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霍华德·马克斯最新采访:我很高兴在中国做投资,与美股比,A股估值很便宜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09日 05:22

红周刊 记者 | 李健

1月20日,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接受了CNBC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谈到了对中国前景的判断,他认为中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总有一天中国经济会超越美国。“这很明显,中国的经济增速比美国要快,我很高兴在中国做投资。”

此外,他还谈到了美股市场的泡沫问题,在霍华德看来,我们不能轻易的认为一家企业高估,就像Netflix (奈飞公司)几年前还是亏损状态,但很快现金流获得了正流入,而且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我们经常会谈论企业今天的收益,而很少谈论企业五年后或十年后会如何发展,所以,想要做出客观的判断,我们必须深入观察企业,并展望其未来”。

而对于目前价格不断攀升的黄金,霍华德认为,就像上帝一样,有人相信有上帝,有人不相信上帝。黄金也一样,黄金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人们赋予了它价值,而这就像迷信一样。而对于比特币,霍华德则并没有持批评态度,他认为,认同者认为它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因为它不能被无限印刷,只要需求提高,价格就会自然提高,这是自然规律。

耶伦的征税计划

可能降低美股的吸引力

主持人:先谈谈珍妮特·耶伦的政策吧,她呼吁国会尽快通过拜登政府提出的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她说先行动起来,更加具体的事情,以后再考虑。

霍华德:很显然,财政部一直站在“做的太多”这一边,而不是“做的太少”这一边。因为他们相信如果多做一点,他们或许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但如果做的太少,导致经济停滞,那么将会面临更大的问题。

另外,我不认为我们存在严重的通货膨胀,事实上我们遇到很多通货紧缩的趋势,过去十年的世界经验表明,我们的环境和政策不会带来严重的通货膨胀,所以政府也更愿意实行和扩张相关的政策。

主持人:因为你也担心债务状况的恶化,尤其是公司债务的上升,你会同意这个法案吗?

霍华德:首先,我不是经济学家,不是内部人士,但他们是。珍妮特·耶伦在管理美联储方面有经验,所以我相信她。就像我去年的观点那样,债务和赤字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政府不应该这样做。拯救经济是当务之急。

主持人:你最新的一份备忘录与市场有关,尤其与市场价值有关。我们谈谈股票市场,耶伦支持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市场认为是在为增税做准备,你认为这会打击市场情绪吗?

霍华德:我认为这会打击投资者的情绪,在所有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这会降低股市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我们会用钱来做什么?当然是花在某个地方,但如果他们不仅要对股票的未实现收益征税,还要对所有资产征税,那么避免被征税的唯一方法就是资产不升值,所以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另外,我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对资产征税,市值是怎么计算的,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有一年不景气,我们会得到退款吗?

主持人:你认为拜登领导下的高税收预期在多大程度上体现在股价上了?

霍华德:这是一个好问题,但无法简单地来回答。市场已经发生了变化,有时乐观,有时悲观。在选举前几周,我的朋友告诉我,拜登的胜利将是一件坏事,因为他会提高公司和个人的税收,特别是高收入阶层。

为什么市场会上涨?因为他们认为参议院掌握在共和党手中,而这将平衡拜登,阻止他在收入再分配上做任何激进的事情。

现在民主党赢得了这两个席位,现在他们控制了参议院,但市场仍在上涨。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市场认为拜登政府将产生比特朗普政府更多的刺激,这对经济和市场都有好处。

所以事实是,环境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根据市场的情绪来进行积极或消极的解释。投资者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就是听取市场的建议,市场给你一个买入信号或卖出信号,就照着去做了,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们的工作是在市场出错时利用它,不要假想市场是正确的,而盲目听从声音。

价值和成长是一体的

衡量公司估值除了关注当下,更需关注未来

主持人:我想听听您对市场的看法,怎么看价值和增长?你在最新的备忘录中提到,在过去的13年里,成长型股票的表现超过了价值型股票。我想知道,现在增长和价值之间的倾向在哪里?如果你看到的是从增长到价值的转变,这种转变到底有多重要?

霍华德:我写那篇备忘录的本质不是选择一方,而是说双方,增长方和价值方不应该被如此严格地定义。不应该认为,价值投资者不能投资高倍数的股票,或者投资于增长快速的股票。对于增长型投资者来说,投资一家每年增长12%或者15%的公司,也是很好的投资。所以我认为价值型、成长型投资的二分法是人为的,而且是不够合理的。

主持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您如何看待目前市场上的估值?市场上关于到处都有泡沫出现、泡沫爆发的呼声越来越高。

霍华德:首先,有一些乐观的迹象,因此有些人很高兴,甚至是兴高采烈。第二,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一只股票估值很荒谬,你必须对一家公司有深刻的了解,才能说估值太高。比如说Netflix (奈飞公司),几年前,奈飞自己也无法想象,会在几年内做成正现金流,并且开始创造丰厚利润。他们压根不需要通过资本来实现增长,而是公司可以一波一波地产生现金流。也许Netflix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当然,我不是想说Netflix估值高还是不高,而是想说我们不应该根据关键比率来概括价格和今天收益的比率。当我们谈今天的收益时,就很少谈论企业未来五年和十年将做什么。所以重点是,我们不仅需要深入观察,还需要展望未来。

至于整个市场,技术领先的公司在当前占据了主要的地位,其中的几家公司占标普500指数的30%权重。我们不能说标普500指数被高估了,除非我们能证明这几家企业被高估了,而想要证明这几家企业被高估了,需要非常了解他们,否则我们不能这样做。我在备忘录中想表达的也是,对于信息不要一概而论。

主持人:你写过,市场先生患有躁郁症,我们很难预测这些情绪,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买卖。你也提到,我们积累了大量债务,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可能会自食其果。那么最近来看,人们对比特币和黄金等产品的兴趣,在过去30天里有所下降。请问霍华德,你对黄金和比特币有什么看法?

霍华德:我在2010年的一份名为《闪光的东西》的备忘录中写下了我对黄金的看法,我认为这几乎就像一场宗教辩论,有的人相信上帝,有的人不相信上帝,信徒不能说服无神论者相信上帝存在,而无神论者也不相信上帝的存在。

我觉得和黄金一样,有人喜欢黄金,有人不喜欢。我个人并不关心它,因为黄金具有价值,只是因为人们赋予了它价值,它作为资产或金钱并不太有用,因为你可以花掉它。所以我认为这几乎像是一种迷信,人们赋予了黄金价值。

对于比特币,它在2017年第一次吸引公众注意力时,我对它持批评态度,因为它没有内在价值,也没有产生现金流。但正如你所知,我在最新一份备忘录中提到,我和儿子的对话中,分析了比特币投资,认同者认为它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因为它不能像政府印刷货币那样无限增加。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民都希望拥有它,进而从对政府和机构的依赖中解脱出来,投资者开始变得有创造力。因此,如果需求上升,供应会上升,那么价格就会上升,这是自然规律。我对此了解不够,无法做出决定。

中国经济早晚超过美国

对于债务负担,要“打破鸡蛋做蛋卷”

主持人:你之前也提过,投资不仅仅是按行业轮换,而是按地区轮换,会轮换到美国以外的新兴市场中。而这其中除了大宗商品以外,很大一部分是中国,所以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考虑在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进行投资的吗?

霍华德:美国最早采取最积极的行动刺激经济,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我们经历了糟糕的第二季度,这是有记录以来最糟糕的一次。但随后我们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第三季度。2021年的前景非常乐观,除此之外,我们的经济状况良好,我们的公司正在取得巨大进步,其中许多公司都是如此。因为这些情况,我们的证券价格很贵,世界其他地方还没有像我们这样复苏,但他们的证券更便宜,所以我们喜欢新兴市场。

中国的增长非常强劲,它是美国真正的竞争对手,我认为新兴市场有很多值得推荐的地方,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

我们不是一个资产配置者,没有人给橡树钱并说,你去哪里做投资。他们给我们一个任务,可能是新兴市场股票,可能是固收,可能是房地产,所以我们不是资产配置者,我们实际上不做决定。但我们对于新兴市场的看法是,它将会保持正常。

主持人:聚焦到中国市场,橡树在中国的固收领域有一些敞口,在中国有很多关于债务违约的谈论,例如增加技术监管等。你想到了什么?你对中国和在在中国做投资有什么看法?

霍华德:首先,我很高兴在中国投资,我们认为中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想总有一天中国经济会超过美国,而且很明显,他们的增长速度远超美国,他们的长远未来会更加光明。

但他们必须做出一些转变,其中之一就是从依赖债务融资的基础设施拉动向消费拉动转变,中国也正在试图控制债务的规模。中国正在这样做,打破一些鸡蛋来做煎蛋卷,因为他们不得不在某个时候拒绝一些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我相信这会取得很好的进展。

(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