板IPO进入问询状态。此前《壹财信》注意到其社保缴纳信息、股权遭控股股东质押等问题。

除此之外,柴股份还存在多处重要财务数据”打架”的情形,不仅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与官方的公开信息不一;其关联销售、采购金额也出现”打架”的情况;而其大客户集中、关联方为第一大客户暨供应商、关联交易占比高等问题也同样值得关注。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营收与公开信息”打架”

本次IPO,新柴股份拟发行新股6,028.34万股,选择的保荐机构是国信证券,会计师事务为立信事务所。

令人疑惑的是,新柴股份报告期内的营业收入竟然与公开信息”打架”。

招股书显示,新柴股份2017年和2018年合并口径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6,140.66万元和175,362.19万元。根据审计报告,同期新柴股份母公司的营业收入也为166,140.66万元、175,362.19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7月13日,第十四届”中国机械工业百强、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信息发布会”召开,会上发布了2017年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名单。其中新柴股份位列《2017年中国机械工业营业收入百强企业名单》第96位,其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157,800万元,该数据比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收入少8,340.66万元。

2019年7月4日,第十五届”中国机械工业百强企业、汽车工业三十强企业信息发布会”在哈尔滨召开。新柴股份再次位列《2018年中国机械工业营业收入百强企业名单》第94位,当年的营业收入为164,599万元,该数据比招股书披露的营业收入少了10,763.1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招股书还特别提到其在2019年获得过这两家社会组织颁发的《中国机械工业百强》荣誉。然而新柴股份此举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显然没想到其公布的营业收入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相差如此之大,招股书营业收入疑”注水”。

而造成上述营业收入”打架”的原因不得而知。据了解,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均为我国境内的合法社会团体,分别成立于1992年、1990年。

关联方客户供应商,交易金额连续三年”打架”

招股书与公开数据”打架”的情形还远远没有结束,新柴股份对关联方的交易金额也存在诡异之处。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新柴股份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合计分别为83,200.26万元、92,846.29万元、103,462.0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08%、52.95%、54.80%。

显然,大客户较为集中,占比均超五成以上,并呈现逐年增长态势。其中新柴股份连续三个报告期的第一大客户均为杭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叉集团”),其对杭叉集团的销售额分别为48,886.81万元、54,310.87万元、60,314.80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42%、30.97%、31.95%,占比也是逐年上升。

2019年末,新柴股份应收账款余额为23,344.78万元,其中对杭叉集团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069.59万元,占账面余额的比例为17.43%。

特别一提的是,杭叉集团于2016年12月27日在主板上市,为新柴股份的关联方。招股书显示,仇建平分别在2010年和2017年12月成为杭叉集团、新柴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自2017年12月起,双方成为关联方。

而新柴股份与杭叉集团在报告期内除了存在关联销售,还存在关联采购。即杭叉集团除了是新柴股份的关联方客户之外还是供应商。

诡异之处在于,双方的关联交易内容以及金额也出现了”打架”现象。

根据杭叉集团2017年年报,当年度杭叉集团向新柴股份购买商品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2,661.39万元,向新柴股份销售配件及材料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175.73万元。年报特别提到,以上产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均为2017年12月份的交易额。

而据新柴股份招股书,2017年新柴股份向杭叉集团销售柴油机及配件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48,886.81万元,比杭叉集团年报披露的数据多46,225.42万元;接受杭叉集团的劳务服务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48.47万元,与杭叉集团年报披露的交易内容及金额均不一致,比杭叉集团年报披露的数据少127.26万元。

上述杭叉集团2017年年报披露的关联交易金额均为2017年12月份的交易额,而新柴股份招股书没有说明上述关联交易额具体发生的时间。若招股书披露的对杭叉集团的关联销售金额为当年度的关联销售额,那么该数据多于杭叉集团年报披露的数据或许可以理解。但从杭叉集团作为供应商的角度来看,新柴股份招股书与其年报关于双方交易内容矛盾,且年报仅一个月的金额远高于新柴股份招股书披露的关联采购金额有点匪夷所思。

根据杭叉集团2018年年报,当年度杭叉集团向新柴股份购买商品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55,155.04万元;向新柴股份销售叉车、配件及材料等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601.82万元。

而据新柴股份招股书,2018年新柴股份向杭叉集团销售柴油机及配件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54,310.87万元,比杭叉集团披露的数据少844.17万元;接受杭叉集团的劳务服务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59.96万元,比杭叉集团披露的数据又少541.86万元。

根据杭叉集团2019年年报,当年度杭叉集团向新柴股份购买商品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59,754.07万元;向新柴股份销售叉车、配件及材料等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61.22万元。

而据新柴股份招股书,2019年新柴股份向杭叉集团销售柴油机及配件产生的关联销售金额为60,314.80万元,比杭叉集团披露之数据多560.73万元;接受杭叉集团的劳务服务产生的关联采购金额为61.21万元,与杭叉集团披露之数据差别不大,仅少100元。

综上,关联方杭叉集团既是新柴股份的第一大客户,又是其供应商,且双方交易金额连续三年都出现”打架”的情况,应值得关注。

采购数据出现”打架”,关联交易占比高

除了与第一大客户之间的交易额”打架”,新柴股份与其2019年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也存在出入。

据招股书,无锡威孚高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威孚高科”)为新柴股份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3,135.56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的比例为14.14%。

据威孚高科2019年度报告,虽然其前五名客户的企业名称没有全部披露,但从数据来看,其对第五名客户的销售金额略接近招股书披露的采购金额,为22,445.40万元,比招股书披露之数据少690.16万元。

据招股书,新柴股份在报告期内的关联交易较为频繁且占比较高,较为依赖关联方。2017年至2019年,新柴股份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49,144.01万元、54,562.54万元、60,638.16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58%、31.11%、32.12%,占比逐年升高。

与此同时,2017年至2019年,新柴股份的经常性关联采购金额分别为19,170.68万元、16,458.04万元、11,943.68万元。根据新柴股份招股书中披露的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及占比计算得出(采购总额=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其占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2017年至2019年其采购总额分别为140,522.40万元、149,602.55万元、163,592.50万元。因此,报告期内新柴股份的关联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3.64%、11.00%、7.3%,占比逐年下滑。

此外,新柴股份在报告期内还存在为关联方担保、向关联方拆出资金、受让关联方资产、关联方转贷的情形。

面对上述数据”打架”的问题,新柴股份及其保荐机构应给出充分解释。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