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蓝箭电子IPO或有硬伤:诉讼未决 用工违规 数据“打架”

壹财信 发布于 12月30日 12:55

来源:壹财信

作者:邵叶蓁

前身曾是佛山市无线电四厂的佛山市蓝箭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蓝箭电子”)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成为华南地区主要的半导体器件生产基地之一。2020年12月31日,蓝箭电子科创板IPO将上会接受审核,此次IPO拟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5,000万股,保荐机构是金元证券

反观其身后,蓝箭电子报告期内涉及多起诉讼”悬而未决”;此外,还存在劳务派遣用工违规、不正当竞争被罚等行为;而其与大客户、供应商之间交易金额的”打架”,令人怀疑其招股书信息披露的真实性。

多起诉讼”悬而未决”

报告期内,蓝箭电子有多起诉讼案件值得关注,或藏有隐患。

其中蓝箭电子与佛山市禅城区住房城乡建设和水利局(下称”禅城区住建局”)的行政征收补偿置换协议纠纷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2014年4月,禅城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后变更为禅城区住建局)因征收蓝箭电子房屋,双方签订《佛山市禅城区仁寿寺提升项目安置地块征收补偿置换合同》。

合同签订后,蓝箭电子依约履行了搬迁等相关义务,但后来因禅城区住建局拟交付的物业房与原合同约定面积、地段等具体标准存在较大差异,蓝箭电子未接收房屋,并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19年11月,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禅城区住建局支付置换物业商铺、办公楼、住宅、地下车位的赔款合计16,231.94万元,并支付临时安置费至支付赔偿款为止。

后禅城区住建局于2020年1月21日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法院撤回一审判决中关于置换物业商铺、办公楼、住宅、地下车位的赔款及临时安置费。

根据更新版招股书,2020年10月,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终审判决书,判决禅城区住建局于判决书生效三十日内,向蓝箭电子交付位于佛山市禅城区佛平路33号的住宅49套、建筑面积5,328.4平方米,地下车位86个、建筑面积2,263.86平方米,支付置换物业商铺、办公楼的赔偿损失款合计6,150.73万元,以及自2018年5月14日起至上述赔偿款履行完毕之日计算的安置补助费。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尚未收到前述应交付物业及赔偿款项。

值得一提的是,蓝箭电子在报告期内还涉及多起”悬而未决”的诉讼,或存在一定风险。

首先是深圳天源中芯半导体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天源”)与上海国芯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芯”)、蓝箭电子侵害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纠纷。

据招股书,2018年6月11日,深圳天源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上海国芯及蓝箭电子立即停止复制、销售侵害原告登记号为BS.165007060、名称为”线性锂电池充电器”的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的产品;判令上海国芯及蓝箭电子连带赔偿深圳天源经济损失和深圳天源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300万元;案件诉讼费用由上海国芯及蓝箭电子共同承担。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该案尚未作出一审判决。

另外,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还涉及三起尚未作出一审判决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分别是蓝箭电子与广州市威亦旺电子有限公司、福建晶彩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世普科技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

其中,截至2019年12月31日,蓝箭电子因预计无法收回对世普科技的应收账款146.99万元,已作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劳务派遣用工违规

除了未决诉讼外,蓝箭电子在报告期内还存在劳务用工的违法违规现象。

2017年至2019年,蓝箭电子的在册员工数量分别为487人、479人、999人;同期劳务派遣人数分别为867人、605人、107人;用工总人数则分别为1,354人、1,129人、1,106人。其中,2019年员工人数暴增520人,同比增幅108.56%,系将部分劳务派遣员工转为劳动合同制的员工,而用工总人数呈下降趋势,主要原因是蓝箭电子在2018年关停LED产品生产,减少了用工人数。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至2019年蓝箭电子的劳务派遣人数占比分别为64.03%、57.57%、9.67%。2017年和2018年,蓝箭电子的劳务派遣员工人数占用工总数的半数之多,严重违反了劳务派遣用工数量不得超过10%的相关规定。

此外,2018年5月10日,因蓝箭电子在网站上发布违法信息,受到了佛山市禅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

公开信息还显示,2019年4月23日,蓝箭电子因水污染物排放超标被有关部门处罚。

与上下游交易数据”打架”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蓝箭电子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51,923.88万元、48,478.84万元和48,993.53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6.63%、1.06%;同期实现净利润1,838.06万元、1,075.41万元和3,170.10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1.49%、194.78%。显然,报告期内的蓝箭电子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存在一定的波动,特别是2018年的营收净利双双下滑。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蓝箭电子招股书中出现了与上下游采购、销售数据”打架”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宁波康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强电子”,2007年在中小板上市)为蓝箭电子2017年至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蓝箭电子主要向其采购框架、内引线,采购金额分别为4,197.67万元、4,125.67万元、5,084.63万元。

而根据康强电子2017年至2019年的年度报告,康强电子对蓝箭电子的销售额分别为4,029.19万元、4,051.99万元、4,970.03万元,比蓝箭电子招股书披露的金额分别少168.48万元、73.68万元、114.6万元。

另据招股书,深圳市光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光祥科技”)为蓝箭电子2017年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为4,773.12万元,占当期收入比重为9.19%。

而正在进行创业板IPO的光祥科技招股书却显示,蓝箭电子为光祥科技2017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4,575.41万元,比蓝箭电子招股书披露之数少197.71万元。

特别一提的是,光祥科技招股书披露,其从2011年开始与蓝箭电子合作,蓝箭电子2019年的销售规模为约889.99万元。显然,这个数据与蓝箭电子招股书中2019年的营业收入48,993.53万元大相径庭,但原因不得而知。

同时,光祥科技还披露了晶台股份、国星光电等的销售规模。

翻阅撤回创业板IPO申请的晶台股份招股书则发现,晶台股份2018年的营业收入为10.91亿元,与光祥科技披露金额10.90亿元所差无几;国星光电2019年营业收入与光祥科技露的金额一致,均为40.70亿元。而为何披露的蓝箭电子2019年业务规模出现的较大出入,令人不解。

除此之外,蓝箭电子还存在同行企业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情形。

招股书显示,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华润微”)为蓝箭电子的同行可比公司,该公司是中国领先的拥有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全产业链一体化经营能力的半导体企业。

据招股书,华润微是蓝箭电子2018年的第三大供应商,蓝箭电子主要向其采购芯片,当年的采购金额为1,621.66万元。

同时,华润微又是蓝箭电子2019年的第三大客户,销售金额为2,057.71万元。

综上种种问题摆在眼前,或需要蓝箭电子给出解释,其本次科创板IPO能否顺利过会,《壹财信》也将继续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