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千里马“带病”上市恐难“千里” IPO前夕大肆分红“圈钱”意味重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01日 02:51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2020年上半年,千里马分红金额是2019年的1.6倍,其之所以突击分红或许与其后续预计长时间无法分红有关。与此同时,其长期应付款暴涨134.72%,达到了1.87亿元,短期借款增加至3100万元,说明其资金并不宽裕。

在新三板挂牌多年的千里马本次又携带招股书冲刺创业板了,本次上市,其拟募集资金3.7亿元,但查看招股书则发现其有“带病”上市之嫌,不但经营中存在诸多风险,而且在风险积聚之下,其内控管理也频频出现问题,不免令人为其能否成功上市捏了一把汗。

上市前夕大肆分红,“圈钱”意味浓重

千里马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工程机械销售及后市场服务商,具体业务为通过区域独家代理的方式销售工程机械设备及提供后续服务。其实际控制人为杨义华、刘佳琳夫妇,夫妻二人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控制千里马72.64%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是典型的家族企业。而实控人股权过于集中,可能出现实控人利用其控制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对公司发展战略、生产经营决策、人事安排、关联交易和利润分配等重大事宜实施不利影响,进而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风险,毕竟此类戏码在资本市场中已经多次上演。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千里马在上市前夕,存在突击分红的现象。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1-6月,千里马对股东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092.86万元、2622.86万元、4152.86万元。显而易见的是,2020年上半年其分红金额已远超2019年,前者为后者的1.6倍。进一步来看,2020年上半年,千里马实现营业收入20.83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4788.91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28.12%、53.71%。虽然其当期业绩增长不俗,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分红金额与扣非归母净利润相差无几,也就意味着其将当期赚的钱几乎全都慷慨地分掉了。那么,为何千里马在上市前夕突然如此大手笔的分红呢?

从其2020年12月份第七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公司章程(草案)》中我们似乎能发现一些端倪。根据新公司章程中千里马的实施现金分红的四个条件中,第四条为“公司无重大投资计划或重大现金支出等事项发生(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除外)”。其中,重大投资计划或重大现金支出是指:“公司未来十二个月内拟对外投资、收购资产、归还借款或购买设备的累计支出达到或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0%,且超过5000万元;或者……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30%。”

2020年6月末,其净资产为3.30亿元、总资产为5.09亿元,也就意味着如果参考新的公司章程其重大投资计划或重大现金支出的衡量基准线为1.65亿元。然而,2020年上半年末,其单是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达到了1.82亿元,如果按照新的公司章程,其恐怕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分红,因此,在新公司章程出台之前,抢先分红就成了不二的选择,毕竟,作为家族企业,其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高达72.64%,仅2020年上半年的这次现金分红,其二人就有3000多万元的真金白银落入口袋。

问题在于,千里马一边在大额分红,另一边公司负债压力却大幅增加。《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千里马的长期应付款由2019年末的7956.25万元激增至2020年6月末的1.87亿元,涨幅高达134.72%。其长期应付款主要为子公司新疆机械的货物融资采购款,这意味着其当期业务资金需求较大。同时,其当期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近几年的最低值,金额仅为278.17万元,这表明其“造血”能力已然下降。

为缓解资金压力,千里马已然开始增加借债规模,2020年上半年末,其短期借款已由2019年末的1000万元增至3100万元。这也导致千里马的资产负债率在2020年上半年达到近几年的峰值,为80.51%,较上年提高了5.94个百分点。

据招股书披露,其同行业可比公司吉峰科技、广汇汽车、国机汽车、安奇汽车同期内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5.26%、66.69%、68.37%、67.46%,均值为71.94%,相较之下,千里马比行业均值高出了8.57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千里马在债台高筑、资金链吃紧的情况之下,一边在大

肆分红,一边却拟通过IPO大肆募资,这就令其此次上市,充斥着“圈钱”的味道。

内部管理问题频现

有效的管理,是企业有序经营、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如果企业管理出了问题,很可能会给企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从千里马以往的经营管理情况来看,其内部管理方面似乎存在诸多问题。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1-6月,千里马的员工总人数分别为831人、989人、928人、1006人,上述期间,其社保缴纳比分别为77.38%、85.54%、91.59%、83.70%,公积金缴纳比分别为76.29%、84.13%、91.49%、82.41%,未缴纳社保的员工人数分别有188人、143人、78人、164,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分别有197人、157人、79人、177人。为企业职工缴纳社保及公积金是企业的责任,也是企业职工合法享有的权益,千里马存在如此大规模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的人员,究竟有何种隐情呢?

根据其在招股书中的解释来看,除了“退休返聘”员工不需要由公司缴纳社保和少数员工“自愿放弃”外,“新入职员工”则为未缴纳社保占比最高的部分,各报告期末,未缴纳社保的“新入职员工”分别达175人、126人、60人和150人。令人疑惑的是,在其员工总人数变化不大的情况下,为何其每年年末都有大量的新员工入职呢?这是否意味着其内部员工流动性很大呢?要知道,员工稳定性是企业持续发展的保障,如果其内部员工流动性如此之大,那公司又如何能稳定发展呢?这就难免令人怀疑,到底是其在为没有给员工缴足社保找理由,还是说其内部员工流动性真的很大呢?

除此之外,千里马因为内部管理问题频频出现、不按规章办事的情况屡屡发生而多次被相关部分处罚。

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其总共存在27项违法违规事件,涉及诸多方面的问题。比如说,2017年3月,其就因新疆千里马富蕴分公司2015年度企业所得税未按期进行申报、增值税未按期进行申报,被富蕴县国家税务局处罚2000元;同年同月,因千里马再制造未按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被武汉市东西湖区地方税务局处罚1000元;2018年3月,乌鲁木齐千里马则向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缴纳10000元罚款等等。这诸多问题,反映出其内部管理存在不少的缺陷,若上市后未能全面整改,恐怕将会给公司带来不少损失。

经营风险丛生

千里马主要业务并非自行生产机械设备,而是斗山中国、山东临工及徐工集团等工程机械制造商的经销商,通常以区域独家代理的方式开展业务。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占总采购额的比重分别高达89.66%、90.63%、93.39%、96.72%,集中度极高,其中,对斗山中国的采购占比已超过50%,表明其对单一供应商的依赖较大。同时,鉴于其目前的经销协议的期限多为1-3年不等,在经销协议有效期满后,能否继续获得制造商的经销权授权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倘若失去大供应商的经销权,恐对其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另外,千里马采用买方信贷模式开展业务销售,即与商业银行、融资租赁公司合作,向客户提供按揭、融资租赁付款方式,客户分期向银行或融资租赁公司支付按揭款或融资租赁款,公司提供履约担保。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末至2020年6月末,千里马因开展上述业务为客户提供担保的余额为8.89亿元、12.80亿元、11.79亿元、14.18亿元,约是其各年净资产的3至4倍,可见担保余额相当高。

其客户一般贷款期限为1-3年,并多数为3年,千里马采取上述模式则意味着其经营风险与下游景气度以及市场整体情况高度绑定,如因下游市场波动或其他原因出现大规模的客户违约情况,其或将面临较大的连带担保责任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买方信贷模式对客户信用风险管理方面的要求更高,倘若未能识别客户风险,出现坏账、呆账,将给公司带来一定的损失,可鉴于前文所述,其内部控制方面存在诸多不足,其在信用风险管理方面的能力难免令人怀疑。

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业务性质,其客户多为从事施工服务的个人或小微企业,客户自身规模相对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差。同时由于工程机械单价较高,使用周期长,其客户较为分散,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仅为1.93%、1.88%、2.37%、2.35%,因此更增加了客户风险管理的难度。

千里马表示其存在多起因追偿垫付款而发起的诉讼,但招股书并未披露相关详细内容,仅表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其作为原告参与的未决诉讼案件共15件,作为被告参与的诉讼案件共4件。记者在天眼查APP上查询,发现2016年至今,该公司共发生历史诉讼案件152件,主要涉及买卖纠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这诸多的诉讼意味着其经营中还存在较大的诉讼风险。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