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美好医疗严重依赖神秘大客户,厂房续租风险大增 生产恐难保障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4月26日 20:10

红周刊 记者 | 刘杰

单一大客户贡献的收入高达七、八成,美好医疗对大客户依赖严重,然而来自该客户的收入增速大幅滑坡,这难免令人担忧。更关键的是,其租赁的生产厂房陷入了仲裁纠纷中,一旦该厂房无法续租,将给其正常的生产经营带来巨大不利影响。

近日,美好医疗递交招股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上市,《红周刊》记者查看其招股书后发现其中存在诸多问题。其严重依赖单一大客户,而对该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增速却大幅减缓,其他大客户中也有部分对其采购金额出现下降。此外,其租赁的厂房目前陷入仲裁纠纷,未来能否续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而其新厂房尚未建设完成,一旦需要搬迁厂房,恐怕会给其生产经营带来巨大不利影响。

依赖神秘大客户 相关收入增速骤减

美好医疗主要从事医疗器械精密组件及产品的设计开发、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家用呼吸机、人工植入耳蜗组件以及精密模具及自动化设备等。

据招股书显示,其核心产品呼吸机组件的主要客户为客户A,2018年至2020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其来源于客户A直接及间接订单实现的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5.07亿元、6.11亿元、6.29亿元,占其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7.12%、82.27%、70.84%。

约七、八成的营收来自于单一大客户,这表明其业务高度依赖于该大客户。对此,其给出的解释是,全球家用呼吸机行业集中度较高,且医疗器械精密组件企业一般是以“服务大客户”为核心的盈利模式。然而,不管什么原因,在大客户依赖下,若是大客户A对其采购规模减少,恐怕会给美好医疗带来重大不良影响。

这位对美好医疗经营有着重大影响的大客户A略显神秘,美好医疗在招股书中未透露其名称,仅表明客户A是全球家用呼吸机产品的龙头企业之一,2017年至2019年,其营业收入均超过20亿美元。可见,美好医疗与客户A的营收规模相差甚远,这或意味着美好医疗并非该客户的最核心的供应商。

事实上,美好医疗对大客户A的销售,正处于增长疲乏的状态。2019年、2020年,其直接或间接来源于客户A的销售收入的增速分别为20.38%、2.99%,呈现骤降的趋势,这也导致美好医疗的营业收入增速由2019年的27.48%下降至19.60%。

值得一提的是,美好医疗2020年营收增长也受益于呼吸面罩的销售紧俏。此前两年,其每年来自于防护面罩的收入仅约500余万元,而2020年防护面罩销售额飙升至3652.74万元。但该类产品的销售火爆具有偶然性,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因素的影响,相关产品紧缺,刺激了产品销量,但疫情过后此类产品能否继续火爆就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了。

此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其部分客户存在销售不稳定的情况。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其新进入前五大客户名单的为客户C是自2014年开始与其合作的,2019年客户C跻身前五大客户之列,销售额为636.52万元,而2020年前五大客户中便没有了客户C的踪影。对于第二大客户B,其在2019年、2020年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129.56万元、5535.98万元,金额有所减少。深圳长城开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2019年、2020年分别为其第三、第四大客户,而在上述两年中,其对该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893.82万元、2689.75万元,金额也在缩减。对诸多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出现萎缩,公司未来的成长性难免令人担忧。

另据招股书介绍,报告期内,其主营业务中外销收入分别为5.57亿元、7.05亿元、7.57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94%、95.25%和85.48%。由此可见,美好医疗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境外销售,而依赖外销业务则需要承担汇率变动风险,不幸的是,美好医疗因为这一风险,业绩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其中2020年,其因汇率变动产生的汇兑损失金额达3298.10万元,这一金额占其同期净利润的比例达12.78%。

厂房续租风险大增

正常生产恐深受影响

美好医疗从事的医疗器械与生命健康密切相关,因此监管要求非常严格,各国对医疗器械的生产、经营均实行不同程度的准入制度,并需获取医疗器械相关资质才能开展生产业务,法律法规中对于医疗器械生产的厂房环境、营业场所、仓储条件等提出了较高的要求。然而,美好医疗的生产厂房目前却面临难以续租的风险。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美好医疗使用的生产厂房主要系租赁取得,其租赁生产用途厂房面积为3.14万平方米,占所有生产用途厂房面积的比例为56.70%。其租赁厂房中,新中桥工业厂区租赁合同的到期日为2021年9月,多利工业厂区租赁合同的到期日为2022年8月,均接近租赁到期日。其中,最令人担心的则是其新中桥工业厂区,目前该厂区陷入诉讼纠纷中,未来能否续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美好医疗租赁的新中桥工业厂区面积为1.89万平方米,占其租赁厂房面积的比例为60.19%,该租赁厂房的所有权人深圳新中桥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中桥通信”)与其合作方存在仲裁纠纷,导致新中桥通信的厂房连同其银行账户、股权等其他财产被法院裁定冻结,用于财产保全。若后续仲裁结果对新中桥通信不利,且新中桥通信的流动资产不足以履行仲裁裁决义务,新中桥工业厂区则存在被法院强制执行的风险。如若前述情况真的发生,新中桥工业厂区被竞拍到他人手上,那么竞得人有可能会提前终止与美好医疗的租赁合同或在租赁合同到期后不与其续签租赁合同。

对此,美好医疗在招股书中表示,其预计在惠州自有土地上建设17.55万平方米厂房,目前正在建设中,后续其租赁的新中桥工业厂区生产线将搬迁至惠州自有厂房。《红周刊》记者查询发现,惠州厂房正是其募投项目美好创亿呼吸系统疾病诊疗关键设备及呼吸健康大数据管理云平台研发生产项目的具体实施地,该项目总投资约为13.38亿元,建设期为2年,其中,工程建设费用投资金额为5.54亿元,而其惠州工业园截至2020年末的在建工程金额为2.58亿元,占前述工程建设费用的比重为46.54%。这或表明其惠州厂房的建设进度尚未过半,想要在2021年9月,新中桥工业厂区租赁到期日前完工难度较大,再加之厂房搬迁,还需进行设备调试、试生产等工作,也需要很长时间,若届时搬迁无法如期完成,恐怕将对美好医疗的正常产生造成不利影响。

还需要注意的是,2020年其主要生产设备注塑机、CNC设备、EDM设备、EDW设备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6.13%、94.81%、90.70%、99.70%,可见,美好医疗目前的产能利用率已接近饱和,若新中桥工业厂区停工停产,其能否如期完成订单也令人担忧。另一方面,其建设惠州厂房本意为扩大产能以消除产能制约,而若此前租赁的厂房难以续租,导致产能下降,其新项目新增的产能是否能解决产能不足的问题,也需要公司做出说明。

销售费用逆势减少存疑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美好医疗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2408.72万元、2029.91万元、2384.54万元,其中,2019年其销售费用出现了下降。令人疑惑的是,当年美好医疗的营收增速高达27.48%,那么为何在营收大幅增长下,其销售费用反而有所减少?

对此,美好医疗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公司于2017年开设16家门店,主要从事防护面罩的销售,鉴于国内空气环境逐步好转,霾逐步减少,防护面罩的销售情况不理想,公司于2018年、2019年陆续关闭了位于北京、天津、唐山等地的多家门店,导致2019年度销售费用中工资薪酬、房租水电费等均有所下降。

但事实上,上述防护面罩关店影响销售费用的金额甚微,2018年、2019年,防护面罩门店的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495.32万元、167.26万元,2019年较上年仅减少了328.06万元,即便加上该部分减少金额,其销售费用也仅为2357.97万元,仍低于上年,也就意味着该理由无法完全解释其当年销售费用的减少。

此外,报告期内,美好医疗的员工人数是不断递增的,分别为1104人、1316人、1390人。而其销售费用中工资薪酬分别为1091.94万元、938.94万元、1140.79万元,先是下降而后小幅上升,明显与员工总人数变动趋势不吻合,其中的原因或是因员工结构不同导致的,但美好医疗并未在招股书中详细披露,还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美好医疗将2019年销售费用中工资薪酬下降仍解释为防护面罩关店所致,但2018年、2019年,其防护面罩门店的工资薪酬分别为144.21万元、59.78万元,2019年仅减少了84.43万元,加上该部分后其当年工资薪酬也仅为1023.37万元,仍少于2018年的工资薪酬。况且,从其大客户名单来看,2019年其新开发了大客户D,当年营业收入实现了大幅增长,在此情况下,销售人员的工资却不增反降,其中的真实性就难免令人怀疑了。

(本文已刊发于4月24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