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百融云创旗下榕树贷涉高利贷、诱导消费者过度负债!威海蓝海银行借榕树贷平台跨区展业,与政策导向相背离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11日 01:33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百融云创通过旗下的榕树贷直接涉足网贷业务,而威海蓝海银行等持牌机构也在借榕树贷平台进行异地展业,提供增信的担保公司中隐现知名资本玩家“蓝天系”的身影。

3月31日,百融云创(百融云-W,6608.HK)在港IPO,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作为独立金融大数据分析解决方案供应商,第四家采用同股不同权结构以香港为主要上市地的公司,其上市后股价破发的背后,不仅与央行等部门近期持续收紧对网贷、互金市场有关,也可能与百融云创2020年的业绩明显下滑有关。

《红周刊》记者发现,百融云创通过旗下的榕树贷直接涉足网贷业务,其平台上的多款产品年化成本达24%~36%,甚至更高。此外,威海蓝海银行等持牌机构也在借榕树贷平台进行异地展业,提供增信的担保公司也隐现知名资本玩家“蓝天系”的身影。高利贷、过度营销、诱导过度负债、暴力催收……等等问题让百融云创面临较大的监管风险。

网贷、互金强监管下

百融云创上市首日股价即破发

涉足网贷业务的百融云创成立于2014年,公司自诩为较早进入AI技术赛道的金融科技企业,拥有国内最大且最全面的数据库之一,涵盖使用金融及非金融指标的各式消费者数据标签,并向超过4200家金融机构提供金融风控等服务。

或因概念想象空间大,其在上市前受到了不少知名机构的看好。2014年,百融云创获A轮融资,IDG资本参与发起、高瓴资本领投;2015年,百融云创获华兴资本、高瓴资本及红杉中国等机构参与的A+及B系列融资;2016年,百融云创获中金领投的B+系列融资;2018年4月,百融云创完成1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国资委旗下的国家主权基金中国国新领投。

2021年3月底,百融云创(6608.HK)成功在港交所挂牌,募资约37.59亿港元,获得超过150倍的超额认购,显示出投资者看好其上市后的前景。可让人遗憾的是,其上市首日股价收跌于26.7港元,跌破发行价31.8港元,最新股价仅25.4港元。

在百融云创上市之前,涉及网贷业务的蚂蚁集团IPO在监管收紧下已经被紧急叫停,虽然蚂蚁金服随后作出了一系列补救措施:下调花呗/借呗额度、设置贷款冷静期等,但至今仍未传出蚂蚁集团IPO重新放行消息。同样,另一家知名金服企业京东数科原本也是要在科创板上市的,但同样因监管收紧原因,在更名“京东科技”后,仍在4月初撤回了科创板上市申请。

其实,在近几年,相关网贷平台爆雷案件频发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已经引发了社会舆论聚焦和投资者恐慌情绪的急速扩散,对我国金融环境和社会环境带来了明显负面影响。为此,2020年以来,央行、银保监会等部门多次出台文件逐步收紧。特别是去年11月,央行、银保监会发布了《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个人网贷限制30万元以下、小贷公司不得跨省开展业务。今年2月,相关部门还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明确要求银行强化风控主体责任、独立开展互联网贷款风险管理,严禁将关键环节外包。

而百融云创选择这个时间点上市,显然时机的选择是有些尴尬的。在招股书中,百融云创坦言:“或被指控未能遵守数据隐私及保护的法律法规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观察百融云创营收情况,其去年营收已经出现小幅下滑了。招股书显示,百融云创收入已由2019年的12.62亿元下滑到2020年的11.36亿元。此外,2017年至2020年3季度,百融云创还出现持续亏损,累计亏损金额高达7.45亿元。虽然官方解释称“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亏损(通产企业上市后,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后,将不再影响以后年度的利润)”。但谁能否认严监管所带来的影响呢!

旗下榕树贷平台涉高利贷嫌疑

百融云创是直接涉足网贷业务的。天眼查APP显示,榕树贷是百融云创旗下的“智慧金融服务平台”,由公司控股的深圳数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广州数融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联合开发并运营。公开信息显示,榕树贷可为用户提供包括现金分期、消费贷款、信用卡申请等线上金融服务。

在榕树贷APP上,展示了多家小贷公司的互联网贷款产品,其官方广告为“每天从195家产品中筛出5家极易下款的产品”。《红周刊》记者简单测试一番,发现榕树贷APP首页的“豆豆钱”“咚咚花”等5款产品的额度最低8000元,最高如“咚咚花”的额度可能达20万元。榕树贷APP宣称“最快1分钟放款”,产品收益率非常高,年化收益基本都在24%以上,高者甚至达到36%。

今年3月底,央行发文,要求所有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在网站、移动端等渠道进行营销时,应当向借款人明显年化利率,并在签订贷款合同时载明,也可根据需要同时展示日利率、月利率等信息,但不应比年化利率更明显。按照最高法2020年的司法解释,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目前4倍LPR为15.4%,而榕树贷APP上推荐的小贷产品显然已经触发“高利贷”红线。

以榕树贷APP推荐的小贷产品“畅行花”为例。《红周刊》记者向该产品的用户了解到,其年化利率高达36%,由上海晓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天眼查APP显示,上海晓途的实控人为邱冠宇,该公司股东包括了京东数科。

公开信息显示,邱冠宇旗下公司此前曾开发过民航机票分期相关的“信用飞”,后又开发了旅游金融服务类产品“畅行花”,但实际上这些业务都是互联网贷款项目。曾有媒体报道,信用飞涉嫌“砍头息”,收取高额的服务费和担保费,踩了监管红线。在黑猫投诉等平台上,用户对“信用飞”“畅行花”的投诉也是持续出现,涉及隐藏收费、暴力催收等诸多问题。

威海蓝海银行借榕树贷平台跨区展业

小赢科技网贷业务“名退实进”

榕树贷APP上,除了打着各类噱头的互联网小贷外,还有商业银行的存在。记者发现,一款名为“小赢易贷”的产品赫然在榜,为该产品提供中介服务的是美股上市公司小赢科技。

2018年,小赢科技在美股上市,但受国内互金政策收紧等影响,其上市后未能受到美股投资者认可,股价持续走低,最新市值约2亿美元。2020年底,小赢宣布P2P/网贷业务清零。

那么小赢易贷的资金方是谁?《红周刊》记者测试后发现,榕树贷平台上的小赢易贷产品的资金方正是威海蓝海银行。公开信息显示,威海蓝海银行的大股东为威高集团(旗下有威高股份[01066.HK])、第五大股东为兴民智通(002355.SZ)。头顶着“山东首家民企银行”的光环,威海蓝海银行把业务重心放在了线上市场。截至2019年12月,全行贷款余额153亿元,其中线上贷款占比达89%。

依靠互联网渠道,在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蓝海银行多项指标却出现了明显下降,如在2018~2020年1季度末期间,公司的资本充足率从17.53%降至12.13%。相较资本充足率下滑,不良率却从0.22%快速上升至0.55%。

事实上,银行跨区展业的危害已受到监管层高度关注。近年来,央行等部门三令五申,督促地方银行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压缩城农商行异地信贷业务规模,且地方银行不得异地吸收存款,而微众银行、蓝海银行等民营银行多主打线上,在风控等业务环节显然与现行政策相龃龉。2020年7月,监管部门再次发文,要求地方银行审慎开展跨注册地互联网贷款业务。

对于蓝海银行依靠榕树贷平台变相突破地域限制,榕树贷平台亦获得了成本相对较低的资金的合作模式,其究竟能走多久?尚需观察。

提供增信的担保公司

隐现“蓝田系”身影

小赢易贷这款产品还有担保公司为其提供增信。《红周刊》记者获悉,担保公司为河北银海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记者获得的《担保协议》显示,河北银海按照0.6%的年化成本,向借方收取担保费用。

天眼查APP显示,银海担保的注册资金达10亿元,但实缴仅6000万元。银海担保的股东为黑龙江国舟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经过6层股权穿透后,其实控人指向中国蓝田总公司(其实控人疑似农业部)!

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蓝田事件一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蓝田股份1996年上市,曾创出一系列业绩神话,但2001年随着刘姝威发文直指蓝田股份业绩注水后,蓝田退市。2019年,深陷退市危机的东方金钰为保壳,曾与蓝田公司一拍即合,拟由蓝田公司借壳东方金钰,但在各方压力下,此次借壳最终告吹,东方金钰也不得不退市。其后,蓝田起诉了中国证监会,但在今年年初时,法院宣布蓝田败诉。

在调查过程中,《红周刊》记者发现,蓝田公司还控制了多家担保/小贷公司。天眼查APP显示,蓝田公司控制了上千家子公司,除银海担保外,还有大连长江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大连中山长江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多家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近几年,蓝田公司牵扯到的法律纠纷愈发频繁,蓝田公司、实控人瞿兆玉为此还收到了法院的限高令。

既然河北银海背景如此混乱复杂、且问题多多,而小赢易贷居然还引进其作为担保公司,颇让人费解,担保机构是否有担保实力?也值得怀疑。

诱导过度负债,有违监管精神

《红周刊》记者向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了解到,类似榕树贷的网贷APP虽然会打出“额度10万”“额度20万”之类的广告词,但大都是噱头,目的是诱导点击、导流,实际获批金额往往才几千元或1万~2万元。“用户看到夸大的导流广告后,就会点击并输入个人信息,这样会严重伤害到用户的征信记录,而这类APP都不会作出提醒。”

上述业内人士透露,一般来说,如果两个月内的网贷征信查询记录超过4次,那么网贷客户就会被列入大部分金融机构的“黑名单”,但因网贷APP不作出风险提示,APP客户在经过几次点击后,征信记录会越来越差,所获得的贷款额度也越来越低、获批概率也越来越小。总之,榕树贷诱导用户点击网贷产品的做法存在类似监管部门打击的“过度采集征信”、“诱导过度负债”嫌疑。

在今年年初的央行工作会议上,相关领导在重点部署2021年工作时表态,个人征信业务必须持牌经营、严禁金融产品过度营销、诱导过度负债。今年1月,央行发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2月初,央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课题组也发文,指出有大型互联网平台存在通过挖掘用户的金融行为、分析金融行为的特征,大量推送金融营销广告,使“超前消费”“负债消费”的理念越来越被资信脆弱人群所接受。

此外,榕树贷还存在暴力催收问题。在黑猫投诉等平台上,比如今年3月底,有用户投诉“收到榕树贷款催收短信,威胁!恐吓”;也有用户在4月初投诉称在榕树贷平台上申请了“你我贷-融优贷”。“因借款时无法看到利率,现在才发现利率高达35.95,须按照分期12个月一期一期还款,第一第二高达4106.25元共计8212.5元。后面十期每期1868.85元,共计18688.5,共计需还高达26901元”,要求平台同意提前还款、并减免利息。

记者也试图就此采访百融金服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本文已刊发于4月10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