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上陵集团重整方案出炉,普通债权或0清偿,子公司上陵牧业受拖累,IPO辅导被终止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3月18日 03:22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宁夏上陵集团因激进的多元化扩张,资金使用上的“贷长投”杠杆走高,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引发破产重整。《红周刊》记者获得的《重整草案》显示,如重整投票失败进入破产清算,则普通债权人的实际清偿率为0,包括国海在内的债权人将损失惨重。

上陵集团旗下的上陵牧业早在2017年即申请上市辅导,但因存在对大股东的违规担保,以及大股东已破产且存在股权更迭事宜,导致了自己上市辅导终止。

野蛮扩张、高杠杆、资金混同

上陵集团终至破产

《红周刊》在2018年12月刊发的《上陵债奇葩违约 国海陷入泥潭》一文指出,宁夏上陵集团在2012年发行了12宁上陵,至2018年到期后未能兑付。至此,上陵集团债务危机爆发。2020年7月,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上陵集团等20家公司合并重整。

为何上陵集团会破产?《红周刊》记者最新获得的资料显示,上陵集团由于规模扩张过快、业务板块过于多元化,尤其是2013年之后,债务人对国内经济形势误判和市场发展趋势把握不准,导致重资产不断丧失流动性,同时盈利能力逐步下降。2015年以来,在市场预期一年不如一年的情况下,债务人高息负债逐年攀升,直至经营利润无法覆盖高额利息。具体来说:

(1)资金使用策略错误。债务人各项业务中,除贸易、建筑施工周期较短外,房地产和牧业均属于投资回报期很长的业务。其中房地产板块,还形成了商场、酒店等大量自持物业和固定资产,长期占用高额资金。与此对应的是,银行借款和其他各类融资,大部分属于短期借贷。“短贷长投”的直接后果,就是极易发生资金链断裂风险;

(2)投资项目节奏把控错误。譬如,债务人于2010年开始投资建设的“青铜峡黄河外滩项目”,累计摘牌出让土地1194余亩,但由于对周边区域的商品房消化能力、开发节奏和开发周期把握不准,销售严重迟滞,影响了资金回笼,2017年后,最终通过大幅降价才基本销售完毕。

(3)高杠杆运营直接导致资金链断裂。2013年以来,由于青铜峡房产项目销售回款不理想等原因,上陵集团盈利逐年下降,并出现固定资产全部抵押和各种金融杠杆叠加的局面。加之为某破产企业偿还了1.17亿元的担保贷款,流动资金大幅缩减。由此,上陵集团开始陷入了用大额高息民间借贷、归还各类借款本息以维持运营的恶性循环,并最终到了利润无法覆盖本息的程度。

普通债权清偿率惊现负值,实际清偿或为0

管理人旱涝保收惹争议

《红周刊》此前曾报道过,在2018年底召开的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上,各方对上陵集团是否破产分歧很大。如果破产,则债券持有人的清偿率可能只有1折。然而就最新的破产方案来看,结果却更加悲观。

上陵债持有人提供的一份《重整计划草案》显示,对于普通债权:

(1)如重整通过,每位普通债权人的债权总额≤30万元的部分,按30%的比例清偿;超过30%的部分按照5%清偿。采用现金+实物相结合的受偿方式,现金清偿执行周期为5年。至于实物受偿,则以上陵集团旗下的房产项目为清偿资产。

(2)如重整未能通过,进入清算,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偿债能力分析报告》,受偿比例约为-2.29%,即普通债务实际受偿率可能为0。

据《草案》披露,上陵集团总资产的变现价值为21.3亿元,需偿付债权总额超过55亿元。在扣除有担保债务、共益债务等后,留给普通债权人的可变现资产的价值为-7551万元,即清偿率为-2.29%的负值。

为何进入清算后、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负?多位受访者表示,主要和破产过程中发生的共益债务有关,即为推动破产而支付给中介机构等各方的费用。材料显示,破产管理人等机构从2018年底介入以来,已支付的破产费用为478万元(其中差旅餐饮费276万元)。如破产方案通过,重整计划的执行期为5年,则破产管理费用总额高达3600万元。

上陵集团破产案的管理人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宁夏新中元律师事务所。有债券持有人抱怨,“中介机构在破产案中的油水很大,1个案子往往赚几千万,这本烂账没人管。”

此外,为维持上陵集团旗下地产业务的开工和运作、避免资产缩水,也产生了高昂的共益债务。截至2020年7月中旬,共益债务总额为3.14亿元。

子公司上陵牧业受拖累

长城证券终止对其上市辅导

上陵集团还发行了12宁上陵债券来募资,2018年到期后未能兑付本息5.42亿元。据《红周刊》记者了解,主承销商国海同时也是12宁上陵的最大的持有机构,持有规模约2.5亿元,其次是广州证券等机构。因此,上述重整草案能否通过,国海的决定至关重要。

12宁上陵债券的抵押物是宁夏固原文化街新时代购物中心,总面积超过2.5万平米,彼时的总评估值为10亿元,均价3.7万元/平米,担保物对债券本息的覆盖率接近2倍。“宁夏的一个县级市,商业地产均价怎么可能如此之高?”曾有持12宁上陵债券的私募基金人士质疑,“如此抵押,有欺诈发行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上陵集团旗下的上陵牧业以奶牛养殖为主业,公司于2014年初成为新三板扩容后的首批挂牌企业。2017年,上陵牧业向宁夏监管局报送了IPO辅导备案材料,辅导券商为长城证券,但在12宁上陵爆雷后,上陵牧业曝出存在为大股东担保数亿元的问题;2020年4月,长城证券称因大股东破产导致上陵牧业存在发生股权变动的可能,终止了上陵牧业的上市辅导。


不过,据《红周刊》记者了解,上陵牧业仍有上市的想法,其在业务层面和蒙牛已达成了全面合作,加之奶牛养殖业从2019年进入回暖期,待违规担保等问题解决后,公司未来仍会再次冲击IPO,“实现企业价值和股东价值的最大化”。可供参考的是,以羊奶产品为主业的红星美羚在2018年从新三板摘牌后,就积极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