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财信

爆款基金经理面临业绩分化困扰,过重在管产品规模拖累投资能力

证券市场红周刊 发布于 05月23日 00:53

红周刊 记者 | 张桔

在顶流明星基金经理中,今年以来普遍出现明显业绩滑坡现象,究其背后原因,主要与他们在管产品过多、规模过大有关,过重的负担让明星基金经理的专注度明显下滑。

在前两年公募权益大年中,内地公募基金行业诞生了多位爆款基金经理,他们大体具备如下的特点:基金经理岗位的从业时间在3到5年,成名之后管理基金产品的数量逐年增加,能力圈至少覆盖此前机构抱团的热门行业之一等等。

《红周刊》记者依据最新的基金一季报统计,有48位主动权益类基金经理管理规模超过300亿元,其中,王宗合、李晓星、刘江、茅炜等人的管理产品数量都达到了9只,而曲扬、蔡向阳、杨锐文等人管理产品数量也达到8只。对比来看,顶流基金经理中只剩下资历最老的傅鹏博和朱少醒迄今仍管理一只产品情况。记者发现,在顶流基金经理管理产品数量的快速增多下,这些基金经理的负担也在明显加重,导致所管产品的业绩出现明显分化。

例如目前的“公募一姐”葛兰,在其管理的两只医药主题类基金在今年春节后市场持续调整中仍取得13%以上的净值增长的同时,所管理的明睿新起点和阿尔法混合却接近于零涨幅。对比来看,另一女将国晓雯的情况更为糟糕,所管理的一众基金产品中除了中邮价值精选在年内实现正收益外,余者净值悉数负增长。

爱方财富基金分析师陈亮亮指出:“出现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或许跟基金经理对自身的能力圈认识不清、基金成立的时间不一样等因素有关,而从实战中来看,或许也跟他们想满足不同风险偏好的机构投资者,做出不同风险收益特征的基金产品有关。”

刘格菘卸任两只产品基金经理职务

基金经理“一拖多”背后存有隐患

剔除掉管理被动权益产品的基金经理,在上述主动权益48人名单中,管理数量最多的前4人分别是王宗合、刘江、茅炜和李晓星,其中,王宗合管理数量达到10只,而后三位管理数量则是9只。但是春节后市场风格的骤然巨变让带货多只产品的明星基金经理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例如鹏华基金的王宗合管理的一众产品,今年净值出现下跌的只数明显多过上涨的只数。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管理9只产品的南方基金的茅炜身上,他所管理的产品基本上涨只数与下跌只数对等,但是包括南方信息创新、南方科技创新和南方科创板三年定开,开年迄今的跌幅都已超过5%。不可否认的是,春节后抱团赛道的突然变脸让管理多只产品的明星基金经理措不及防,因为体量的原因让他们难以快速调整布局,产品步调不一的特征越发明显。

如是背景下,适当给明星基金经理“减负”已被快速提上日程。本周,广发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身上的“包袱”就减少了两个。根据广发基金的公告,刘格菘将不再管理广发科技创新和广发鑫享。虽然刘格菘减少了两只产品的管理,但其所管产品仍有5只,若按照一季报时的规模计算,在管规模仍接近700亿元。

“卸任的两只基金在他所管理的产品中规模一般,或许公司还是从老人带新人、新人已经可以独挡一面的角度来做出变更决策的。”陈亮亮分析指出。

对于因规模造成的投资束缚,此前在接受《红周刊》记者专访时,上海某老牌权益基金经理也谈到:“当年我出道时跟随师父一起管理一只规模50亿元的产品,有一次师父让我卖出组合中的一只重仓股,我清晰地记得用了13个交易日才将其卖完。”

从内地48位顶流基金经理近一年半左右时间新任职情况看,景顺长城的杨锐文从去年至今新管理5只产品居首,如此高频次的带货上阵显然带来了明显负面影响,其在管基金今年悉数录得负收益,特别是去年9月成立的景顺长城电子信息产业今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为-7.15%,在同类550只基金中排名第532位。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不在48人顶流基金经理名单之列,平安基金名将李化松在管产品的增长数量在近一年半时间内却更为惊人,所管产品新增数量高达7只,所管资产总规模也在一季度末突破了200亿元。或许同样是精力有限分身乏术,李化松所管产品也是全线“浮亏”,截至5月19日收盘,他所管理的产品今年跌幅基本集中在3%~6.5%的区间之内。此外,年内遭遇相同命运的还有华泰柏瑞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张慧,所管理产品净值表现同样有失水准。

对此,深圳某大型券商基金分析师指出:“基金经理‘一拖多’既有公司投研实力弱的原因,也有公司市场营销策略的原因。很多基金经理都在做复制策略,投资组合相似,数量的增加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整体看,挂名现象是并不普遍的,说明基金经理还是很重视自身的声誉。”

相较上述“一拖多”基金经理,《红周刊》记者发现,有多位从业时间多年的“常青树”当前管理的产品数量却是相当稀少的,比如富国基金的朱少醒和兴全基金的傅鹏博,目前管理的基金产品均为一只,同样,兴全基金名将董承非在管的产品也只有两只,其中,兴全趋势基金还是和童兰共同管理的。

多只产品正收益,一两只产品拖后腿

葛兰、张萍在管产品现“木桶短板”

由于白酒、医药、科技、新能源等抱团赛道在春节后一度大幅回撤,因此去年业绩出色的基金大部分在今年表现一般,例如去年的新科状元赵诣所管产品今年至今全部负收益,同类排名从波峰滑至谷底。同时,前年科技股战役中一举成名的冯明远今年年内也仅有一只产品实现微涨。

在“一拖多”的明星爆款基金经理中,记者发现只有部分基金经理在手中多只产品实现相对可观的正收益的同时,会因一到两只基金的表现差强人意而让成色有所下降,典型代表如“公募一姐”葛兰。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葛兰目前在管的基金总共有5只,今年一季度末的合计规模达到705.38亿元,这一数值在内地的女基金经理中排在首位。逐一过筛这5只基金,除去今年3月底刚成立的中欧研究精选时间尚短外,她管理的其余4只产品均已存续运作一段时间。其中,两只医药主题股票基金年内涨幅均超过13%,而在管的中欧明睿新起点和中欧阿尔法这两只混基却基本零涨幅。

《红周刊》记者发现,葛兰最为擅长的医药类股票在这两只混合型基金中略显覆盖不足。明睿新起一季度前十大重仓中仅有药明康德、爱尔眼科和凯莱英3只医药股;而在阿尔法中,也仅有药明康德和爱尔眼科是根红苗正的医药股。余下的重仓股基本被白酒、科技、新能源等去年热门赛道中的股票占居。对比来看,葛兰似乎对其他赛道的掌控力不如医药,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规模只有29.20亿元的明睿新起点首季重仓股宁德时代,虽然对其当季进行了减仓,但持仓占比仍然突破了10%的比例上限。或是在其它赛道研究稍弱,目前,葛兰的新基金中欧研究精选中已经有了搭档卢纯青。

无独有偶,同样位列48人名单中的银华基金张萍今年的情况近似于葛兰。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这位从业时间尚不满两年的女将目前管理规模已经突破300亿元,在管产品达到8只。从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虽然有7只产品实现了正增长,但出现银华中小盘精选-7%的净值增长率情况。需要强调的是,除去去年11月成立的银华品质消费由张萍一人管理外,剩余的产品基本上都是由张萍和李晓星搭档管理的,甚至在某些产品中还出现第三位基金经理的名字。

多数产品负收益仅少数产品正收益

明星经理国晓雯、黄兴亮业绩明显滑坡

与葛兰和张萍所管产品多数正收益相反的是,部分“一拖多”的爆款基金经理所管产品大部分在年内出现净值负增长,仅有一两只产品勉强上涨,典型代表有国晓雯、黄兴亮和冯明远。

首先看中邮基金女将国晓雯,这位目前在管产品达7只的掌门人今年业绩表现是差强人意的,除去中邮价值精选迄今勉强实现正收益外,其它6只产品今年迄今均为负收益,其中还包括债券型基金中邮睿利增强。

就国晓雯管理的中邮科技创新这只基金来看,因重仓军工让其损失较大。从基金一季报的前十大重仓股来看,除了首季加仓的海康威视和新进的晶盛机电在年内实现上涨外,余下个股悉数下跌,而下跌的公司中与军工相关的就有宝钛股份、三角防务、中航重机等。军工股年内的表现不振明显拖累产品净值表现,对此,国晓雯在一季报总结中也进行了反思:“减持军工股时不够坚决。在减持了约三分之一的军工持仓后,央行开始收缩流动性,这在市场预期之外。……后续军工股的调整幅度之大超过此前预期。我们将减持的部分军工仓位,换到了以半导体板块为代表的科技行业,这是我们投资决策中的第二个失误。”

对比国晓雯,万家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黄兴亮今年业绩更为惨淡,其管理的多只基金今年跌幅大约在8%一线,仅有万家创业板两年定开实现了略微的上涨。

对比万家创业板两年定开和跌幅最猛的万家自主创新混合重仓名单,记者发现,黄兴亮基本仍以半导体科技类股票和新能源类股票为主,些许的区别成为了业绩的分水岭:前者重仓股中多了华测检测、华大基因、三诺生物、谱尼测试等生物医药板块中与疫情防控紧密相连的标的股,而后者则还是清一色的圣邦科技、兆易创新、比亚迪、用友网络等科技、新能源类股票。因基金经理对单一标的敢于重仓持股,这导致在抱团赛道一度遭遇到杀估值行情,则相关产品表现不佳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已刊发于5月22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壹财信》对其发表的策略研究内容或与机构联合制作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所有的产品及服务、以及壹财信网站的文章、图片、评论等拥有版权等知识产权。欢迎转载,但转载须注明出处(来源:壹财信及作者名字)。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联系邮箱:yicaixinbd@163.com

相关文章

更多