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百度即将“二次上市”,AI标签价值几许?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3月21日 00:28

红周刊 记者 | 陈秋

在百度AI业务中, Apollo被认为会是最先迎来商业化的业务。同时,在百度第四季度财报披露后,市场对Apollo开始给予单独估值。但是3年内可能很难实现。

据百度公告,公司将于3月23日上午9时整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到那天,曾经的“BAT”(百度、阿里和腾讯)三大巨头将实现在港股市场的“大聚首”。不过,“BAT”毕竟已是历史,目前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方阵只有腾讯和阿里,第二方阵是美团、拼多多和京东以及百度。那么,以AI业务为“升级”目标的百度,能否通过在港上市成功逆袭呢?

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经理对《红周刊》记者表示, “百度目前的盈利业务还是其传统业务,而AI业务是其‘博取’未来的抓手。”他熟悉的一些投资人之前不看好百度,对现在转型的百度也难言看好。

事实上,百度面临的现实是,传统业务方面背负着“搜索引擎已死”的质疑,AI业务方面又面临“商业化”短期无法落地的窘境。

三年内看不到Apollo商业化可能

百度AI业务依然处于投入期

百度在2017年提出“All in AI”战略,通过不断剥离其他业务以聚焦AI领域,这几年已经发展了不少新业务。但在多位专家看来,虽然百度展现了丰富的AI全景图,所涉及的AI能力多达250余项,但真正进展明显、成熟且具备一定竞争力的AI技术,只有 DuerOS(语音助手和智能设备)和Apollo(自动驾驶和智能交通)这两条业务线。

曾任中信证券高级副总裁兼互联网首席分析师的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百度认为汽车和家庭有望成为继手机后的重要流量入口,所以选择在此领域布局。基于智能汽车前景广阔,公司选择布局汽车端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全球首个无人驾驶开放平台。基于下一代的互动方式将从“触摸”变成“语音”沟通,百度布局DuerOS——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

目前,DuerOS载体是小度助手,该赛道竞争激烈,其中不乏苹果、小米、华为等巨头,这些公司不仅拥有智能手机入口,也具有较为完备的家电全场景布局,以及一拨忠实的粉丝。在张孝荣看来,广义来说,百度DuerOS落地场景可覆盖各行各业。凡是可以使用语音识别交互的场景均可采用DuerOS系统,如行业客服、教育答疑、个人助理等。现在主要采用键盘、触摸屏等工具进行人机沟通的工作,有很多功能未来可以被语音交互系统替代。当然,这个场景的实现,有赖于语音交互技术的智能程度的提升。

不过,元气资本分析师宁泊为分析称,DuerOS实现增量的落地一定是在车机场景,从而与Apollo平台打通。

在百度AI业务中, Apollo被认为会是最先迎来商业化的业务。同时,在百度第四季度财报披露后,市场对Apollo开始给予单独估值。

Apollo是2013年启动、2017年推出的计划,百度最新财报显示,去年12月,百度在中国累计获得测试许可已达199张;乘用车自动驾驶服务方面,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通过高精地图、自主泊车等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已与10家中国及全球车企达成战略合作。此外,ANP领航辅助驾驶解决方案也开始商业化落地;在自动驾驶乘车服务方面,截至2020年12月,Apollo Robotaxi及Robobus已接待乘客超21万;3月2日,百度与吉利合资成立电动汽车企业“集度汽车有限公司”。

多位专家对《红周刊》记者称,百度Apollo的终局,很可能是Robotaxi成为本土智能交通的一部分基础设施。

智能交通是一个庞大的产业,也是GDP未来的支柱型产业。2020年2月,国家11个部委联合出台了《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将智能网联汽车作为整个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中国拥有几百万公里的高速、国道、省道以及城区道路。这对场内玩家而言,意味着新时代的大门已经打开了。

宁泊为对记者说,虽然Apollo肯定是最先迎来商业化的业务,但是3年内可能很难实现。“原因很简单,百度的野心是Robotaxi,百度自己造车就是为了绕开分销车厂品牌可能遇到的成本以及渠道壁垒,但‘重模式’对百度的能力考验过大。竞争壁垒最大的一定是来自车企的自研平台,因为所谓的人工智能差距其实不是很明显,但凡有点实力的车企都在做智能驾驶,也没有理由选择将未来汽车的核心大脑交给第三方互联网公司。”

宁泊为进一步解释说,在对整个赛道排名前五的公司调研后发现:“从成本来看,Robotaxi车辆成本达到110万-130万元/每辆,主要成本一是整车制造和改装,二是激光雷达、摄像头等传感器,后者在成本中占比很高,几乎占据总成本的40%左右。从渠道壁垒来看,无论车路协同还是单车智能,都在用‘软件’来定义汽车,因此,但凡有能力自研‘软件’的车企都不会把这一块外包给第三方的。这意味着,长期而言,百度并没有牢靠的分发渠道。”

即便剔除汽车厂商的自动驾驶研发情况,像百度这样专门做自动驾驶的公司还有滴滴无人驾驶、小马智行等公司,这些公司也在上海、广州、长沙等城市取得了测试资格。

在张孝荣看来,人工智能是一个高投入、慢产出的领域,百度“All in AI”投入巨大,估计会达到上千亿元。“整体来看目前仍在投入期,尚未有明显的商业产出。”

“现金牛”业务遭遇强劲竞争

第二主业谋求多年但始终难产

尽管百度已经宣称自己是“AI生态型公司”,但公司的“现金牛”还是传统业务。根据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百度总营收为1071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其中,线上营收为663亿元,同比增长仅为5%;第二大收入支撑来自爱奇艺,营收为297亿元,同比增长仅为2%;非营销的百度核心业务收入为124亿元,同比增长28%。非营销业务包括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和芯片等AI业务。这也是百度第四季度营收超出预期的主要原因。百度表示,在过去的10年间,百度研发费用增长了超过25倍。2020年,百度核心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例达21.4%。

多位专家表示,百度的“停滞不前”,究其原因是其拥有强大的(互联网)流量,但自身的产品开发和运营能力不足。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百度四季度营收增长很快,但其更多的是用市场费用来换取营收增长。“目前百度的核心业务市场的边界已拓展完毕,但其‘腹地’又早已被腾讯、字节跳动攻占,被逼得无法增长,市场占比也在不断收缩。百度想要增加营收,必须加大投入,所以就造成了净利润同比下降18%。而且这个趋势在短期内不可能逆转,百度的一些新业务的投入巨大,包括云服务、智能交通等。”

宁泊为表示,“从收入结构来看,百度是依靠互联网搜索门户的广告收入,它的核心特征是以流量为B端客户提供营销渠道,随着流量从PC端转移至移动端,百度的流量池已经无法提供具有最高效转化率的用户群体,因此广告收入平稳下滑。其次,2014年百度进军O2O被宣传得沸沸扬扬,最后的无疾而终也再次证明了百度对‘重模式’的运营乏力,对竞争激烈的市场氛围没有精准的判断力,而基本盘的下滑结合迟迟没有堪当大任的第二营收支撑,致使它在进军新业务时捉襟见肘。”

目前,百度也在谋求围绕移动生态建立多元变现能力。其中,直播方面,百度与视频社交媒体YY Live正在进行深度整合,直播可能是百度新业务变现的重点之一。百度在1月8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目前百度直播月看播量突破9亿,创作者数量增长317%。用户与主播的互动量也在大幅度提升,人均评论次数增长95%,平均每场直播打赏金额增长219%。

但不可否认的是,直播行业已经红海化,市场格局基本稳定。在王超看来,百度没有“先手”,像快手一样入局早、形成覆盖;其也没有巨大无比的(移动互联网)流量池,可以迅速把产品做火爆,现在百度最大的流量就是百度APP和百度地图,但其日活、月活和微信还有差距。张孝荣称,直播需要巨量的网络资源投入,在没有形成强劲的商业模式之前,百度直播之路注定崎岖坎坷,不会一帆风顺的。

在“现金牛”缩水、多元业务变现难的情况下,百度还需要整体生态运营的“升级”。人工智能专家邓伟强对《红周刊》记者表示,百度的业务已扩展至金融、制造、医疗、工业、能源等多个领域,由此可见百度是一家成长型的人工智能平台型企业。“面向未来,百度有必要加强生态系统的黏性,突出差别化,要有别于包括微信和搜狗的搜索市场、抖音和今日头条的数码广告平台,还有阿里巴巴的低价策略。”

百度估值难并可能面临较大波动

中概股回归潮或持续

从估值角度来说,百度的估值可能已经无法对比阿里和腾讯,即便是对比美团可能也存在困难。上述人士表示,之前不看好百度,现在也缺乏看好的理由。

除此以外,目前港股市场波动较大,这可能会波及百度。张孝荣表示,百度目前在港上市最大的风险是港股市场的不稳定。“恒生指数近期大起大落,影响投资人信心,这会令新公司股价受到冲击。此类风险属于不可抗力,承揽百度上市的机构会予以评估,投资人应提前做好规避。”

在百度完成赴港二次上市之后,预计腾讯音乐、欢聚集团、B站等也可能陆续开启二次上市进程。

Wind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港股市场股权融资金额为7436.53亿港元,同比大幅提升64.53%,募集家数共527家,较去年增加100家。其中新股IPO融资表现强劲,全年共146家企业成功上市,平均每月发行12家。即使IPO数量比上年减少18家,总募集资金却较去年同比上升27.05%至3975.28亿港元,达到十年来IPO发行规模的新高。2020年港股IPO市场表现出极强韧性与活力,以募资总额计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美股和沪深A股市场。

在张孝荣看来,赴港上市的大门已经打开,中概股随时可以从美国股市改换车道到香港上市。

“美股市场并没有给中概股一个相对高的估值,这些都是问题。”上海证券首席投资顾问付少奇对记者称,港交所修改规则“迎娶”阿里,A股市场开设了科创板也是欢迎红筹股回归,国内A股市场、港股市场资金充裕,投资者很多,估值又高,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都在加速回归A股。

(本文已刊发于3月20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