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生意全靠实控人“照顾”,金鹰重工恐难“独立”;盈利能力偏弱,还吝于研发,竞争力堪忧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01日 03:53

红周刊 特约 | 张侯风

3月25日,创业板上市委召开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其中金鹰重型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鹰重工”)成功过会。

从招股书来看,近年来该公司业绩虽然有所增长,但数据显示,其盈利能力却始终不及同行。更重要的是,其不断增长的营业收入,在很大程度上却依赖于关联交易,这不仅令人对其收入的真实性以及公司本身的独立性产生怀疑。

另外,报告期内,金鹰重工出现了多起违法违规事项,屡遭监管机构处罚,而这反映出其管理方面仍然存在诸多漏洞。

过于依赖关联交易,公司独立性存疑

据招股书介绍,金鹰重工的主营业务为轨道工程装备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与维修。其实控人国铁集团通过武汉局集团、设计集团、铁科院集团合计持有金鹰重工100.00%股份。

报告期内(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金鹰重工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10亿元、21.98亿元、26.35亿元和11.29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增长了9.39%和19.89%。若仔细分析其招股书,不难发现,金鹰重工营收增长的背后,其实控人国铁集团的助力不少。

报告期内,金鹰重工向国铁集团及其下属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的收入分别为12.39亿元、15.24亿元、22.38亿元和7.6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61.67%、69.34%、84.91%和68.02%,可见金鹰重工营业收入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着其关联方国铁集团及其下属公司。

对于关联交易金额较大的问题,金鹰重工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公司关联交易占比较高,主要系铁路行业的特殊性以及公司的主要关联方国铁集团在中国铁路运营管理活动中占据主导地位所致。这意味着即使成功上市,金鹰重工大量的关联交易也会在较长时间内持续,这无疑对金鹰重工的交易透明度以及信披都有着较高的要求。

关联交易占比如此之高,一方面金鹰重工本身的独立性让人担忧,依靠关联企业维系经营,在业绩上深受关联方影响,一旦关联企业订单减少,或者出现业绩不佳的情况,可能会传导至金鹰重工,令其业绩深受影响;另一方面,在IPO这个当口上,双方交易的公允性对于金鹰重工能否成功上市有着重要影响,因此,双方交易是否真实、公允就需要企业做出更详尽的披露了。

研发投入不足,盈利能力偏弱

报告期内,金鹰重工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8.71%、17.05%、16.38%和19.77%。该招股书一共列举了铁建装备、中车时代电气、中国中车和今创车辆等4家同行业可比公司,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这4家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28.10%、25.15%、27.97%和31.10%。显然,和同行业上市公司相比,金鹰重工的毛利率并不理想,在同行业公司中是最低的,这意味着其盈利能力偏弱。

表1: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对比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金鹰重工还有部分业务在个别年份毛利率为负数,例如货运装备,报告期内其毛利率分别为-1.94%、6.84%、-13.14%和0.60%,还有维修业务,报告期内其毛利率分别为-13.10%、-15.93%、-36.33%和-28.69%,给其综合毛利率拖了“后腿”。金鹰重工带着这些亏损的业务负重前行,如若无法改变现状,很难说以后不会成为公司发展的负累。

既然盈利能力比不上其他公司,那么加大研发力度就显得格外重要了,但金鹰重工在这方面的投入却愈加不尽如人意。报告期内,其研发费用率分别为7.74%、4.29%、3.65%和2.55%,呈现明显的持续下降趋势。此项对比,该招股书仅列举了中国中车和今创集团两家公司,同期两家公司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73%、4.98%、5.08%和4.78%,显然,与金鹰重工不同的是,2017年至2019年,两家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呈现出明显的增加趋势,而且,除了2017年之外,金鹰重工在其余年份的研发费用率均低于其可比公司。

表2:研发费用率与可比上市公司对比情况(单位:%)

金鹰重工解释称,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主要系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幅度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投入较去年仅小幅增长,同比增长幅度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所致。但实际上,2019年金鹰重工营收增速为19.89%,今创集团2019年营业收入亦增长了16.25%,差距不算太大,其描述的“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幅度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并不完全符合事实。

其研发投入占比越来越低,意味着其对于研发的重视程度恐有不足,在毛利率不及同行业公司的情况之下,若失去关联企业对其生意大力的“照顾”后,如何与同行业公司竞争,就十分令人担忧了。

屡遭处罚,管理问题凸显

除了上述问题之外,报告期内金鹰重工还屡次违法违规,遭到相关部门的处罚,这令人对其管理能力有所担忧。

2017年11月,张家界市规划管理局武陵源分局对金鹰重工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作出罚款13.8万元及按程序补办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处罚。原因是金鹰重工下属的“宜昌国际大酒店旅游有限公司张家界疗养院”存在擅自改扩建建筑物的行为。

无独有偶,金鹰重工的原子公司襄阳铁酒和宜昌国酒也屡遭行政处罚。

2017年6月,襄阳铁酒因消防设施、器材配置、设置不符合标准,以及消防安全标志未保持完好有效被处以合计7.2万元的行政处罚。

至于宜昌国酒,则屡教不改,连遭数次处罚。2017年8月,宜昌国酒因使用的特种设备未经检验、未按照规定办理使用登记、未进行定期校验,被宜昌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处罚;2017年12月,因接待旅客时未按规定登记住宿旅客身份信息,从而被宜昌市公安局伍家岗区分局做出行政处罚;2018年1月,其又因3台锅炉无废气处理设施而被宜昌市伍家岗区环境保护局做出行政处罚。

除此之外,金鹰重工在财务管理方面也暴露出不少问题。例如:2017年4月,因其北京分公司未按期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从而被北京市丰台区国家税务局第二税务所处以罚款200元;2020年5月,北京分公司又因未按期申报2019年10月的个人所得税,从而被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丰台区税务局第一税务所罚款100元。虽然金额皆不大,但反映出其公司管理方面存在的漏洞着实不少。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