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ST加加:重新“打酱油” 江湖几度秋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24日 17:12

红周刊 记者 何艳

各种“茅”风起云涌,曾经的“酱油茅”ST加加也渴望重现往日荣光。ST加加这次似乎动了真格,回归主业,专心打“打酱油”,只是时移世易,公司能否重返巅峰,尚难预料。

烦心事“排排坐”

ST加加的烦心事有点多,查阅公司近期公告,暴露了其当下的窘境。今年以来,ST加加的公告内容主要涉及重大诉讼进展、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所持公司股份不断被轮候冻结、高管辞职并补选、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等诸多事项,可谓糟心事“排排坐”,每一件都不让人省心。

比如,2021年4月13日晚间,ST加加即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卓越投资、实际控制人杨振、杨子江、肖赛平持有的公司股份共计48719.6853万股被司法轮候冻结。

当然,公司落得如今局面,与此前种下的“因”也脱不了关系。2020年2月12日,加加食品公告,公司及其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收到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一案的处罚决定书。经查明,当事人存在三大违法事实。

第一,存在未及时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情况。2018年2月,因迫于外部债务压力,加加食品、湖南卓越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杨振指示加加食品向相关方转账。两笔转账金额合计5400万元,未经公司董事会、监事会、经理办公会审议,在事项发生时,未通过临时公告予以及时披露。

第二,未按规定披露与控股股东关联方交易情况。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为向外部保理等机构融资或帮助湖南卓越对外借款提供质押,在加加食品相关人士指使下,加加食品向关联方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合计金额6.99亿元,向杨振指定方开具商业承兑汇票2000万元。

第三,未及时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情况。2017年11月,杨振使用加加食品的公章,以加加食品的名义为湖南卓越对外借款提供担保,合计金额2.95亿元。

对此,湖南监管局决定,对加加食品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 40万元;对湖南卓越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40万元;对杨振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20万元。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7年3月7日至2018年4月27日期间买入ST加加,并在2018年4月28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须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终止收购 重回主业

作为昔日的“酱油第一股”,ST加加也曾风光一时。公司曾以 “一个酱油瓶盖,突破百年历史”的创意,引领了行业包装革命;并率先采用“一瓶当作两瓶用”的营销策略,改变了消费者“心智”,成为第一家明确告诉消费者“炒菜用老抽、凉拌用生抽”的企业。

2012年1月6日,ST加加成功在A股上市,其后来的竞争对手海天味业、千禾味业则要分别等到2014年及2016年才踏上资本市场的征程。令人唏嘘的是,ST加加上市即巅峰,此后再难企及这一高度,公司非但未能通过上市做大做强,反而原地踏步,一步步走向“堕落”。

数据显示,ST加加2012年至2019年营收增长不足4亿元,净利润甚至出现下滑,由2012年的1.76亿元下降至2019年的1.62亿元。公司掉队的原因之一为核心主业没能做好。据媒体报道,ST加加曾表示,创始人杨振当年创业的定位是高端品牌,生产销售高端酱油。上市后,销售市场就交给了销售团队和经销商,而销售团队和经销商却将产品当作低端产品来运营,如此一来,便把品牌搞砸了。公司当时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转向扩张植物油、醋、鸡精等产品线,最后丢失主业,也没能在细分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此外,ST加加还试图通过并购实现多元化品类,扩大企业经营范围。同样,这种方法非但未能成功,还耗费了公司大量的精力和成本。公司最近一项收购计划是拟以47.1亿元筹划收购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100%股权,但历经两年多,该收购因各种原因终止。

收购失败的ST加加表示,要重新做回酱油主业,聚焦调味品行业这条黄金赛道,并声称要成为中国酱油行业的茅台。如此雄心壮志能否兑现,还需时间的检验。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