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变味的资产减值:合力泰连续6年持续盈利,一个季度巨亏20亿很蹊跷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3月21日 00:49

红周刊 记者 | 王宗耀

作为一家智能制造企业,又是珠海市2019年工业互联网应用标杆示范企业,连续6个年度盈利且2020年前三季度仍盈利1.29亿元的合力泰,在不久前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2020年业绩预计出现28.5亿元至19.2亿元巨额亏损,如此巨大反差变化令人意外。

根据年度业绩预告披露,合力泰因商誉出现减值预计计提损失3亿元,因应收账款坏账计提的损失约5亿元,因对存货评估的减值影响净利润约6亿元,单这几项计提,对公司2020年的业绩影响金额就达到了14亿元。

对于大量计提资产减值的原因,从公司的解释来看,与2020年的疫情及中美贸易摩擦等因素有关。去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对国内外诸多企业确实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因此以疫情影响为解释理由尚可理解,可若考虑到合力泰收入构成情况,即其2019年有8成多的收入均来自于境内,而境外收入占比不过13.87%的背景(其中包括了来自我国香港、印度、德国等地区的收入),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究竟有多大是值得商榷的。

财报显示,合力泰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智能终端核心部件的制造商和方案商,其产品主要包括触控显示产品、光电传感产品FPC和5G材料产品等,而其下游客户主要为手机制造商,其中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TCL、三星、微软等知名大企业,而华为公司为其十分重要的客户。自2019年开始,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对华为公司影响明显,而作为华为的供应商,合力泰也受到一定影响。

合力泰在给深证证券交易所的答复函中曾表示:“2020年8月末,美国商务部再次升级对H公司的禁令,全面禁止H公司向第三方采购芯片,H公司的手机业务受到了全面影响。同时,其他国家纷纷表示跟随美国,拒绝H公司参与5G建设,影响5G产品的市场需求。随着大量订单的取消,公司库存压力持续增大,相关备料及产成品出现了明显的减值迹象。”很明显,这里的H公司指的就是华为。

根据公司的解释,其一方面对市场预期较为激进,相关原材料的备货和产成品的库存在2019年快速增加,导致库存压力增大;另一方面,贸易战影响之下,相关公司订单减少;第三方面则是因为疫情影响,海外客户订单取消,导致备料订单形成了呆滞物料。因此,合力泰一次性计提的存货减值就影响净利润6亿元。

如此情况不难看出,合力泰对大客户存在较大的依赖,在贸易摩擦加大下,大客户受到影响导致公司的业务结构发生了巨大调整,导致存货发生巨额减值,进而对其业绩也产生了巨大影响。可即便如此,一次性大量计提存货减值还是有一定疑点存在的。

众所周知,中美贸易摩擦2019年就已经相当严重了,美国数次提高诸多产品关税,对国内企业影响已经相当巨大,这意味着合力泰大量存货实际上在2019年就已经有很高的减值风险。数据显示,其2019年存货账面余额高达52.47亿元,理论上,其此时就应当注重存货风险,开始大量计提存货跌价损失才对,然而其当年计提的存货跌价损失金额却仅有3518万元,仅为存货账面余额的0.67%。而到了2020年,其不但不注意控制存货风险,反而使得存货规模继续大幅增加,到2020年三季度末,其存货金额已经增加到78.97亿元,相比期初增加了52.33%。有意思的是,此时公司仍然没有对可能存在大幅跌价的存货计提多少减值损失,直到年末时才一次性大额计提,很显然如此做法是值得探讨的。

除了集中大量计提存货跌价损失外,合力泰2020年还预计将计提应收账款坏账损失约5亿元,而这项计提的合理性同样可疑。

以2019年数据对比分析,合力泰2019年末的应收账款金额为84.87亿元,当期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减值2.16亿元,这一损失占应收账款金额的比例为2.55%。由于2020年年报尚未披露,其当期的应收账款金额相比三季度是否有大幅增加尚不明确,但从三季报数据来看,其应收账款金额为84.28亿元,与2019年相比,变化是并不明显的,说明其回款情况还是不错的。可到了2020年年末,预计计提的坏账损失却占三季度末应收账款的比例的5.93%,如此明显变化显然让人有些疑惑的,难道其四季度的回款状况已经变的非常差了?

事实可能并不是这样。依据2020年三季度的数据来看,合力泰2020年三季度末,“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是当期营业收入的1.08倍,而这一比例在2019年约为1倍,这种情况意味着其去年三季度销售回款状况可能比2019年还要好。在国内第四季度疫情明显平息下(应收来源以国内收入为主),其回款反而变差的结果显然是有些不合常理的。那么,有没有可能是其借着当年的损失,一次性将应收账款坏账损失大幅计提,为未来的盈利留下更大的空间?否则,在公司2019年应收账款金额就相当巨大的情况,早就应该将可能产生的坏账损失提前计提了。

值得一提的是,从近年数据来看,合力泰经营上的表现还算不错,其营业收入在持续增长,其中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了27.57%、11.87%和9.44%,即使是2020年前三季度也同比增长了15.45%;净利润方面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了33.54%和11.91%,2019年虽然有所下降,但净利润仍然超过10亿元,即使是前三季度其仍然盈利过亿元。而经营性现金流方面,其表现也相当不错,自2015年以来,仅有2018年现金流为负,令人不解的是,即便如此,其仍然存在巨大的资金危机。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货币资金相比2019年大幅锐减超过10亿元,仅剩下25.23亿元,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则仅有9.34亿元,这意味着其货币资金中大部分为不能随时支取的受限资金,而更严峻的是,其当期的短期借款金额却高达67.1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还有14.40亿元。那么问题在于,其多年来经营盈利的钱都去了哪里?

事实上,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2018年至2019年,其关联方曾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达1亿元,却并未及时披露,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其孙公司会计不仅将政府补助处理错误,并且还篡改了政府文件及银行单据,而合力泰在重大股权披露时间也未及时披露,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信息披露的相关制度,企业信誉严重丧失。如此状况之下,难免让人怀疑其此前盈利的真实性,而其2020年突然间大幅资产减值,是否是为此前财务问题“填坑”的行为呢?

此外,从公司大股东持股情况来看,其中也是存在令人诟病之处。

合力泰早期的实际控制人为文开福,2018年9月份,其将15.06%股权4.69亿股的股份转让给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并将合力泰总股本的14.84%的表决权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委托电子信息集团行使,从而使得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合力泰最大股东。而2020年3月份,合力泰发布公告表示,其原董事长文开福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和短线交易案,将被中国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对文开福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合计53万元罚款。此时,文开福仍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也是第二大股东,持有上市公司4.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76%。此事发生后不久,文开福换届选举中离开董事长职位,并且大幅减持上市公司1.7亿股权,截至2020年末,文开福持股比例仅剩下8.32%。而合力泰的二级市场的表现也一塌糊涂,从2020年3月份文开福处罚预告发布后,便一路下滑,从当时8.33元/股的最高价到今年2月份3.01元/股的最低价,下跌幅度达63.87%,这令二级市场投资者“很受伤”。

就在原董事长被处罚,离开董事长职位并大幅减持后,合力泰便计划于2020年大幅计提资产减值,导致公司业绩预计大幅亏损数十亿元。结合前文其诸多不合理的资产计提,这很可能意味着,合力泰将很多不为人知的财务问题借着此次亏损机会,一次性“清洗”干净了。

(本文已刊发于3月2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