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兴银基金主动权益舵手存在“短板”,基金经理最长任职期限不足三年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18日 01:31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兴银基金权益基金经理任职时间普遍过短,未经历完整牛熊市洗礼而经验略显不足,部分人员在投资过程中的风格过于漂移而导致业绩表现平平,产品规模的迷你也让部分产品拉响了清盘危警报。

从4月12日开始,规模排名中游的兴银基金年内第三款权益类新品兴银高端制造开始发行,拟任基金经理为王卫,其在公募基金经理岗位的任职时间刚刚超过100天。此前,他曾在两家基金公司做过研究员和在一家券商做过投资经理。

资料显示,兴银基金目前管理主动权益产品的基金经理共有6人,其中任职时间最长的不到三年,尚未经历一个完整的牛熊周期洗礼。此外,公司大股东华福证券也并非实力卓越的头部券商,或许这也很难给子公司强有力的帮助。目前来看,公司的规模主要还是靠货币型和债券型基金撑起三分之二江山。

两位权益女将坐阵担纲

主动权益舵手普遍经验不足

Wind资讯数据显示,原名华福基金的兴银基金在去年四季度末的全部资产合计约为536.29亿元,在基金公司总资产排名中位居第60位。从股东结构来看,大股东华福证券持股76%,二股东国脉科技持股24%。旗下产品存在明显的“债强股弱”现象。

在兴银基金权益基金团队,杨坤、张世略、王卫、张海钧、孔晓语、蔡国亮六人中从业时间最长的是孔晓语,累计任职时间达2年零326天,最佳任职回报为51.29%。任职时长排在第二位的是女将杨坤,累计任职时间接近2年零1个月,所管产品最佳的任职回报不到20%。与杨坤基本等时长的是管理兴银大健康的张海钧,在岗时间仅比杨坤多一天。

相较上述几位基金经理,王卫、蔡国亮和张世略应是不折不扣的新人,除了任职时间刚过百天的王卫外,蔡国亮目前的任职期限还不满百天,而张世略也不过刚满150天。整体看,兴银基金权益基金团队基本上可以说是一只全新组建的团队,而其中的核心人物就是担任权益业务总监和权益投资部总经理的杨坤。

杨坤目前管理着公司5只基金产品,年内遭遇了业绩滑铁卢,不仅开年迄今悉数体现为浮亏,且全部下跌超过6.5%。以她独自管理时间最长的兴银鼎新为例,从去年6月中旬接手至今的任职回报不到20%,在同类产品排名中位居中游。从持仓特点看,《红周刊》记者发现其存在潜在的隐患主要有两点:首先,尽管基金契约中的业绩比较基准为沪深300指数收益率×60%+中债综合指数收益率×40%,但是,基金经理在实际持仓中的集中持仓却相对较低。以去年四季报的十大重仓为例,排在重仓股首位的贵州茅台占净值比仅约为2.65%,比排在第十位的美的集团(占比1.81%)仅高出不到1个百分点;其次,从四季报的重仓行业属性来看,基金经理相对偏好新能源车,十大重仓股中包含了宁德时代、长城汽车、比亚迪、亿纬锂能。

单一标的持股比例极低,但因基本踩准了风口,去年全年的业绩表现还是尚可。但这或许是基金经理站在风口之上,业绩表现不错而加大了其对重仓股的配置比例,此外还延续了重仓核心资产的思路,导致今年迄今业绩的全盘尽墨。就其执掌的兴银景气优选来看,成立不到150天,亏损就已经接近15%。若再往前追寻财通资管时代的杨坤,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她当时总共管理过四只基金产品,但仅仅是最后上任的财通鑫盛6个月勉强实现了0.14%的任职回报,其余产品最终均以负收益收场。其中,管理时间仅255天的财通资管消费精选A的最终任职回报为-18.82%。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指出,在市场震荡中,新人经验不足的短板更清晰地显现了出来。兴银权益类基金加起来不到30亿,其只是作为补充而不是基金公司重点发展的产品线。

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平平

消费主题基金风格漂移自救未果

在领军人物业绩乏善可陈的同时,《红周刊》记者发现,兴银基金的主动权益类产品实际上也是危机四伏。10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产品中,居然没有一只规模能够突破10亿份。此外,兴银消费新趋势、兴银丰润、兴银丰盈、兴银鼎新、兴银大健康等产品去年四季度末的规模都不足0.5亿份,某种程度上,清盘的警报都已拉响。

值得注意的是,兴银基金仅有两只主题类主动权益基金,针对的是消费和医药。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兴银消费新趋势的最新规模约为0.09亿份,在公司所有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排名中垫底。

《红周刊》记者查阅其2020年四份季报,发现时任基金经理王磊在去年三季度时进行了一次值得推敲的调仓:三季报时,中信、海通、招商、光大四家券商占据了前五大重仓中的四个席位;四季报时,中信、招商、东方财富、海通、华泰、光大更是整齐划一地占据了前六大重仓股的席位,此外,申万宏源还排在当季十大重仓股的第十位。由此,该基金俨然具备了些许券商主题类基金的色彩。

这样大幅度的风格漂移并没有让基金业绩长红,从其重仓的部分券商类股票表现来看,中信证券2020年仅上涨了16.21%,而海通证券下跌了16.82%、华泰证券下跌了11.32%。整体来看,十大重仓股中除去东方财富有着接近翻番的表现外,其余个股表现均一般。值得注意的是,东方财富只是其在四季度才登榜重仓名单的,持仓占比仅约为5.15%,因此对基金组合净值贡献仍是相对有限的。

尽管消费主题近几年持续大热,但该基金的规模却在同期经历了惊人的缩水:2019年2季度时,规模还曾达到过16.27亿元,但至去年四季度末,仅剩下0.13亿元。或许也是在规模命悬一线的背景下,时任基金经理才孤注一掷豪赌券商股,可去年四季度最热的板块显然非新能源莫属,券商股的表现一般。或许这是其投资方向把握不准,导致在今年年初时,基金经理职位改由新人蔡国亮来接替。

医药主题基金常年业绩不佳

几度更换基金经理收效甚微

与消费主题基金规模不济类似的是,另一只主题权益类产品兴银大健康也是近况堪忧。Wind资讯数据显示,该基金目前的最新年化收益率仅为1.37%,在548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第535位。

在基金产品业绩不佳的背后,基金经理同样存在着风格漂移没能提振业绩的问题。《红周刊》记者注意到,现任的基金经理张海钧是在2019年3月接手的,从其简历看,其似乎并非医药相关专业毕业,同时从他的多季重仓持股来分析,尽管医药板块的细分赛道花样繁多且投资机会层出不穷,但是他似乎并不仅仅满足于深耕医药,每个季度都能看到部分非医药类的重仓标的进入重仓前十的行列。比如,科技股中科曙光在去年四个季度均上榜重仓股前十,但是从2018年开始,该股在二级市场上已经连续四个完整年度收出阴线。

除此之外,记者注意到几乎每个季度非医药重仓股的数量都接近重仓股的一半:第一季度时, 非医药类的重仓股有中牧股份、中科曙光、中信证券、信维通信、韵达股份;二季报,虽然还是半数非医药重仓股,但是通信类的标的由信维通信升至中兴通讯和信维通信两家;三季报时,除了上述两只通信股,保险巨头中国平安也挤入其中;第四季度,该基金十大重仓中的金融属性进一步增强,除平安和太保外,平安银行也破天荒地挤入前十。

问题随之而来,医药和白酒去年本是基金抱团的大热赛道,作为各自的主题类产品,老老实实深耕契约规定的赛道就能收获满满,但是两只基金均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风格漂移,最终并没有获得理想的业绩回报。去年12月31日,兴银大健康的最新规模仅为0.45亿元,同样面临着清盘的风险。在本该集中持股、重配单一行业时选择了风格漂移和平均持股,由此错过了结构性行情中的被抬轿机会。

对于该基金,陈亮亮指出:“兴银主动权益类基金投资普遍以大盘价值为主,兴银大健康成立时间较长,给投资人的持有回报不好,成立这些年来中间波动很大,最大跌幅能够超过30%,基本没有给投资者赚到钱。虽然现任基金经理区间段做出了超额收益,但是风格漂移的事实表明他或许并不看好大健康类的股票,未来存在投资中彻底转型的可能。”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