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聚焦IPO | 澳华内镜业绩如坐“过山车”,与大客户关系“暧昧”,利益输送嫌疑难消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11日 20:50

红周刊 特约 | 木槿

“五一”前夕,上海澳华内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澳华内镜”)针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第二轮问询进行了回复。至此,该公司被关注的问题达到47个之多,内容更是涉及营业收入、期间费用、实控人、股权转让、环保和行政处罚、资金占用、经销模式等方方面面,虽然该公司对问询进行了分别回复,但依旧难掩发展经营中存在的诸多问题。

资料显示,澳华内镜是一家主要从事电子内窥镜设备及内窥镜诊疗手术耗材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作为国内较早从事软性电子内窥镜研发和制造的企业之一,其产品目前已应用于消化科、呼吸科、耳鼻喉科、妇科、急诊科等临床科室。本次IPO,该公司拟募集资金总额6.4亿元,用于投资医用内窥镜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据招股书显示,澳华内镜报告期内(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61.50%、63.11%、68.59%和64.13%,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尤其是2018 年下半年在国内推出的 AQ-200 高端全高清光通内镜系统的毛利率可达到 80%以上。可即便如此,报告期内该公司却仅有2019年实现了盈利,其他周期则均处于亏损状态。而根据其对第二轮问询的回复内容显示,2020年度全年该公司也略有盈利,相比上半年业绩有所好转,不过业绩仍不理想。除此之外,该公司与前五大客户的合作细节也存在诸多可疑之处。

业绩犹如坐“过山车”

企业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澳华内镜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0亿元、1.56亿元、2.98亿元和9343.7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20.70万元、-579.91万元、5290.86万元和-1773.08万元。与上一年相比较,其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19.46%、91.48%,归母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37.84%和1012.36% 。对于其2020年全年的业绩情况,该公司在问询函回复中表示,其年度营业收入为2.63亿元,较2019年下降11.58%,扣非后的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229.16万元,较2019年下降74.80%。

由此可见,澳华内镜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都尚没有形成良好的持续增长趋势,而且两项数据的走势犹如过山车忽上忽下,并不稳定。

表1 澳华内镜收入情况及销售费用变化情况( 单位:元)

结合前文内容,该公司2018年毛利率实现了小幅增加,同时,其营业收入也有增长,增长率为19.46%,然而即便如此,其归母净利润仍然大幅下滑了37.84%;2019年其营业收入则增长了91.48%,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率则高达1012.36%。显然,其上述两个年度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增长趋势并不相同,这很令人迷惑。

同样令人迷惑的还有其销售费用,2018年其销售费用的增长幅度为16.98%,略低于营业收入19.46%的增幅,如果说这尚算正常的话,那么其2019年在销售费用的增长率也仅为28.22%的情况下,其高达91.48%的营收增长率就显得有些不合情理了。

大客户售价难言公允

利益输送问题难证清白

招股说明书披露,澳华内镜销售模式分为经销、代销及直销三种类型,其中通过经销模式和代销模式形成的收入占公司产品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6.11%、96.57%、98.23%和 98.19%,为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然而笔者发现,位列其前五大客户名单中的多家经销商公司成立时间距离双方达成合作的时间非常短。尤其是重庆寰晟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四川嘉和众恒科技有限公司、西安陶朱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三家,均是成立仅一个月时间便成为了澳华内镜的合作经销商或代销商;上海杰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两个月时间成为其经销商,上海康之荣医疗器械贸易商行则是成立四个月成为其经销商。

多家主要大客户在成立的极短时间内便与公司达成合作,根据澳华内镜在回复函中给出的解释来看,基本上都与大客户的实际控制人了解市场并掌握相关渠道,多年来一直从事相关行业的销售工作等原因有关。

也就是说,澳华内镜应该是因为看中了这些实际控制人的销售能力,达成初步合作意向之后对方才注册成立公司,成为了其大客户。对于一家即将上市公司来讲,如果仅凭某一个人的从业经历便断定其可以成为合格的经销商难免太缺乏说服力,而且未来一旦发生应收账款回收不及时,或者合作过程中因某种原因与实际控制人交恶导致合作关系终止等情况,都将直接影响到公司产品在特定地区的销售。

主要经销商在短时间内成立公司,双方立即开展合作,由于缺乏管理经验,就很难避免其中出现违法违规行为,而这极易对公司的品牌知名度产生影响。

事实上,上述担扰并非空穴来风。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西安陶朱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便曾经因未经备案擅自设立医疗器械库房而被行政处罚。事后,澳华内镜在回复中解释称上述行政处罚系西安陶朱未按其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上的证载库房地址对医疗器械进行适当储存而导致的自身过失行为,但无论如何,这已经对企业形象造成了负面影响。

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从双方合作基础来看,澳华内镜与其大客户关系过于“暧昧”,毕竟其经销商公司的成立是建立在澳华内镜需要的基础上,因此其经销商可能会受制于公司,双方交易公允性令人怀疑,这种情况之下最容易产生利益输送。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也予以了关注,澳华内镜虽然极力否认与经销商之间存在利益输送,但其执行的差异化定价使其上述解释显的有些无力。

表2 向上海杰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销售产品的具体情况

以上海杰宠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为例,澳华内镜报告期内主要向其销售动物镜显示器和动物镜台车,且合作主要集中在2019年,该年度其向该客户主要销售的VET-8015 型镜体和VET-OR1200 型主机两种产品,相较当年同型号产品的平均单价分别低-10.69%和-9.84%。显然如此定价对于其他经销商来讲有失公允,至于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者抽屉协议,澳华内镜恐难以自证清白。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