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欧林生物核心高管来自黔峰生物,信披瑕疵似有内幕

壹财信 发布于 01月04日 13:18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2020年6月,从新三板摘牌的成都欧林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欧林生物”)转板冲刺科创板。上交所将于1月7日召开会议审核其IPO申请,此次IPO欧林生物预计募集76,291.90万元用在疫苗的研发和生产。

因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成为了各大生物制药公司炙手可热的项目。欧林生物也与陆军军医大学联合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成为此次闯关的一大亮点。

研究欧林生物的招股书,《壹财信》发现其报告期在营业收入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一直亏损,且依赖赊销;员工社保缴纳信息有出入,2017年与新三板年报披露的员工人数也不一致;此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其多名核心高管和生产技术人员等均来自于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黔峰生物”),而其中的信息披露瑕疵似乎藏有内幕。

营收增长依赖赊销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欧林生物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是1,459.26万元、7,633.52万元、17,911.41万元,同期实现的净利润分别是-2,723.99万元、-1,900.69万元、-3,104.06万元。尽管欧林生物近三年的营业收入持续增长,但是净利润一直处于亏损并有所加剧。

《壹财信》注意到,欧林生物营业收入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依赖赊销。

据招股书,2017年至2019年,欧林生物的应收账款规模分别是712.45万元、3,764.68万元、11,129.51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28.41%、195.63%。而同期营业收入的增长速度分别是423.11%、134.64%,应收账款的增长幅度超过了营业收入的增长幅度。

欧林生物由于业务规模的扩张带来了应收账款的飞速增长,同时其坏账准备也增多。2017年至2019年,欧林生物的坏账准备分别是37.50万元、218.00万元、632.96万元。

在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欧林生物的子公司反而表现失色。

据招股书,报告期内,欧林生物拥有两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重庆原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原伦生物”)、四川海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海进生物”)。

原伦生物成立于2010年12月22日,注册资本3,000万元,主要参与重组金葡菌疫苗的研发工作。最近一个报告期,原伦生物的净资产为-2,047.21万元,净利润为-617.59万元。

海进生物成立于2014年9月10日,注册资本200万元,公司主要业务为提供疫苗的市场推广服务。2020年6月15日,该公司被注销。

员工及社保缴纳出入

随着公司的发展,欧林生物的员工人数不断增长。2017年至2019年,欧林生物及其子公司的员工人数分别为244人、265人、307人,社保缴纳人数也随之增长,分别为230人、246人、292人。

但是,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下称”企信网”)中,各期年报披露的社保缴纳情况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不一致,具体数据如下表所示:


(以上数据来自企信网公示的年报)

由上表可以看出,企信网公示的2017年社保缴纳人数中,欧林生物及其子公司缴纳养老险、医疗险、失业险的人数均为238人,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多8人;生育险缴纳人数为214人,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少16人;工伤险缴纳人数为237人,比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多7人。

2018年,企信网公示的社保缴纳人数是249人,比招股书披露的社保缴纳人数多3人。

数据差异最大的是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企信网显示,养老险和失业险的缴纳人数是321人,医疗险和工伤险的缴纳人数320人,分别比招股书披露的相应数据多29、28人,而招股书披露的当年度的员工总人数为307人,竟低于这四个险种的缴纳人数。生育险的缴纳人数是296人,也比招股书披露的缴纳数据多4人。

另外,《壹财信》发现,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的员工人数与欧林生物挂牌新三板期间公示的2017年年报公示的员工人数存在差异。招股书显示,欧林生物2017年员工人数是244人,但是2017年年报显示的员工人数是225人,两份资料相差了19人。

(截图来自新三板2017年年报)

核心高管来自黔峰生物

除了社保信息与员工人数信披出现差异外,《壹财信》在研究董监高等人员履历时发现,有高管人员的任职经历与公开信息相矛盾。

据招股书,欧林生物的职工监事陈克平于2006年至2010年就职于贵阳黔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黔峰科技”),担任生产部经理一职。但是,公开信息显示,黔峰科技成立于2010年11月11日,公司设立时间比陈克平的入职时间还晚了4年,2015年9月28日该公司被注销。

(截图来自企信网)

但是在上交所9月28日公示的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审核问询函的回复(下称”首轮问询回复”)中,陈克平的履历信息发生了变化,其于2006年至2010年就职单位变成了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黔峰生物”)。

(截图来自首轮问询回复)

但企信网查询不到这家公司的相关注册信息,同时,《壹财信》还发现,欧林生物的多个核心管理人员均来自黔峰生物。实控人樊绍文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黔峰生物的董事、总经理;董事兼副总经理陈爱民于2005年至2009年期间曾担任黔峰生物的董事、董事会秘书、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李洪光于2005年至2010年担任黔峰生物的质量总监。

目前暂未查询到关于黔峰生物的相关注册信息。不过在企查查上,《壹财信》发现黔峰科技为”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与招股书中的”黔峰生物”全名相差”责任”两个字,不知是否为同一公司,招股书信息披露或出现瑕疵。

(截图来自企查查)

企信网、信用中国等官方网站上均查询不到 “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贵阳黔峰生物制品公司”、”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信息。

企查查上也直接搜索不到与上述三个名称重合的公司名称,但在黔峰科技的简介中看到,其投资人是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再继续查看黔峰科技的股权结构时,发现其直接控股股东贵阳黔峰生物制品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穿透后发现其所属集团为”贵州泰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泰邦生物”)。

(截图来自企查查)

继续查询泰邦生物的相关信息,企信网显示其成立于1996年5月21日,直接控股股东是贵阳大林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实控人是泰邦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最终受益人是杨刚。

(截图来自企查查)

上述的相关公开信息,显示欧林生物的核心高管和生产技术人员均来自于黔峰生物,但招股书中高管履历和公司名称方面存在的信息披露瑕疵令人不解,是否与其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其他关系,我们无从得知,《壹财信》将继续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