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2020红周刊富豪榜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2月21日 00:26

红周刊 记者 | 刘增禄

2020红周刊富豪榜新鲜出炉。在结构性牛市中,北上资金的看好、国内机构资金的扎堆抱团,让有业绩支撑的蓝筹公司的吸引力愈发明显。在大量资金看好下,头部公司实控人身家水涨船高。统计数据显示,2020红周刊富豪榜上,实控人身家过百亿的超过100位,而身家超过500亿的则有31位,超过千亿的有13位。顺丰控股的王卫、美的集团的何享健、宁德时代的曾毓群分列2020红刊富豪榜的前三甲。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仅让人类的健康遭遇了考验,商业活动也因此显著受阻,全球经济遭受重创。不过,随着国内疫情率先得到控制,在一系列利多政策“护航”下,中国成为了2020年全球唯一经济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过去的一年里,A股市场走出了结构性牛市行情,虽然2020年跑赢上证指数的公司占比仅36.67%,但多数蓝筹股在年内表现持续高歌,特别是一些头部公司的总市值得到了快速扩张,让其实控人的“身家”倍增。如宁德时代2019年末的总市值为2349.74亿元,2020年末时已飙增至8179.02亿元,其实控人曾毓群的个人持股总市值也升至2006.31亿元;美的集团2019年末总市值为4042.91亿元,2020年末时扩张至6912.26亿元,实控人何享健总市值升至2018.73亿元……

统计2020年度实控人为个人的公司,可发现上市公司实控人(个人、夫妻或母子)持股市值超百亿的超过100位,超过500亿元的有31位,超过千亿元的有13位。顺丰控股的王卫、美的集团的何享健、宁德时代的曾毓群以超2000亿元的身家分别摘取2020年A股实控人富豪榜的前三甲。

13位实控人身家破千亿

因大部分上市公司2020年年报尚未披露,年末大股东具体持股情况尚不清晰,因此,2020年的《红周刊》富豪榜数据依据的是上市公司三季度末或四季度最新公布的实控人进入前十大股东的直接持股叠加间接持股,以及2020年12月31日的总市值进行统计。统计结果显示,2020年度共有13位A股实控人的持股身家超过千亿元,而在2019年时,个人持股市值超过千亿元的只有美的集团的何享健,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钱瑛夫妻,顺丰控股的王卫;持股市值超过500亿元的实控人,在2019年末时有8位,而到了一年后的2020年末,则提升至31位,实现近4倍的增长。

复盘2020年的A股市场,在全球流动性宽松、通胀预期、海外疫情尚未看到拐点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快速复苏,人民币资产在全球的性价比持续提升,年内创业板指以64.96%的涨幅高居全球股指涨幅榜榜首,大幅领先位居次席的纳斯达克指数(43.44%)。此外,深证成指和上证综指也分别以38.73%和13.87%的涨幅排在了全球指数涨幅榜的第三位和第八位。但翻看A股表现,两市3741家2020年前上市,且年内正常交易的公司年涨幅跑赢上证综指的只有1372家,占比36.67%;跑赢深证成指的个股有801家,占比21.41%。如此情况说明,年内大部分公司其实并没有跟上大盘上涨的脚步。

统计2019年末、2020年末各行业内实控人为个人的公司总市值,可以看到,总市值规模排在居前位置的公司名单变化并不明显,尤其是2020年富豪榜前十名单和2019年的名单基本无差别,只是因行业景气度变化,内部排位上有前后顺序调整。

富豪榜前十名单变动甚微

回顾2019年《红周刊》富豪榜榜单,当年的前十位实控人分别为美的集团的何享健;牧原股份的秦英林、钱瑛夫妻;顺丰控股的王卫;恒瑞医药的孙飘扬;海天味业的庞康;恒力石化的范红卫、陈建华夫妻;宁德时代的曾毓群;爱尔眼科的陈邦;韦尔股份的虞仁荣;中公教育的鲁忠芳。经过一年的市场洗礼,2020年《红周刊》富豪榜榜单中,“老面孔”有9位,“新面孔”有一位,迈瑞医疗的李西廷替代了韦尔股份的虞荣仁进入了前十名单。

其实,韦尔股份2020年的股价表现并不差,也收出了62.21%的不俗涨幅,但在宁德时代、爱尔眼科、顺丰控股、迈瑞医疗、海天味业等公司年度涨幅纷纷翻倍的背景下,虞荣仁的持股市值虽然也实现大涨,却还是遗憾地暂时退出了新一届《红周刊富豪榜》前十阵营,以631.91亿元的持股身家排在了第25位。

翻看近几年A股财富榜榜单,王卫与何享健的魁首争夺战可谓十分“激烈”。2016年时,何享健以623.15亿元的持股市值“登顶”,但在2017年、2018年,王卫连续两年实现超越,何享健则以很小的差距屈居第二。2019年,美的集团股价大涨62.22%,何享健终于以1218.29亿元的持股市值重新回到A股个人富豪榜榜首。在这一年中,尤为值得一提还有牧原股份的实控人,因2018年非洲猪瘟疫情爆发,让2019年的猪肉价格一路飞涨,身为养殖业的“带头大哥”,牧原股份2019年度股价上涨了209.09%,直接推动秦英林、钱瑛夫妇年末的持股身家超越了顺风控股的王卫,以1133.89亿元夺得2019年度富豪榜榜眼称号。

在结构性牛市的2020年,身为家用电器行业“龙一”企业的美的集团年度涨幅实现了73.56%,年末总市值达到了6912.26亿元。伴随着股价的大涨,何享健的个人持股市值也从2019年末的1218.29亿元上涨至2020年末的2018.73亿元。相对而言,交通运输行业的“龙一”企业顺丰控股的年度表现让人更为眼前一亮。在经历了2019年的蛰伏后,顺丰控股2020年斩获138.55%年度涨幅,由此让王卫的个人持股市值从2019年的1003.84亿元快速增长至2020年末的2383.71亿元,重新夺回魁首之名。

相较于何享健从榜首退居次席,牧原股份因年内涨幅相对其他龙头偏窄(2020年年涨幅为48.29%),让秦英林、钱瑛夫妻的持股身家在2020年年末跌出了前三甲,来到了第五位。相反,伴随着新能源汽车概念在2020年的一路高歌,宁德时代年度录得230.48%的涨幅,其实控人曾毓群也因此以2006.31亿元的持股市值成为了2020年度A股富豪榜前三甲的“新人”。而若回顾2019年末时曾毓群的持股市值,当时还仅为608.06亿元,位居2019年红刊富豪榜第七位置。

巨贾富豪扎堆经济大省广东、浙江

众所众知,广东历来是一个富豪聚集的地方,有个形容是:全国每10个老板,就有一个在广东。事实上,2020年A股市场上持股身价超过500亿元的31位上市公司实控人中,籍贯为广东的就有7位,分别是:顺丰控股的王卫;美的集团的何享健;海天味业的庞康;迈瑞医疗的徐航;立讯精密的王来春、王来胜;欧派家居的姚良松。

谈起广东人,最多的形容就是勤奋,且比较能吃苦。比如有一些企业生产拉链头这种小东西,一个拉链头的利润只有几分钱,很多人根本看不起不愿意去做,但目前在佛山就有不少生产拉链的老板,通过小小的拉链积累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财富。以目前身家超过2000亿元的美的集团老总何享健为例,其最初创办的公司仅仅是生产塑料瓶盖,之后根据市场变化连续转型,还生产过五金制品、汽车挂车刹车阀、橡胶配件等产品,最后才转型到家用电器。正是从小做起,一步一个脚印,经过多年的积累才成就了今日的美的集团。类似的还有同为广东企业的立讯精密,其身为苹果、华为等公司的产品零部件代工厂,也是从小做起,如今成长为了市值超过3000亿元的超级企业。也正是在一个个不断积极进取的企业努力下,如今的广东已经成长为我国经济总量最大的省市,仅GDP一项就保持了多年的国家第一。

除了有钱人扎堆的广东,浙江也是孕育富豪的一大温床。谈起浙江的富豪,人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马云,而在《红周刊》统计的2020年持股身家在500亿元以上的A股实控人中,万泰生物的钟睒睒、韦尔股份的虞荣仁、公牛集团的阮立平、阮学平兄弟均籍贯浙江。据了解,浙江人很少会把钱存在银行里,而是加入多人合伙成立的商会,把钱以借贷或投资方式投给商会。商会则会拿着钱去做统一投资,亏掉公摊,赚到按比例分红。浙江人不信自己最聪明最强大,而是深信合伙抱团协作的力量更大,或许正是这种敢想敢做,成就了浙江富豪的繁茂。

医药生物板块频出造富传奇

2020年,虽然新冠疫情让全球经济遭受重创,但对于A股上市医药公司来说却是很“魔幻”的一年。年内医药生物板块整体实现了52.95%涨幅,相较同期上证综指和深证成指的表现更胜一筹。虽然在这一年中,医药生物板块并非年内涨幅最高的大类行业,如休闲服务板块整体上涨了106.37%,但若观察细分行业的走势不难发现,休闲服务的整体涨幅几乎全靠旅游综合子行业推动,年内旅游综合行业涨幅高达171.05%。进一步分析旅游综合板块,可发现其中也只有中国中免一只个股年内完成了翻倍上涨,涨幅高达218.74%;排在第二位的是凯撒旅业,年度涨幅为46.65%。整体来看,行业内12家公司中只有中国中免、凯撒旅游、岭南控股、丽江股份实现上涨,另外8家则出现了逆市下跌。

反观医药生物行业,2020年虽然内部也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但股价实现翻倍的却有39家,是A股市场中诞生牛股绝对数量最多的行业。分析年内31位持股市值超过500亿元的上市公司实控人,可以看到有6位是来自医药生物公司,其中5位实控人的持股市值超过了千亿元,要知道在2020年整个A股市场中,个人持股市值超过千亿元的一共才13位。值得注意是,在2020年富豪榜的前十名单中,有3位来自医药生物公司,分别是医疗器械龙头迈瑞医疗实控人李西廷、眼科医疗龙头爱尔眼科实控人陈邦、创新药龙头恒瑞医药实控人孙飘扬,依次位居2020红周刊富豪榜榜单的第六、七、八位。

素有医疗企业领域“小华为”之称的迈瑞医疗是国内最大的医疗设备提供商之一,因疫情持续发展带来的呼吸机需求激增,2020年一举培养出李西廷、徐航两位持股身家过千亿元的富豪。因为持股比例相对略少,徐航2020年底的持股市值为1265.19亿元,排在了富豪榜的第十一位,仅相较排在第十位的恒力石化实控人范红卫、陈建华夫妻的1271.87亿元的身家少了6.68亿元。

恒瑞医药孙飘扬虽然个人持股总市值在2020年出现大涨,但纵向对比自己2019年富豪榜榜单排名却是有所下滑的。2019年时,孙飘扬以841.57亿元的个人持股市值排在了2019红周刊富豪榜第四位,可到了2020年,其个人持股身家虽然成功迈进千亿元大关,达1319.8亿元,但排名却退到了迈瑞医疗李西廷与爱尔眼科陈邦之后,位列第8位。对这3家医药公司2020年以来的走势复盘,可发现恒瑞医药年内虽然跑赢了市场均值和行业均值,股价全年上涨53.19%,但相比爱尔眼科、迈瑞医疗的涨幅却是小巫见大巫,年内爱尔眼科、迈瑞医疗的股价分别上涨了146.85%和135.51%。在2019年时,迈瑞医疗2211.34亿元的总市值相较恒瑞医药的3870.85亿元相差1659.51亿元,到了2020年度,迈瑞医疗5178.84亿元的总市值与恒瑞医药5942.73亿元的总市值差距缩小至763.89亿元。而如果以今年以来最新的收盘价统计,迈瑞医疗的总市值则实现了对恒瑞医药的超越。与此同时,爱尔眼科的总市值也从2019年的1225.49亿元,2020年大幅扩张至3086.6亿元。

时势造英雄,迈瑞医疗业绩、股价的大涨离不开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呼吸机需求急速上升的特殊背景。而翻看爱尔眼科的财报,不得不说也确实十分好看: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共计85.65亿元,其中第三季度的营收超过了44亿元,环比接近翻倍;净收入8.7亿元,毛利率接近50%,净利润超过23%,投资回报率接近20%;净利润方面,公司历年的同比增速均超过了30%。

钟睒睒取代马云晋升亚洲首富

其实,如果我们将2020年以来上市的公司也统计在内,可发现同为医疗器械公司的万泰生物自2020年4月29日上市以来,累计涨幅已高达2310.95%,是2020年以来市场上“最牛”的股票。2020年末,万泰生物的总市值为873.83亿元,实控人钟睒睒年末的持股市值为656.69亿元,排在了2020红周刊富豪榜的第23位。进入2021年,万泰生物股价仍在继续飙涨,区间涨幅达50.74%,这一结果推动公司的总市值成功突破千亿,达到1317.19亿元,而随之水涨船高的是钟睒睒持有万泰生物的股权市值,已迅速增至989.87亿元。

万泰生物成立于1991年,总部位于北京,主营业务为体外诊断试剂、体外诊断仪器与疫苗的研发、生产及销售。2020年无疑是万泰生物的“大年”,2019年12月30日,公司历时18年研发的二甲宫颈癌(HPV2)疫苗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上市,打破了进口疫苗在国内的垄断,成为全球第三个、中国第一个且是惟一一个获批上市的二价宫颈癌疫苗。该疫苗于2020年5月正式上市销售。2020年初,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万泰生物迅速推出了自研新冠肺炎病毒检测试剂,并于2020年3月获批上市,在防疫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万泰生物的九价HPV疫苗已进入II期临床,这也是全球第二个、中国首个申请临床试验的国产九价HPV疫苗。2020年12月31日,万泰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厦门大学、香港大学合作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已进入二期临床试验。“赛道”好,有多项独家技术,还极具想象空间,公司自然获得了市场资金的高度追捧。

万泰生物备受投资者关注,除了暴涨的股价和暴增的业绩,与其实控人钟睒睒也有很大关系。逾千亿元的万泰生物持股市值仅仅只是钟睒睒财富的一小部分。2020年9月8日,钟睒睒身为实控人的另一家公司农夫山泉在香港上市,84.4%的直接和间接持股,以2020年底的股价测算,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的股权市值高达约5558亿港元。从2020年度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钟睒睒的身家达到795亿美元,成功进入了全球财富榜的前十之席,为全球第六大富商,一举超越马云,新进为亚洲首富。

说起钟睒睒与万泰生物的故事,还要追溯到20年前。2000年,钟睒睒执掌的养生堂与厦门大学合作建立了“厦门大学养生堂生物药物实验室”。第二年9月,彼时已经47岁的钟睒睒便通过厦门大学方面的联系,斥资1710万元从港资手中买下了被不断“卖身”的生物医药公司——万泰生物,并持有其95%的股权,正式涉足生物疫苗行业。自此之后,万泰生物多年来一直低调发展。直到2016年,葛兰素史克(GSK)的HPV疫苗在国内获批,一时之间HPV疫苗成为关注焦点。万泰生物与厦门大学联合研制的2价HPV疫苗,于2019年底获批,成为了首家获批的国产宫颈癌疫苗。2020年4月,万泰生物顶着“首个国产HPV疫苗”的光环成功登陆了上交所,钟睒睒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在钟睒睒的商业逻辑里,有一个著名的“茶叶蛋”和“原子弹”理论。他认为农夫山泉、成长快乐等品牌只是公司的“茶叶蛋系列产品”,真正的“原子弹”在于生物制药研究领域的发展潜力,最终要实现“以茶叶蛋养原子弹”的战略意图。不过,虽然农夫山泉只是钟睒睒心中的“茶叶蛋”,但赚钱能力却丝毫不逊色。2017~2019年,农夫山泉营收分别为174.91亿、204.75亿、240.2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86亿、36.12亿、49.54亿元,市场占有率连续8年中国第一。

曾毓群成就新能源第一股

虽然宁德时代实控人曾毓群并非2020年A股财富榜前十的“新面孔”,但宁德时代的市值扩张力度和曾毓群的排名变动都值得被着墨更多。

身为宁德时代的掌门人,曾毓群常说一句话,“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宁德时代之所以能在短短数年成为行业领头羊,与其马不停蹄地扩张有着直接关系。2017年起,公司明显加快了扩张步伐。在海外,宁德时代不断完善海外收购、海外生产基地、全球研发中心等综合布局,先后在德国、法国、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地设立子公司;以及3000万欧元参股芬兰维美德汽车22%股权。2018年7月,宁德时代投资2.4亿欧元在德国图林根州建设生产基地,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计划于2021年投产,2022年形成14GWh产能。这是中国动力电池企业首次登陆以汽车工业著称的德国。而为了支持项目的落地,宝马向宁德时代送出了40亿欧元的大订单。此后,戴姆勒、大众、雪铁龙、沃尔沃和捷豹路虎等国际巨头也相继成为其客户。2020年12月,印尼海事与投资部副部长又传出,宁德时代计划在印尼投资50亿美元兴建一家锂电池工厂,预计2024年投产。此举抢占上游镍矿资源意图明显,但印尼方面却要求其确保60%的镍在当地被加工成电池。

在国内,宁德时代的扩张步伐也相当紧凑。2020年2月,公司宣布投资300亿元建设宁德车里湾锂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湖西锂电池扩建项目、江苏动力及储能锂电池项目三期、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等。2020年12月,宁德时代又发布多份公告,分别为投资建设锂离子电池福鼎生产基地项目、投资扩建动力电池宜宾制造基地项目、投资扩建锂离子电池江苏生产基地项目。三大项目合计总投资金额达390亿元。整体上,宁德时代仅在2020年初与年末,已投资690亿元扩产。去年8月11日,其还宣布拟围绕其电池业务对境内外上下游企业进行投资,金额约190.67亿元。

诞生于福建宁德的宁德时代,在不足300万人口的城市,短短7年内即发展成为了行业内的独角兽企业,持续为国际一流车企供应电池。截至2020年,宁德时代已连续4年稳居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首位,同时占据中国动力电池市场近一半份额。身为资本市场的明星企业,自2018年6月上市以来,股价从25.14元的发行价最高触及424.99元,不到3年时间即实现了近15倍的上涨。2020年底,宁德时代的总市值为8179.02亿元,今年1月8日盘中总市值最高达到9898.02亿元,距离万亿市值就差一步之遥。虽然近日公司股价因“爆炸门”事件有所影响,但随着不断投产,以及海洋对岸马斯克喊话加大产能,宁德时代成为创业板第一家市值过万亿的公司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

李西廷身家赶超孙飘扬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卷起千层A股浪,很多公司被拍在沙滩上,也有很多公司实现了乘势大涨。在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与维护期间,迈瑞医疗走在了第一线,一篇名为“火神山速度背后的迈瑞医疗:12小时完成医疗设备安装调试工作”的报道为迈瑞医疗股价的一路高歌奠定了累月不衰的力量,也在迈瑞的高楼上再添一层功勋馆。

1991年,身在安科的李西廷和徐航一起创立了迈瑞电子。2006年,迈瑞电子在纽约上市,成为了中国首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医疗设备企业。但在美股的时候,迈瑞医疗的成长性并不算优异,市值也只有200亿元左右。2016年,迈瑞完成33亿美元的私有化交易从美股退市,开启了回归A股的步伐。2018年5月,深圳迈瑞生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招股书,随后正式登陆深交所。2018年10月16日,迈瑞医疗上市成功,一时间风光无两。而在A股不到3年的时间里,迈瑞医疗的最新市值已经壮大到5612.12亿元,身为公司的实控人,李西廷和徐航的持股市值分别高达1509.66亿元和1371.04亿元。

2020年末,李西廷持有迈瑞医疗股份的市值为1561.53亿元,排在A股实控人富豪榜的第六位,其2019年之所以没有进入红周刊富豪榜,原因主要是其境外法人身份,2019年末,李西廷在迈瑞医疗的持股市值为594.85亿元,如果进入统计,则其应排在当年富豪榜的第八位。2020年,随着公司股价的一路高歌,不仅李西廷的持股市值排名更上一层楼,且成功超越了恒瑞医药掌门人孙飘扬的持股身家。进入2021年,迈瑞医疗的股价依然在不断刷新高点,目前迈瑞医疗的总市值已经赶超恒瑞医药。以最新收盘价计算,迈瑞医疗的总市值为5876.77亿元,而恒瑞医药的总市值则为5720.93亿元。一个多月前的2020年末,迈瑞医疗的总市值还较恒瑞医药有763.89亿元的差距。

2020年以来,在积极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后,迈瑞医疗在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取得了良好开局。迈瑞医疗为国内最大的医械企业,其主要从事高端医疗器械的研发、制造、营销及服务,其主营业务包括生命信息与支持、体外诊断以及医学影像。其中迈瑞医疗体外诊断的支柱产品是血液细胞分析仪,在全球市场和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均排名第二。今年1月29日,迈瑞医疗官方表示,已与腾讯AI Lab签署AI合作框架协议,共同研发用于血液细胞分析的AI产品,并进一步探索AI技术在体外诊断的融合与应用。

“没有这个时代,成就不了迈瑞。但如果仅仅依靠时代红利,没有去努力,我们也成为不了今天的迈瑞。”李西廷曾如此表示。

多家明星公司实控人身价跌破百亿

相较上述不断进取的富豪们,在市场表现“二八”分化明显的2020年,还有很多公司的实控人过得很“委屈”,不仅个股在一年中跑输了大盘,且个人持股市值也出现了大幅缩水。以2019年《红周刊》富豪榜榜单来看,就有7位2019年的百亿富豪在2020年跌下了红周刊百亿富豪榜榜单,如乐普医疗实控人蒲忠杰、三只松鼠掌门人章燎原、蓝光发展的实控人杨铿、方大炭素的实控人方威等。

以市场曾界定为是白马股的乐普医疗为例,在投资人普遍认为是医药大年的2020年,其在2020年却下跌了17.37%,如果统计公司2020年7月13日~12月25日阶段高点至低点的跌幅,则股价回撤幅度一度达到41.4%。如此情况导致公司实控人蒲忠杰从2019年末115.8亿元的持股市值一路降至2020年末的90.15亿元。

身价缩水更为明显的还有三只松鼠的掌门人章燎原,其在2019年末时的身家还有102.99亿元,可到了2020年末,持股市值已缩水至65.74亿元。虽然在2021年初时曾实现过一波上涨,但2月份以来,三只松鼠竟然在近4个交易日股价出现超过20%的回撤,从暴跌原因分析,主要是大股东IDG疯狂套现所致。按理说,原始股东在公司上市后获利套现非常正常,但IDG作为第二大股东,如此马不停蹄地大减持或与三只松鼠近两年业绩不佳有很大关系。

三只松鼠属于纯互联网零食品牌,产品主要靠代工,毛利润比洽洽食品、良品铺子等同行要低,而渠道依靠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售卖,没有开店成本。照理来说,三只松鼠应该很赚钱,但是情况却截然相反,其营收、利润每况愈下,与竞争对手差距也越来越大。2015~2019年,三只松鼠营收从20亿暴涨至101亿,但是随着电商红利结束,线上获客成本普遍上升,2014~2019年,三只松鼠销售费用暴涨近10倍,从2.34亿元翻到22.98亿元。这意味着三只松鼠要拿出更多销售费用,例如平台费用、明星代言、电视植入等才能维持营收增长,赚到的钱基本都贡献给了平台。除此之外,三只松鼠的“代工模式”也隐患重重。由于没有自己的工厂,坚果大多委托给供应商“代工”,然后贴上三只松鼠的统一包装,三只松鼠的产品质量经常出现问题。不久前,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发布一份报告显示,15款国内外知名品牌薯片中,丙烯酰胺含量超过欧盟标准。其中含量最高的品牌之一就有三只松鼠。作为食品产商,没有独到的产品,而且产品质量堪忧,只有漂亮的包装,似乎很难真的留住消费者的心,当然也就更留不住资本这颗冷酷的心了。

本文已刊发于2月2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