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理凡投资高茄力:一个不从众,擅长独立思考的价值投资者

证券之星 发布于 03月30日 18:49

以下是理凡投资总经理、投资总监高茄力访谈中对自身投资方法以及市场的精彩观点。

“我们还是偏向于逆向思维,就是在我的概念当中是没有一个公司是完美的,就是瑕疵的多少问题,瑕疵有没有在这个定价中反映出来。市场乐观的时候,就像明星公司茅台,大家觉得完美的公司给多少估值都不贵。我们不这样想,我们会在市场一致觉得好的时候,去看它一些负面的不利的因素。大家觉得一些公司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我们有可能会去看一下它正面的因素,有可能好的东西没有被市场意识到。”

“我觉得长期而言,短期抱团也好,趋势也好,可能大家有各种策略能赚钱,长期要创造阿尔法,你还是要跟市场想的不一样,你如果都跟市场一样,那就是市场的平均收益。你首先要敢于跟市场不一样,才会有跟市场产生差异,哪怕错了你最多就是跟市场有负的差异,所以,那你首先要保证有差异,才能有可能创造阿尔法,然后再去保证你要看得对,就是认知水平也好,或者你的逻辑也好,要比市场更正确,才有可能创造正的超额收益。”

“股灾刚结束的时候,很多蓝筹就像格力、茅台这些还不是很贵的情况下去投资,我觉得当时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也是合理的,但是等到最后你再去追这些东西,某种风格发展到一个极致的话就比较危险了。因为好东西还是需要一个好价格的,他这个发展过程一定是先知先觉者可能是赚钱,然后反应快的可能也能赚一点钱,最后去接棒的人可能就会面临很大的损失了。”

“对于顺周期板块,我自己还是倾向于当前是一个短期的或者是一个补库存的阶段。就是因为去年二季度过后出口太好了,而前些年这些行业都很萎靡,大家准备的库存不足,这一波上来之后,去年夏天就开始乐观,开始备库存,就重新要把这个库存填满甚至要准备更多,这是一个库存周期,而不是真正的所谓的长周期的,宏观经济大开大合的往上走的感觉。”

“财务指标的话,我们比较关注像ROE(净资产收益率)反映公司盈利能力的。资产负债表里我们也会比较关注应收账款,相应的比如利润的现金流含量的问题(有的可能是账面上(从利润表上)看起来还是赚的钱,但其实并没有什么钱,像这种就可能爆雷)。”

“要在自己的能力圈之内去做一些决策。而且我们也不喜欢给自己打价值投资的标签。可能有的人觉得价值投资就是去买银行、地产这种看起来估值低的公司,我们在合适的时候也会买,但我从来也不给自己打价值投资标签。我们还是回归到本质,价值投资本身是一种性价比的投资,要知道投资企业的价值在哪?价格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有安全边际?公司本身好不好?要回到这些本质的问题,而不是看表面的现象。”

“有的人可能觉得说持仓要长,比如超过三年、五年,这才是价值投资。我也不觉得,比如说你买一个标的,你觉得他可能价值是十块钱,你五块钱买的,等他价格涨回到十块钱,甚至涨到了15块钱,你不卖吗?它也有可能一个月两个月就涨到了。持仓长期,不是为了长期而长期,而只是说它是一种结果,不是一种原因。”

“我觉得整体估值现在就是分化很严重,高的很高,但是也有低的很低。我们一般也不是说时时刻刻都是满仓,本质上是自下而上去找机会。因为做投资本质上是一个机会成本的比较,标的之间的比较。然后就是资产配置的比较,股票债券比,债券跟现金比,你放在哪边最有利,到了一定时候股票这边估值都很高了,也就找不到便宜的标的时候,可能就需要看一下债券,是这样一个过程。”

高茄力,西南财经大学硕士,2005年到2008年在江苏省化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技术工程师,后在2008年进入金融行业,先后进入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欧瑞博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弘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行业研究员组长、基金经理等,是投资决策委员会和风控委员会核心成员。13年的证券投资经验,现任上海理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节后,A股因美债收益率上行引爆了核心资产的估值泡沫,截止目前,那些动辄翻倍的大白马经历了一轮惨烈的杀跌,投资者从原来的乐观心态演变成了当下的茫然无措,而高茄力从去年底开始就已不参与核心资产的投资了,谈及原因,高茄力道出了自己多年的投资精髓。

“ 不从众,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 ”

这就是常说的做投资需要独立思考,其实也是一种逆向思维模式,有些公司大家只看到它好的一面,但高茄力在市场形成一致性预期的时候会去关注一些不利的因素。反而在大家觉得某家公司不好的时候,他就会去看一下它正面的因素,去挖掘没有被市场所意识到的东西。

对于核心资产这轮牛市的原因,大部分投资人认为与海外的低利率直接相关,所以在大家看来给什么样的估值都是合理的,对此,高茄力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能看到现在是低利率且持续了很长时间,未来就永远是低利率,这是一个变化的状态。现在是零利率,甚至负利率,但迟早会脱离这种状态,不然经济社会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高茄力在做研究员时,覆盖诸如银行、非银金融、公用事业及环保、汽车、化工等多个行业,实践出了一整套完整的周期分析框架,谈及当下火热的顺周期板块,高茄力认为这轮周期更像是补库存的阶段,而不是真正所谓的大周期开始往上走的感觉,所以,就顺周期板块来看,高茄力旗帜鲜明的表示投资者不要抱太高的期望。

在笔者与高茄力交流的2个小时内,高茄力用非常接地气的方式回答了笔者所关心的问题,相信对于没有多少投资经验的小白来说,看完这次对话的内容也会收获颇丰。

以下为访谈全文:

证券之星:先分享下你的投资框架?

高茄力:我是基于自上而下结合自下而上的价值投资模式,更注重自下而上的选股。当然我们也会有比较关注的赛道:像大消费,医药行业,先进制造和科技行业,包括互联网,主要是这几个赛道。但逻辑还是基于自下而上去看公司,然后给公司定价,看现在市场的价格有没有偏离,或者是低估还是高估的状态。最终去构建一个组合,大致的框架是这样子的。

我们组合里一般会有8到10只股票,最多也就12只,这样相对还是比较集中的,然后就根据自下而上去看到公司之后,根据赔率和概率的情况去配置操作,我们一般就是股票10只左右,一只股票标配的话就是10%左右,如果我特别看好或者赔率概率对我们有利的话,也可能会到20%~30%。

证券之星:持仓的集中会使波动变大,你是怎么控制风险的?

高茄力:讲到这一点呢,我们觉得会跟经典教科书和市场的看法不一样,我们不会觉得波动是风险,有些波动是你不可控的,那你一定要去择时,就是一个股票被低估,10倍市盈率,它能不能跌到5倍,如果有可能,你就要去控制风险,那就要去判断走势,就要止损,但这样的操作,我觉得长期来说是一种摩擦成本,可能会导致收益率整个的一个下降,因为你不可能次次对,而且你在高度紧张的状态时很容易动作变形,所以我们不太从这个方面上去做。

但有的回撤我们觉得是,比如你在高位去拿一些莫名其妙的股票,甚至是可能会永远回不来的损失,这种波动是要去避免的。

第二个,从客户的角度讲,因为他在被市场教育也好,或者是被金融机构教育,他可能觉得波动是风险,他需要控制而且他自己可能也是受不了,净值波动他可能就赎回了,那我们也会想办法尽量避免回撤太大。那首先我们本身是股票或行业也是相对分散的,毕竟还是10-20只票,不会说像有些机构去重仓压某一只股票;第二,我们也不是时时刻刻满仓,像15年那种疯狂的情况,找不到合适的标的,仓位自然下降,最终结果就是伤害很大的时候也是不在场的,这两点我觉得保证了我们长期的时候不会有“永久的损失”(可能也会有20%~30%的回撤,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净值是能回来的,不是永久的伤害)。

第三,我们现在也在从机制上去设立一些制度,看看能不能够取得一些好效果。我觉得从单个基金经理来讲,我会给他们一个相对比较宽泛的环境,就是你做决策,不要去考虑波动,回撤这些东西。你主要去考虑价值或价格的一个关系,整体一个好的逻辑去做,哪怕短时间内波动都无所谓。但我们讲只要你是一个正常的或者能力强的人,我觉得长年以来我们不说20%,就比如看三五年下来,你的复利应该是达到15%左右,我觉得是比较保守的一种做法。

但这个过程中可能每个人的曲线是不一样的,比如我是这样波动的,他可能是那样波动的,那能不能把一个产品,我们三个人一起来管理,因为大家波动不一样,回撤就会变小,同时又不影响最终的收益率。但这个想法也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一个团队里,我们去讨论的时候,大家会互相影响,就最终会导致持仓的一种趋同。所以这个是对个人的要求非常高,就是你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一直给团队解释,包括我们研究员,不要我反对你,你就觉得你错了,我们只是一种探讨的关系。你一定要我反驳了你,你要去找到证据,证明自己是对的,你要更强的去证明。而且我可能不买,但是你觉得确实好,那你可以自己买,所以这个过程就是我们团队里面去建设怎么通过一系列制度,慢慢的去摸索。我们今年开始在做这方面的试点,看看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效果。因为对于客户来讲,长期持有对他来说都是有好处的,因为客户他达不到我们的专业,我们觉得可能波动不是风险,对他来说他可能体验,包括申购赎回的决策可能会更好一点。

证券之星:价值投资中的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你是如何排序的?

高茄力: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是可能处在不同的时间段会有一些区别。一般正常讲我们会可能会说好行业、好公司,好价格。但是像去年的年底,那时候整个好公司的估值都非常贵,那个时候你可能会要去更多考虑一下价格。

我们还是偏向于逆向思维,就是在我的概念当中是没有一个公司是完美的,就是瑕疵的多少问题,瑕疵有没有在这个定价中反映出来。市场乐观的时候,就像看所谓明星公司,比如说茅台,觉得完美的公司给多少估值都不贵。我们不这样想,就算是茅台本身它也有一些缺点,但在去年市场乐观的时候,大家可能只看到它好的一面,我们会在市场觉得(大家都一致觉得)好的时候,去看它一些负面的不利的因素。大家觉得这公司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我们有可能会去看一下它正面的那些因素,有可能好的东西没有被市场所意识到。

因为价值本身是,你买什么样的公司,什么价格买(安全边际的问题),我们还是相对比较注重安全的,哪怕你是颗钻石,假设钻石我们评估里值100万,你就算是个非常好的钻石,我很想要,那你可能120万卖给我,我也接受了,但是你说一个亿卖给我,这贵的离谱啊。

证券之星:逆向思考对投资来说意味着什么?

高茄力:从最终的一个行为来讲,可能就是有一点不从众,就是人多的地方尽量少去,从某种意义上也避免真的崩塌的时候的踩踏效应,比如像15年股灾的时候我们就受伤很轻,包括像去年的抱团,我们就没有参与。

比如说你觉得已经100倍市盈率了,你说能不能涨到150倍,200倍,我觉得是有可能,但这种就是不确定性变得很强,一旦踩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出来,所以我们不太去追求这些东西。

而且本身来讲,我觉得长期而言,短期抱团也好,趋势也好,可能大家有各种策略能赚钱,长期要创造阿尔法,你还是要跟市场想的不一样,你如果都跟市场一样,那就是市场的平均收益。你首先要敢于跟市场不一样,才会有跟市场产生差异,哪怕错了你最多就是跟市场有负的差异,所以,那你首先要保证有差异,才能有可能创造阿尔法,然后再去保证你要看得对,就是认知水平也好,或者你的逻辑也好,要比市场更正确,才有可能创造正的超额收益。

证券之星:最近市场的变化很大,今年你在投资上有没有什么建议?

高茄力:建议的话,我们会倾向于像我们去年年底路演的时候的观点,如果你们能买我们产品那当然最好,若是买不了,我也推荐你去买一些市场当前阶段不是那么热门的一些公募。

像去年比较热的一些公募明星基金经理,他们的配置抱团的迹象太严重了,我可能会建议投资者买一些本身底层逻辑比较好、基金经理的思路比较好,甚至可能近两三年业绩不是那么优秀,正好短期市场风格和基金经理不是太搭的产品。如果只是说一套做一套,按照他宣传的策略或者风格,正常可能在当前市场环境不应该取得高收益,但是他反而取得高收益,那就知行不合一了。从判断上讲,我们还是更喜欢,这两年基金经理的思路不应该是高收益的,确实展现出来的也不是高收益,说明他是知行合一的。

那我觉得这个市场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而且这个底层逻辑是长期来说我们是认可的,是可以重复去赚钱的,那我觉得是在某一个风格发展到极端的时候,你不如去考虑一下过去被大家冷落了一些基金经理。

证券之星:有人说抱团这个现象会长期存在,只是在不同的行业板块中发生变化,你怎么看?

高茄力:这问题我觉得辩证的看,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也是对的。其实每一次所谓的抱团,就是你最后发现他是抱团的时候,肯定是到了后期了,真正开始人家发现了的时候,最初发现或者说有洞见的人也是赚了钱的。

就比如说,过去几轮牛熊比较明显的流行的不同的风格,像最早期05~07年,当时抱团的是五朵金花,银行,地产这些重资产的行业,那个时候确实中国这方面发展快,那这时候先抱团这些股票,如果在07年高峰的时候没出来,可能在很高的估值买进去就是接棒了。当然中间有个别好公司到后面过了五年,十年也创新高,但是这个中间的机会成本很大,熬的时间也很长;

然后到了09年到10年左右开始,演绎到13~15年的牛市高峰就是中小创,大家开始讲梦想,讲并购的故事,那么最早去发掘中小市值股票的投资者,他可能确实是有眼光,他就是在市场对它们相对悲观、低估值的状态进去了,然后发展到最后就开始展现乐观的一面,到15年高峰,所谓“杠杆牛”,最后以股灾收场。这时候大众又开始总结,不能再去投资那些中小市值股票了,再加上中间确实爆了很多雷,就是商誉的并购的问题,包括知名的乐视网退市了,那大家好像思路又转变了,又开始去买蓝筹。

回到当时的情景,股灾刚结束的时候,很多蓝筹就像格力、茅台这些还不是很贵的情况下去投资,我觉得当时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也是合理的,但是等到最后你再去追这些东西,某种风格发展到一个极致的话就比较危险了。比如茅台可能二三十倍买是对的,但是你是50倍,100倍买的那个东西就不好说了,因为好东西还是需要一个好价格的,他这个发展过程一定是先知先觉者可能是赚钱,然后反应快的可能也能赚一点钱,最后去接棒的人可能就会面临很大的损失了。

证券之星:市场现在普遍的观点是抛弃高估值,转向低估值(如银行、地产等),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高茄力:我觉得低估值本身分为两类,一类,就像你讲的银行,地产传统的这些周期,这些板块我觉得未来的成长比较有限,或者是生意模式太复杂,也包括像银行和保险,他们是一个高杠杆的行业,而且很多人我觉得是跟风,他其实没有研究清楚到底这个里面有多少风险,就跟着看媒体,或者是一些大V在公开场合讲的话,他就信了。

当然,这些标的我觉得如果在能力圈范围内,能够分辨清楚风险也是可以投的,但我觉得像银行地产可能他已经过了高速成长的那个阶段,那可能就是一个估值修复,那你要在适当的时候退出,这不是一个长期的逻辑。

那还有一部分呢,就是过去太趋向于龙头公司,龙一龙二,那后面有些还不错的中小市值的一些公司,估值也不贵,公司质地也还可以,只是说没有好到行业老大那种地位,他跟老大的估值差距特别是去年年底拉的过于大了,不是一个老大和老二的差距,因为很多行业它不是互联网,赢家通吃,他老二可能生存的也很好,甚至老二发展更快,那我觉得应该具体公司具体分析,这里面有太多的公司,太多行业。

证券之星:能否谈谈对顺周期板块的看法?

高茄力:顺周期的话,我觉得两方面吧,一方面确实大家有一点通胀预期起来的感受,中国国内,19年之前都一直在去杠杆,然后20年是因为疫情又放了一把水,后来去年下半年房地产蠢蠢欲动,高层就开始控制。

因为中国是过去这些年需求最大的一个国家,那现在已经过了那种基建高峰期,虽然体量还是大,但是他这种边际开始变小,以前10万亿,现在变成11万亿,可能就占到10%,不是从你从5万亿到10万亿,就翻倍了,周期板块的话我觉得不要抱太高的期望,因为它估值的确是有个修复的过程,但是你过度的去理解觉得还有很大空间,可能就过度乐观了。

另外去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出口数据是很值得去分析的,因为去年一二月份中国出口是缩水的,基数比较低,那么今年一季度出口还可以维持高增长。但是到了去年下半年中国疫情控制住后,后面就是高的基数了,就这个问题是需要考虑的。

后面因为国内疫情控制住,而国外爆发了,国外的很多厂,就是产业链上的一些公司都停工、停产,那么他的采购,包括一些抗疫物资会转向中国来生产,去年从4月份左右开始,中国的出口一直就是一个高增长状态,那么对应来说在高基数的情况下,今年再想获得一个高的增长就比较难一些。包括现在国外疫苗开始打,逐渐恢复正常活动后,那我们的出口也会面临一个不小的压力,可能二季度过后会有压力,所以我觉得还是存在一些变数。

所以,我自己还是倾向于当前是一个短期的或者是一个补库存的阶段。就是因为去年二季度过后出口太好了,而前些年这些行业都很萎靡,大家准备的库存不足,这一波上来之后,去年夏天就开始乐观,开始备库存,就重新要把这个库存填满甚至要准备更多,这是一个库存周期,而不是真正的所谓的长周期的,宏观经济大开大合的往上走的感觉。

证券之星:你是如何定义好公司的?

高茄力:最优质的公司,生意模式本来就很好就像我们常说的傻子都可以弄好,比如像贵州茅台,他没有存货,有存货都是升值的,就不会有存货减值,然后每年还能够提提价,有点奢侈品的概念,这样的公司就是最优质的,但这样的公司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少的。

第二种是这个行业本身的成长空间很大,他的管理层也很优秀,竞争相对激烈一点,生意模式可能没有茅台那么好,但他确实也能够脱颖而出,保持常年的高ROE,或者现阶段因为在投入阶段,ROE相对低一点,但是未来可能会发生改变,我们去跟踪他的一些转变的过程,那我们觉得这样的公司也是很好的标的。

证券之星:有没有一些你特别注重的财务指标来作为选股标准?

高茄力:财务指标对我们来说,本身是一个相对静态的,相当于给别人拍照,只能看的到过去,并不能看到未来,但这个可以作为一个参考。一般来讲,就是优秀的人还是会继续优秀的,大概率是这样。但是你要最后肯定要自己去分辨,有可能就是他是一个转折点,辉煌的高点,看起来好像财务指标很优秀,但实际上开始走下坡路了。所以对财务报表的分析,只是其中的一步。

如果说具体的指标,当然我们比较关注像ROE(净资产收益率)反映公司盈利能力的。资产负债表里我们也会比较关注应收账款,相应的比如利润的现金流含量的问题(有的可能是账面上(从利润表上)看起来还是赚的钱,但其实并没有什么钱,像这种就可能爆雷)。

证券之星:我们都知道其实投资是很反人性的一件事,在大跌中你会有焦虑感吗?

高茄力:我们还好吧,就是因为我们本身持仓的公司研究是很深入的,你知道他是一个什么状态,到底是高估,低估,当然也不排除看走眼,但是你不可能说你的10个标的大多数都看走眼。可能有两三个也许会看走眼,但整体上我觉得持仓还是比较健康,所以在这种下跌过程中我们觉得还好,而且我们没有去买入那些抱团股,就我们的回撤还是可控的,甚至我觉得今年应该还是可以有相对不错的收益。

但是从人性的角度肯定是很难避免受外界的影响,比如像18年的情况,大家觉得形势很不好,去杠杆,然后很多人的预期都很差,这种时候也会有一点焦虑。因为我们毕竟还管着客户的钱,你怎么去跟客户解释这些问题。

但最终我们的选择还是要坚持,坚持自己的一个判断,去做正确的事,你不能因为压力导致你的动作变形。像18年的时候,市场跌下来,我们还是选择在大家比较悲观的时候去募资,尽量去加仓。

因为做投资是一个连续决策,我们18年初的时候也没想到情况会如此糟糕,我们可能在两千八百多点就已经满仓了,事先也不知道它能跌到2600左右,那后面肯定是有回撤,那这到底怎么办?我不能因为你回到2600回头一看,说:2800进场是错的——从行为结果上看好像是错的,但是你不能因为上一个错误,你再用一个错误的决定去纠错。

因为你跌得更低了,正确的决定,应该是加仓,而不是说这个时候再去止损,就是用一个错误去掩盖上一个错误,就一路错下去了,后面的上涨可能也跟你就没什么关系。这种时候你哪怕是之前做错,但决策本身之间是独立的,是连续决策,要放到当下来看这个问题。不能因为害怕“焦虑”,我再去做一个错误的决定,那肯定是不行的。

证券之星:在你身上是否会出现自身投资风格与市场风格不匹配的情况,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不会做出改变?

高茄力:我不会,其实比如像国外的一些成熟的基金公司,他在选择管理者时候,他们也会有考察一个风格漂移的问题,因为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你不可能这个风格做、那个风格也做,那你就什么都做不好。

长期下来总会有一段时间你不舒服,人家做的好,你可能相对没那么好。但我觉得这个其实本身也是风险防控,那比如像去年到了四季度包括今年年前那一波涨的最疯狂的时候,你再去参与。如果那个时候我也去参与,有可能就是确实那个时候痛快,但是你回过头来看看,你今年过后就面临很大的回撤的问题。

而且你可能对那些东西并不是那么熟悉,就算能够出来,到底什么时候再进去也是一个问题,因为你不可能一直空仓。仓位降下来之后,你的现金就涉及到寻找下一个可投资的地方,不能一直空着,什么时候抄底,什么时候加仓,你如果不了解的东西就很难去做这样的一个决策。

所以,还是要在自己的能力圈之内去做一些决策。而且我们也不喜欢给自己打标签,说什么“价值投资”。可能有的人觉得价值投资就是去买银行、地产这种看起来估值低的公司,我们在合适的时候也会买,但我从来也不给自己打价值投资标签。我们还是回归到本质,价值投资本身是一种性价比的投资,要知道投资企业的价值在哪?价格是什么样的?是不是有安全边际?公司本身好不好?要回到这些本质的问题,而不是看表面的现象。

有的人可能觉得说持仓要长,比如超过三年、五年,这才是价值投资。我也不觉得,比如说你买一个标的,你觉得他可能价值是十块钱,你五块钱买的,等他价格涨回到十块钱,甚至涨到了15块钱,你不卖吗?它也有可能一个月两个月就涨到了。持仓长期,不是为了长期而长期,而只是说它是一种结果,不是一种原因。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恢复,有的时候确实可能会长,但是也有可能会很短,就因为一个什么偶然事件就让他很快就回归价值,那你这个时候不能为了长而长,这样的话逻辑就颠倒了。

证券之星:如果现在给你一笔资金,按照现在市场整体的估值情况,您能下手吗?

高茄力:我觉得整体估值现在就是分化很严重,高的很高,但是也有低的很低。我们一般也不是说时时刻刻都是满仓,本质上是自下而上去找机会。因为做投资本质上是一个机会成本的比较,标的之间的比较。然后就是资产配置的比较,股票债券比,债券跟现金比,你放在哪边最有利,到了一定时候股票这边估值都很高了,也就找不到便宜的标的时候,可能就需要看一下债券,是这样一个过程。

有的人标榜自己价值投资一直不择时,我们也不是这样。我们不是说去判断去做择时,觉得股价要跌了去控制仓位,而是觉得某个时期我们实际上找不到可以买的东西了。像我们15年的时候,我当时还没有创业,就在前公司,我当时仓位降下来的原因就是找不到买的了,看来看去没什么可以买的,最后只剩下银行,地产,保险之后还可以买一买,但是买了一部分不能全部买那些东西,仓位自然就下来了。

证券之星:你从业13年,有没有什么经验教训值得分享?

高茄力:经验教训肯定是很多的,但是可能下次遇到还是会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每家公司都是不一样的领域,因为认知上的问题,投资是一个概率和赔率的问题,你不可能说做到100%的正确,所以未来你可能还是会犯错。有的时候是你认知没到那种程度,或者是阶段性的你的认知是对的。还有一种情况是“自反馈”,就是你做了一个决定,然后市场也反应了,然后你就会有过度自信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然后就很难去改正这个错误。

具体的举个例子,当时我们买的一家网络加速行业的龙头,当时看生意模式很好,不管哪个网站里面需要提速,都要用到它产品,公司也很优秀,行业内也有一些公司在做,但他可能是做的最好的。我们当时判断公司问题不大,风险不大。然后我们投资的时机是,当时中国电信也要做这个业务,市场恐慌后,跌下来我们就买了,我们的逻辑是电信带来的竞争不会太大,一个是体制的问题,另外它在行业沉淀了很多年的经验,有很多“know how”的问题,比如怎么去布置服务器,镜像复制等问题。总的来说,中国电信应该竞争不过他,那个时候判断是对的,然后确实我们赚了钱。

后来可能看到这个领域很赚钱,腾讯、阿里这样的巨头也进来布局,那时候我们就判断失误了。当腾讯,阿里进来的时候,我们当时还有不少持仓,因为上一次是对的,我们分析对比后判断还是阶段性的问题,就是觉得他还是可以和巨头竞争一下,因为他毕竟还有这么多年的经验,包括销售人员、渠道等优势。

但后来实际情况是,腾讯和阿里“降维打击”了——腾讯、阿里他们为了推云服务,不计成本的打价格战,甚至说只要用我的云服务,(因为他主要是在竞争云),网络加速的服务可以免费送给你。事后看,这些年确实他的业绩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从这件事的决策流程来看,就是如果我们之前没有因为中国电信的事件去投资这家公司,可能之前就赚不到钱,但是如果不是中国电信这个事我们可能后面会更理智一点。因为你前面对了,你就觉得,前面这次同样是类似的事件会类比,但是市场里面有句话就是历史是重复的,但是会押着不同的韵脚。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