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气派科技IPO陷首次失利阴影:员工动荡、用工违规、财报大调整

壹财信 发布于 12月18日 13:11

来源:壹财信

作者:边城

气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气派科技”)作为IPO“二战老兵”,曾在2014年拟上中小板,但在2018年初放弃了上市请求。两年后气派科技重整旗鼓,于2020年6月开始冲刺科创板,仅过不足五个月便于11月9日成功过会,但一直迟迟未能核准发行。

尽管气派科技科创板IPO已经成功过会,但是首次失利后带来的影响不小。撤回中小板上市申请当年,气派科技的业绩表现不佳,不仅营收、利润双降,还有多名核心高管离职退股。此外,报告期内劳务派遣人数突增超过10%红线,财务总监长期空缺、2017年财务报表还进行了大调整。

核心人员接连离职

气派科技成立于2006年11月7日,主要从事集成电路封装、测试及提供封装技术解决方案。本次科创板IPO,气派科技的保荐机构由国信证券更换为华创证券,于6月9日完成上市辅导后很快便开启科创板IPO之旅。

2018年初,气派科技放弃中小板IPO后元气大伤,当年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负增长,净利润同比下降逾六成,核心员工更是纷纷离职退股,财务总监岗位空缺长达一年多。

据科创板招股书,2018年初撤回IPO申请材料,导致2018年上半年部分核心骨干人员和关键工序中的键合工序技术人员流失,生产经营效率相应受到影响,部分客户订单需求无法及时满足,进而拖累公司2018年上半年经营业绩。

同时,2018年至2019年气派科技有多名核心员工辞职退股。

2018年4月,原研发中心副经理刘兴波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将其持有的气派科技0.2055%的股权(15万股股份)以人民币61.5万元(4.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实控人外甥女梁晓英。

2018年6月,原计划部经理周佩军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将其持有的气派科技0.1693%的股权(13万股股份)以人民币53.3万元(4.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实控人控制公司东莞市气派谋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气派谋远”)。

2018年10月,原副总经理林忠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将其持有的气派科技0.4391%的股权(35万股股份)以人民币108.50万元(3.1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气派谋远。

2018年11月,原财务总监谭云烽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将其持有的气派科技0.2886%的股权(23万股股份)以人民币71.3万元(3.10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实控人妹妹梁瑶飞。

据中小板IPO招股书,刘兴波、周佩军、谭云烽、林忠4人都在2012年12月(股改前)增资入股(1.96元/注册资本),当时的增资协议中还约定增资者至少要在公司服务满五年,如果满五年后公司没上市(未放弃上市),增资方有权选择是否继续持有或转让给控股股东;如五年后放弃上市,则增资方应转出股权给控股股东;如七年内仍然未上市,控股股东有权要求增资方转出股权;若上市,一年内限制对外转让。

由此可知,刘兴波、周佩军、谭云烽、林忠4人在服务五年期满后,在气派科技IPO失败之际选择了退出。

而之前原品质部经理周幸福在2014年违约离职时,增资款29.40万元只拿到了28.20万元,2013年度收到的现金分红1.2万元未能享受。

其中,原财务总监谭云烽在2018年11月辞职后,将近一年零四个月职位空缺,也未提及有人兼任该职位,直到2020年3月2日,才新聘请李泽伟为财务总监。

财务报表大调整

气派科技两次IPO聘用的审计机构均为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职所”)。在首次IPO的更新版招股书中,天职所认为气派科技财务报表能公允反映公司的财务情况。

但是在此次申报稿中,气派科技对2017年财务报表进行了多项会计差错更正。其中,主要调整了应收票据终止确认的具体判断依据,由信用等级较高银行承兑的银行承兑汇票在背书或贴现时终止确认,由信用等级一般银行承兑的银行承兑汇票以及商业承兑汇票在背书或贴现时继续确认应收票据,待到期承兑后终止确认,因此调整后应收票据减少3,101.46万元,其他流动负债增加3,101.46万元。

另外,气派科技还对政府补助的确认与摊销进行了调整;并根据更合理的标准成本计算方法,调整存货结存与营业成本结转金额、调整相应的存货跌价、内部未实现损益以及合并层面成本抵消;对无法收回的公司代缴的离职人员社保和公积金调整入相关费用、对员工代收代支的账外费用进行调整;对前期资本化的研发支出进行调整,计入研发费用。

因此,气派科技对2017年的多项财务数据进行了追溯调整,可见气派科技之前的财务基础或存在薄弱。

劳务派遣用工违规

招股书披露,2019年末气派科技员工减少39人,同时气派科技2019年大幅增加了劳务派遣人数,由2018年年底的8人猛增至2019年年底的127人,劳务派遣人数占期末用工总数的比例也相应飙升至2019年的11.09%,此举违反了相关用工规定。

根据劳务派遣用工的相关规定,用工单位应当严格控制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

除了大量增加劳务派遣用工外,气派科技对员工薪酬也做了调整。

2017年至2019年各期末,气派科技的销售人员分别为36人、40人、34人,为了销售人员稳定,减少人员流失,专门提高了销售人员的基本薪酬标准,年人均薪酬从8.28万元涨至10.80万元。

而同样离职较多的管理人员,2017年至2019年,年人均薪酬从10.80万元连降至7.94万元,2019年管理人员薪酬总额还因原财务总监谭云烽等管理人员离职较2018年减少了93.3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近两年员工频繁离职的背景下,气派科技在2018年和2019年新增了”气派班”,与东莞技师学院、惠州技师学院开展”订单式”人才培养,各设有一个”气派班”,同时为还加大了对残疾人的用工。

气派科技还将”气派班”人员和残疾人员全部计入管理人员,因此管理人员数量增加较多,管理人员的年人均薪酬也被拉低,剔除”气派班”和残疾人员工后,管理人员年人均薪酬由10.95万元降至10.40万元。

截至2019年年末,销售人员的年人均薪酬是最高的,高于管理人员和研发人员。

在经历了上一次IPO失利后,气派科技的内部管理和员工稳定出现了不少问题,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气派科技此次科创板IPO终于成功过会,对于其上市进程以及能否迅速恢复业绩、保持核心员工的稳定,《壹财信》也将保持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