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涉及辅助生殖灰色产业,贝康医疗能否经受住市场考验?

证券之星 发布于 04月30日 11:04

近期,央行发布了《关于我国人口转型的人事和应对之策》的文章,一时间我国的人口危机、老龄化严重等严重问题成为了焦点。

随之而来的,是生殖概念的高潮,而作为辅助生殖基因检测的贝康医疗也受到各个机构的青睐。

值得注意的是,贝康医疗连续三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招股书披露,贝康医疗2018年至2020年第三季度净亏损分别为1.58亿元、5.34亿和8.52亿,亏损规模持续扩大,三年时间累计亏损15.44亿元人民币。

贝康医疗的收益主要来自于销售检测试剂盒和提供检测服务,其次是销售检测设备及仪器。从2018到2020年营收分别为3261万元、5568万元、8110.9万元,收入是处于稳健增长状态。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而这些营收对比贝康医疗账面上15亿元的亏损实在是杯水车薪,那为什么贝康医疗还能够得到多家机构的支持?

账面亏损15亿元?

贝康医疗所产生的亏损实质上是账面上亏损,与公司自身的经营关系不大。

何为账面亏损?比如,某公司2020年净亏损10亿元,其中有9亿是由于金融工具的价值变动造成损失而导致的,算起来正常经营导致的亏损只能够达到1亿元。

而贝康医疗基于自身业务的发展,从2014年到2020年陆续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包括奥博资本、高瓴资本、博华资本、元禾原点、元生创投、聚明创投和鹰潭金虎等多家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并且赋予了这些投资者部分特殊的权利,,诸如赎回权、强制清算权等。其实是非常偏财务的一个问题,这些特殊的权利在财务的解读上是会作为一个金融工具去核算。

这些由金融工具产生的亏损占比公司净亏损比例极高,分别为66.00%、97.46%和97.01%,若剔除这部分亏损,则公司报告期内由经营产生的净亏损分别为5361万元、1355万元和2546万元,规模上呈现收窄趋势。

对于成长期的公司而言,这类金融工具产生的亏损实属正常。而贝康医疗也在2020年7月23日与首次公开发售前投资者订立补充投资协议,首次公开发售前的投资者放弃了部分优先权。这些协议可令这些金融工具在2020年7月23日分类为权益,此后公司不再于公司的损益表中确认这些金融工具为金融负债或该等金融负债账面值的任何变动。

其次,经营性亏损主要是由于推进业务开发工作,已持续产生大量成本及开支;已持续对候选产品进行临床开发,并寻求监管批准等。

其中,研发成本为贝康医疗最大的开支。根据资料显示,2018年、2019年贝康医疗的研发成本分别为1881.7万元、1988.5万元,分别占同期收入总额的57.7%、35.7%;2020年研发开支为3450万元,占收入总额的42.5%。

高科技企业具有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和新业态特质,大力投入研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而一项研发活动只有到开发阶段后期,才能符合资本化条件,研发投入的加大在未来有望转化成创新产品的业绩驱动力。

在了解贝康医疗账面亏损近15亿元的真正原因后,更多的是想要知道贝康医疗是否真的后劲不足?又为什么能得到多家机构加持?

以PGT试剂盒的优势,成赛道上的独角兽

据卫健委统计,2019年,中国每6对夫妇中就有1对生育困难,辅助生殖总周期数(80万周期)超过美国的一倍多,无疑是目前全球最大的辅助生殖市场。然而中国试管婴儿的平均妊娠成功率低于50%,平均流产率达到33%。

不仅如此,我国还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定为出生缺陷高发的国家。按照原国家卫生部2012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一年有80-120万左右的出生缺陷患儿出生,每30秒就有一个出生缺陷患儿出生。在1996年我国出生缺陷发生率仅是0.87%,到2012年就升至了5.6%,这也代表了我国每年会新增90万家庭深受缺患儿的煎熬。

而贝康医疗研发的产品PGT-A试剂盒,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中重要的试剂盒。PGT-A试剂盒不仅能将试管婴儿成功率提高至72%,流产率降低到6.9%;更重要的是可以在胚胎植入前对每一个胚胎进行全基因水平的精准筛查,检查胚胎是否发育正常,真正实现了优生。目前,贝康医疗已经打造了覆盖孕前、产前、新生儿的三级预防体系的全生育周期产品线。

坦白来讲,PGT试剂盒的技术含量并不高,PGT所采用的FISH、qPCR或NGS技术均为极其成熟的技术。但是对于医疗器械来说,由于下游的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等辅助生殖中心,直接接触到终端客户,因此政策把控非常严。目前真正按照III类器械进行临床并申报获批的PGT试剂盒目前仅有贝康医疗的PGT-A试剂盒。

其次,由于PGT试剂盒提供商需要在生物学、化学和遗传学領域具有深厚的技术专长和知识,新进入者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赶上目前的行业领跑者。

为进行此领域研究,新公司需要一支经验丰富的研究员和科学团队,而由于人才的普遍稀缺性,組建团队一般需要很长时间。因此,新进入者在PGT技术方面建立自身的竞争优势通常面临严峻的挑战,这也是贝康医疗的护城河。

不仅如此,贝康医疗还是行业内第一个通过帮助医院建立分子遗传实验室,赋能医院辅助生殖基因检测能力的公司。通过帮助客做如分子遗传实验室的管理、基因检测能力的赋能、管理体系的搭建以及人员培训等服务,目前在全国18个省份共建了有30多个联合实验室,这对贝康医疗与客户之间的联系合作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凭借专业、高效、独特的服务、规范的实验室管理体系,公司赢得了各合作医院的高度好评,很好的积累客户资源,为未来业务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F&S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辅助生殖市场规模约为252亿元(2013-2018年CAGR为15.8%),预计2018-2023年将以14.5%的年均复合增速增长,达到496亿元。渗透率方面,我国为7.0%,而美国已经接近30%。

专家预期2019年至2024年,PGT-A的覆盖市场,会以56.5%的年复合增长率,从目前的6.34亿元,快速增长到60亿元的超级市场。这也是贝康医疗引得资本竞相进入的原因之一。

不过,贝康医疗所从事的辅助生殖业务触及到我国相关法律及伦理等相关问题。此前,演员郑爽就因代孕陷入风波。而贝康医疗涉及到此领域能否商业化则是一大变数。

研发占比过高,生育意愿降低成前行阻力

不过,尽管扎根于辅助生殖基因检测这条黄金赛道,但贝康医疗在资金方面捉襟见肘,并且居民生育意愿降低、产品较为单一、研发周期也相对较长、研发成本较高等都成为了当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贝康医疗自成立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研发费用占比投入费用甚至远高于锦欣生殖。公司方面还表示,2021年还会加大对研发的投入并且还会更换相关设备,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高科技企业具有新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和新业态特质,大力投入研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是研发活动会逐渐转化为资本,并且占比相对变少。

虽然研发投入必不可少,贝康医疗还是要注意研发成本的占比,曾经辉煌一时的乐视,三年来60%左右的研发费用资本化,这个比例是极其不正常的,最后结局大家也都看到了。

在内耗如此严重下,贝康医疗最重要的是如何开源。而贝康医疗的经营业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成功对获国家药监局批准的产品进行商业销售。

锦欣生殖有完整的产业链和清晰的盈利模式,贝康医疗虽然坐拥PGT-A国家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貌似如何将其商业化还很迷茫。

目前,贝康医疗向医院和生殖诊所出售该等产品用于有限的科学研究目的。其中,大部分产品直接售向医院及生殖诊所。其次,也向经销商出售基因检测试剂盒,而经销商再将产品出售予医院及生殖诊所。

根据招股书,贝康医疗直接与医院、生殖诊所及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订立销售协议进行直销。2018年、2019年与2020年前三季度,其向医院及生殖诊所直接销售检测试剂盒产生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47%、33%与63%,总收入的14.2%、11.4%与15.1%分别来自向经销商销售检测试剂盒。

由于下游的综合性医院、专科医院等辅助生殖中心,直接接触到终端客户。因此政策把控非常严,公立医院作为主导,竞争格局分散,贝康医疗很难全面的切入。

另一方面,所有经销商均为独立第三方,且概无由其现任或前员工控制,也未获得其的任何重大垫款或财务资助。贝康医疗依赖第三方平台推销及推广产品,根本无法形成系统的销售网络。这是阻碍贝康医疗发展的第一大阻力。

此外,辅助生殖赛道正在面临一大难题,就是生殖意愿的下降,由此导致的人口出生率降低。

任泽平的《2021中国婚姻报告》中提到过,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2020年同比下降12.2%。同时,晚婚晚育也成为了主要趋势。

虽然国家有意放开计划生育政策,但是晚婚晚育已经成为了社会大趋势,不少家庭甚至会选择丁克。随之而来的是生育意愿的下降,由此成为辅助性生殖赛道的另一大阻力。

加之,在辅助生殖赛道的竞争对手国内有嘉宝仁和,还有外国的多家机构。

总结

贝康医疗产品较为单一,且研发周期长,研发成本高,这是造成其长期亏损的主要原因。总的来看,贝康医疗这只“独角兽”还处于幼年时期,内耗加外损之下,贝康医疗还能够坚持多久?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