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片仔癀或“躺枪”杭州“瞒豹”风波,其拳头产品毛利率下滑,研发费用不足销售费用1/6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12日 02:58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近期,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瞒豹”事件引起社会热议,这是继八达岭动物园(国旅联合旗下公司)、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事件后又一起动物园管理引发的事件。资料显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的母公司是龙晖集团,其参股公司包括了生产安宫牛黄丸的龙晖药业,而龙晖药业则是在去年7月被片仔癀以高价收购了51%股权。

动物园意外事件频频牵出背后上市公司

今年“五一”后,杭州市区突现3只金钱豹,一时引发市民恐慌。诸多信息显示,该金钱豹来源于杭州野生动物世界。

对于野生动物出逃或伤人事件其实在此前早有发生,譬如2016年7月底,在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内,就有游客因在猛兽区下车后被老虎袭击,造成1死1伤。而该动物园的运营方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就为国旅联合(600358.SH)。在此事件发生后,卷入舆论旋涡中的国旅联合股价在短期内暴跌了30%。2年后的2018年,国旅联合公告称,因“经营情况及发展状况未达公司预期”,把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公司的股权低价转让。

2017年1月底,一名男子在宁波雅戈尔动物园虎山内被老虎攻击,最终死亡。公开信息显示,宁波雅戈尔动物园有限公司为雅戈尔的子公司。雅戈尔曾因大规模二级市场投资而被业内所瞩目,其股权投资的收益远超服装业务。宁波雅戈尔动物园事件的突发,让其颇为尴尬和被动……

巧合的是,此次金钱豹外逃的动物园运营方为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其大股东为龙晖集团,而龙晖集团旗下子公司就包括了片仔癀于2020年7月底以4447万元价格收购51%股权的龙晖药业。

“药中茅台”拳头产品失色,增速、毛利率下滑

片仔癀收购龙晖药业

长期以来,片仔癀的营收主要依赖片仔癀及对其二次开发,产品线单一。为改变这种尴尬局面,近几年来,片仔癀一直在积极通过收购+横向扩张方式改变自己的经营格局。其不仅推出牙膏等日化品,还积极开发化妆品市场。相关市场研究人士判断,其化妆品业务未来很可能会独立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片仔癀产品线在扩展,但核心产品的毛利率和营收增速却在持续下滑。资料显示,片仔癀最大的营收来源是肝病用药,其营收增速在2017年达到36%后出现了持续下滑现象,去年的肝病用药营收增速仅有16%。而毛利率方面,肝病用药2016年时曾达到惊人的88%,也正因此,让片仔癀也赢得了“药中茅台”的美誉。但其后毛利率便开始下滑,至去年末已不足82%。

另据片仔癀公告,龙晖药业拥有药品批准文号115个,包括安宫牛黄丸、西黄丸、鹿胎膏等传统中成药。其中,安宫牛黄丸早年的用料包括犀角,而天然犀角早已被禁止使用。但龙晖药业的关联方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公司此前曾申请了一项专利,“一种刮制活犀牛角装置及其加工方法”。

少数获准使用天然麝香的企业

是片仔癀涨价的重要推手

实际上,片仔癀使用的药材有部分是来自于稀有动物的,如其使用的麝香取自麝。据公司公告,国家林业局在2003年发布文件,把麝科麝属所有物种由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提升为一级保护野生动物。政府部门也严格限制麝香采购,“对公司片仔癀原料的采购和产成品的销售产生重大影响”。其后,片仔癀在加大人工合成麝香研发的同时,还不忘“争取国家对公司合法使用麝香的支持,尽量降低因国家调整对麝香及其制成品有关政策对公司经营的不利影响”。

天然麝香是国家重点计划管理物资。2005年后,相关部门仅准许片仔癀等少数几个名贵中药品种继续使用天然麝香,而这也恰恰是片仔癀愈加稀缺和名贵的重要原因。

据片仔癀近几年的年报披露,公司所使用的麝香、蛇胆等药材要严格按国家有关规定来组织采购,且获得了国家林业主管部门的配给许可。近年来,天然麝香价格缓慢上升,“由于天然麝香资源日益紧缺,公司在做好麝香原料战略储备的同时,积极布局养麝事业”。

为了推广片仔癀的科研价值,片仔癀高层也亲自下场。《红周刊》记者在cnki等论文平台上发现,片仔癀总经理黄进明2014年以来相继刊发了至少8篇文章,看好片仔癀在治疗肿瘤、肝癌、肝损伤、消炎等方面的功效。

科研实力名不符实

研发费用不足销售费用1/6

在包括年报、公开采访等各种场合,片仔癀一直在高调宣传公司的科研实力。如2020年报就显示,公司在“一核两翼”大健康产业发展战略的引领下,坚持研发主体地位,积极与科研院所搭建产学联盟;以片仔癀研究院为核心,打造三级研发平台创新体系,特别是以片仔癀为核心的优势品种的二次开发。

那么,片仔癀在研发方面的投入又有多少呢?《红周刊》记者发现,相比其高调的宣传,公司的研发投入并不突出。2020年1~4季度,公司的研发费用投入分别为3090万元、2346万元、3827万元和491万元,合计总研发投入不足1亿元,相比2019年下降了18%,不足去年全年营收的1/60。

和销售费用相比,片仔癀的科研色彩就更为淡薄了。其去年销售费用达6.4亿元,是其研发费用的6倍多!换言之,片仔癀营收的扩张更依赖于销售和渠道,而非研发。

数据来源:片仔癀2020年报

整体来看,医药行业尽管自带“高科技”的色彩,但实际上不少A股医药公司的研发费用要远远少于销售和管理费用,对此情况,近几年多部门屡屡采取行动,整治医药行业销售成本畸高的问题。最近一次是今年4月中旬,财政部对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此次检查震慑意在医药企业带金销售、哄抬药价等违规行为,保障药品集中采购等重大改革的推进。

对于公司存在的问题,《红周刊》记者还积极与片仔癀方面联系,但对方未做回复。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