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起底雪松控股:张劲破碎的“中国嘉能可”之梦

证券之星 发布于 03月05日 15:54

近日,雪松信托毁约未兑付的消息,再次将雪松控股推上舆论漩涡。

在2020年底,多位曾在2020年6月与雪松信托签署过收益权转让协议的投资人,并没有等来雪松信托承诺的本息兑付款。

据一位投资者的统计,雪松信托目前仍有24个项目未完成给付,逾期本金高达38.09亿元。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其自家的理财师对违约似乎也不知情,在投资者的维权群内发布消息质疑公司操作。

作为雪松系的重要一员,雪松信托在2018年入主暴雷的中江信托时,一度被市场称为“白马骑士”。雪松控股董事长张劲在接手时更是放出豪言,称他将作为解决中江信托历史问题的第一负责人。

但时过境迁,2020年底投资者再次拿着协议“上门讨债”时,得到的却是雪松信托副总裁李楠的一句“此前签署的受益权转让协议无效”。

屋漏偏逢连夜雨,雪松信托在去年还被媒体质疑百亿债务压顶、底层资产虚假,疑似进行自融,可谓是多事之秋的一年。这不禁让人感到疑惑,官网上世界500强标志赫然醒目、号称要成为“中国嘉能可”的雪松控股到底怎么了?

掌门人张劲的传奇往事

关于雪松掌门人张劲的发家史,网上有诸多版本,“第一批创投人”、股神的帽子更是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1989年,18岁的张劲被深圳大学录取,和马化腾是同届校友。凭借深圳的天时地利,他在内部股上赚取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在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张劲撤出股市,转战房地产市场,于当年创办雪松的前身君华集团。

随后乘着房地产蓬勃发展的东风,君华集团迅速崛起,成为广州知名开发商,并进军有色金属贸易、金融投资、汽车销售、大宗商品领域等板块。

2015年8月,雪松资本成立,后更名为雪松控股集团。

2016年2月,位于深圳的利凯私募基金由一个自然人控股公司,通过股权转让被纳入雪松控股集团,这也是雪松杀入金融圈的“第一枪”。与此同时,雪松旗下的深圳市前海润邦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此后,润邦财富开始呈现爆发式增长,全国募集量最高时一年能做到上百亿,给客户7%-11%不等的收益,销售费用率1.2%-2%。

虽然掌管着多家公司,但张劲行事一直保持低调,直到近年雪松频繁大手笔买入上市公司股权,以及张劲本人频繁登上各大富豪榜单,才引起舆论关注。

2016年11月,雪松控股耗资48亿收购化工企业齐翔腾达(002408.SZ),获得麾下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7年6月,同为山东上市公司的男装品牌希努尔(002485.SZ)公告称,雪松控股旗下的雪松文旅受让公司62.51%股权,对价近42亿。

2017年上半年,雪松控股通过旗下广州联华实业收购佛山金盛瑞泰,间接持有了开源证券28.53%股权。

2018年11月,中国银保监会下发中江信托股权变更批复,批准雪松控股收购中江信托71.2%股份。此次股权变更完成后,雪松控股成为中江信托的第一大股东。

时至今日,雪松控股身上的房企色彩已不再浓重,其摇身一变,成了中国大宗商品的领军企业,打造的“地产+实业+金融”的综合产业集团版图也逐渐清晰。在2020年,其以2851亿元营收位列世界五百强第296位。

深陷债务危机罗生门

迈入世界500强并不意味着张劲能高枕无忧。大手笔运作、高杠杆融资、产业多元化在给雪松带来光辉“战绩”的同时,天量杠杆债务也成了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2020下半年证券时报的几篇调查报道,更是如重磅炸弹般,将雪松的债务问题轰上了热搜。

2020年9月22日,证券时报发布《雪松系528亿债务压顶 还欠税局35.4亿税款》,称雪松实业集团的负债总额,从2015年末90亿元增至2020年6月末的528亿元,资产负债率65.2%,扣除无形资产、商誉等部分后的资产负债率为77%。

文章称,截至2020年6月末,雪松实业累计还欠35.4亿元税款未缴纳。被质押子公司资产总计455亿元,而雪松实业集团总资产不过752亿元。雪松实业集团几乎所有的债权融资手段都用上了。

据悉,其于2017-2019年共计发行四只公司债,金额合计38亿元,截至2019年末偿付32.5亿元;2019年,雪松实业又通过地方金交所,发行总额25.6亿元的5只债权融资计划。

证券时报另一文章《雪松信托迷雾:42只产品风控全线裸奔,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借道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则直指雪松信托,质疑其存在“幕后融资人”和“自融”情况,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所谓“长青”系列42只产品风控全线裸奔。

当日,雪松实业发布公告,称该报道恶意解读,形成严重不良影响,并列出7条澄清内容。

从回应看,雪松信托满怀冤屈,给出的佐证也关键扎实,一定程度上稀释了市场质疑声。但另一些质疑点,雪松信托似乎“避重就轻”,没有给出回答。

例如媒体质疑的雪松信托“长青”产品唯一合作方文心保理,其未给出正面回应。

公开信息显示,文心保理目前由4大股东构成:北京文心创新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占比30%、北京文心房山文创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占比30%、茂翔科技有限公司占比25%、珠海晋汇创富贰拾贰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占比15%。

值得注意的是,文心保理持股60%的国资大股东,一直是雪松信托的宣传点。而40%的民营股东出资额未实缴,且一股东存在问题隐患。之后该企业更是被爆出关联股东涉嫌非法集资,此外还存在发行部分私募产品在备案之前就对外募资的情况。

另外,雪松信托存在误导性宣传、隐藏债务人资质等质疑,雪松回应中也未提及。

孱弱的世界500强

瞄准雪松系的“质疑子弹”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但非议声依旧不断。

其中最为突出的质疑便是,雪松这顶引以为荣的世界500强的帽子。

《财富》杂志数据显示,雪松控股近年来在营收规模连增的同时,总资产、净利润却双双下滑。2019年,公司总资产167.37亿美元,同比下滑20%;2017年-2019年,公司净利润更是从10.68亿美元降至1.22亿美元。

有声音称,雪松控股名不副实,是孱弱的500强。这并非是空穴来凤,从其最重要的子公司雪松实业近年的财报数据便可窥见一斑。

雪松实业9成以上收入来自供应链管理,该业务毛利率不到1%。2019年,雪松实业营收2675.52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93.84%;公司归母净利润18.82亿元,净利率仅0.7%。也就是说,除了雪松实业,雪松旗下其他业务均存在较严重的亏损。

另外,雪松实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常年远低于净利润,盈利质量有待提升。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雪松实业总负债447.94亿元,同比增长11.83%,资产负债率55.29%,同比增长2.03%,扣除商誉及无形资产后的资产负债率65.29%。负债增长及高企态势,同样值得关注。

巨额负债如同压在雪松头上的一座大山,重压之下,张劲将两家上市公司收入麾下后,便迅速质押了所持股份。

2016年和2017年,雪松控股拿下两家上市公司之后,快速质押所持股份。截至今年上半年末,雪松文旅所持希努尔股权已全部质押;齐翔石油所持齐翔腾达股权也已质押超过80%。

另外,张劲近年来颇为重视的信托业务,也屡屡受挫。

雪松信托2019年营收营收2.64亿元,较2018年4.18亿元减少36.84%;营业支出17.41亿元,较2018年32.55亿元减少46.51%。

另外,2019年,雪松信托净亏损15.34亿元,不良双增。不良资产由期初的5.1亿元增至7.89亿元,不良率由11.36%升至28.85%。

可见,在重金收购中江信托股权后,这位白衣骑士的成绩单仍然惨淡。

“中国嘉能可”梦碎后何去何从

在恒大总部搬出广州后,雪松控股便被成为广东的民企“一哥”。张劲曾公开表示,立志在广州成就一家世界级实业企业,成为中国的嘉能可。

众所周知,嘉能可既是全球大宗商品供应链的领军者,同时也是全球第四大矿业集团,拥有100多座矿山等上游资源。

嘉能可成功的背后是其强力的供应链金融服务能力。嘉能可在全球拥有多个私募基金公司,融资渠道畅顺,能快速便利地在全球范围内为其供应链上下游客户提供便捷的供应链金融服务。

但就雪松目前的景况而言,宏大愿景落地似乎是天方夜谭。

种种迹象表明,张劲或有意重拾老本行,做大地产业务。

先是2020年11月下旬,雪松控股被曝出将旗下物管企业雪松智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80%股权转让予一家名为广州祥泰的神秘公司,而广州祥泰疑似广州合景泰富的影子公司。

据第一财经报道,在2018年前后,雪松物业板块有强烈上市意愿,但两年过后,已有超过20家物管企业登录港股,而雪松物业上市消息迟迟未能坐实,直到2020年年中,雪松物业最终选择直接转让。

2020年年底,雪松控股又被爆出介入了广州最大的旧改项目——广州黄埔区何棠下村,容积率总建筑面积高达466.37万平。

从批复方案可知,广州市景腾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负责拆除改造,穿透股权后可知其为雪松控股旗下公司。

除此之外,张劲近年来不断招兵买马,先后挖来原协信控股集团副总裁王信琦、原鑫苑集团总裁李尚荣,分别担任雪松集团副总裁及总裁。

雪松内部员工曾指出,虽然地产业务早就有了,但老板最近一两年才开始想着做大做强,这也是力邀王信琦来雪松的主要使命所在。

令人玩味的是,何棠下村旧改项目原股东是安信信托,但去年6月安信暴雷,随后此项目便转让给了雪松。

这是否也意味着张劲执掌的雪松控股,未来有可能淡化信托业务,依靠地产业务重新发力?

不过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旧改项目的性价比已不如以前,房地产企业要想持续稳健发展,还是得从公开市场上拿地。另外地产业务在雪松的版图中占比不高,凭借一两个旧改项目翻身的概率并不大。

成为“中国嘉能可”曾是张劲的雄心壮志,但在折戟信托业务后,这一美梦正渐行渐远。而此番转战地产能否告捷,仍需时间验证。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