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斯瑞新材核心技术缺乏优势,科创属性争议恐成上市障碍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3月28日 23:52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斯瑞新材研发投入不足,连科创板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一的相关要求都达不到,其虽然表示公司符合标准二,但其中仍存在较大争议,再加上核心技术优势不足,其本次IPO不确定性极高。

近日,斯瑞新材对科创板首轮问询给出了回复意见,从其回复内容来看,其中仍然存在不少疑点,而最关键的问题则在于其科创板属性的定位。

据上交所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发行人申报科创板发行上市的,保荐机构需重点核查企业科创属性认定的依据是否真实、客观、合理。然而,《红周刊》记者发现,斯瑞新材提供的相关依据的合理性仍然值得商榷,此外,其核心技术也存在优势不足的问题,这恐怕会成为其IPO路上的障碍。

科创属性存争议

斯瑞新材是一家生产高强高导铜合金材料及制品、中高压电接触材料及制品、高性能金属铬粉、医疗影像零组件等产品的基础材料和零组件制造商,按科创板行业分类其应属于“先进有色金属材料”行业。在科创属性认定方面,根据《暂行规定》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一的要求,企业须符合“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比例≥5%,或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金额≥6000万元”的要求,然而斯瑞新材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比例仅为3.39%,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仅为4911.37万元,因此其并不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一的相关要求。

根据招股书内容来看,其虽然不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一,不过其此次IPO是按照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申请的,但据首轮问询回复意见来看,对于其是否真的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的相关要求,也存在疑点。

具体来看,根据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的要求,企业需满足“拥有的核心技术经国家主管部门认定具有国际领先、引领作用或者对于国家战略具有重大意义”的条件,而斯瑞新材的依据为:经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组织中国工程院院士等专家评定,斯瑞新材的“高速轨道交通电动机转子用特种铜合金零组件制备及产业化”和“真空自耗电弧熔炼铜铬触头”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根据其给出的依据来看,其中,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组织是否为“国家主管部门”则是其能否达标的关键因素,但据问询回复意见显示,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为社团法人,虽然其受原国家主管门国家有色金属工业局授权、委托,具有科技成果鉴定职能,但并不属于国家主管部门,因此,斯瑞新材删除并修改了招股说明书及其他申报文件中相关描述。

在上市审核标准已明确说明要求需国家主管部门认定的情况下,斯瑞新材却打起“擦边球”,选择一家社团法人机构企图蒙混过关,这说明其对自己的技术是否领先并没有信心。而问题的核心则在于,如此状况之下,其能否满足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中的相关条款,就值得商榷了。

核心技术优势不足

研发投入竟达不到科创板评价标准,斯瑞新材的核心技术又能有多大的优势呢?而招股书诸多信息皆表明其核心技术优势确实有所不足。

据招股书显示,其核心产品为高强高导铜合金材料及制品,此类产品报告期内实现的收入占其总营收的四成左右,根据问询函答复内容显示,此类产品对应的核心技术分别为牵引电机端环和导条制造技术、非真空下引连铸扁锭制造技术、真空熔炼铸锭制造技术。其中,其竞争对手Wieland Werke AG、KME AG、宁波博威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中铝洛阳铜业有限公司、烟台万隆真空冶金股份有限公司均拥有类似的非真空制造技术和真空熔炼制造技术,在牵引电机端环和导条的制造技术方面,烟台万隆拥有类似的技术。这说明斯瑞新材的核心技术并非独家所有,而是竞争者众多。

更重要的是,其所拥有的核心技术已经显得有些“过时”。斯瑞新材在问询回复中表示,其核心产品的同类产品还存在其他制造技术或工艺,其中包括“氧化物弥散强化法、机械合金法碳纤维复合法等人工复合技术”、“塑性变形复合法、原位反应复合法、原位生长复合法等原位复合技术”等,与斯瑞新材的技术相比,人工复合技术要更加前沿。这意味着其核心技术已经存在被替代的可能。

另外,从核心产品的技术参数来看,斯瑞新材的产品参数也略低于行业可比公司。据问询函回复内容显示,其高强高导铜合金材料及制品的主要竞争生产企业为KME AG、博威合金,在相关产品的导电率方面,上述两家竞争对手分别为86%、85%,而斯瑞新材同类产品的导电率为85%,低于KME AG,与博威合金相当。在抗拉强度上,两竞争对手同类产品R540型号的抗拉强度均在540~630MPa间,而斯瑞新材该产品的抗拉强度在540~620MPa间,上限要低于竞争对手。

核心技术存在诸多劣势,产品也缺乏明显竞争优势,理论上,企业应该投入更多资金来研发、改良技术,创造出新产品以保持竞争优势,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其研发费用分别为1246.67万元、1677.34万元、1987.36万元和 1455.8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7%、3.41%、3.51%、4.76%。

从金额来看,如此规模的研发投入可谓少可怜,而论占比的话,在科创板申请企业中也是少见的低。由于其研发投入不足,不符合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一,于是其不得不拿出十几年前获得的荣誉奖项来闯关科创板。

科创属性评价标准二中有一条要求为“作为主要参与单位或者核心技术人员作为主要参与人员,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科技进步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并将相关技术运用于公司主营业务。”对于该项要求,斯瑞新材给出的满足相关条件的依据是:公司及董事长兼核心技术人员王文斌先生,获得国务院颁发的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从其答复函披露的信息来看,斯瑞新材及西安交通大学联合申报的“高性能真空开关铜铬触头材料设计、关键制造技术及其应用”项目,被评定为200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暂且不说,其获奖时间已然过去十几年,单从该奖项获得人数来看,有10人之多,其中8人均为西安交通大学相关人员,1人为西北工业大学人员,而斯瑞新材仅有王文斌1人在列。根据问询函回复的内容来看,斯瑞新材及王文斌主要负责完善关键生产技术,进行产业化工作以及开拓市场等,而其他获奖者主要为“构建了真空触头材料制造的基础理论体系和关键技术”。

从相关表述来看,其他获奖者是构建相关核心技术的主要贡献人,而斯瑞新材所负责的更像是技术研发成功后的生产、销售等工作,而这与科创属性本身的关联性并不强。斯瑞新材将“压箱底”多年的奖项都搬了出来,说明其核心技术似乎真的有些拿不出手。

负债压力山大,资金链存隐忧

那么,斯瑞新材的资金状况又如何呢?我们先来看其资产负债率。2017年至2019年,斯瑞新材的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56.59%、57.92%、56.70%。如果单看其一家公司,貌似不算太离谱,但如果和同行业公司博威合金相比,则能看出不小的差距,上述期间,博威合金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5.74%、17.52%、27.50%,相比之下,斯瑞新材的负债水平高出同行业公司一大截,这意味着其负债压力已经不小。

具体来看,报告期内,其短期借款分别为1.93亿元、1.91亿元、1.03亿元、1.23亿元,若再加之其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及长期应付款的金额,那么其各期相关负债分别达2.49亿元、2.72亿元、3.11亿元、3.22亿元。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其各期货币资金分别仅为2430.83万元、2766.33万元、5826.56万元、9402.07万元,很难覆盖相关负债,由此也可以看出,其资金链已经相当紧了。

巨额债务致使斯瑞新材财务费用高企,报告期内,仅利息费用(扣除利息收入后)就分别达1150.29万元、1259.03万元、1372.05万元、886.61万元,占其扣非归母净利润的比例分别为172.33%、93.31%、51.66%和60.22%,由此也可以看出,过高的负债对其业绩影响巨大。

由于资金不足,其此前借款时,大部分房产已经抵押出去,还有部分为融资租赁、售后回租。截至2019年末,其固定资产中受限资产比例高达65.25%,彼时其无形资产中的土地使用权也用于抵押而受限,比例达41.93%。长期高负债模式下,斯瑞新材的融资能力也越来越弱,进而影响到了其抗风险能力。

或是为了应付资金窘迫的状况,2020年5月,斯瑞新材启动了股权融资,增发600万股,引入12名外部投资者,其中主要为私募基金、合伙企业以及自然人股东,共募集资金1.5亿元。然而,即便如此,斯瑞新材的资金情况依旧不容乐观,2020年上半年,其短期借款金额仍然高达1.23亿元,而货币资金则为9402.07万元,仍未能覆盖短期借款。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IPO,斯瑞新材本次拟募集资金3.62亿元,全部用于年产4万吨铜铁和铬锆铜系列合金材料产业化项目(一期),并没有补充流动资金的计划,在资金链已经趋紧的状况之下,其后续是否有足够的资金去维持运营,就成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对此也需要公司给出相应的解释。

(本文已刊发于3月2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