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上善若水侯安扬:现在是牛市中期,在三类10年长坡道领域寻机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1月18日 21:28

红周刊 记者 | 王飞

“最赚钱的方式就是最经典的东西。我们研究的就是生意本身,即这个生意是什么?怎么挣钱?持续性如何?”上善若水资产董事长侯安扬在2021年1月16日的产品策略会上表示。他认为,现在是牛市,并且是牛市中期。同时,侯安扬指出,目前美妆、医美、新能源汽车等行业是“有鱼”的地方,在这些行业“捕鱼”,胜算会大很多。

以下为线上分享实录(精简版):

投资要抓住核心

我们去学价值投资的理念,慢慢琢磨后发现,其实最赚钱的方式就是最经典的东西。这可能跟很多人的理解不太一样,我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投资没有什么独门绝技。只有在抓住最本质的东西的时候,才能够在不同的市场穿梭。因为如果一个策略在A股挣了一些钱,但是在其他市场不适用,那就说明在A股是有运气的成分的。相反,如果这个策略在全球主要市场都适用的时候,这就是靠实力挣钱。

我们研究的就是生意本身,即这个生意是什么?怎么挣钱?持续性如何?

以东方财富为例,公司有券商牌照、基金牌照等,就可以在网上、线下获客后引导客户使用其平台炒股票、买基金,但在刚开始时是看不出来的。我在很早的时候就用到了东方财富的服务网站,2005年~2007年那波牛市的时候东方财富已经有网站了,有很好的信息流,但是没有券商这些金融生态,没有变现,在那个时候就是不值钱的。到了2014年那一轮创业板牛市的时候,东方财富为什么涨那么多?就是因为公司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盈利模式。在变现之后,东方财富的价值就一下子大幅度提升了。

一些卓越的企业家如恒瑞医药的孙飘扬,他在很早的时候就能看出来医药行业最本质的就是研发,因此在恒瑞医药创办的早期就做了很多研发投入。包括选择新药的路线等,这在(本土制药发展)早期都是很容易做成的,但其他药厂是没有这样做的。而到了某个阶段后,就建立了很高的竞争壁垒,其他公司就很难赶超了。

所以,如果用企业家的视角去投资就会容易得多。当然,我们也需要研究公司的执行力如何。

有朋友说我,“我发现你研究的股票经常是一买就涨”。这其实是我对企业状态的一个感知,虽然会有很多感性的成分,但这并不是拍拍脑袋就决定的,而是需要大量的积累。我从2004年炒股,2012年转型价值投资,已经积累了将近20年,有研究超过600家公司的经历。其中,我们会花很多精力去研究美股,因为美国的商业走在很多国家前面。比如在三大新能源汽车中,市场都在追蔚来,我个人比较认可有理想的企业家,但目前还是特斯拉走在最前面,引领着这个行业的走势。

现在是牛市,并且处于中期

很多朋友会关心当下是否是适合的入市时机,我有个牛熊周期模型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试图用一个0~100%的进度条来表示市场处于牛市的哪个阶段(前期、中期、后期),抑或是熊市的哪个阶段,目前我们这个模型的判断还是蛮准的(见附图)。

附图:牛熊周期模型


现在这个进度条已变成48.7%,接近一半了,所以我认为,现在是牛市,并且是牛市中期而不是牛市初期。

但我已反复在线上分享了好几次,每次都说是介入的好时机,但我发现信的人早就信了,不信的人我再重复说也不会信。我观察了很多年,很多人即使在牛市中期也只进了一点钱,到了牛市后期才进大批的钱,这是人性的弱点,我没办法去改变别人,我只能做好我自己。

如果按这个模型走的话,我其实希望市场不要走太快,因为宏观经济增长并不是很快,如果市场大幅度超越它就很可能会变成“快牛”。

实际上,虽然加码的时机确实需要看市场,但更核心的是与企业、选股的能力有关。不过,这种投资能力极其稀缺,我正在追求这个境界,我也不知道能否实现,但我感觉在投资上花了很多心血的时候,对投资理解确实会越深入。

我们这些年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其实就是两个大的投资阶段,一个是2012年之前的量化投资阶段,另一个是之后的价值投资阶段。

我们在量化投资阶段做得是非常成功的,回报率很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因为在2012年,我们认识到做价值投资更厉害,有一位“大佬”在2005年~2012年赚了100多倍,而这在量化投资上几乎做不到。

此外,价值投资与量化投资是截然不同的,我们那时并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就花了很多的时间去积累,投资方面也不是特别顺利。但事后来看,这就是积累不够的问题。如果我们在某个领域耕耘了十几年,即使每天看几分钟,大家的智商又不是差那么多,最后的结果自然不会差很远。

互动交流环节:

问题1:您基金的风格和选股逻辑是怎样的?

侯安扬:其实,我原来是完全看宏观的。但随着我自己做企业和我们研究了这么多公司,最后发现,其实企业才是起决定性的作用。实际上巴菲特也看宏观,但是他看的是大宏观,我是“抄”他的(作业)。此外,他在着重强调公司本身。

芒格说,如果把伯克希尔最好的10个投资去掉,伯克希尔现在看上去可能会是个笑话。确实是这样,特别高的回报不需要投资很多公司。我们现在的策略就是“自下而上”,只要宏观没有出现大的危机,我们都会留在市场。

具体有三点,第一,去找金字塔最顶端的那种资产的时候,需要一个好的价格。如贵州茅台这种估值偏高的资产,没有好的价格最后的回报可能会很“平庸”;第二,要做长期收益最大化。做基金管理有很多办法如做对冲去平抑指数的波动,但这种做法会牺牲长期收益。因为只要有通胀,股市就会长期走下去,而借鉴美股上百年的走势来看,通胀是一直存在的,即使是1929年的大萧条时期。所以,做对冲会把市场本身的涨幅给对冲掉,会少很多收益;第三,要敬畏市场。因为从我们的经验来看,稍微不留神去探索能力圈之外就会被教训。此外,基于卖出的价格来看,其中至少有1/3的价格是基本面解释不了的,所以我们就需要从其他方面找到卖出的机会,比如分析市场当时为什么会这样?

问题2:您投资是否择时?

侯安扬:我们只做大择时,比如会在熊市后期、牛市初期逆势买一些股票。

问题3:现在投资房产和基金哪个收益更高?

侯安扬:关于房地产,我以白酒股为例,最近白酒行情在退潮,但是贵州茅台的终端价格还是最坚挺的。而现在的房子和白酒股是一样的,我只认可一线城市的核心区,这是美国上百年房地产演变的经验之谈。

至于基金的话,仅以我们的基金为例,过去两年即使房子价格上涨最快的深圳也要远输于我们。

问题4:美股现在是否有泡沫?美国政局不稳定对中国股市有何影响?
侯安扬:如果在投资上找一个特别完美的时机,这个想法是错的。宏观是会跟着时间在变的,估值也会跟着这些事情在变的。比如2018年,我们经历了经济下行等因素扰动,但正是这些不利的因素“制造”了很多便宜的股票。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么差的宏观,股市就不会有那么低的估值。相反,在经济过度景气的时候要小心。

在2014年就有人说,美股见顶了,但美股一直涨到现在。顶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的策略就是挑最好的资产。

问题5:未来市场的主线是什么?

侯安扬:每一个时代都有一些不同的主题,这些主题都是跟国家的产业发展有关系,我们需要在10年的长坡道中寻找有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比如目前美妆、医美、新能源汽车等都是很长的坡道,在这些“有鱼”的地方去“捕鱼”,胜算会大很多。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