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创尔生物多家重要供应商人员规模明显偏少,原材料、存货数据无法匹配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20日 04:44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近日,“医美”概念公司创尔生物向科创板发起了冲击。

据该公司招股书披露,其在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期间,分别实现营收2.14亿元、3.03亿元和1.31亿元,同比增长58.6%、41.22%和15.53%;实现归母净利润6708万元、7322万元和3866万元,同比增长153.4%、9.2%和95.6%。

在营收和业绩持续增长的同时,该公司的毛利率也是居高不下,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在同业公司平均毛利率分别为80.26%、80.55%和78.18%的背景下,创尔生物毛利率分别为83.65%、83.51%和82.51%,每年都高出3个百分点左右。

一般来说,毛利率较高或因为产品售价较高,或因为成本较低,而成本的高低则与其采购供应商有不小关系,梳理创尔生物披露的各大供应商,以及核算与创尔生物的原材料、存货等相关财务数据后,《红周刊》记者发现,该公司信披内容有一定的异常。

多家重要供应商人员规模较少

查看创尔生物披露的近几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可发现该公司供应商所披露的人员规模数据明显较少。如2020年上半年新增的第一大供应商广州市众一溯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水杨酸原材料,金额175万元,占上半年采购总额的10.85%。但是,根据wind数据显示,其注册人员规模却仅有5人。

又如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第二大供应商广州大者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创尔生物向其采购金额分别为357.12万元和153.45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比例均为9.5%。但若根据wind数据,其人员规模注册信息却仅为1人。而且,2019年7月,其还一度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2020年上半年的第三大供应商江门市容健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其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包装瓶,金额132万元,占采购比例达到8.19%。但若查看其2017年至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的话,则分别为0人、22人、0人。

2018年和2019年的第四大供应商广州元灿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主要向创尔生物供应泡沫箱,占当期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5.22%和5.93%。但是其2017年至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也分别为0人、0人、1人,这一情况同样让人感觉异常。

2017年的第五大供应商广州市洁宝无纺制品有限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110人、2人、2人,交缴社保人数的巨变同样令人疑问。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11月,洁宝无纺也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至今没有移出记录。

如此情况下,不由让人担心创尔生物与这些所谓的大供应商的合作是否真实?要知道,若这些交易情况不够真实,则公司的成本数据就需要重新核实,而持续多年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毛利率的真实性就值得反思了。

原材料、存货数据无法匹配

除了毛利率疑点,《红周刊》记者还特意核算了创尔生物的相关原材料、存货数据,发现这些数据的背后也存在一定的异常。

据招股说明书,创尔生物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的原材料采购金额分别为946万元、1670万元和768万元。而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其营业成本中的直接材料消耗金额分别为1483万元、2183万元和1118万元,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43%、44%和49%。

将材料采购金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得到-537万元、-513万元和-350万元的差额,这意味着,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营业成本中消耗的原材料都比当年采购的原材料要多,理论上,多消耗的这部分原材料应该从存货中提供,即当年的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有相应减少才对。

附表 存货相关数据(单位:万元)

可事实上,若查看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创尔生物的存货变化,可发现其存货中的原材料和产成品并没有减少的迹象,相反比上一年还要有所增多,而即使发出商品和在产品有所减少,减少金额也是非常之小。

从整个存货价值变化来看,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1510万元、2283万元和2359万元,都较上一年未减反增,分别增加了683万元、772万元和76.7万元。这一情况显然与本应该减少537万元、513万元和350万元情况是相反的。

那么,为何存货中本应该减少的原材料反而增加?公司的真实采购情况和成本情况是否与财务数据相符,这其中是否与上文提到的众多供应商经营信息异常相关?

而除了供应链条和高毛利率存在疑点之外,还需要注意的是,创尔生物此番冲击科创板资质是否充足也存在疑问,据招股说明书,其研发投入刚刚过“科创板门槛”,而且相较其他业内公司更多依赖销售推广和大电商平台,这些都为其经营带来潜在不稳定因素,对此,《红周刊》记者将继续跟踪。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