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无钱可烧的老铺黄金扩展艰难 为上市费心粉饰财务数据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1月31日 00:28

记者 | 王宗耀

公司成立时间不足5年的老铺黄金为上市费尽心机,不仅毛利率远远超过行业内大多数已上市企业,且与大客户的关系也“暧昧”,采购与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存在疑点。

作为珠宝行业内“新秀”的老铺黄金,公司成立时间不足5年,品牌创立也不过10余年,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其规模优势是并不明显的,然而其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却是“貌美如花”,所披露的毛利率远远超过行业内大多数已上市企业。透过其优异财务数据的表象来看其背后的本质,《红周刊》记者发现,其不论是业绩数据,还是公司当前的经营状况,均存在一定的令人担忧之处。

行业地位偏低

在《老铺黄金盈利能力超周大生?代工为主的黄金工艺护城河恐没那么深》文章中,《红周刊》记者曾提到老铺黄金在名称上有“蹭热度”之嫌,可即便如此,其在行业内实际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仍是有限的。

据中金公司发布的行业研究报告,2019年中国珠宝首饰行业前十名品牌市占率已达22.7%,其中排名第一的周大福2019年市场占有率为7.1%,排名第十的Swarovski市占率只有0.5%。而老铺黄金却未能上榜,这充分说明其市场占有率是相对有限的。

而对于自己的市场地位,老铺黄金在招股书中也明确表示,在黄金珠宝行业,目前已形成外资品牌、港资品牌、内资品牌三足鼎立的态势。其中,外资品牌以Tiffany、卡地亚、宝格丽等国际知名奢侈品品牌为主导,占据了国内高端市场主要份额。港资品牌以周大福、周生生、六福珠宝等为主导,占据了国内主流中间段市场的部分份额。此外,内资品牌以老凤祥、莱绅通灵、中金珠宝、潮宏基、周大生等为主导,在国内主流市场占据部分份额,部分品牌在往高端品牌路线延伸。

此外,资料也显示,国际黄金价格自2018年8月1167.1美元/盎司上涨以来,至今已经涨幅超过了50%。而与此同时,根据世界黄金协会发布的2020年全年及第四季度《黄金需求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黄金需求下降了14%至3759.5吨,金饰年度总需求为1411.6吨,较2019年下降34%,创下了历史新低。

一边是成本提升,而另一边则是消费需求在大幅减少,这对于珠宝行业的负面影响显然非常明显。以知名度最高的在港股上市的周大福为例,其2020年一、二季度的营收就出现持续下滑,而国内知名品牌老凤祥同样是一季度和中期的营收出现同比下滑,至于上市公司莱绅通灵、潮宏基更是连续三个季度营收和净利润下滑。在此背景下,品牌知名度有限且线下店铺/专柜数量只有16家的老铺黄金,2020年营收和业绩出现下滑似乎也是大概率的。

“贫穷”限制了发展能力

从行业性质来看,黄金珠宝行业的主要原材料为黄金等贵金属、珠宝玉石,单品价值较高,对资本的初始投入要求较高,算是资本密集型行业,对企业资金实力的要求相当高。具体到老铺黄金,其主要采用的是自营销售模式的连锁经营,因此,每新开张一家店铺就需要大量资金进行铺货,再加上经营周转所需,对资金量的需求可谓是相当庞大。这一点,从其存货情况就可见一斑。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各期末,老铺黄金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3468.55万元、45605.97万元、60599.01万元及58409.18万元,占各期末资产总额比例分别高达82.38%、71.99%、75.73%及72.85%,占比相当高。如果按照净资产算,则其存货占净资产的比值分别高达310.00%、98.48%、107.06%和92.09%,也就是说,报告期个别年份,其存货有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负债,而这还是在老铺黄金线下店铺/专柜数量只有16家的情况。若其想达到同行业公司老凤祥的共计拥有营销网点3991家(截至2020年6月末)、潮宏基旗下各品牌线下渠道在全国以及亚太地区布局近1300个网点的规模,则老铺黄金不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且也需要更庞大的资金量。

除了铺货以外,老铺黄金未来想要扩大经营规模,就需要大量的租赁费用支出和装修费用支出。要知道,老铺黄金本身并没有自己的房产,其旗下所有店铺都是租赁而来,单单2019年,其销售费用中的店铺租赁费用就高达5217.52万元,而这还不包括管理费用项下的租赁费支出;而装修方面,老铺黄金在招股书中也曾表示,在市场竞争愈发激烈的环境下,企业对店铺/专柜装潢、专柜风格、产品设计等方面的资金投入更大,以凸显自身品牌特点和文化艺术氛围。2019年,其销售费用项下的装修费用也有1032.23万元。这意味着,老铺黄金未来想要扩张,需要的租赁装修等费用也为数不少。

然而现实情况又如何呢?据资产负债表显示,报告期内,其账户上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仅为562万元、534万元、586万元和3643万元,显然,其账户上并没有多少钱,这点资金恐怕还不够其开一家新店的支出,而这还是因为公司存在大额短期借款的结果,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账户上短期借款已经有7800多万元。

那么其是否可以依靠经营“造血”带来足量的现金流呢?然而从公司实际情况来看,除了2020年三季度外,其依靠正常经营,不但未能为其“造血”,反而“失血”不少,报告期内,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164.03万元、-6124.55万元、-4336.19万元和5472.98万元。显然,其想要依靠经营来扩张,恐怕还是有些难。

采购来自“中间商”,

与大客户关系“暧昧”

由于黄金珠宝行业企业的生产成本与黄金等贵金属的价格波动密切相关,国内黄金制品销售企业的原材料黄金一般都是通过上金所交易的,通常情况下,如果企业自身为上金所会员,则向上海黄金交易所通过黄金T+D延期交易业务、现货交易等模式采购黄金;如果企业自身非上金所会员,则通过上金所的综合类会员单位采购黄金;还有一种方式则是通过黄金租赁业务采购,即向上金所会员、银行等借入黄金原材料组织生产,并支付租借利息,当租借到期后,通过向上海黄金交易所购入或以自有库存将等质等量的黄金实物归还,同时按照一定的租借利率支付租息。

不过根据招股书披露,老铺黄金却并非上金所会员,因此其黄金采购则主要来自后两种方式,其中最主要的则是向上海黄金交易所综合类会员工美集团采购金料,同时向其他供应商采购松石等辅料。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其还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少量黄金,如香港凯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大通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工商银行向上海黄金交易所采购等,此外,其也存在一定量的黄金租赁采购。

显然,从其采购方式来看,老铺黄金大部分原材料的黄金来源并非直接来自上金所,而是经过了“中间商”最终才到了其手中,这就少不了中间商从中赚手续费的情况,其在招股书中也曾表示,其与工美集团依据上金所黄金标准金公开价格加相应手续费确定黄金采购交易价格的。而其另外一部分采购,不管是通过其他公司或者银行采购,还是通过租赁方式采购,都少不了支付相应的手续费,这无疑都会拉高其原材料黄金的采购成本。然而在这种状况之下,其披露的毛利率竟然远高于同行业大多数公司的水平,很显然,其真实性是存在很大疑点的。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工美集团均为老铺黄金第一大供应商,根据招股书披露,老铺黄金在报告期内向工美集团采购的黄金金额分别为3.94亿元、5.49亿元、7.28亿元和3.12亿元,占其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高达94.69%、95.80%、96.35%和95.02%,显然,工美集团是其做核心的原材料黄金的来源,其对该供应商存在依赖。

当然,其也可以换其他上金所会员采购,但如果换了供应商,不排除手续费大幅上涨的可能,因为其和工美集团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有些“暧昧”,工美集团不但是老铺黄金的最大供应商,其还是老铺黄金的大客户。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报告期内工美集团王府井工美大厦均在其前五大客户之列,其中2017年为其第一大客户,其向工美集团王府井工美大厦销售8335.10万元,占到年度营业收入的19.14%;2018年、2019年均为其第二大客户,其对该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7930.47万元、6240.49万元,占其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1.96%和6.60%;2020年前三季度则为其第四大客户,其对该客户销售金额为2504.79万元,占其当期总收入的4%。

一方面,其通过工美集团大幅采购黄金原材料,最终大量黄金产品又通过工美集团王府井工美大厦销售出去,这一出一进之间,实际均为同一家公司,这种状况之下,其采购自然是离不开这一大供应商了,否则产品成本恐怕更难以保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同一家公司既扮演供应商,又扮演大客户,因此,老铺黄金与该客户的采购与销售数据的真实性外人恐怕就很难弄得清楚了。

另外,在《老铺黄金盈利能力超周大生?代工为主的黄金工艺护城河恐没那么深》一文中,记者曾谈到老铺黄金是从关联公司金色宝藏剥离出来的,奇特的是,金色宝藏在报告期内却不但以老铺黄金的供应商存在,还曾是老铺黄金的代销商。而从金色宝藏的经营成果来看,报告期内,金色宝藏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1亿元、1.16亿元、0.30亿元及0元,净利润则自从剥离出老铺黄金后,就出现了连年亏损,亏损金额分别为1534.41万元、3711.55万元、2188.99万元及26.75万元。就在老铺黄金递交招股书之前,金色宝藏停止的经营。

为什么在双方存在双向关联交易的情况之下,老铺黄金的收入蒸蒸日上,业绩越来越好,而金色宝藏却走向了末路?这就难免令人怀疑,金色宝藏业绩的亏损,很可能是为老铺黄金做了“嫁衣”,扮靓了老铺黄金的业绩,其IPO之路才能更顺当。问题在于,一旦老铺黄金顺利上市,金色宝藏停止经营后,少了关联企业的鼎力相助,其业绩又如何保持持续增长呢?

收入、业绩数据“毛病”不少

根据招股书披露,老铺黄金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表现都相当优异,其中2018年度、2019年度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52.30%和42.51%,净利润则分别同比增长了9.28%和157.64%,显然,其营收增长和净利润的增长情况并不相符,尤其2019年,净利润远超营业收入的增幅是缺乏逻辑的。

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老铺黄金的线下店铺/专柜数量为16家,相比2018年末的15家仅多出一家,不过从收入规模来看,2020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却仅比2018年全年少了5.5%,如果按照其前三季度收入平均年化来算,则其2020年全年收入预计能达到8.36亿元,反而要比2018年高出26%,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在店铺数量相差并不大的情况下,其2020年年化的收入竟然要比2018年高出那么多呢?

根据老铺黄金生产经营风险相关环节披露,报告期内,其平均单店月均销售额分别为625.22万元、509.29万元、459.21万元和386.24万元,呈现持续下滑趋势。由该数据不难看出,其2020年前三季度的单店销售收入相比2018年同比下降了24.16%,既然其店铺数量相当,单店销售额又有大幅下滑,那么其2020年年化收入又如何高于2018年的呢?这着实令人费解。

根据老铺黄金的介绍,2020年 1-6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岳阳工厂自1月中放假停工后,于4月工人陆续复工。实际上除了工厂停工外,众所周知,2020年因为疫情原因,国内各大商场在一季度也基本处于停业状态,从4月份开始才陆续复工,老铺黄金的店铺专柜大都在一二线城市的大商场中,这就意味着,其2020年前三季度6.27亿元的收入,实际上大部分是第二和第三季度实现的。

然而,老铺黄金在招股书中表示,黄金珠宝行业存在一定的季节性,节假日销量较高。受元旦、春节、国庆及婚庆消费等影响,第一季度及第四季度为传统销售旺季。也就是说,老铺黄金在去掉第一季和第四季两个旺季后,单单2020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就差不多实现了2018年全年的收入,这一情况着实令人吃惊,与前文中谈到的同类多家已上市公司营收下滑的情况是迵然不同的。

另外,老铺黄金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的收入略低于2018年,但是其实现的净利润却几乎是2018年的两倍,如此大幅增长的净利润又是怎么回事呢?虽然黄金出现了涨价,其毛利率有所提高,可是黄金价格本身是透明的,其黄金制品售价上涨,原材料同样也在大幅涨价,在其产品品牌知名度不高,行业竞争十分激烈的背景下,其净利润翻倍增长的合理性就值得商榷了。

《红周刊》记者提取了部分同行业公司净利率数据与老铺黄金进行了对比,如果说2018年老铺黄金净利率为5.35%,略高于行业4.54%的水平尚能解释的过去的话,那么2020年前三季度,在行业平均净利率仅为3.78%,相比2018年出现下降的情况下,老铺黄金净利率却高达10.9%,出现逆势大幅增长,远超行业水平好几倍,这就显得极不寻常了。因此,其所披露数据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

从这诸多疑点丛生的财务数据来看,老铺黄金为了上市着实没少花费心思,然而,从近期情况来看,IPO注册前的审核越来越紧,近期就有诸多IPO公司没能顺利过会,还有部分公司审核暂缓,如果老铺黄金披露的财务数据真的有问题,那么其IPO之路恐怕也就走到头了。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