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富安达基金新品双擎驱动募集失败,权益类产品陷入规模、业绩双重困境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24日 22:46

红周刊 记者 | 曹井雪

本周内地公募基金一季报披露落幕,在易方达、广发双雄闪耀公司规模排行榜顶端的同时,记者也发现行业马太效应导致中小基金公司被越甩越远,富安达基金就是其中明显的一例。

Wind资讯数据表明,今年一季度末,虽然富安达的全部资产合计有所增加,排名较上一季度末前进6位;但是其非货币资产却同比减少,排名后退。究其原因,公司主动权益类基金长期疲软的状况没有明显改观。而近期该公司权益新基发行失败就是最好的注解,4月19日公告募集失败的双擎驱动就来自富安达。

记者注意到,3月31日,公司还将该基金的募集期限延长,然而这并未改变募集失败的命运。分析原因,拟任基金经理孙绍冰任职接近6年,但最佳的产品任职回报尚不到25%。安排业绩不佳基金经理挂帅新品或许也是无奈,除他外公司仅有4位管理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人手短缺也成为公司权益类产品发展瓶颈。

富安达双擎驱动募集失败

孙绍冰超高换手率也没能带来高回报

4月19日,富安达基金发布了双擎驱动募集失败公告,正式宣布这只一度延期的产品最终流产。Wind资讯显示,公司近两年还是在新发基金中更为侧重权益类,2020年成立的3只产品均是权益新品,而今年迄今惟一成立的新基金富安达医药创新同样属于主动权益阵营。

具体说来,就在双擎驱动发行前的3月10日,富安达旗下的医药创新刚刚成立,后者的募集规模约为5.74亿元。考虑到春节后医药板块也随大盘调整出现较大回撤,这一募集成绩尚且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中。对比来看,作为全市场类型的双擎驱动却意外夭折,背后的主要原因或许还在拟任基金经理的业绩疲软上。

天天基金网显示,双擎驱动的基金经理为孙绍冰。2015年5月开始担任基金经理的孙绍冰,目前已经有近6年的投资经验了,而此前他曾任职过齐鲁证券和富安达基金的行业研究员。

客观来说,6年的任职时长并不算短,但是他取得的成绩并不亮眼:他目前正在管理富安达科技领航和富安达新兴成长2只基金,管理开始的日期分别为2020年6月18日和2015年5月22日。但是截至4月22日收盘,他在两只基金上取得收益率分别为0.32%和23.78%,均在同类基金中排在较为靠后的位置。

以富安达新兴成长为例,综合该基金各年的净值表现来看,其在2015年、2017年、2019年和2020年都取得了正收益,之所以长期业绩欠佳或许是因为在其余的年份表现更为惨淡对冲掉了上述年份的正收益。其中,截至4月22日收盘,今年以来该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只有-15.15%,在1992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974位。

根据基金一季报,基金年内表现欠佳的原因浮出水面:首先,该基金在行业选择上似乎出现了失误。一季报显示,该基金重仓股中有半数都隶属于新能源产业,包括隆基股份、阳光电源、亿纬锂能、风华高科和宁德时代。但是在去年新能源概念集体爆发后,相关标的的估值已经推涨至高位,上述5只产业链上的相关股票也在去年全年的涨幅均超过了100%,除了风华高科,其他4只股票的涨幅甚至超过了200%,其中阳光电源全年的股价涨幅达到了惊人的589.16%。

冰火两重天,在节后市场结构性调整中,上述5只新能源车产业链股票也未能独善其身,股价悉数出现下跌。按照区间统计,从2月18日市场大幅调整迄今,截至4月22日收盘,除了风华高科微涨0.27%之外,其他4只股票的股价都大幅下挫,尤其是阳光电源的股价跌幅达到37.78%。而记者对比近两期季报发现,宁德时代、亿纬锂能都是该基金一季度新进的重仓股;虽然基金经理一季度小幅减仓隆基股份和阳光电源,但两者还是位于第一大和第三大重仓股的位置。

除了可能存在阶段性调仓失误外,从长期角度看,孙绍冰也存在换手率过高的情况。以新兴成长为例,该基金2020年的换手率达到2149%,在2988只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排在第36位。不仅在2020年,孙绍冰在管理新兴成长以来就一直有高换手率的特点,Wind资讯显示,2016年至2019年,该基金换手率分别为1265.6%、995.79%、2185.24%和1518.99%。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新晋的千亿“顶流”刘彦春和名将萧楠,他们在2020年的换手率均不到50%。

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人手匮乏

权益类产品规模逐渐滑向清盘深渊

担任基金经理以来业绩表现不佳却挂帅新品,或许公司也是实在安排不出现有人员的档期了。据《红周刊》记者统计,公司旗下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只有5人。除孙绍冰外,目前还有吴战峰、李守峰、纪青和朱义4人,他们在管基金的数量分别为5只、3只、2只和4只。

而从他们各自的投资风格来看,记者发现几位基金经理的短板明显。例如,今年挂帅医药主题基金的舵手李守峰,他曾在万联证券担任过医药研究员。从一季报来看,在他管理的3只基金中,医药创新和健康人生都聚焦医药生物板块的投资,但是他的能力圈似乎也主要集中在医药行业上,其中健康人生本季的第一大重仓股佰仁医疗成为最大的惊喜,截至周五收盘,该股年内的涨幅已经翻番。

基金经理纪青目前与李守峰一同管理健康人生这只医药主题产品,这也是她惟一管理的主动权益类产品,而她在管的另一只基金则是中证500指数增强。此外,基金经理朱义则与李守峰一同管理策略精选,而除医药之外,基金经理投资还涉足了家用电器、银行和地产等板块,从朱义管理其他产品的重仓情况来看,策略精选主要体现了她喜欢重仓白马蓝筹股的风格。记者注意到一季度最大的变化就是增加了金融地产的重仓比例,兴业银行、工商银行、保利地产携手进入了本季十大重仓的行列。

此外,公司名气最大的基金经理吴战峰似乎是一位全能型选手,一季报显示重仓行业不仅将科技、医药和消费等抱团行业一举囊括,同时对于二级市场大热的机械等顺周期板块也有所涉及。

不过,他不仅是管理主动权益类基金数量最多的一位,同时还有诸多行政职务缠身:他是公司的董事之一,同时也担任了公司研究发展部总监,或许会牵扯他用在投资上的时间和精力。令人遗憾的是,去年8月,在公司担任五年基金经理之久的毛矛离职,这也使得本就人手不多的富安达基金更加捉襟见肘。

实际上,富安达基金也曾有过短暂高光时刻。在2011年4月至2016年2月,明星基金经理孔学兵曾任公司董事、投资管理部总监、基金经理。特别是他管理富安达优势成长时,还曾在2015年取得了83.05%的净值增长率,在443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32位。而在2016年离职后,孔学兵先后又在中融基金和金信基金任职。虽然此后市场环境不同业绩无法直观用数据简单对比,但是综合渠道影响力和基民追捧度等多种因素,富安达基金迄今似乎还无人能够超越孔学兵。

在人才匮乏的情况下,公司旗下权益产品的规模也愈发迷你。其中披露了一季报的10只主动权益类基金的规模均较去年末出现缩水,其中消费主题、新动力和富安达长盈的规模还位于清盘线之下,随时面临着清盘的可能;此外,除了优势成长、三角区域主题、医药创新外,其他产品的规模也都不足2亿元。

富安达基金规模全靠一只货基

新品发行失败偶然中也有必然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从公司产品结构上来看,富安达颇有些迷你版天弘基金的味道:Wind资讯显示, 按照一季度末的数据,富安达现金通货币B的规模一枝独大,其最新的基金份额达到51.50亿份,而在它后面无论公司任何类型的基金产品,居然没有一只产品的规模能够突破6亿份。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的规模基本维系在一只货币基金的身上。但是,众所周知的是货币基金规模并不稳定,一旦出现规模大幅回落,或许公司的生存都会是一个问题。或许也是基于这一点,公司很难把主要的时间精力投在新品发行上。

当然,除去公司生存的压力所致外,受到大环境影响,公司的新品发行失败偶然中也有必然。相较于去年“爆款”频出,今年以来权益基金整体发行遇冷。截至4月23日,年内公募的发行总份额为1万亿份,其中股票型和混合型的发行总份额分别是1470.84亿份和7770.25亿份。而去年同期,公募的发行总份额是3.13万亿份,股票型为3606.69亿份,混合型为1.68万亿份。

年初迄今,公募已经出现了9例募集失败的案例,相较于2020年和2019年同期增加了3只,其中主动权益类产品的数量有5只之多。除富安达外,记者发现还有中融、九泰、财通、中金、长安等中小型基金公司也在名单之中。而规模较大的基金公司遭遇募集失败的情况相对较少,只有交银一家。形成对比的是,在3月发行的、洪流管理的嘉实阿尔法优势募集份额达到54.37亿元,在市场调整中也能进入爆款行列。

(本文已刊发于4月24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