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蓝色星际生产设备“老掉牙”,“陈年”旧专利难应对市场新需求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21日 00:54

红周刊 记者 | 王宗耀

名字有点科幻味道的蓝色星际虽然表面上营收和业绩表现良好,但这一结果却是其通过大量赊销拉动的,大量应收账款的存在,不仅让公司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风险,且坏账的风险也对公司未来的成长性影响明显。

赶在2020年的最后一天,名字有点科幻味道的蓝色星际披露了招股书,拟在科创板上市,然而,名字虽然科幻味十足,但公司的主要产品却缺乏想象力,只有一些较为传统的安防产品。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生产型企业,该公司生产设备竟然多是些“老掉牙”的旧设备,这在安防产品进入新阶段的当下,着实显得有点落伍。

让人意外的是,公司设备虽然陈旧,但营收和业绩表现却良好,探索其背后原因,恐与其在销售政策上通过大量赊销拉动营收有很大的关系。问题在于,在这种饮鸩止渴的模式下,应收账款暴增所带来的,除了营收的增长,其实还有流动性危机风险。在大量应收账款可能出现坏账的风险下,即便公司能够获批上市,坏账的风险也可能会对股价带来明显不利影响。

设备“老掉牙”,如何应对市场新需求?

蓝色星际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以智能化视频技术研发和应用为核心,专业能力突出的软硬件一体化自主安防产品及视频安全管理整体解决方案的综合提供商,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安防产品销售、安防系统集成和安防相关服务。2019年以来,公司的安防产品销售所带来的收入占到全部收入的8成以上。

那么具体的安防产品有哪些呢?按照招股书中的划分,蓝色星际产品分为前端视频采集、后端存储、平台产品几类。其中,前端产品主要为视频监控摄像机,后端主要为硬盘录像机,平台产品由中心平台、软件、周边产品构成的网络视频管理系统。如此情况意味着,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视频监控相关产品。

据中国安全防范产品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安防行业2019年度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从事安防行业的企业总量高达3万家,从业人员多达160多万人。而就目前国内安防行业市场竞争情况看,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安防厂商占据了较高的市场份额,此外,领域内知名公司还有浩云科技、英飞拓、苏州科达等公司,此外,在近年来,华为、阿里等科技巨头利用其在云计算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也切入到视频监控市场,而商汤科技等人工智能技术领先的企业也在积极参与中。因此,就当前国内安防市场实际情况以及竞争对手来看,蓝色星际面临的竞争压力并不小。

《红周刊》记者查看了9家有代表性的安防公司情况,发现其中固定资产最少的为汉邦高科,固定资产超过6300多万元,而作为一家生产销售型企业,蓝色星际在固定资产上投入却相当小,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固定资产账面价值仅有1141万元。

若进一步从机器设备价值看,则更加“惨不忍睹”,蓝色星际机器设备账面价值仅有156万元。更重要的是,机器设备的成新率合计也仅有11.35%,价值10万元以上的主要生产设备有部分已经到了淘汰年限。如账面原值最高的SMT生产设备成新率仅剩下0.39%,而成新率最高的模具成新率也不过38.8%。如此情况意味着,公司的大多数生产设备已经使用多年,几乎成了“老古董”,面临淘汰的局面。在当前我国安防产业已进入到智能监控的新阶段,AI技术应用已成为行业的必然趋势下,蓝色星际那些“老掉牙”的设备又能否适应安防产品新阶段的需求呢?

高研发下的“陈年”老专利

从技术角度看,受上游芯片技术发展推动和下游视频监控管理需求复杂化、个性化趋势的影响,当前的视频监控产品更新换代速度较快,对专业技术吸收、优化、创新和应用能力的要求也日益提高。AI技术的应用为海康威视、大华股份、华为等安防龙头企业构筑了更大的竞争优势,而随着应用范围的扩大和智能化要求的提高,未来对企业掌握人工智能技术、无线移动技术、云存储技术等新技术的应用和研发能力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这就需要企业有超高的研发能力,但从蓝色星际招股书来看,虽然其极力阐述自己研发投入比例有多高、研发团队实力有多强,但“打脸”的恰恰是其研发成果。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蓝色星际研发投入分别为2949.10万元、3355.30万元、4148.76万元和1930.30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1.61%、12.32%、13.64%和14.74%。在招股书中,蓝色星际选择了研发占比相对较低的4家公司做同行业对比,借此来凸显其研发费用占比并不算低,可问题在于,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等公司为行业龙头公司,其研发费用占比在行业内虽然算不上高,但其投入的研发费用金额却是非常巨大的,如海康威视2018年和2019年投入的研发费用金额分别高达44.83亿元和54.84亿元,而大华股份的研发投入金额则分别为22.84亿元和27.94亿元,如此巨大的费用投入,岂是蓝色星际数千万元可以对比的?

从招股书披露的费用投入看,蓝色星际研发费用仅比汉邦高科略高一些,但需要注意的是,其所谓的研发费用每年还有数百万元是委托第三方进行技术开发发生的支出,如果单论自己研发团队的支出,其实并不是很高。

按照我们选择的9家同行业公司做对比,2018年到2020年中期,行业平均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11%、19.96%、33.25%,而蓝色星际却只有12.32%、13.64%和14.74%,从研发费用占比这一项来看,其近两年比同行业公司平均值是要低很多的。

当然,对于研发这一块,不能只看投入多少,还要看其有多少研究成果,如果只是一味的“烧钱”,拿不出有效的研发成果,则也只能算是白投钱了。

从蓝色星际实际情况来看,公司每年披露的研发费用有数千万元,然而其专利数据却有点羞于见人。招股书披露,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拥有专利仅有10项,其中,发明专利为4项,6项专利为外观设计。此外,软件著作权183项。查看其具体专利情况可发现,4项发明专利中,其中有2项发明是2008年申请的,一项是2010年申请的,还有一项则是2011年申请的,也就是说,其发明专利竟然都是将近10年前的产物。而6项外观设计中,有2项申请日为2013年,2项为2018年,还有2项为2020年7月。

如此情况让人疑问,在其他年份研发投入下,为何公司连个外观专利都没捞到?尤其2019年,其研发费用高达4148.76万元,其中还包含数百万元委外研发,可竟然没有一项专利产生,难道其研发费用都打了“水漂”?

进一步梳理其软件著作权可发现,183项软件著作权中,总计共有20项进行了发表,而且,这20项均为2010年前发表,即是10年前的成就,而剩下的163项则均为“未发表”状态。如此情况实在令人好奇。

蓝色星际在招股书中曾表示:自成立以来,公司重视科技创新,在前期研发中投入大量资源,培养了一支成熟的技术开发和产品设计团队,团队成员包括20余名来自于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知名院校的行业资深从业人员,积累了雄厚的技术实力。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员工总人数为528名,其中研发人员226名,占员工总数比例为42.80%。可就是这拥有数百名研发人员,其中不乏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每年且有数千万元的研发投入的情况下,公司却连一个像样的成果都看不到,如此表现实在有些可疑。

业绩大幅增长的秘密

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蓝色星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54亿元、2.72亿元、3.04亿元和1.31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了7.26%和11.64%;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178.76万元、4782.73万元、5500.95万元和1859.09万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了14.45%和15.02%。显然,从营收和业绩表现看,蓝色星际的业绩增长情况尚可,但若仔细分析蓝色星际收入和利润的增长情况,可发现背后其实还存在不少疑点的,因为在公司收入增长的同时,应收账款增长速度也是非常的快。

根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各期末,蓝色星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1296.95万元、27312.25万元、34209.95万元和39646.22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3.87%、100.28%、112.51%和302.73%。这种情况意味着,除了2018年外,公司每年的营业收入基本上全部都收不回来,大量资金被下游客户所占用。种种情况暗示,公司报告期内快速增长的营业收入很可能是通过大量赊销来实现的。

那么,同行业公司的情况又如何呢?《红周刊》记者依据Wind数据整理了前文提到的9家同行业公司的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情况,可看到在这些年中,行业均值分别为52.05%、65.71%、88.44%和308.32%,而蓝色星际除了2020年上半年略低一些,其它年份却比行业应收账款平均占比要高出不少。

从应收账款行业平均占比数据来看,一方面,安防行业的应收账款占比存在越来越高的情况,这意味着行业整体回款能力越来越差,这对于行业内相关公司而言绝非好消息;而另一方面,也能看出安防行业已经出现明显分化,其中,应收账款占比较低的前6家公司从2017年至2019年的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平均值实际上均不超过40%,而后3家公司和蓝色星际与前6家公司存在明显的“分水岭”,尤其2018年和2019年均超过了100%,很显然,蓝色星际和后3家公司情况是类似的。

《红周刊》记者发现,在后3家公司中,汉邦高科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2019年净利润大幅亏损了5.19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账户上的货币资金更是不足5000万元;而中威电子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下降幅度均超过20%,净利润则连续两年亏损,经营现金流均为净流出;ST网力2018年营收虽有所增加,但2019年营收出现84.27%的下滑,净利润在2018年也出现大幅下滑,2019年更是直接亏损31.91亿元,股票简称也变成ST。如此情况或意味着,蓝色星际在拥有超高应收账款的情况下,即使能够上市,也很有可能会重蹈上述3家公司收入滑坡、业绩“变脸”的覆辙。

还需要注意的是,为了顺利上市,公司通过大幅赊销虽然拉动了收入的增长,创造出“靓丽”的营收和业绩,但在大幅赊销导致应收账款激增的情况下,不但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且一旦出现大量坏账计提,则会明显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事实上这一情况已经在2017年至2020年6月末中出现。报告期内,蓝色星际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高达2425.13万元和3504.68万元5779.02万元和6339.62万元,尤其是最近两期,坏账准备均远远超过了其取得的净利润。

另外,巨额应收账款的存在也意味着公司有大量流动资金被下游客户占用,明显制约经营资金的流动性。从蓝色星际目前账户情况来看,账户上虽然仍拥有1.09亿元货币资金,但其中有大半都是来自于短期借款,而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报告期内要么未净流出,要么不足2000万元,在此情况下,若应收账款继续增加且无法收回下,则公司难免会陷入到流动性危机中。

实际上,除了巨量的应收账款外,蓝色星际的存货金额也是相当巨大的,据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各期末,其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8926.26万元、9748.22万元、10468.29万元和9701.52万元,存货金额在不断增加中。对此情况,蓝色星际曾表示:由于银行等客户要求的交货周期短,公司原材料和库存商品的备料备货较多,存货规模较大。然而,随着安防行业已进入智能监控的新阶段,行业内客户的需求也在不断变化,很多客户更倾向于个性化定制服务,而蓝色星际生产设备老旧,其过多的存货又能有多少是拥有新技术的高端产品呢?如果其囤积的存货无法满足客户的需求,恐怕就会出现存货大额减值的风险。另外,巨额存货也意味着其有大量流动资金被存货占用,而这同样对公司流动性产生明显负面影响。

此外,《红周刊》记者整理同行业数据还发现,报告期内,蓝色星际的存货占当期营收的35.01%、35.64%、34.27%和73.74%,而9家同行业公司的存货占营收比例的平均值则分别为18.72%、19.92%、26.84%和88.76%。而除了2020年中报数据外,其他周期内蓝色星际存货占比均高于行业公司均值。从这个角度看,公司的存货数据明显偏高,在其资金并不充裕的情况之下,如此高的存货或许意味着其产品销售情况并不太好,否则谁愿意将资金压在存货中,贴着利息去大量借款呢?

本文已刊发于2月2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