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零点有数改道创业板:过半子公司亏损,招股书信披疑点多

壹财信 发布于 01月29日 13:14

来源:壹财信

作者:赵书涵

去年7月,起步于调研咨询服务并形成专业品牌的北京零点有数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零点有数”)申请创业板IPO,目前已经过了深交所的两轮问询。此前,零点有数拟冲刺科创板,不过遗憾止步。

数据差异疑点多

零点有数成立于2012年2月13日,目前的注册资本5,417.98万元,主营业务融合互联网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公共事务和商业领域的客户提供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服务。此次IPO,零点有数聘请的保荐机构是中原证券,审计机构是天健所。

零点有数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合作的主办券商先后有华林证券、兴业证券,经历过一次变更;其合作的审计机构也经历一次更换,先后聘请大华所和立信所。之后为谋求A股上市,零点有数再次换了新的中介机构。

或许是会计师事务所变更的原因,零点有数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财务数据信息与新三板挂牌披露的 2017年年报中财务数据信息存在差异。招股书将涉及多个会计科目的差异一一列示,然而《壹财信》发现部分数据仍存在疑点。

关于税金及附加科目,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为294.19万元,挂牌期间披露的金额为182.69万元,相差了111.49万元。招股书解释,数据差异是因将残疾人保障金由管理费用转列至税金及附加科目造成的。招股书披露的2017年残疾人保障金确实为111.49万元,但是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管理费用科目下,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为111.72万元,两份文件的数据仍相差0.23万元。

关于管理费用科目,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为2,324.89万元,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金额为3,905.41万元,前者比后者少1,580.52万元。招股书解释,造成差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将原列示在管理费用中的1,523.40万元研发费用作为报表项目单独列示。并且根据费用性质重新归集,招股书披露的研发费用调增至1,541.43万元。但是,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管理费用科目下,研发费用金额是1,392.91万元,两份文件披露的数据相差130.49万元。

关于其他收益科目,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为113.71万元,新三板挂牌期间披露的金额为17.88万元,相差95.83万元。招股书解释,这是将收到的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计入了其他收益。

据招股书,零点有数披露“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的主要构成与相关会计科目的勾稽关系”信息时,2017年,其他收益科目下的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变成113.71万元,而在新三板挂牌期间的2017年年报显示,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金额为118.89万元,该科目的数据出现了三个版本。

无独有偶,招股书披露的数据前后不一的情况还涉及预付的房租物业费。零点有数在披露资产负债表中的数据差异时,关于预付款项科目,2017年,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与新三板挂牌期间2017年年报披露的金额相差28.35万元。招股书解释是因为将预付的房租物业费转列至其他流动资产科目了。关于其他流动资产科目,招股书披露的金额与新三板挂牌期间2017年年报披露的金额相差28.30万元。招股书解释,这也是预付的房租物业费转列至其他流动资产科目造成的。可是,在同一份文件中,预付的房租物业费金额却稍有差别,相差0.05万元。

过半子公司亏损

因受疫情影响,2017年-2019年连续三年业绩增长的零点有数在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645.95万元,且半年度的营业收入不及2019年营业收入的一半;上半年的现金流也出现净流出的现象。同期,零点有数旗下过半子公司的业绩也一片惨淡。

截至目前,零点有数有13家控股子公司。2020年上半年,有9家子公司的净利润出现亏损。北京零点远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157.86万元;北京零点指标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实现净利润-15.31万元;上海零点指标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260.05万元;上海零点市场调查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46.35万元;北京微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93.16万元;上海聚零政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0.58万元;上海贯幸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104.05万元;北京贯信软件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2.97万元;广州贯信软件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3.82万元。而这些亏损的子公司中,大部分公司成立时间都不短。

子公司经营业绩的不善无疑也给零点有数加重了业绩增长的包袱。

供应商业绩被“揠苗”

《壹财信》还注意到,零点有数招股书信披工作中,对两家供应商缺乏了解。

根据招股书,广州市精诚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精诚”)是零点有数2017年至2020年1-6月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零点有数对广州精诚的采购额分别为3,398.10万元、2,129.30万元、874.42万元、78.12万元。

广州精诚成立于2014年2月,注册资本200万元,陶雁翎持股60%、黄燕虹持股 20%、罗英凯持股20%,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陶雁翎,零点有数从2016年开始和广州精诚合作。招股书披露,广州精诚的年营业额在3亿元左右。但是企信网披露的广州精诚2018年年报显示,当期营业总收入仅4,166.48万元,利润总额则为-1.51万元,社保缴纳人数为251人,企信网披露的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都没有公示各期的业绩,仅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均为193人。

另一供应商广州市时代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时代”)自2018年开始和零点有数合作,2018年至2020年1-6月一直为零点有数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零点有数对广州时代的采购金额分别为564.40万元、1,328.47万元、176.25万元。

广州时代成立于2003年12月,注册资本200万元,陈水木持股100%。据企信网,广州时代2015年3月18日前的股东为梁怡和罗英凯,执行董事也是罗英凯。这与广州精诚的现股东出现重名,且该公司的曾用名为“广州市精石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与广州精诚的商号相近。2015年3月18日之后,广州时代的股东变成了陈水木一人,在2018年8月17日,更名为广州时代。

招股书显示,广州时代的年营业额也为3亿元左右。但是企信网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广州时代营业总收入为5,474.12万元,利润总额为-2.07万元,当年度的社保缴纳人数为23人。2017年年报和2019年年报则未披露营业额,仅显示社保缴纳人数分别是25人、31人。

以上两家供应商2018年的营收与招股书披露的3亿元营收差异巨大,招股书信披的真实性值得商榷,保荐机构的基础工作质量令人怀疑。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