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腾讯入股后,世纪华通真的靠上大树了吗?

证券之星 发布于 03月25日 17:59

上期说到,中国的游戏行业整体并不景气,如果说国外已经形成成熟的游戏市场,有标准的游戏模式、审核机制、制造工业,那么国内的游戏市场还处于开拓期。

游戏精品化程度低,偏科严重,资源过于集中于手游……当然除了这些缺点之外,国内游戏市场也没有外界那么血雨腥风。

也是因为这一点,国内的游戏产业有了很大的发展空间,《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实际销售数据达2876亿元,中国用户规模达到6.65亿,国内市场销售额2401.92亿元,境外销售额154.50亿美元。

而作为游戏龙头之一的世纪华通也值得说道说道。

这家公司不同于三七那样的“老牌”公司,它之前是做汽车零部件的,直到14年才转行进入游戏市场,也是从那时开始一鸣惊人,股价一路飞涨几近翻倍。

之后在18年6月发生了一件大事——收购盛大完成,并且停牌重组。这一举动直接将其市值推上800亿,并且未有商誉减值的风险。

这里就要归功于一个耳熟能详的游戏《热血传奇》。这款游戏经久不衰,直到今天都还在发光发热,这一点我们后面继续说。

接着上面说到,停牌重组之后,世纪华通的股价反而陷入了低迷,这也是受到了《热血传奇》知识产权纠纷影响。

到了2019年6月,世纪华通再次进行重大重组。除了前期波动以外,从2020年初就一路高走,直到七月受到冯柳减持、解禁等事情的影响又开始下行。

从以往的走势来看,世纪华通似乎很难得到投资者的青睐,过高的商誉也成为暗雷,不过以阶段来看,现在已经是触底反弹,尤其是在腾讯入股之后,虽说当天与涨停板无缘,但至今为止整体趋势都是向上的,而且是一个“V”型,似乎是历经磨难后迎来了光明。

这并不能仅仅归因于腾讯入股,世纪华通本身也具有很多亮点。

首先是IP,关于这一点在上一篇写三七的时候也提到过,在文化产业,尤其是游戏行业,更需要自己的品牌,品牌就代表着“精品度”,是从游戏画风、建模、引擎、操作系统等等方向向客户展示的东西。

除了《热血传奇》这款IP外,《龙之谷》、《泡泡堂》、《最终幻想14》想必大家也不陌生,这些现象级作品即使到今天仍维持着话题度。尽管它们是随着盛大一起来到世纪华通的,但口碑证明了世纪华通的眼光不错。

这些IP在手游化上也有口碑优势,在总注册用户超过21亿的情况下,其手游用户起点就要比别的厂高出一截。

第二是国际化,这一点也是值得重点注意的,在2020年的半年报中已经可以看出世纪华通在国际化上的成功,这是在它收购点点互动后较为注重的业务。

其境外营收29.19亿,净利润占到了总净利润的30%,毛利率42%,可以说在游戏外销上市名列前茅,相较于三七的国外输出,世纪华通明显更有优势。

最后是去年的业绩,在疫情的影响下,整个游戏行业都有不同程度的受益,根据机构预测其2020年净利润 38.66 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 69.16%。

这个成绩比三七互娱的28.17和33.22%要亮眼的多(不是拉踩,要抬杠就是你对),如果不出现大的人事变动和商誉减值,它每年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没有问题。

而关于商誉减值这件事,从企业构成上来说世纪华通并没有出现重大的品牌效应损失的举动,从人事上来说也没有发生重大人事变动,高层管理也没有爆雷;从财报上来说,其目前的商誉已经超过200亿元,在其净资产中的占比超过了65%,不过其中大部分是盛趣网络和点点开曼带来的,而这两个品牌的盈利能力仍旧强劲,尤其是点点开曼在国外的发展一直较为稳定,而盛趣网络在国内发展带来的营收比也一年多过一年,所以目前来看商誉减值的压力大,但是风险不大。

不过,世纪华通头上也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

前面说过,目前世纪华通的商誉减值风险不大,但是一个品牌的衰退通常难以逆转,《龙之谷2》上市以来表现不及预期,如果没有办法在这个IP上挽救口碑,或者新的IP无法建立起来,起不到替代作用,前期建立的品牌优势一样会被消磨掉。

最可怕的是,这个过程会很漫长,投资者在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氛围中很容易被割韭菜。

那么,腾讯入股,到底影响了什么?是如虎添翼?还是毫无作用?

从腾讯此次入股的目的看,其实根本还是在跟字节系做对抗,以及拓宽腾讯本身的游戏市场布局,在这次举牌之前腾讯就有世纪华通4.75%的股权,并且独代发行了热血传奇、龙之谷、传奇世界等5款S级产品,《热血传奇手机版》累计流水突破100亿元,如此亲近的关系当然要纳入到自己麾下。

既然如此腾讯肯定不会放任不管,加深合作是肯定的,独代发行的IP可能更多,其次,世纪华通引入腾讯的投资可以为自身品牌背书,提振投资人与公司员工等对世纪华通的信心,但这些都算不上根本上的影响。

其实真正的影响是在一些很细小的方向的,这里就要说到一个人,王佶,他既是公司的CEO,也是现在世纪华通的最大股东,他在推动腾讯收购股权上也没少出力。

此次股权变动后最大的受益者也是他,倒不仅仅指他拥有了最多的股权,而是有了更多的执行力。

可以说世纪华通的整个游戏业务都跟他息息相关,他是带领世纪华通完成向游戏业务转型的转折性人物。

当年作为他天游软件的创始人,被世纪华通收购之后进入世纪华通成为CEO,其后又在2017年担任盛大游戏董事长,自2019年起担任上海盛趣科技董事长,可以说是陪伴着世纪华通完成的转型。

此次增持使他在聚焦于游戏业务上获得更大话语权,同时有效缓解资金流动压力,最重要的是,在权力集中的情况下,世纪华通可以更快地完全转向游戏产业,抛弃原来的汽车零部件产业(目前汽车产业还占了营收的10%左右)。

所以世纪华通不是靠上大树,而是它本身就是大树,腾讯只是帮忙修剪了枝丫,以后怎么长,要看它自己的选择。

总体上游戏行业的红利消退,由于直播、选修等其他文娱产品的时间积压,游戏市场已经从增量进入存量时代,未来比的是游戏产品精品化,以及平台厂商的虹吸效应。

不论是与腾讯合作开发、运营、国际化游戏产业,还是往直播、MCN、社交网络方向拓展都是大部分文娱产业在走的方向。

然而公司高层的眼光不局限于此,根据公司官网的说法,将来要建设集大规模的AI算法计算、机器学习、图像处理、科学计算和工程计算任务等于一身的新一代数据中心。

这里要提出一个观点,未来的游戏是奔着精品化、轻量化、云端化去的,世纪华通建立数据中心这个计划跟三七建立云端平台是一样的目的,不过世纪华通比三七互娱更有优势,因为长期做端游和IP手游的开发有技术优势,国际化业务拓展有不同地区偏好的信息优势。

因此这个决定可以说是相当明智的。

而且从世纪华通去年的动作看,在脑科学、数字医药、数字新基建等众多领域发起了投资,似乎是想发展全息技术?

作为游戏爱好者当然对这种事举四个爪子支持,虽然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但还是想赞一声有眼光,很前卫,敢于在国内游戏随波逐流的情况下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东西。

综合来看,这个公司的质地算是上游,发展策略与腾讯相合作,自己也有长远的目标,没想到大树竟是它自己(doge)未来值得关注。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