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国投泰康信托踩雷多只违约债,结构化发行、利益输送内幕被曝光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18日 18:17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东方园林债爆雷,揭开了国投泰康信托发行乱象,不仅暴露了产品结构化发行内幕,且也曝光了产品投顾方的任性交易问题。

结构化发行是债市乱象之一,也是掩藏利益输送的重要手段。《红周刊》记者获悉,国投泰康信托此前发行的“鲲鹏202号”信托计划曾采用3倍杠杆买入东方园林债,在债券发生违约后,B类本金仅剩下1/10左右。

除踩雷东方园林债外,鲲鹏202号的投顾还安排买入了三鼎、中民投、天津物产等高风险债券,且这些交易往往是在违约前才买入的,存在一定的利益输送嫌疑。

国投泰康信托“鲲鹏202号”实则通道,B类持有人损失惨重

近几年,国内债市爆雷不断,持续不断的信用风暴意外揭开了不少资本市场黑幕,如结构化发行、评级注水、利益输送……不少发行人、券商和评级公司等中介机构接连被罚。

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2018年,国投泰康信托成立了“鲲鹏20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同》显示,信托募资投向债券市场,拟投向:(1)政策支持的行业,政府重点布局,有国家政策支持,行业风险较小、易形成景气度的行业;(2)现金流稳定的行业,财务报表健康,违约风险较低;(3)国民经济的支柱型行业,一定程度上享有国家背书,通过优选行业中的优质企业,有效控制风险。

为控制风险,信托计划买入债券的评级不得低于AA,信托计划的预警线为0.92元,0.88元为止损线。值得注意的是,国投泰康信托并非实际管理人,而是把投顾权限委托给一家券商。

鲲鹏202号采用结构化设计,规模为5.2亿元,其中A类和B类的规模比例为3:1,A类的年化收益在5.1%~5.4%之间。但从记者获得的《二次清算报告》来看,到2020年4月产品终止时,鲲鹏202号的A类总分配4.14亿元,而B类投资人的收益分配为零元。

  但如按合同约定的0.88元止损清盘,考虑到3倍杠杆,B类持有人仍会剩余约5成本金。四川中腾科贸的代表张先生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因为剩余烂债一直没卖出,因此合同上体现的是原值,“但市场上已经没人买了,100块钱一张买的券,现在或许只能卖5块钱”。

祸起东方园林

综合相关材料,鲲鹏202号的成立缘起于东方园林的债券融资压力。

四川中腾科贸主要从事工程代建、建筑劳务分包等业务,据中腾科贸的代表介绍,其早年前就和东方园林达成合作关系,承揽了东方园林的不少业务,特别是川渝地区的工程。可供佐证的是,公开的招聘信息显示,中腾科贸曾和东方园林签订了200亿元的PPP项目战略合作协议,先后承揽了东方园林的四川南部县满福坝水环境项目工程、四川巴中化成道路建设工程、重庆三板溪公园绿化工程等项目。

2018年前后,债市一度转熊,以五洋、亿阳为代表的信用债爆雷潮有扩大化趋势。彼时东方园林的债券正常发行工作已显困难,为此找上了中腾科贸,希望后者能在债券融资过程中予以支持。基于此,中腾科贸同意作为鲲鹏202号信托计划的劣后级持有人,用3倍杠杆买入“19东林01”。

委托关联公司、通道嵌套,最终买入自身发行的债券。“本质上就是结构化发行。”有业内人士向记者直言。

但彼时东方园林的资产负债情况已经岌岌可危,加之A股下跌的影响,高质押风险愈加显著。2018年10月,北京证监局召集东方园林债权人协商,建议各债权人给予公司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在海淀区属国资和东兴证券发起的100亿元纾困基金首批受益企业名单中,就有东方园林。

实际效果如何呢?在2018年底,东方园林股价收于6.8元左右,现如今已跌至4元以下。据Wind数据,何巧女持有的股票仍基本全部被质押,而因股票价格下跌和质押等原因,何巧女的股份已被多次冻结和强平。2019年,何巧女把部分股权转让给了朝阳国资旗下企业,此举也未能阻止股价的下跌,5.9元的转让价格对比现在的股价,朝阳国资也被深套。

观察东方园林经营业绩情况,其营收在2017年达到152亿元顶峰后开始下滑,至2020年末,营收已跌去四成,仅91.9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从2017年的22亿元跌至2020年的7308万元。

信托计划成烂债“垃圾篓”

鲲鹏202号的投顾券商是国内首家民营券商,其控股股东也是一家上市公司。近年来,该券商屡屡被罚:如作为天能科技IPO的主承销商,因天能科技招股书造假被重罚;因员工萝卜章造假,被暂停开户半年;在保千里被立案后,分析师郑平等人还因发表了11篇强烈推荐的研报而被证监部门出具警示函。

在投顾券商的安排下,除投资东方园林债亏损外,鲲鹏202号还参与了多只违约债的交易。张先生透露,事后核查发现,根据投顾指令买入和卖出的债券大部分违约和爆雷。据其统计,在2019年1月11日~2020年3月24日买入的87余次债券中,超过70只债券存在业绩下滑、即将爆雷、买入后临时停牌等状况。

譬如,投顾在2019年1月11日~1月18日多次下达指令,以90元以上的价格从银河证券、国泰君安席位买入了数千万元“17三鼎03”。而发行人三鼎控股集团已在2018年底就出现了违约风险,17三鼎01/02市价也在持续下跌。2019年1月11日,三鼎债暴跌20%,当天发行人即宣布出现重大风险,对债券采取临时停牌措施。

“三鼎方面已通知要求债权人尽快申报债权。”债券持有人沈女士向记者透露,“17三鼎03”债券发行人三鼎控股集团在今年2月开始放风称,将启动预重整。

《红周刊》记者获得的交易明细显示,投顾还在2019年1月从光大证券和广发证券席位,买入了不少18中租一、18中租二,价格为100元。18中租一/二的发行人为中民投旗下的中民投租赁控股有限公司。而就在买入的当月,中民投债务危机爆发,中民投租赁发行的债券也接连暴跌。

2019年1月,投顾还从光大证券席位、以101元的价格大笔买入18天物01(发行人为天津物产能源资源发展有限公司),但很快,惠誉就下调了天津物产集团的评级。当年7月,天津物产资管产品爆雷,18天物01也宣告违约。2020年7月底,天物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天津证监局也因天津物产能源公司违反了上交所的信披规定,对其下发了警示函。

2019年3月,投顾又以100元的价格从安信证券和光大证券席位,买入15万张“16宁远高”,又在4月份以原价卖给了银河证券。发行人宁夏远高实业集团是一家采矿设备为主业的民企,彼时的远高实业的债务压力岌岌可危。2020年11月,大公国际将其评级下调为C,且同样违约。

鲲鹏202号还曾持有19福晟01。福晟秉承了闽系房企凶猛的扩张风格,但最终在2019年爆发流动性危机,其后虽卖身于世茂,但未能有效推动债务问题的化解。

在城投债上,鲲鹏202号在2019年11月还认购了2100万元的19新蒲05,票面利率仅7.5%的19新蒲05能够成功发行贡献不菲。

19新蒲05的发行人为贵州新蒲经济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其信用履历并不干净。据此前《红周刊》发表的《身陷贵州债务危机 长安资产多只资管产品展期》一文报道,由于“再融资渠道受限,且近期债务偿付非常集中,致短期资金流动性困难”,2019年10月,以新蒲经开投为融资方的“长安尊信3号资管计划”展期。

利益输送嫌疑

为何投顾会频繁以高价买入高风险债券?张先生直言,可能涉及到利益输送。可供佐证的是,交易明细显示,上百笔债券的买入不是从市场上“竞价”买入,而是通过“约定”方式买入。而且更奇怪的是,上述诸多操作的交易对手均为“刘伟”。

《红周刊》记者获悉,刘伟疑似知名私募顺时国际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固定收益部交易主管。综合鼎实、格上财富等三方网站的信息显示,顺时投资旗下确实有一位基金经理叫“刘伟”,其善于债券配置和产品头寸管理,“对债券资质把握精准,特别对时间节点判断几乎从未出错”。

顺时投资在债券市场是有一定口碑的,其创始人韩广宇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公司精于债券对冲策略,且与多家大行达成了合作,还在2016年进入了中国银行私行部/理财部门的合作名单。

可即使有如此背景,顺时投资还是未能躲过这几年的债券爆雷潮。譬如据ST华鼎(601113.SH)公告,由于债券交易纠纷,顺时投资起诉了大股东三鼎控股集团,并冻结了三鼎控股持有的3.12亿股股份。

“中腾科贸的当务之急是活下去。如果能把剩余烂债接走,哪怕亏损一部分,中腾也能接受,但求尽快收回现金。”受访者坦言,“顺时方辩称其债券投资业务萎缩严重,无力协助解决鲲鹏202号的问题。”

那么事实真这样吗?据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自2020年以来,顺时投资仍然新备案了20多只私募基金,多投向A股二级市场或量化策略。

“我们觉得顺时的产品发行能力其实还在。”中腾科贸的代表如是说。

国投泰康信托遭投诉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踩雷中,鲲鹏202号的A类持有机构得以全身而退。据张先生透露,A类资金来自中国银行。《合同》也佐证,A类由中国银行负责代销。由于掌握了海量资金,银行也是债券市场的大买家,以往由银行作为杠杆产品优先级的案例也很常见。而复盘此事,中国银行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能不止是优先级投资者。

有业内人士分析,不少银行为了美化报表、降低不良规模,会把其持有的烂债倒给私募基金等机构,再协助成立信托计划、然后变相接回烂债,这样一来,就把烂债转移到了体外。

对于名义上的管理人,中腾科贸已在2020年1月向银保监会投诉了国投泰康信托。记者获悉,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今年4月初做出了答复,表示“情况比较复杂,现不能在60日内办结”,办结期限将延长1个月。

据国投资本年报,国投泰康信托2020年实现营收18.24亿元,同比增长17%,排名同比上升6位;净利润10.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首次获评A级行业评级,去年固收策略产品的发行量增长超10倍。奇怪的是,在向主动型、净值化转型的同时,国投泰康信托却在去年11月注销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即不再直接发行私募产品。

国投泰康信托近几年屡屡踩雷通道业务。譬如美都能源(退市)公告称,实控人闻掌华此前在参与公司定增时,通过国投泰康信托、从华融旗下的芜湖渝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借款31亿元,并以上市公司资产作为担保,但闻掌华到期后未能还款。

此外,《红周刊》记者掌握的材料也显示,在近几年多起债券爆雷事件中,多有国投泰康信托的存在。

记者就此情况试图采访国投泰康信托项目经理,投顾券商固收负责人、顺时投资固收负责人,其中顺时投资固收负责人表示“此事跟我无关”,随即挂断了电话。

国投泰康信托品宣部门员工王女士回复《红周刊》记者称,鲲鹏202号只是一个通道型产品,国投泰康信托承担的责任有限,而且当初买入债券时、并不存在明显的违约风险。目前公司也正在推进剩余资产的处置和分配。

(本文已刊发于4月17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