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散户抱团&机构抱团,最终都以收割散户告终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11日 04:15

红周刊 作者 | 黄湘源

此起彼伏的散户抱团和机构抱团,一个出现在据说已经去散户化的美国,一个出现在目前仍相对散户化的中国,但结局却惊人的相似,即都以收割散户而告终。

美国散户抱团却最终惨遭血洗

美国的散户抱团最终并没有逃脱以失败告终的命运,但对于美国成熟市场传说已久的去散户化则似乎起到了证伪作用。美国的投资结构,事实上很长时间与A股并无二致,上世纪二十年代,散户比例超过90%,七十年代在70%左右,之后养老金崛起,机构投资者才逐渐取代散户成为了美国资本市场的主导力量。机构投资者不仅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税负方面也享有一定的政策优惠,特别是在发现和发掘股票投资价值方面,机构所具有的明显高于单兵作战能力的团队优势,能够在投资活动中更好地规避投资风险。由此,散户以委托投资的方式向机构靠拢确实不失为一种更佳的选择。不过,尽管有报道称美股的散户比例已经从最高90%降到了6%,但其准确性在统计学上并非没有异议,也正因如此,近期有消息称,目前美股的散户比例仍在30%左右,虽然数据仍有待证实,但游戏驿站(GME)做空事件所暴露的弊端,无疑成为了一次散户力量通过对做空机构的发难集中爆发的天赐良机。可惜的是,这虽不失为美国散户难能可贵的一次泄愤机会,却未必能够真的改变他们被割韭菜的命运。

做空机构对游戏驿站(GME)做空,之所以能成为散户泄愤的机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华尔街机构长期以收割散户韭菜为儿戏引起了散户的不满。这种不满在投资者内心积压越久,爆发出来的反弹力量就越大。散户起义让做空游戏驿站(GME)的空头机构光是1月份的亏损就高达53%,最终做空者在该股所发生的亏损至少已达197.5亿美元。同样的情形还发生在连锁影院AMC等。不过,尽管抱起团来的散户乘胜追击,又将战火延烧向白银,美国的散户们不免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力量,而过低地估计了机构的反扑危险。在券商接连采用一系列限制交易以及熔断手段的同时,机构一喘过气来就疯狂反扑,立足未稳的散户却惨遭血洗。

对待散户和机构不能一个原则两种标准

在美国发生散户抱团事件的同时,A股市场的机构抱团不仅已经持续了更长时间,且机构抱团在支持股市主要指数上涨的同时,很多散户却遭遇了更大的亏损。说起来A股的散户比例远超美国,为何赚了指数亏了钱的A股散户不像美国的散户那样奋起反抗呢?无疑是在当前的A股市场中,如果有人像美国那样振臂一呼,号召散户起来抱团,一定会被冠上操纵市场操纵股价之罪。我们并不了解美国证券法是怎样定义市场操纵的,但就A股而言,只要符合《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所规定的操纵股价的情形,就不免将遭遇监管介入甚至立案调查。而监管一旦介入,无论什么样的牛气冲天的抱团炒作股,也难免作鸟兽散,指望一落千丈的股价东山再起就更是一件非常渺茫的事了。

A股对涉嫌操纵市场操纵股价的监管看起来非常严苛,但笔者认为仍有刑不上机构之嫌。此前操纵市场操纵股价而入罪者多数以个人居多,虽然这些人的资金量不小,但如果按美国的标准,充其量也就是个大散户而已。但机构则不然,其操纵市场操纵股价即使被查实,也可以跑出某些人来做替罪羊,一旦抱团者位数众多,还可以借“英雄所见略同”之名来躲过一劫。可论及操纵市场操纵股价,又有哪一个不是在所谓的市场共识的遁词之下抱团起来而实施的呢?

按照建设高标准市场的要求,对不公平竞争行为的规范不仅是事关资本市场健康稳定的关键,对于注册制的全面顺利推进更是至关重要。在笔者看来,机构抱团确实未必都有可能构成操纵市场操纵股价之嫌,且某种意义上对于推升指数上涨有着积极的作用,但这也不能构成为了维护所谓市场稳定之政绩而纵容和放纵机构对散户磨刀霍霍,把散户当韭菜来割的理由,这毕竟是有违保护投资者原则的,也并不利于维护市场的稳定。无论如何,保护投资者必须落实到行动上,而不能总是停留在口头上,更不能一个原则两种标准,对机构投资者入春天般温暖,对散户则是如严冬般冷酷。

(本文已刊发于2月6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