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银河基金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阵营浮现重重问题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3月22日 01:30

红周刊 记者 | 曹井雪

近期公募基金行业人事变更频频,其中就包括拥有19年证券投资经验,在银河基金担任基金经理超过13年的老将钱睿南离职。根据公司公告,钱睿南在3月12日正式卸任银河稳健和银河现代服务主题的基金经理;此前的3月5日,这两只基金已经分别增聘了袁曦和王海华一同管理。

公开的数据显示,钱睿南13年基金经理生涯所创造的最佳回报达到284.89%,这一成绩来源于他从2008年2月底就开始管理的银河稳健混合,该基金最新的年化收益率仍然达到17.90%,高居同类产品的第二位,他的离开或许意味着银河基金一个时代的结束。

除他之外,银河基金引人关注的基金经理至少还包括郑巍山、袁曦等人,前者2019年依靠重仓半导体股票一举成名,女将袁曦投资风格闪烁多变,同样业绩起伏波动明显。从产品的角度看,银河文体娱乐主题从去年至今持续同类排名靠后,四季度末的规模仅约为0.36亿元,清盘警报俨然已经响起。

钱睿南离开银河或群龙无首

袁曦、王海华接班或面临规模考验

3月13日,银河稳健和银河现代服务主题双双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公告称基金经理钱睿南因个人原因离任,并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与此同时,钱睿南也卸任了公司的副总经理一职。无独有偶,《红周刊》记者发现,去年11月10日,银河基金的副总经理王庆仁因个人原因辞职,两次副总经理离职的时间间隔只有4个月。前后对比,显然钱睿南离职所引发的关注度更高。

那么,钱睿南何许人也呢?天天基金网显示,迄今钱睿南已经有超过13年的基金经理岗位任职经验。13年的基金经理生涯中,他所管理过的公司旗下基金一共达到10只,但是相关产品的任职回报则是差异明显:以他最后卸任的两只为例,其管理银河服务将近6年,但是所录得的任职回报还没有实现翻番。

在内地公募基金20年的发展历史上,基金经理改换门庭可谓司空见惯,持续管理1只基金超过10年的“常青树”日趋减少。据《红周刊》记者统计,目前主动权益类基金领域,只有国联安精选的基金经理魏东、富国天惠精选成长的基金经理朱少醒、富国天博创新主题基金经理毕天宇、诺安先锋的基金经理杨谷等4人在一家基金公司的供职时间超过10年,这其中只有朱少醒依然在顶流之列。

如今钱睿南的拂袖而去,对银河稳健和银河现代服务两只基金接下来的运作来说,可谓是挑战与机遇并存,接任这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分别是袁曦和王海华。首先聚焦袁曦,对于这位从业超过5年的基金经理来说,所管产品业绩的稳定性似乎稍显不足。虽然去年业绩相对出色,但是在管三只产品今年以来的业绩明显回落。

对比前任,《红周刊》记者发现,袁曦的持股风格与钱睿南的风格可谓大相径庭。钱睿南长期以来都是均衡型地分散投资风格,他在季报中表示,将长线配置消费和医药,并重点关注顺周期行业中的原材料、设备和零部件以及农业主题的机会。

因此,在四季报的重仓股中,钱睿南不仅配置了凯莱英、普洛药业和山西汾酒等医药、消费概念股,同时也重配了新能源股迈为股份、信捷电气、华友钴业,电子设备股立讯精密、恒生电子等。

长期来看,钱睿南的持仓风格颇为稳定。虽然在他的重仓股中难以找到连续多个季度一直持有的股票,但是他一直围绕医药和消费两大主线进行布局,将行业中的多只股票纳入过重仓范畴。与此同时,部分科技股也是他重仓配置的对象,恒生电子几度在十大重仓股的名单中出现。

就继任者而言,虽然两人的基金经理岗位任职时间并不短,但距离钱睿南的知名度尚有距离。具体说来,两人在投资中各自存在问题,以袁曦为例,她的投资风格相对多变,记者发现她似乎更偏爱金融股,2017年成为风格转变的分水岭。例如她管理的蓝筹精选和智慧主题两只产品,自她管理以来都长期配置了券商、银行或保险板块。在2017年之前,她主要青睐金融和汽车板块,而在2017年之后,在金融股的基础上,她还配置了部分医药行业股票。但在去年四季度,她管理的两只基金都将医药股剔出了重仓之列,将新能源股纳入其中。

虽然两人接手新基金时间尚短,但从他们管理的其他产品今年业绩来看,或许在当前市场的大幅震荡中前途莫测。《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袁曦管理的银河蓝筹精选以及王海华管理的银河行业优选,自2月18日大跌以来,净值回撤分别达到了14.42%和21.83%。

焦点基金银河创新成长规模破百亿

基金经理郑巍山“输了业绩赢了规模”

即使是钱睿南这样的老将,其管理的基金规模并没有超过20亿的例子。但是《红周刊》记者却发现,银河旗下有一只基金的规模出类拔萃,这只基金就是在2019年因重仓半导体一飞冲天的银河创新成长。

Wind数据显示,银河创新成长由基金经理郑巍山进行管理,在去年四季度末的规模达到184.86亿元,在银河旗下所有基金中排名第二,仅次于货币型基金银河银富货币。

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去年郑巍山发行的新基金银河臻选多策略四季度末的规模却只有490万元,是公司旗下规模最小的产品。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该基金去年5月成立时,实际也是“踩线”成立的。虽然成立时间不同,但是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产品规模,未免相差过于悬殊了。

究其原因,或许是创新成长在2019年取得97.12%的亮眼业绩后,在净值高位吸引大批投资者追捧。2020年该基金呈现大幅震荡走势,或许也使得基金套住大量投资者,引发在投资者的后续补仓操作中,基金产品规模水涨船高。2020年各季度末,产品规模分别为56.3亿元、124.42亿元、170.69亿元和184.86亿元。

对此,某银河创新成长的持有者对《红周刊》记者表示:“在去年7月最高点时重仓买入这只基金,随后产品一路下跌回撤,最大浮亏接近30%,后来通过不断低吸,才实现了回本并实现小幅盈利。”由此,短期的大幅震荡也让心理素质脆弱的新基民追涨杀跌。

根据去年四季报,银河创新成长依旧是坚持单一行业的投资风格,按照申万一级行业分类,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均隶属于电子行业。从细分来看,半导体占据了该基金重仓股中绝大部分比重,除了京东方A和三安光电属于光学光电子板块外,其他8只重仓股悉数属于半导体板块。而半导体板块的大幅震荡,也使得该基金在2020年的净值波动幅度较大,Wind显示最大回撤幅度曾达到32.45%。

2021年以来,半导体板块虽然经历了短暂的上涨,但是整体上看还是处于下跌的态势,截至3月18日收盘,该基金在2021年的净值增长率只有-9.97%。此外,引发关注的是,去年2月由他半路接手的银河和美生活也未能扭转乾坤,不仅去年全年业绩表现不佳,今年至今的同类排名更是位列倒数前二十位之列。

爆款权益时代银河基金问题显现

文体娱乐主题基金成为“最短板 ”

Wind数据显示,百亿规模的银河创新成长高处不胜寒。目前已有规模数据的41只基金中,规模过百亿的仅此1只,还有6只产品的规模位于10亿到20亿之间,其他产品规模都在10亿元以下,甚至有8只基金的规模还不足1亿元。

不仅如此,在2020年权益类市场的火爆行情下,银河旗下权益新品却无一只能跻身爆款的阵营。究其原因,首先银河基金在2020年发行的权益新品数量少,仅有臻选多策略、银河龙头和臻优稳健配置3只(剔除跨年发行),而它们募集成立的规模分别约为2.17亿元、3.8亿元和2.59亿元。不可否认的是,这与相关基金的基金经理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有限相关。即便是郑巍山亲自出马,由于其在基金经理岗位任职时间太短,一年良好的业绩似乎尚不能为其积攒足够的人气。

换个角度,从现有主动权益类产品的阵营来看,部分基金长期的业绩和规模不振也是成为木桶的最短板,例如银河文体娱乐主题基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这只成立于2018年4月的基金去年以来持续业绩不佳,2020年全年仅以8.83%的收益率在1885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752位,2021年至今依然未见起色,目前凭借着-8.09%的收益率在200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791位。很大程度上或许也是业绩不佳所导致,该基金在去年四季度末的规模仅为0.36亿元。

那么,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呢?从基金契约的表述来看,这只基金主要投资于文体娱乐主题相关行业中的优质上市公司。从连续多个季度的持仓中,基金经理恪守契约配置这一板块中的标的,无奈这类标的并非身处二级市场热门赛道中,连续多个季度走势低迷。即便基金经理频繁更换标的重仓股,也无法让基金的业绩有明显改观。具体来看,去年基金四季报中,游戏类股票完美世界和吉比特分列第二和第三大重仓股,但是游戏股显然不是二级市场风口,当季度两只股票分别下跌11.41%和31.61%。由此疑问产生,基金经理为何不做适度风格漂移呢?

(本文已刊发于3月2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