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卖身求存的苏宁,路在何方?

证券之星 发布于 03月11日 10:58

自2月25日,苏宁易购宣布:拟转让本公司20%-25%的股份。坊间,关于“接盘侠”的猜测就没有停止过。

2月28日,随着苏宁易购复牌公告的发布,股权受让方的“面纱”终于被揭开了。受让方不是之前外界猜测最多的“南京国资”,而是深圳国资控股的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国际”)和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鹏资本”)。

3月1日,复牌后的苏宁易购股票开盘就一字涨停。

引进国有战略投资后,苏宁易购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持股比例为21.83%。深圳国资148亿入股苏宁易购,其中,鲲鹏资本持股比例为15%,深国际持股比例为8%。

张近东仍为第一大表决权股东,目前,苏宁易购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刚过完三十岁“生日”的苏宁,在而立之年经历如此大的变革,昔日零售大王是否老矣?

盛于零售

1990年,张近东在南京宁波路60号开了一家200平米的空调专卖店,自此与零售结缘。

1993年的“空调大战”,“小舢板”苏宁与“八大舰队”的国有商场打响了价格战。此次交战,苏宁获胜,并摘取全国最大空调经销商桂冠,初露头角,演绎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苏宁现象”。

1996年,苏宁走出南京,在扬州开出了第一家子公司,拉开了连锁的序幕。

空调专营的这几年,奠定了苏宁在家电零售市场的地位。

之后,苏宁电器把握行业发展趋势,实施二次创业,向综合电器连锁经营转型。

1999年,苏宁在南京新街口开出了当时中国单店营业面积最大的综合电器店,标志着苏宁电器从空调专营转型到综合电器全国连锁经营。

2004年,其在深圳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家电连锁第一股。2007年,股价上涨了近40倍,成为当时A股投资回报率最高股票之一。

搭乘时代的东风,苏宁发展地顺风顺水。期间,虽与国美也上演过“美苏争霸”,但随着国美掌门人黄光裕的入狱,苏宁规模已渐赶超国美。

经过几年一家独大的发展,2011年,苏宁营收、净利润分别达到938.9亿和48.2亿元。同期,阿里的净利润只有16.1亿元,营收规模也只有119亿元。而京东营收虽高出阿里,但净利润为-12.8亿元。

受制转型

然而,2012年开始,苏宁便日渐式微。

2014年至2019年期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5亿元、-14.6亿元、-11.1亿元、-8839万元、-3.59亿元以及-57.1亿元。再根据今年1月份,苏宁易购发布的2020年业绩预告:扣非后净利润预计亏损60.87-65.87亿元,计算下来,苏宁易购易购过去七年,累计亏损超过160亿元。

2014年-2020年,苏宁易购的账面净利润几乎由非经常性损益支撑,而主营业务能力却大幅下滑。

昔日零售霸主,面对如此窘境,反映的本质问题还是其转型失利。

在阿里、京东崛起前,家电销售业的“龙头”称号,苏宁当之无愧。但是,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苏宁却一直受到掣肘。

其实,在2009年打败国美后,张近东也感受到了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崛起,并开始尝试摸索。

但是线上的运营方式和线下的零售差异很大,拥有众多的线下连锁门店,使得苏宁全面转型变得异常艰难。

错失先机后,等到2010年,苏宁再下定决心做电子商务时,已经在抢夺用户心智的关键一役掉队。更多的是,被动地蹒跚。

线上业务竞争激烈,线下门店业务发展疲软。

败于扩张

主业不见起色后,苏宁突然剑走偏锋,开启了“贾跃亭式”的蒙眼狂奔,盲目扩张。

2012年,苏宁耗资6600万美元全资收购母婴平台红孩子,开始去“家电化”。截至2019年底,苏宁红孩子门店坪效为7640.01元/坪,是苏宁易购坪效最低的门店。

2013年,苏宁2.5亿美元收购PPTV,企图在视频领域试水。不到2年,烧钱不止的PPTV,又惨被苏宁剥离。

2014年1月,苏宁1000万美元全资收购满座网,并将其并入自己的本地生活事业部。但是,满座网仅运营2年就倒闭了。

2015年底,苏宁以19.3亿元入股努比亚,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切入智能手机赛道。2016年,努比亚亏损2亿元。

2017年,苏宁42.5亿元完成对天天快递的收购。随后两年,据苏宁易购财报显示,天天快递的亏损不断扩大。

2019年,苏宁27亿元收购37家万达门店,给财务压顶的王健林纾困。又斥资48亿元买下家乐福中国80%股份。再加上收购的江苏足球俱乐部和国际米兰俱乐部,这些年苏宁在各个领域的投资金额都不小。

但是,这些业务都没获得预期的回报,基本都是烧钱和亏损。

多年来,苏宁旗下共有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板块。其中,除了苏宁易购之外,其余七大板块均不直接从事零售业务。

面对每况愈下的苏宁,张近东似乎意识到了近年来的“不务正业”。其也在团拜上发表讲话,称“我们要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不在零售主赛道的,就要该关的关、改砍的砍”。

衰于电商,败于扩张的苏宁,实在让人惋惜。

携手国资委,力挽狂澜

此次入股的深国际、鲲鹏资本均来自深圳国资,这让市场多少有些意外。

但细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这不是深圳国资和苏宁的第一次合作。去年,苏宁易购旗下的云网万店就获得了深创投领投的60亿元融资。

如果本次股权顺利转让,对于深圳国资委来说,或许可以解决深圳缺少重量级电商存在的问题。未来,可能会形成北京京东、上海拼多多、杭州阿里巴巴,以及深圳苏宁的电商格局新态势。

对于苏宁来说,拥有深圳国资背景信用的加持,苏宁易购公开市场信心有望得到提振。并且有利于公司再融资的恢复,能够短期解决苏宁所面临的债务问题,年内偿债能力会得到提升。

但是,苏宁积弊已久。中长期偿债能力还是要回归到自身经营效益上,以及引进战略投资后能否产生协同效应带来实质性的经营改善。

据公告称,深国际是一家以物流、收费公路为主业的企业。而苏宁自身也拥有物流板块,可能与深国际在物流、供应链等领域开展战略合作。

对于持股的另一家公司--鲲鹏资本,大家可能更为熟悉。在华为剥离荣耀时,这家公司就曾深度参与。正式剥离后的荣耀,在鲲鹏资本的支持下,表现强劲,新款手机供不应求。

无论如何,深国际、鲲鹏资本给苏宁提供的远不止资金上的帮助。之后,深国际、鲲鹏资本及其相关方也将围绕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渠道、代理商、免税业务等对苏宁赋能。

与此同时,苏宁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深耕华南市场。后期,苏宁拟进一步聚焦零售主业,落实全场景零售核心能力建设,加速推动长期战略实施落地。

结语

家电零售行业的竞争愈演愈烈,阵营划分也愈加明显。

曾与苏宁抢夺“家电市场第一”的国美,先后牵手拼多多、京东进行突围。去年4月,拼多多认购国美2亿美元可转债;同年5月,京东认购1亿元国美可转债,并以此获得国美2.8%的股份。与此同时,国美旗下商品上架拼多多、京东。

苏宁也于2015年,与阿里达成深度战略合作。可惜的是,苏宁为了新零售的扩张不断地抛售阿里股票,最后很可能使其之间的合作失衡。

随着黄光裕的回归,并喊话:18个月,国美,重回榜一。一系列的动作,可见国美来势汹汹。

那么,针对这一局势,苏宁下一步会“落子何处”?

从20年前的“线下江湖”到后面10年间的“线上江湖”,苏宁一直在适应时势的变化。但是在改革中,苏宁颓势尽显。此次,借助深国资,苏宁能否东山再起,还有待时间的考证。

新零售江湖,谁会笑到最后,我们拭目以待。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